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三百七十九章 景仲言,你太坏了

作者:绿丸子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乔蕊却抬起头,拦住她:“别去了,这样为难医生也没用,能醒,他自然会醒,不能醒,就算找到仙丹给他吃,他也不醒……”说着,她眼泪又哗哗的往下掉。

    景撼天有些手忙脚乱,怎么这么爱哭。

    他又拍拍她的头,看了眼病床,声色依旧狠重:“会的,他敢不醒!”

    乔蕊只以为景撼天是在安慰自己,心里软和的点点头,也渐渐收住了眼泪。

    景撼天没坐多久就走了,他这次来福天市,是为了两天后的小型土地拍卖会,福天市的地产业前段时间出现了股票动荡,这段时间,很多外来企业,都想霸占这块肥猪肉。

    乔蕊听到他他也是来参加那个拍卖会的,忍不住想告诉他,时卿也在。

    但迟疑一下,还是没说。

    时哥哥应该并不想见这位父亲,乔蕊始终记得外公告诉他——你时哥哥的妈妈死了,他爸爸不要他。

    不要。

    这两个字,代表了抛弃。

    景撼天离开后,医院还是如平常一样过,只是大概因为白天哭过,这晚上,乔蕊睡得格外沉。

    等到睡了,景仲言起身,看着身边沉沉的睡颜,眼睑微微垂着。

    玛丽在旁边忍不住抱怨:“少夫人今天哭的可伤心了,少爷,您怎么忍心。”

    怎么忍心还要骗她。

    景仲言没做声,只伸手,抚着她黑色发丝,抿着唇瓣,眼神动容。

    乔蕊是太辛苦了。

    这种辛苦不是来自于体力上,而是心理上。

    她的心,每日都比前一日,更加疲惫。

    对于昏迷的人来说,越早醒来越好,同样,越晚醒,代表着他就有永远不会醒的可能。

    她每天都在担心这个。

    “准备一下,明天醒。”他说。

    玛丽眼前一亮,立刻点头:“好好,我去安排,我去安排。”

    实际上,景仲言想后天醒,因为明天的,大概是景仲卿去警局立案的日子,而他只要一醒,景仲卿埋伏在医院的眼线,立刻就会知道,他的立案可能延迟,而他之前做的一切,可能都成了无用功。

    明明只是一天,再拖延一天就可以了。

    但看到乔蕊这样,他又狠不下心。

    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婆婆妈妈了。

    景仲言揉着自己的眉心,想给即将到了的“功亏一篑”,找一个合适的借口。

    ……

    第二天,乔蕊醒来时,微微的愣住。

    今天,她没有在景仲言怀里醒来,她睡在自己的折叠小床上,而病床上的男人,还是那副摸样。

    乔蕊坐起来,发现玛丽就在后面的沙发上看手机。

    她开口,问了一句:“玛丽,昨晚我没爬过去吗?”

    玛丽点头:“是的,少夫人,昨晚你大概太累了,没有过去。”

    乔蕊哦了一身,倒是有些不习惯了。

    就再这是,病床边的心跳仪,突然黑屏两下,接着,景仲言的心跳,开始上下不定的起伏。

    乔蕊吓了一跳:“怎么这样?”

    玛丽利落的把手机塞回口袋里,忙说:“我去叫一声。”

    乔蕊已经按了急救铃,但玛丽还是跑了出去。

    没一会儿,医生过来,乔蕊和玛丽被赶了出去。

    病房里,一起临时的小手术,展开了。

    又过了半小时,病房的门被打开,医生解下口罩,松了口气的道:“病人醒了。”

    乔蕊瞪大眼睛,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

    玛丽却反映极快,推了乔蕊一下:“少夫人,还不进去,少爷醒了。”

    “醒……醒了?”乔蕊刚刚才睡醒,头脑本就不清,接着病房一震动荡,等到现在,医生竟然说景仲言醒了。

    大概是幸福来的太突然,她一下子竟然不敢进去,仿佛深怕一靠近,才发现,他没醒,一切都是自己的梦。

    可玛丽哪里管她这么多,推着她就进了病房。

    乔蕊呆呆的看着护士收走了,治疗仪器,而后,帘子被掀开,病床上,本应该昏迷不醒的男人,已经睁开眼睛,虚弱的靠在枕头上,那双漆黑的目光,与乔蕊的,相对。

    几乎是一瞬间,乔蕊眼泪便掉了下来。

    再也收不住。

    护士和玛丽一起退出病房,将这个小天地,留给夫妻二人。

    乔蕊站在原地,不敢靠近,只是眼泪,不停的掉,等到眼泪模糊了视线,她又死死的睁大眼睛,深怕只是眨眼,眼前的男人,又消失了。

    “过来。”沙哑的男音,淡淡的响起。

    这句声响,令乔蕊本来忐忑的心,突然狂跳起来。

    她立刻冲过,却不敢抱他,这小心翼翼,手足无措的站在他面前,那不知所措的摸样,像极了一只跳脚的兔子。

    景仲言虚弱的笑了一下,伸手,拉住她的手指。

    乔蕊手一抖,被他紧紧拉着,过了好一会儿,才哽咽出声:“你坏死了……”

    男人抬手,抹掉她眼角的泪:“怎么坏?”

    “太坏了……”乔蕊哭哭啼啼,顿了一下,终于扑进他的怀里,却小心的没有触碰他身上的线路,只靠在他没有受伤的胸膛,眼泪怎么也止不住,嘟嘟哝哝的抱怨:“你知不知道我以为你醒不过来了,你要是醒不过来,我怎么办,景仲言,你太坏了,我恨死你了……”说到最后,已经语焉不详,只剩下喜极而泣的泪水。

    景仲言面色柔软的将她搂住,想着,功亏一篑就功亏一篑吧,这个女人,值得他的计划失败一次。

    谁让他,就是被她吃定了。

    赵央接到电话时,已经是下午了。

    乔蕊说景总已经醒了,赵央兴奋过后,挂了电话,想了想,还是走到于凉的桌前,敲了一下她的桌面。

    于凉双手翻飞的在键盘上敲击,头抬起头,问:“什么事?”

    “景总醒了。”

    于凉一愣,打字的动作倏地一停,霍然起身:“真的?”

    “恩。”不太习惯跟于凉单独说话,赵央的模样有些别扭,但还是说:“早上就醒了,不过害怕有什么后遗症,又检查了一通,到现在才确定真的醒了,所以乔蕊才打电话过来。”

    “太好了。”于凉真的说,又问:“那唐骏和成雪……”

    “这件事我告诉乔蕊了,她说她已经让人去处理了,暂时你不要管,也不要出现在唐骏面前,更不要让他知道,你知道这件事,避免他恼羞成怒,对你不利。”

    于凉点头,又看了赵央一会儿,有些不确定。

    她刚才,是在关心自己吗?

    赵央咳了一声,不管她于凉视线中的试探,转身就走。

    于凉也不介意,心头却松快了很多。

    赵央太讨厌她了,能这样,已经不错了。

    至少,自从跟她说过唐骏成雪的事后,赵央的确没有故意为难她了。

    这样就很好了。

    于凉想着,又看了看周围的工作环境。

    大家都很忙碌,但是却互帮互助,你在打印的时候,帮我打印一份,他在丢垃圾的时候,帮我丢一下,同事之间关系融洽,这样的部门,大概没有人不喜欢吧。

    没有勾心斗角,没有男女比例失调,更没有性骚扰和高层施压。

    在这里,你能安安心心的工作,安安心心的交朋友。

    她很喜欢这里,并且用尽方法,也不想离开。

    鲁易拿着一份文件过来,递给了于凉,又低头,小声问:“她刚才跟说什么?”

    于凉知道他说的是赵央,因为赵央不喜欢自己,弄得鲁易跟赵央的关系,也差了很多。

    对此,于凉一阵抱歉。

    鲁易是好心帮助她,但是她却连累她,没人会觉得安心。

    “没什么,是景总醒了,她跟我说一声。”

    “景总醒了?”鲁易眼睛也亮了一下,随即又皱眉:“她为什么单独告诉你?”

    “大概……”于凉默默自己的脸,心情很好:“大概我漂亮。”

    鲁易看她会开玩笑了,应该心情真不错,才用文件敲了她头一下,嘟哝一句:“自恋。”便回到了自己位置。

    于凉看着鲁易离开的背影,想到同事间的流传。

    大家都说,鲁易喜欢她,可是说实话,她从鲁易这儿,感受到了帮助,但这份帮助里,却不掺一丝一毫的爱意。

    她觉得,鲁易应该只是好心,他心肠好,心肠软,加上之前就认识她,所以对她比较优待。

    况且新到一个工作环境,她也不想谈恋爱,现在部门还在上升期,她也不想为了一些儿女情长的事分心。

    来五部的,谁不是做出成绩,升职加薪的的。

    就连陈素素和夏豪,在工作场合也很收敛,只是中午休息,或者下班之后,才能看到他们出双入对。

    景仲言的苏醒的,不到一个小时,就在公司内部传开了。

    之前本身总经办就出过通告,说是景总好得很,让大家不要乱传。

    可是说是这么说,之后威尼斯人就进入公司,重新统领大局,这样的行为,更加令员工们猜测,景总是不是一直没醒,所以威尼斯人才被逼出山。

    这样的说法,很快就席卷公司内部。

    随即,公司的股票的确也出现了波动,幸亏,最后还在不高不低的位置上稳住了,毕竟老威尼斯人也是老当益壮,有他在,也能安抚大部分人的心。

    可是随着时间越来越长,一眨眼已经过去一个星期,老威尼斯人天天来公司,而总经理却再无踪影。

    便有人开始流传,景总不是因为在车祸中丧生了。

    这种说法,竟然还有很多相信。

    渐渐地,员工间的气氛变得不同。

    不过今天,又有人说景总醒了。

    不管是真是假,但是无风不起浪,有人这么说,那就说明,至少景总是还没死的。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YBFZGJ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