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三百一十五章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下)

作者:博多之子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雷鸣一只手撑在下巴上,另一只手在桌子下面不停的拍打着张小兵,提醒他千万别这么做,张小兵用手不停的在下面阻挡雷鸣的拍打,脸上满是真诚的对二姐说道:“二姐你就放心吧,你留下来,不光我,大哥也会照顾你的。”

    二姐故意抱怨道:“哎,恐怕有人不愿意我留下来的,别到时候再赶我走。”

    “怎么可能啊?”张小兵呵呵笑道:“中国又不是谁个人的,只要你有合法的证件,谁有权利赶你走?谁要敢赶你走,我第一个跟他没完。”

    “臭小子,你知不知道你给我惹了多大的麻烦?”雷鸣的嘴形几乎没有任何变化,嘟囔不清的用张小兵才能听见的音量质问道。

    “其实也没什么麻烦的,也许以后你还要感谢我呢,要是二姐真的回美国了,到时候你后悔可就来不及了。”张小兵同样小心地回道。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每个人都明白,这顿饭吃完之后,大部分的兄弟们就要陆续离开中国了,毕竟这里不是他们的归属,他们总要各自回去过自己的新生活,比和平年代的老兵退伍的场面还要感人。因为这些人很多都是十几年生死与共走过来地,这么多年,谁能一下就割舍的掉?

    很快场面有些控制不住,白酒的消耗量直线上升,甚至张小兵这些超级酒鬼都喝的有些高,现场十分的混乱,因为总有人到处跑,到处找人喝酒拥抱、告别。

    几个女孩子的情感相对比较脆弱,酒喝多了一点就开始痛苦出声,这一下像是个催化剂,立刻把刚开始气氛还十分热烈的场面弄的布满阴云。

    面对即将到来的巨大改变,每个人都难以适应。想起以后大家都要放下枪、放下过往,从此天各一方,很多人开始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

    张小兵难以用语言来表达他心里的落寞和难过,虽然他意志昂扬,充满了对新生活的渴望,但是周遭每一双通红的眼睛都向他传达着一个真实的悲情氛围。

    当真是不要命的喝酒,几乎和每一个人都要喝上一点,上百个人,已经让张小兵浑身上下失去重量了。

    有史以来的头一次喝醉,除了想多说话以外,张小兵的大脑十分的清醒,他总是控制不住的想要说话,而且多半都是些废话,但是却乐此不疲

    整个宴会厅被上百号人搞的一片狼藉,连服务员都吓坏了,整整往里面送了五十箱酒,每箱六瓶、每瓶九两,这个消息汇报给大堂经理之后,大堂经理脸都吓白了,这可是白酒啊,喝多了会出人命的!

    不过好在没有人出事,张小兵虽然没办法走路,但是有张家栋派来的警卫员把一滩烂泥的他带回了军区,血色其他的弟兄们都回房间休息,从明天开始陆续的撤离,尹国庆他们都被放了出去,所有的武器装备也都送回了补给站,到今天,算是为这些人几年、甚至十几年、几十年的佣兵生涯,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什么是圆满?只要活下来,就是圆满。

    张小兵执意要去机场送机,虽然喝的太多,但是第二天早上他还是准时的起床赶往机场。

    飞机从早晨一直到晚上,送走了一批又一批、一个又一个的人,包括返回黎巴嫩的雷鸣在内,到最后,张小兵的身边只剩下了瓦西里和毒蛇,张小兵面临的问题其他的兄弟并不知晓,只是他们两个人都知道了,所以都不愿意离开。

    张小兵最终还是孤身一人离开的机场。因为瓦西里和毒蛇乘坐最后一般晚上11点的飞机飞往中海,继续返回大唐集团,为张小兵做内应。

    外公和外婆还没有离开,昨天上午自己去坟前拜祭父母,下午就在昆仑饭店喝的像只鸭子,从傍晚一觉睡到天明,就在机场待了整整一天,他还没有机会去详细的将大唐集团面临的那个巨大的隐患告诉外公。

    军区大院深处的那个小别墅依旧灯火通明,这两天全家上下都像打了一针兴奋剂一样,难以从兴奋中平淡下来,最起码还要保持几天这样的高度热情,所以在张小兵回去的时候,惊讶的发现除了那个小堂妹张珊珊已经睡觉了之外,所有的人竟然还都坐在客厅里聊天。

    “静静你回来啦。”奶奶见张小兵进门,亲切的走过来拉着张小兵的手。

    “奶奶。”张小兵冲她微微一笑,说道:“刚把人全部送走,您怎么还没休息?”

    “还没呢,在和你外公、外婆聊天。”张小兵地奶奶笑着说道:“快过去坐会,陪他们聊聊。”

    张小兵点了点头,坐在了爷爷和外公的对面。

    这老哥俩两天来关系进展的很快,已经基本和张小兵儿时一样了,此刻也正坐在一起说说笑笑,聊的不亦乐呼。

    “静静,你的那些兄弟们都送走了吗?”张家栋开口问道。

    张小兵点头说道:“大部分都送走了。”

    “其实生命中,能有这么多同生共死地兄弟很难得了,在现在的部队上都很难找到了,毕竟是和平年代,没有生与死的考验。”

    张家栋无比感慨地说道:“当年的战场上,大部分的战友,都可以在瞬间决定用自己的身体去为你抵挡敌人的子弹……那种感情,一辈子都不会泯灭。”

    张小兵赞同的点了点头,这种感情,的确是很多人难以想象的。

    “血色的名声在中东十分的响亮,我想你那帮弟兄,也肯定各个都是好手吧?就这么放下枪,他们能适应的了吗?”张家栋好奇的问道。

    张小兵自己也不知道,摇头说道:“不清楚,如果没有人打扰他们,也许大家都能平平淡淡的过一辈子,放下枪不代表放下性格,我只担心有人会激怒他们,使他们又回归到从前,否则的话,他们都不会有什么适应不了的问题,毕竟雇佣兵是适应能力很强的人,不是整天想着杀人的神经病。”

    张小兵的小姑托着下巴,看着张小兵十分好奇的问道:“静静,你们真的都杀过人吗?”

    张小兵也毫不隐瞒的说道:“几乎每一个任务都是和杀人有关。”

    “啊?”张萧杨瞪大了眼睛,那副惊讶的模样竟然十分的可爱:“真的会杀人?”

    张小兵并没有隐瞒的意思,既然是自己的亲人,坦白自己的过往总要比隐瞒之后被他们发现要好的多,所以他点头说道:“杀人,只是一种生存手段而已。”

    说着,张小兵又道:“雇佣兵基本上没有什么立场,有人给钱他们就会替雇主卖命,不过有些雇佣兵团要特别一些,他们中有的是政府雇佣军,专门替政府做事,有的是宗教性质的雇佣兵团,比如正规的伊斯兰佣兵团,绝对不会做任何有损伊斯兰利益的事情,再有些就比如我们,有着特殊的信仰和坚持,我们一贯的作风就是对祖国有危害的事情不做、真正的好人不杀。”

    “那你们是除暴安良吗?杀掉的是不是都是一些坏蛋?”张萧杨接着问道。

    “我们说的好人,是指那些对社会有巨大贡献的人,如果有人出钱要我们杀掉一个大慈善家,这样的任务我们肯定不会接,但是一般情况下,那些分不清好坏的人,我们也不会费脑子去研究他到底是个好人还是坏人。”

    张萧杨看张小兵的眼神有了一些变化,确切的说是有了一丝惊恐,她没想到张小兵表面上看着和自己崇拜的大哥一样温文尔雅,但是骨子里却是天壤之别,她记忆中的大哥,是一个文人、一个标准的现代儒生,而张小兵,却是一个佣兵、杀手……

    军人出身的张家栋对张小兵的过往丝毫没有放在心上,反而他更愿意有一个这种铁血的孙子,包括张家其他人也都和张家栋的想法一样,从小在军队里长大,他们直接把张小兵看成了和自己一样的人。

    张家栋看出张萧杨眼中的一丝恐惧,故意开口说道:“雇佣兵和军人一样,都有他所效忠的对象,任务就是任务、命令就是命令,命令下了就必须要去遵守。”

    “是啊!”张令军也附和着说道:“这就跟法警一样,你以为他们愿意拿着枪去枪毙那些犯人?这里面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哪个和他有仇?只是命令下达了,他就必须去执行。”

    张萧杨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抱歉的对张小兵笑了笑,没有再开口说话。

    张小兵的外公对张小兵的过去心里只是十分的难受。他轻声开口说道:“静静,以后外公不会再让你过以前那种生活了,再也不会了!”

    张小兵感激地一笑,开口劝慰道:“这些都已经成为过去了,你不要将这些当成对自己地思想负担。”接着。张小兵又说道:“对了,外公,我有件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

    “什么事情?”外公好奇的问道。

    张家栋知道张小兵要提正事,急忙开口说道:“这件事咱们还是当我的书房里去说吧。”他有意要避开张小兵的外婆,因为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勾结外人侵吞自家地财产,当面说出来,怕老太太承受不了。

    唐泽点了点头,说道:“那好,咱们上去吧。”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YBFZGJ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