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四零零六章 撞大运

作者:北域神灯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柳若寒说,现在,有很多人喜欢送杯子,别致的,可爱的,大方的,精美的

    那么送杯子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呢?

    很人都喜欢送杯子给亲戚、朋友、客户等。

    杯子除了非常实用之外还有更特殊的意义。

    杯子的谐音是“一辈子”,一杯子就意味着一辈子。

    如果你收到朋友的杯子,那么就代表人家把你当作一辈子的朋友了;

    如果你收到爱人送的礼物—杯子,那么说明爱情之神已经来到了你的门口,丘比特已经准备好了,向你发射他那神奇的剑,穿透你的心。

    他(她)要把一辈子都送给你,难道这世界上还有比这更好的礼物吗?

    我想他(她)这是在向你示爱呢。

    好好把握。

    另外还有同事送一个对情侣对杯,表示对你们爱情的祝福。

    虽然了,水杯是美丽浪漫的象征,但是朋友们也要特别注意了:杯子是易碎品,这也同时代表了他(她)的心,所以你要万分珍惜,呵护。

    如果你不去呵护那就有可能就“易碎了”。

    “那你说他是把我当朋友呢,还是当情人呢?”

    张天元白了柳若寒一眼道:“你这丫头啊,真得是正事儿不学,竟学这些歪门邪道的东西,唉。”

    “嘻嘻。”

    柳若寒吐了吐舌头,不再说话了。

    三个人回到了李家村,并没有去警局搭理那白灵,本来张天元的意思就是让白灵好好受点教训,所以不着急去见。

    至于损失的金钱,他敢说已经被白灵花了。

    不管是自己花还是捐献出去,恐怕都别想再找回来了。

    因此对于钱,他反倒并不是很着急。

    和老陈分开之后,柳若寒才神秘兮兮地问张天元:“姐夫,你老实说,那宣德青花瓷怕不只百万吧?”

    “的确不止,那又如何呢?”

    张天元淡淡道:“掌握上游资源的人,才能把好东西卖出高价。

    同样一件东西,一般人能卖出十分之一已经不错了。”

    他并不担心这个事儿传出去。

    事实上,即便老秦真得知道这宣德青花瓷的价值,也卖不出太高的价钱。

    别小看古董行,其实也有自己的一套潜规则的。

    “姐夫,我知道您厉害,不过给我说说这东西真正什么价,好像也没什么吧?”

    柳若寒缠着张天元说道。

    为了不让柳若寒继续纠缠,张天元就把自己所知道的有关宣德青花瓷的情况简单给她说了一下。

    宣德青花瓷在中国陶瓷发展史上具有极为重要的地位,一直被后人所推崇。

    宣德青花瓷的胎体洁白细腻,凝重灵巧,轻重适度。

    釉面肥厚莹润,有“肥亮感”,釉层表面有较密的“橘皮纹”。

    在造型上为了迎合市场的需要,创烧了许多新的器型,有许多是受到中东金银器、玻璃器造型的影响而烧制的。

    器物造型敦厚端庄,在纹饰的绘画上采用小笔渲染填色技法,由于笔小蘸料有限,需不断重复蘸料绘画,这就使得纹饰上留下许多深浅浓淡的笔触痕迹,这与以后使用大笔绘画的风格迥然不同。

    宣德青花瓷历来是收藏界的宠儿,近年来的市场行情更是屡创新高,天价频现。

    比如,一件宣德青花“水波双龙”图高足碗,1992年在香港苏富比以308万港币的价格成交,到了2007年同样在香港则是以3504.7万港币的价格成交,在15年间上涨了11倍。

    又比如,2010年共有7件宣德青花瓷的成交价格超过700万元人民币,器型有葫芦扁瓶、葵口盘、大碗、十棱洗、钵、大罐等。

    其中香港秋拍的一件宣德青花轮花绶带葫芦扁瓶以2642万港币成交,帝都秋拍的一件宣德青花云龙纹十棱洗以2688万元人民币成交。

    在2011年5月苏江春拍的一件宣德青花海水白龙纹扁瓶,以8000万元起拍,经过几十轮的竞拍,最终以2.24亿元人民币成交,创下了宣德青花瓷成交价格的最高纪录。

    听完张天元这些话,柳若寒那嘴巴真是完全合不拢了。

    她本以为张天元只是稍微压了压价,谁想到竟然压得那么猛。

    上千万的东西,甚至可能上亿的东西,居然只给开上百万。

    这差距也太大了吧。

    “姐夫,你可真够狠的!”

    柳若寒冲着张天元竖起了大拇指。

    “行了,就别夸我了,该干嘛干嘛去啊,今天天色不早了,先睡吧,明天还有明天的事情呢。”

    张天元打了个哈欠。

    因为李明光现在还没有找到进入美联日化的办法,所以他什么事情都不能做,只能等着。

    无聊的等待,还不如找点事情去做,而西北五省风水师交流会,就成为了他闲暇之余的乐子了。

    而且或许还能够从这次交流会之中,得到一些有趣的见闻呢。

    “姐夫,我觉得您啊,真是一宝物探测仪。”

    柳若寒并没有立即离开,而是冲张天元竖起了大拇指道。

    “我这算什么啊,当年我在巴蜀读书那会儿,遇到的,那才是真正的奇遇啊。”

    张天元摇了摇头,就要往自己房间里走。

    不料柳若寒飞拽着他,让他把话说完。

    “你不说清楚,我晚上还怎么睡觉啊。”

    柳若寒很是理直气壮。

    张天元无奈,只能给她简单说了一下。

    那一年的某天上午,巴蜀新桥村正在修建沟渠,工人们正在忙碌着。

    9点左右,挖掘机作业时突然发出“哐哐”两声巨响,这一响惊动了在场的所有人。

    疑似碰到硬物,挖掘机立即停止了工作,众人上前查看,发现一个像罐子似的东西,铁壳外表坚硬无比,村民开始担心了“可能是炸·弹哦!快停工。”

    说着所有人停下了手中的工作,开始琢磨着这个“铁疙瘩”。

    外层铁皮有个口子,里面还有一层铁,已经挖烂了,有点像炸·弹,当时发现这个的工人直接就报警了。

    惊慌之余,有好奇的村民凑近一看,泥土里面确实有圆形物体。

    铁罐顶部露出来一截,直径约25公分,外表大部分被泥土粘住无法辨认,裸露部分包裹了一层黑色铁皮。

    发现“爆炸物”,这个是重要警情,不到50分钟,当地警方很快赶到现场。

    警方除了开来了排爆车,还携带排爆设备,此外当地环保部门也赶赴现场,通过检查,排除了不明物体具有放射性的可能。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YBFZGJ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