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三百八十六章 虎落平阳被犬欺

作者:绿丸子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这理由当然是乔蕊编的,不说别的,景仲言就便是在总经理的时候,处理的事,也都是威尼斯人的工作范畴,哪有什么不适应。

    显然,景撼天也知道这个情况,他看乔蕊的眼神紧了起来,微眯的厉眸好像在说,我看来这么好骗吗?

    乔蕊尴尬的摸摸鼻子,还是硬着头皮说:“而且,这里是仲言的家,回来住,也没什么不对。”

    景撼天低下头,继续摆弄花草,好像不打算赶他们了。

    又过了一会儿,苍老的男人淡淡开口:“改个口吧,伯父伯父,难听。”

    乔蕊眨眨眼,试探性的问:“改,什么?”

    “你说呢?”景撼天抬头瞪她。

    乔蕊却抿着嘴一笑,刚才厨房里景仲言就要他改口,他不知道是不是景仲言跟景撼天说了什么,但是景撼天显然不排斥她,她耳朵根红了一下,小心翼翼的喊:“爸?”

    “恩。”老人冷傲的应了一声,又对玛丽招手;“推我过去。”

    玛丽老实的把景撼天推到阳台,乔蕊看到老人佝偻的背影,不知怎么,觉得他是不是有点不好意思?

    这么一想,她又忍不住乐了,心情,也更好了一些。

    ……

    薛莹接到法院律师的电话时,已经下午三点了,今天是星期天,律师所不上班,但她吩咐过律师,只要景家那边有了回复,立刻通知她,不管什么时间。

    约了律师在最近的咖啡厅,她脸上戴着墨镜,唇瓣涂得鲜红,身上穿着艳丽夺目的衣服,这是她以前不会穿的款式,火辣,成熟,女人味十足。

    她以前,只会穿端庄的,娴雅的,像个正经的大家闺秀那般,哪怕会化妆,也是化得很淡,淡的贤良温和。

    而此时,她仿佛变了一个人,整个人,透着一股生机勃勃。

    律师已经先到了,她后来,一进咖啡厅,与咖啡厅截然不符的装束,就吸引了大批的视线。

    她老神在在的找到位置,坐下,这才用涂满色彩的指甲,取下墨镜。

    “怎么样了?”

    律师看来她一眼,低下头,心里忍不住想,真是不安分,才刚离婚,已经这么风骚了,但还是公事公办的拿出离婚协议书,上面,景撼天已经签了字。

    律师开口:“按照景先生的律师所言,他愿意履行我们提出的所有要求。”

    薛莹鲜红的指甲翻阅着协议书上的条款,离婚从来都不是容易的事,既然要走了,她当然要拿回点东西,但她因为出轨在先,所以并没有狮子大开口,但提出的要求也不少,她要了三栋不动产,四家商铺,还有一些零零碎碎的首饰等等。

    她原以为这些东西景撼天都不会给,那个男人竟然狠心的对薛氏出手,那必然会让她净身出户,但是没想到,他竟然都同意了。

    这么一想,薛氏又冷笑,不过是心虚罢了,对付了薛氏,用这点小东西,给她点小补偿罢了。

    也不知道心头那根弦被触碰了,薛莹将协议书阖上,推回给律师:“重新拟一份条款,其他要求如之前的,再多加一条,我要景氏百分之三十股份。”

    律师以为自己听错了:“薛小姐,这次您是过错方,似乎……”

    “要说错,景撼天连私生子都有了,谁比他错的更多,我不管,替我重拟合同,我要景氏的股份,景撼天在景氏拥有百分之六十的股份,我拿一半,很公平,离婚后,夫妻财产本来就是一人一半。”薛莹振振有词的道。

    律师都不知道说什么:“薛小姐,关于景先生私生子一事,您如果有证据,我们可以提起诉讼,但是如果没有,我相信,您和盖伊先生的照片,景先生那里却很多,所以,我们的胜算并不大,而且我觉得,百分之三十太多了,景先生不但不会同意,说不定还会被激怒。”

    薛莹皱紧眉:“你是律师,你的责任是帮我争取最大利益,你不是帮他。”

    “话是这么说,但是……”

    薛莹不悦了:“你是不是不行,如果不行,我换律师。”她说着,已经拿起墨镜,戴在脸上,准备走了。

    律师深吸了一口气,却比她还先起身:“那请薛小姐另请高明吧。”他说着,竟然率先离开。

    律师也不是有生意不做,当律师的,不管自己的客户是好是坏,要的东西多不合理,多应该无条件的为客户争取,这是他们的职业守则,但是还有一个大问题。

    他的律师所在慕海市,而且公司所在的商业大楼,也是景氏的产业之一,他还真的没这个胆子,把景氏得罪到这个份上去。

    在公司利益和个人利益冲撞时,作为公司的合伙人,他必须先考虑公司利益,公司会不会因此而遭到大集团的打压,这才是他最关心的。

    律师走的很快,后面的薛莹却气的掐白了手指,她一屁股又坐下来,拿出手机,打算请人再找个律师过来,但电话一拿出来就响了,她看了眼来电显示,眯起眼睛,还是接起。

    “你还有脸找我?”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清淡的女声:“呵,你嘴巴最好放干净点,现在我们都差不多,谁也不比谁高贵。”

    “成雪,你不要太过分!”

    电话那头的人,的确就是成雪,她声音冷漠,语调却透着满满的幸灾乐祸:“我过分了又怎么样,翔玉让我通知你,明天早点到京都,薛氏的事,还要你盯着。”

    “翔玉?”薛莹冷讽一声:“才没几天,你就爬上他的床了,biao子就是biao子,贱货。”

    “我贱不贱,不用你来说,但我只知道,你现在,也得叫我一声成小姐。”

    “你……”薛莹气的咬牙,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她恶狠狠的磨牙,却有冷笑一声:“既然爬上了高总的床,就呆久一点,别怪我没提醒你,高夫人可不是好相处的,对待侵略者,她的手段可比我狠多了,还有,高翔玉是个什么胚子我也不怕告诉你,我看你充其量也就是个小五小六,连三都轮不到。高翔玉身边,漂亮年轻的女伴,可多了去了。”

    电话那头一阵沉默,随即,就是成雪的反击:“管好你自己吧。”说着,砰的挂掉。

    薛莹盯着已经在冒忙音的手机,狠狠的丢进皮包,气的眼睛都红了。

    成雪也好,盖伊也好,这两个人,她都不会放过,是他们害她变成现在这样,她不让他们血债血偿,她薛莹的名字就倒过来。

    ……

    乔蕊和景仲言要在老宅住几天,家里两只猫就不能没人照顾,旁敲侧击问了景撼天老宅可不可养猫,在得到景撼天不耐烦的答应后,乔蕊立刻兴致勃勃约定景仲言晚上一起回家拿猫。

    吃了晚饭,时间已经不早了,景仲言开车的速度很快,半个小时就到了。

    到了家楼下,乔蕊一眼就看到附近公园的喷水池开了,这个花园就是他们经常散步的花园,前段时间还看到喷水池在修建,没想到这么快就建好了,而且不止喷水,还有七彩的灯光,看着特别漂亮。

    她心里一动,上了拿了猫,下来时,乔蕊却搂着景仲言的胳膊说:“老公,我们过去看一下。”

    乔蕊爱凑热闹,什么热闹都爱凑,看到哪里人多,就算不钻进去,也一定会远远瞧一会儿。

    景仲言知道她好奇,也没拒绝,随着她走到花园。

    其实花园并没有什么变化,就是多了一个喷水池,而因为水池才开,周围好多邻居都在这儿逛,还有不少情侣手拉着手,绕着喷水池周围边走边甜蜜的聊天。

    乔蕊凑近了些,立刻有谁溅到她身上,她摸了摸脸上的水珠,一点不介意,还伸出手,去摸摸。

    景仲言在后面抬手,按了按她的头,将她拉回来。

    “身上湿了。”

    “一点点而已。”乔蕊半点不介意,又打算凑上去。

    又不是小孩子,怎么还喜欢玩水。

    景仲言心里不满,平时让她在浴室多“玩玩水”她也不答应,到外面倒是喜欢得不得了。

    正在这时,景仲言又看到远处隐隐有个熟悉的身影走来,那不是杨先生还是谁。

    乔蕊也看到了杨先生,热情的打招呼:“嗨,杨先生,好久不见了,还有小金,小金最近过得好吗?”

    大大的金毛甩着又长又厚重的尾巴,咧着嘴跑的乔蕊面前,仰着头,鼻子却拱一拱的,去闻乔蕊怀里的面团。

    乔蕊蹲下来,将面团放在地上,朝小金推了推:“面团,还认得小金哥哥吗?”

    面团显然认得,见了熟人,一点也没猫在拘谨胆小的行为,窜上去,爬啊爬,就爬到小金的鼻子上,然后小后腿一瞪,整个跳上了小金的脑袋,威武霸气的坐在小金头顶上,眯着眼睛仰头看主人——“喵”。

    乔蕊看它一幅猫族才是天下第一的摸样,好脾气的揉揉它的脑袋,逗了好一会儿,才发现杨先生怎么一句话都没说。

    她站起来,看着杨先生一幅心事重重的站在旁边,不觉唤了声:“杨先生?”

    杨凌仿佛这才回过神来,倏地睁大眼睛:“呀,是你们啊,好久没见了,你们平时都不出来溜猫了。”

    乔蕊:“……”

    所以他们在这儿逗了半天小金,他还没看到他们?

    景仲言倒是看了杨凌一会儿,才问:“有事心烦?”

    杨凌摸摸后脑勺:“算是吧。”

    “感情方面?”

    乔蕊一下想起什么,有些不好意思的道:“那个,杨先生,是不是我上次的电话,害的那你跟你女朋友吵架了,那个,那天我心情不好,也没想什么后果,那什么,要不我跟你女朋友道个歉。”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YBFZGJ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