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VIP 171 梦魇

作者:何云娟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旁的木兰眼疾手快,忙一个箭步上去扶住了她,沉声唤道,“王妃!王妃你醒醒!”

    可哪里还唤得醒?舒乐乐一缕魂魄飘飘悠悠,竟是回到了两年前。

    她见到自己站在一个荷花池边,正对花垂泪,而在她身后,两个男子捂着嘴,偷笑不止。

    尼玛,那两人中的一人不是沐清儿吗?虽说一身男装,但那眉眼竟是十二万分的像呢。

    另外一个男子虽说面生,但瞧那体形,也应是女子所扮。

    舒乐乐默了一下,忽然明白,她应该是易容后的郡主沐灵兮才是。

    可她们三人在干什么呢?

    瞧自己当年那伤心样,应是受了莫大的打击才是,她向前移动了两步,试图去瞧清她们三人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只听沐灵兮叹息一声,“乐乐,不是我不答应你,实在是因为我受不了你的性子,你太娇气,若嫁入我家,你会受苦的!”

    两年前的舒乐乐闻言,倏然抬头,“沐公子,你觉得我哪里不好,我改还不成吗?”

    “你改不了的,因为你有个太宠你的哥哥,他把你当温室里的花,他对你的感情已经超出了一切,所以,你以后都陪着你哥哥过吧!”

    “不!”两年前的舒乐乐咬着唇,一双美目里全是泪水,“沐公子,你给我两年时间,等我长大些,我一定会变得坚强,我不会再娇气了,你等等我,好吗?”

    我靠!瞧这可怜巴巴的小模样,真是当年的自己吗?舒乐乐汗,把目光又投向了沐灵兮。

    这一看吧,她就正好瞧见了沐灵兮眼中的一丝促狭,只见她淡然轻笑一声,道,“乐乐,不如这样吧,我弟弟沐剑对你一往情深,你若非要嫁入沐家,我让人上门来为他提亲便是!”

    “你――”一张小脸倏然变得惨白,两年前的舒乐乐哑然失声,噔噔后退几步,在栏杆边才停下。

    “乐乐,你怎么了?难道你不愿?那我就没办法了,就此别过吧,后会无期!”沐灵兮惊讶地问了一声,挥挥手,转身就走。

    一旁驻足而看的舒乐乐傻了眼,额滴个神,痴情女遇上假负心汉,这结局――

    正自嗟叹之际,忽听那个舒乐乐痛哭一声,转声趴在栏杆上,伤心地啜泣起来。

    好巧不巧的是,那栏杆居然年久失修,开始晃动,眼见就要断裂。

    可那个舒乐乐只知伤心,半点都没察觉到自己的危险处境。倒是舒乐乐惊出了一身的汗,急忙伸手去拉她,可谁知手掌从她身上穿过,居然没触摸到分毫。

    此时,那栏杆也终于完成了它的使命,‘咔嚓’一声断裂开,带着那个舒乐乐,落入了荷花池。

    “乐乐!”一声惊呼,紧接着就见舒鸣宣飞了过来,跳入了水中。

    而才走出几步之运的沐灵兮和沐清儿听到后面的动静,也急忙回头。

    画面,就此定格。

    舒乐乐只觉一阵头晕目昡,眼前的一切,忽然就消失不见。

    她大喊一声,陷入了最深沉的昏迷中。

    **

    离襄阳王府不远的一个小院落,满院的红绸飘舞,沐灵兮一身红妆,在漫天花瓣飞舞中翩翩起舞。

    一串串银铃般的笑声不时划过,和着清风,飘向远处。

    而在院子的一角,一个有个血红朣孔的男孩被缚了四肢,堵上嘴唇,随意地丢弃在那儿。

    舒鸣宣颇有些无奈,他抚着下巴,用带着些审视的眼神瞧着那男孩,忽然出声问道,“王爷,你说这男孩那么偏爱红色的东西,是不是有病啊?”

    宁逸尘漠声道,“他的存在,本来就是一种病!”

    “能治吗?”

    “不能!”这回说话的人是君少颜。

    “那怎么处置他?”

    君少颜咧开嘴唇,指着不远处的木灵兮,“人是她抓的,自然是她说了算!”

    好吧,人是她抓的,舒鸣宣这次只能认栽了。他瞟着那翩翩起舞的女子,为自己默哀了几下,无言垂头。

    他们的这个赌注,外人自然不知,所以君少颜不明白他的苦恼,反而笑道,“舒兄,郡主这么会破案,当是女中豪杰也!所以,你将来干坏事的时候得小心一点,千万别留下什么蛛丝马迹哦!”

    舒鸣宣晕,现在这关都难得过了,何谈将来?他还不知来找个什么借口哄过舒乐乐呢。

    沐灵兮终于一曲舞罢,如同一朵火红的杜鹃花,忽然就飞了过来,她扬着明媚的笑脸,道,“今日收获不小,我们可以回去交差了!”

    宁逸尘却沉着嗓音问,“你要把这小男孩送到官府去?”

    “他干了那么多坏事,自然要送交官府查办啊,怎么,有问题?”

    君少颜冷笑,“只怕送到官府也无济于事,反而会害死这个男孩。”

    “不会吧,他年岁那么小,不会受到重判的!”沐灵兮微微一愣,辩解道。

    “哼!”君少颜冷笑,“郡主,我敢跟你打赌,这小男孩若是被送到衙门去,他一定活不过三天。”

    “为什么?”

    “你难道忘了他那恐怖的叫声吗?在官府的大牢里,恐怕没有人能忍受他这种声音。”

    “他还会再叫?”

    “你说呢?”

    沐灵兮沉默了,她走到小男孩的身边,用脚尖踢了他一下,“喂,你叫什么名字?为何要装神弄鬼吓唬人?你若是老实点,本郡主可以考虑帮你说点好话,让官府放了你!”

    可那小男孩冷冷地瞧着他,什么反应也没有,但眼底的那片红色,却是更深了。

    君少颜暗叫不好,急忙冲过去,双手一动,点了他的穴道,然后再把布条塞得更紧了些,哑着嗓音道,“郡主,别刺激他,不然他又会发病!“

    “发病?”沐灵兮偏头,不解地问,“你说他有病?”

    “嗯!一种很严重的病,世人称之为心疾,得了这种病的人,会失去一切的理智,更有超乎想象的力量驱使着他,让他去干出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而人们往往不理解,会把他们当做怪物,当做邪物附身除之而后快。”

    “所以你才不允许把他送到官府去,你担心有人会杀了他,对不对?”

    “差不多吧!”君少颜说话之际,手指已经搭上了小男孩的手腕。

    诊断了片刻,他拿开了手,叹道,“他的病比我想象中还要严重,一股魔念已经完全控制了他的心神,想要让他恢复,恐怕需要很长一段时日了。”

    “那眼下怎么办?如何安置他呢?”

    “人是郡主抓的,郡主拿主意吧!”

    沐灵兮咬了咬唇,果断地下了决心,“把他带回襄阳王府,我爹那儿自有我去说!”

    “呵呵,郡主果然心善啊!”君少颜抚额大笑。

    舒鸣宣则是冷着脸,不喜不怒,也不发表任何的意见。

    几人回到襄阳王府时,已是正午时分。

    只见府里一片忙乱,无数的大夫、下人穿梭其中,都是沉着脸,一脸的无计可施。

    几人心下一沉,急忙上前问道,“发生什么事了?为何如此慌乱?”

    一个小厮见是他们回府,忙道,“宁王妃忽然昏迷不醒,现在只有一口气在支撑着,所有的大夫瞧了都说没救了······”

    他话未说完,就瞧见眼前人影连着晃了几下,再注目一看时,那几人都不见了人影。

    只有沐灵兮还愣在当地,她呆了半响之后,也急忙跟了上去。

    宁逸尘几乎是风一样的速度冲到了舒乐乐身边,见她双目紧闭,面如紫金,气息若有若无,不由心头大恸。

    “乐乐!我回来了!你别吓我啊,快睁开眼瞧瞧,我回来了,我发誓,以后不管遇上什么情况,我都不会再离开你了!乐乐!”

    他语无伦次的呐喊,却不敢去动她,他怕自己的动作太过粗鲁,会碰坏舒乐乐那微弱的,眼见就要断了的气息。

    他一瞬不瞬地盯着她,多么希望她忽然就调皮的一笑,从榻上坐起来,伸出双手,甜甜地喊一声,“美美小尘尘!”

    “乐乐!”他悲由心起,滴下了几滴泪水,心口处,更是如被什么揪住,疼得他无法呼吸。

    此时,君少颜和舒鸣宣也赶到了,舒鸣宣心口一痛,两年前的场面又真实的出现在眼前,乐乐已经死过一次了,难道今日上天还不放过她吗?

    他忽然转身,拉着君少颜,“你一定要救她!救乐乐!”

    “好好,你就算是不说我也会救她的!因为,她也是我的妹子!”君少颜的手宛如被铁钳子夹住,疼得他冷哼了一声,忙连声应答,走到了榻边。

    他翻看了舒乐乐的眼皮,又诊了她的脉,总觉得此事有些蹊跷,不像是毒发的症状。

    遂问酸枣儿,“乐乐是如何晕倒的?你详细说来我听!”

    酸枣儿已经哭肿了双眼,她抽抽搭搭的将早上的经过说了一遍,然后指着一旁早就吓得簌簌发抖的沐清儿,“都是她胡说八道,小姐多半是想起了从前的事,才会急火攻心,醒不来的。”

    “从前什么事?”宁逸尘眸色一寒,用杀人般的目光盯着酸枣儿。

    ――――――――――――――

    妹子们,娟子准备明日开始,不再一下子发三更,准备早,中,晚各一更,好不好?妹子们有啥想法可以提哦。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YBFZGJ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