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三百八十五章 离婚

作者:绿丸子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李先生坐在旁边好一会儿了,看着他们说来说去,脸上仅仅保持着淡定的浅笑,此刻尘埃落定,他面上的笑意透出两分讥讽,将早已早已准备好的文件拿出来。

    薛氏现在打的主意很好,一旦解决了燃眉之急,就从高氏脱离出去,可是他们不知道,请神容易送神难,高氏不可能白白给他们渡过难关,而不收取点利息。

    实际上,高氏这次就是想直接吞了薛氏,李先生是高翔玉身边的人,自然知道大小姐和景氏的景仲言指不定就要退婚的事,大小姐被骗了,高威尼斯人可是气的不行,套笼薛氏,不过是为了给景氏心灵上的一击,景撼天的身子越来越不好了,如果知道自己的妻子出轨不说,还联合娘家投奔了敌人,不知道是什么心情。

    这次高威尼斯人明显就是为了报复,而现在,报复的进程,进展的非常顺利。

    薛氏这边为了并购的事,接连一个星期,都忙得不可开交,薛氏的股票起起伏伏,不是靠着高氏,只怕就快停盘了。

    而杂志也渐渐将这件事摆上明面,财经新闻上也开始播放。

    而就在所有人都在等着景氏表态时,景氏发布了另一条新闻。

    景氏的老威尼斯人景撼天,因为身体不适的原因,退下位子,将景氏的大权,交托给了儿子景仲言。

    这通新闻,不到一小时,就被各家媒体疯传,圈子里的人,也都静静看着,等待事态发展。

    这个节骨眼“传位”,实在是不能不让人惊讶。

    星期六的下午,乔蕊在厨房忙着煲汤,玛丽在旁边打下手,而客厅里,景撼天关了电视,手里摆弄着心爱的盆栽,对另一张沙发上的儿子道:“不容易,竟然会主动来看我。”

    距离景仲言出院,已经又过了一个星期,但是从出院那天开始,景仲言并没见过父亲,唯一一次,就是昨天,在公司的股东大会上。

    就连事后的新闻发布会,他都没有出席。

    沉默的抿了抿唇,景仲言淡淡的问:“你想我怎么做?”

    景撼天看他一眼:“你想怎么做,还用我教?”

    景仲言皱眉:“打算什么时候离婚?”

    景撼天修建盆栽的动作没有半丝停顿,仿佛离婚这两个字,对他而言,还比不上花瓣上的一颗小虫重要。

    “已经交给律师了,快了吧。”

    父子间,又恢复了沉默。

    直到景撼天将手里的盆栽时候是干净,除了虫,剪了叶子,甚至连花盆都重新擦了一遍,才淡淡启唇:“其实啊,你妈的那些举动,不要说我了,就是佣人都看出来了,我一直没啃声,不过是想着,以前我对不起她,这次,权当是还给她了,这件事要一直这么沉默着,我也不说了,可这次,明显是她主动的。”

    景仲言自然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景氏从没有对薛氏动过一根手指头,但是他们父子都知道,真正对薛氏下手都是谁。

    是高氏,高翔玉最擅长做的,就是这种偷袭之后,假装救世主再出现拯救你的行径,看起来大公无私,实际上才是真正的小人。

    高翔玉为了对付景氏,这次是真正下了本钱了。

    不过说到这个,景撼天倒是笑了:“什么联姻破裂,高翔玉明明就是想把手伸到南方来,高紫萱,不过是他的一个借口,高翔玉的野心,可比他父亲,要大多了。”

    这件事,景仲言也知道。

    他淡淡的道:“不过无论如何,他能做到这一步,也有点本事。”

    是啊,他这里得到的最后的消息,成雪已经投奔高家了,而他的那位母亲,听信高翔玉的一面之词,真的以为薛氏是景氏动的手,她甚至不敢回来当面问一问父亲,她心虚的投奔了高氏,然后,就有律师上门,代表她来谈离婚的事。

    实际上,从那天在景仲言的病房离开后,薛莹就没见过景撼天,也没见过景仲言,一切,都神不知鬼不觉的被高氏接手了。

    成雪只是想报复景仲言和乔蕊,她制造了车祸,嫁祸给薛莹,然后,高翔玉看中了她的魄力,将她招揽了,接着高氏一边打压薛氏,一边又以救世主的姿态,解救薛氏,成功将整个薛氏收入囊中,附带的,在两面三刀的哄骗哄骗薛莹,令景家家庭破裂。

    是高翔玉将薛莹出轨的事拉到明面上,令景撼天想放薛莹一马都不行。、

    是高翔玉在成雪即将被警察带走时,将那场车祸定格为意外,把成雪护在羽下。

    高氏这次的确是有备而来,在短短的半个月不到的时间,他在南方的名字,已经频频出现在各种杂志新闻上。

    而高氏和景氏盟友关系破裂的消息,也同样不胫而走。

    正在这时,手机铃声又响了。

    景仲言看了眼来电显示,接起电话,听了五秒不到,就挂断了。

    “又是记者?”景撼天问?

    景仲言恩了一身,站起身来:“我去厨房。”说着,走了进去。

    景撼天看着他的背影,突然出声:“前几天,我见仲卿了,他现在的情况,我想你也很清楚,你有没有想过……”

    他话音未落,景仲言已经冷然出声:“没想过。”话落,绕进了厨房。

    景撼天坐在沙发上,深深的叹了口气,觉得眉心很疼。

    仲言,到底还是不肯接受仲卿。

    这对兄弟,大概真的,一辈子都要兵戎相见了。

    其实现在高氏咄咄逼人,已经达到他们家门口了,这个时候,他多想看到他们兄弟齐心,众志成城,可是到底,不可能了。

    心愿,一辈子也只是个心愿。

    成不了现实。

    乔蕊在厨房忙来忙去,身后却突然被人抱住。

    她嗅到熟悉的男子气息,没有转头,只是笑着问:“和伯父谈好了?”

    男人将她轻轻搂紧了些,下巴搁在她的肩膀上,低低的说:“改个口吧。”

    “恩?”乔蕊一愣,却有迅速想到什么,脸烫了起来:“别,我觉得,叫伯父已经很好了。”

    乔蕊一直对景撼天心存畏惧,哪怕他对她的态度越来越好,她却也不敢放肆。

    她知道景仲言想让他直接叫景撼天爸,但她怕自己太激进了,反而引起景撼天的不愉,他们现在的关系,才刚刚转好,她实在不想因小失大。

    景仲言看她坚持,也没说什么,只问:“有什么要我帮忙?”

    “你一个病号能帮什么忙?”她说着,放下汤勺,转身把他往厨房外推:“这里油烟大,不要呆久了,你先出去。”

    “我没那么脆弱。”景仲言满脸无奈。

    乔蕊的过度紧张和小心翼翼,弄得他哭笑不得。

    乔蕊却认真道:“脆不脆弱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医生让你多多休息,不要操劳。”说着,将他推走后,就吩咐玛丽:“玛丽,在门口守着,不准少爷进来,进来一次打一次。”

    玛丽忍不住偷笑,她当然你不敢打少爷,又不是不想活了,但每次看少爷和少夫人相处,她都觉得好可爱,尤其是少爷往日冷泠冰冷的,真的跟这一刻这个有些委屈,又有些无奈的摸样,判若两人。

    不过这样也好,少爷这样鲜活一些,看着才更像个人了。

    等乔蕊做好了饭菜,外面,景撼天跟景仲言也入了席。

    “伯父,尝尝这个。”乔蕊大着胆子夹了一块鱼肉到景撼天的碗里,夹完还小心翼翼的觑着他,怕他不吃。

    不过他的担心是多余的,景撼天只淡淡的看了一眼,就夹起来,放进嘴里。

    乔蕊立刻笑了,又起身为他舀了一碗汤。

    汤放到景撼天面前,他也给面子的喝了一口。

    乔蕊更开心了,迫不及待的又夹其他菜。

    景撼天却摆摆手,让她坐下来:“你吃你的。”说着又唤了声:“玛丽。”

    玛丽赶紧走上来,拿起筷子,服侍先生用餐。

    乔蕊这才坐回去,老老实实的吃自己的,不过她心情很好,哪怕外面已经烽火燎原了,但她觉得,在家里,他们还是温馨的。

    其实乔蕊也不是不担心,高氏并购了薛氏,据说今天就要正式签合同了,而薛家跟景家,又是几十年的姻亲。

    现在公也好,私也好,在老宅一个人住着的老威尼斯人,必然是最难受的,她和景仲言打算这几天都住在老宅,陪伴老人的同时,至少不让他这么孤独。

    她原本在家提起的时候,以为景仲言不会同意,但是出乎意料的,他同意得很干脆。

    这也让乔蕊很欣慰,乔蕊知道景仲言跟父亲的关系从小就不好,而现在这样,算是一种进步吧。

    所以,不管外面风大雨大,乔蕊依旧坚信,家人都安安生生,太太平平的,比什么都重要。

    吃了饭,乔蕊陪着景撼天料理花草,景仲言则去了书房处理公事。

    楼下,景撼天将剪刀放下,用布擦了擦花草的叶子,沉沉的开口:“一会儿你们回去吧。”

    乔蕊一愣,抬起头:“伯父,我们这几天就住这儿。”

    景撼天冷声:“我还没老到要你们服侍。”

    “不是这个意思……”乔蕊连忙说:“是仲言说的,刚刚接手威尼斯人的职位,他很多东西都不懂,跟股东的关系也很僵硬,所以才找伯父取取经,万事开头难,住在一起,伯父可以多指导指导他。”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YBFZGJ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