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VIP 172 我可以失忆吗

作者:何云娟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听到宁逸尘这么乍然一问,酸枣儿才忽然意识到她说漏了嘴,双腿战战兢兢,不由自主就把眼眸投向舒鸣宣,求救似地喊,“公子!”

    舒鸣宣的森寒眼眸却是瞧着沐清儿,冷冷地道,“如果乐乐有个三长两短,你就是有十条命也不足以赔命!”

    那种眼神,那种语气,都是众人从未见过的,不仅凌厉至极,更透着一股子凶气。

    沐清儿吓得腿脚一软,忙跪下,“都是奴婢的错,奴婢有错!”

    “滚!”

    一声厉喝之后,舒鸣宣再不理她,眸光移回来,在舒乐乐脸上停了片刻,然后才望向宁逸尘,“王爷,待乐乐醒来,我会原原本本告诉你的。”

    “不用了!我来告诉他!”忽而,沐灵兮清脆的嗓音在门外响起,她一步步走进来,脸上有后悔,也有沉痛。

    她站在舒乐乐榻前,对君少颜双手抱拳,深深一揖到地,“君公子,请你一定要救醒乐乐,不然,我的罪孽就太大了!”

    “这个自然,你们都到外面去说吧,我要施针了!”

    众人依言退出去,宁逸尘原本不愿走,君少颜眉尖一挑,“王爷,你在这里会影响我,为了乐乐,你还是出去吧!”

    “······”犹豫了片刻,宁逸尘咬牙,“若乐乐有事,我也饶不了你!”

    “是是!你快走吧,保证还你一个活泼乱跳的乐乐!”君少颜把他推了出去,转身关上门,那神情突然就变了。

    他俯身,在舒乐乐的耳边轻声道,“乐乐,接下来可能会有点痛,你忍着点,一会儿就好了!”

    然后,倏然握住舒乐乐的手,银针缓缓地落下,密密麻麻插满了手臂。

    昏迷中的舒乐乐似乎也感受到了那难忍的痛苦,小脸紧紧皱在一起,不自禁地低叫了一声。

    “乐乐!乐乐!”

    唤了两声见她没反应,君少颜又取出一根银针,朝她的心口处刺下。

    “噗——”只见舒乐乐动了一下,身子向前一送,一口黑血就吐了出来。

    她的眼眸也随即睁开,幽幽地打量着眼前的一切,浑不知所在。

    “乐乐!乐乐!”君少颜的双手在她面前不停晃动,焦灼的眼神定定地瞧着她,“醒了吗?醒了吱个声啊!”

    闻言,舒乐乐的眼神终于聚焦在一起,问出一句,“你是谁?”

    额滴个神!居然问出这么一句!

    君少颜两眼直翻,他的医术,怎么退化到这个境界了?舒乐乐这一问,究竟是几个意思啊?

    遂瞪大了眼,急急地道,“我是君少颜啊,你叫的小君子!乐乐,你想起来了吗?你可不要吓我哦!”

    “小君子?”迷茫的双眼很是看了他一阵,舒乐乐脑子里一团迷雾,什么也想不起来。

    她喃喃自语道,“小君子是神马?太监吗?”

    太监?“噗——”君少颜听见了自己吐血的声音。

    他这么玉树临风,风度翩翩,哪里像太监了?他简直有种冲动,再用银针把她给扎晕了算了!

    可是——

    “小君子,你何时净身入宫的?我怎么没有印象啊?”舒乐乐嘟着嘴,好奇的又问了一句。

    啊呀呀——不活了!不活了!舒乐乐你那张小嘴怎么那么毒啊?人家好好的一个男儿,被你说得那么不堪,你怎么对得起施针救你的大神医啊?

    君少颜倍感失落,沉了脸,幽幽地道,“乐乐,你先别说话,让我再替你检查一下!”

    “哦!”舒乐听话地应了一声,闭上了眼。

    耳边暂时清静的君少颜,再次把手搭上了她的手腕,脉象平稳,心跳正常,没事啊,那她刚才那些举动是怎么回事?

    正自怀疑之时,舒乐乐忽然双眸一睁,叫道,“痛!心口好痛!”

    她痛苦地拧着眉,身子蜷缩起来,不由自主地颤抖和痉挛。

    “乐乐!”君少颜吓了一跳,忙去抱她,却不料舒乐乐叫了几声,忽然就又吐了几口血,身子一沉,就软了下去。

    “小君子!我是不是要死啦?”她软绵绵的问了一句,手指拉着君少颜脸颊边的碎发,使劲地拽了拽。

    “乐乐?”吃痛的君少颜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惊喜地问,“你想起来了?”

    “什么想起来了?”那双眸子又迷茫了。

    晕~~~~

    君少颜举起手中的银针,作势要落下,“那我们再来几针,说不定你就什么都想起来了!”

    “啊——不要!”舒乐乐身子一翻,躲开了他,吃吃直笑,“小君子,你好残忍!”

    “你才残忍!你不知道大家都担心你吗?还在这儿胡闹!”君少颜咬牙切齿的,那银针就没离过手。

    我勒个去!害他差点就怀疑自己的医术了!

    舒乐乐忙甜甜一笑,摆出个可怜巴巴的小眼神,“我这不是刚醒吗?脑子里糊涂,所以才没有想起小君子来,不过,我倒是想起了很多从前的往事!”

    确切的说,应该是这具身体从前的记忆,荷花池边落水,那个舒乐乐在此时香消玉殒,而自己,就好巧不巧的出了车祸,就此穿了过来。

    哎,那个舒乐乐也是太可怜了,一腔真情空付,最后还落得个香魂随了落花流水,实在是太太狗血!

    而始作俑者,就是那沐灵兮!特么的没事扮什么男装,末了又不把话说清楚,害得人家连死都不知道是爱错了人,真特么的是士可忍孰不可忍!

    这个怨气,是不出不快啊!

    想到这里,舒乐乐把眼一瞪,“小君子,沐灵兮呢?我要见她!”

    “······”不会吧?这刚醒来,最想见的应该是宁逸尘啊,怎么变成沐灵兮了?

    遂迟疑了一下,道,“她有些话要和大家说,正在外面呢!”

    “那好,你去叫她进来!”

    “好吧!王爷呢?要不要一起叫进来?”

    “他······”舒乐乐微怔,从前的那个误会,倒是怎么来向他解释啊?

    说自己和那个舒乐乐不是一个人,还是告诉他自己落水之后,便忘记了一切,也忘了那个人?

    艾玛,不对啊!

    第一种说法明显不现实,而第二种说法,万一他小肚鸡肠怀疑自己还想着那个沐林,可如何办啊?

    好像怎么说都是一种错哦!

    原主儿可真是给她留下无尽的麻烦了!

    纠结了老半天,舒乐乐讪讪一笑,望着君少颜,“我可以再次失忆吗?”

    “别让人鄙视我的医术!”

    “一千两银子,行不行?”舒乐乐举起了一根手指。

    她就不信对付眼前的吃货,还有银子办不到的事!

    君少颜果然双眼放光,艰难地吞了口唾沫,“一千两······确实很诱惑人,不过······”

    “两千两!”舒乐乐不等他说完,又竖起了一根手指。

    “但是······”

    “五千两!不能再多了!你自己看着办吧!”舒乐乐索性举起了另外三根手指,把手掌在他面前晃了晃,眨着眼笑,“五千两哦,可以吃很多美食哦!”

    “这个······好吧!成交!先给银子!”

    “行!”舒乐乐从钱袋里随手扯出几张,递给他,“你数数吧,只会多不会少!”

    “呵呵,我家小妹就是大方啊!看在银子的份上,我只能当一回小人哦!”他意味深长一笑,走到了门边,“我这就去叫人来!不过,不是沐灵兮而是宁逸尘哦。”

    院中,只见闲杂人等早就被清场,宁逸尘冷寒着脸,薄唇紧抿,漠漠地望着沐灵兮,拳头在身侧攥得蹦蹦响。

    而沐灵兮则惨白着脸,正在诉说什么。

    君少颜出门,只听见了她最后的那几句话,“我当时见舒鸣宣太过溺爱他妹子,心中很不舒服,所以才存了女扮男装戏耍他们的念头,可我没想到的事,舒乐乐竟然喜欢上了我,为了不伤害她,我只好当场拒绝,并做好了立刻回秀水的决定,可谁知她,她竟然就失足掉下来水池······”

    额滴个神!就这几句,君少颜已经明白了事情的始末,难怪舒乐乐说她想起来从前的事,还要假装失忆。

    这个真相,也太让人难以接受了!

    宁逸尘,只怕会——

    他还未默出那场面,就听‘咔嚓’一声脆响,宁逸尘面前的桌子应声而碎,化作了齑粉随风飘扬。

    他凛着一身戾气,长袖一挥,扫向了沐灵兮,“本王倒是不知,郡主还有此等爱好啊!乐乐算是瞎眼了,居然会看上你!”

    沐灵兮一个不慎,已是被点了穴道,她懊恼地留着泪,道,“我已经知道错了,从京城回来后,我一直在责怪自己,希望乐乐她能够忘记那件荒唐的事,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我,我这就去向她赔罪!”

    她可怜巴巴地瞧了瞧宁逸尘,又瞧舒鸣宣,希望能够得到他们二人的谅解,可是,那两位在舒乐乐的事情上,都是存着一样的目的,要为舒乐乐出了这口恶气,所以,她这个表情,算是错付于人了。

    倒是君少颜走过去,漠声笑道,“郡主,你这货算是闯大了,不过幸运的是,她已经醒来,而且,从前的事情她仍然没有想起来。”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YBFZGJ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