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VIP 170 再闹我就把你吃掉

作者:何云娟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舒鸣宣眼眸倏然一寒,“你敢!”

    “我有什么不敢的?舒乐乐又不是我妹子!”沐灵兮身子一转,就要往院子里走。

    舒鸣宣脚步一划,拦住了她,咬牙恨声道,“你到底想干什么?说!”

    “你同意了?”

    “我敢不同意吗”冷哼一声,舒鸣宣无奈地蹙紧了眉头。

    沐灵兮却是莞尔一笑,“那好,你听清楚了,现在秀水不是出了一件极为诡异的盗窃案吗?我们以十天为期限,看谁先破案,谁就赢!舒鸣宣,你觉得如何?”

    “你已经有线索了?”

    “我不会告诉你的!各凭本事吧!”

    “······”舒鸣宣忽然有种上了贼船的感觉,可他还是狠狠点了一下头,“行!我答应你!”

    “哎!”沐灵兮幽幽叹息,“为了舒乐乐,你还是什么都愿意为她做啊!”

    两人击掌为盟,一切说定之后,沐灵兮又补充了一条,“在这里我是主,你是客,所以从今往后,你得对我尊重一点,把我当朋友看待!”

    舒鸣宣无可无不可地冷哼一声,“只要你不去招惹乐乐,什么都好说!”

    “你——”沐灵兮无语,又是舒乐乐!

    两人一前一后走进小院,舒乐乐抬起明媚的笑脸,冲沐灵兮扬眉一笑,“郡主,和我哥说什么呢?你们俩有什么事不能背着我们哦!”

    “你哥他问我昨晚那盗贼的事呢,他说他愿意留下来帮助破案!”

    不是吧?她哥宅得很,怎么有那闲心去破案?

    别是郡主逼的吧?舒乐乐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冲舒鸣宣做了个鬼脸,各种含义,不言而喻。

    舒鸣宣晕,却又不好解释,只得点点头,“看样子我们要在这里多住些日子了,乐乐,你正好路途疲惫,在这里先修养几日吧。”

    “好,你和郡主破案,我和王爷游山玩水去!”

    “那我呢?我干什么?”君少颜怎么觉得自己成了多余的了?

    不带这么嫌弃人的吧?

    宁逸尘微微一笑,反问道,“你的职责就是照顾乐乐,难道还想去其他的地方?”

    “哦······”好吧,他还是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的!

    接下来的日子,舒乐乐每日里和宁逸尘、君少颜游山玩水,玩得不亦乐乎,而舒鸣宣则和沐灵兮两人忙于破案,忙得是焦头烂额,还是毫无头绪。

    这日,沐灵兮从外面回府,见舒鸣宣躺在躺椅里,悠哉地合着双目休息,忙放慢了脚步,悄悄走了进来。

    她蹲下身子,仔细地打量着眼前这张让她魂牵梦萦的脸,心头扑通直跳,仿佛有什么东西,要从心口里跳出来一般。

    她不由自主地伸出手,修长洁白的指尖,在舒鸣宣的脸颊边倏然顿住,迟疑了良久,她又才再往前面一动了一分。

    触摸着他柔顺的长发,有弹性的肌肤,她的心跳加速,面色也不自禁的红了。

    眼前的这张脸,这个人,若在清醒的时候也如这般听话,该有多好啊!

    沐灵兮幽幽叹息一声,指腹顺着他的脸颊往上,在他的脸上流连。

    他微蹙的眉间,流露着淡淡的疲倦,沐灵兮不由心中一疼,指尖就抚了上去,轻轻移动之间,温柔,细致。

    似乎是感觉到了她的气息,舒鸣宣在梦中哼了一声,鼻音沉重,一如平日里的冷漠。

    沐灵兮神情一僵,忙缩回了手,却不断指尖一不小心就扯到了舒鸣宣的头发,将他惊醒了。

    “郡主?”舒鸣宣不明所以,定定的瞧着她,“有事吗?”

    “嗯,”沐灵兮掩饰下自己的失态,笑问,“你有线索了吗?”

    “没有!郡主你呢?”

    “我也没有,不过,我一定会赢了你的!”

    “那我就试目以待了!”舒鸣宣不急不恼,淡然若素。

    “你――”沐灵兮最讨厌的就是他这云淡风轻,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过去如此,现在仍然如此!

    她狠狠一跺脚,哼了一声,头也不回的转身走了。

    也许,她只能用那唯一的办法了!

    夜里,所有人都睡了。

    舒乐乐白日里睡得太多,这会儿反而醒得双目炯炯。她听着耳边宁逸尘均匀的呼吸声,抿嘴一笑,不由自主就靠近了些,把头靠在他怀里,轻轻蹭了蹭。

    “小y头,大半夜的不睡,是不是在想些什么啊?”一个戏谑的声音,带着几分慵懒,忽然在头顶轻轻响起。

    “……你没睡?”舒乐乐瞪大了眼。

    “睡了,可是又被我家小娘子给折腾醒了!”

    “哦,那你继续!”

    “睡不着了,我要做点事!”

    “什么事?”舒乐乐呆呆地问,大半夜的,能做什么?

    啊?他不会是小心思又不健康了吧?

    舒乐乐瞬间脸红,拍了他一巴掌,“不可以!在孩子生下来之前,你不准再碰我!否则,我……”

    话音未落,宁逸尘喷笑,“乐乐,你想什么呢?我只是想要小解而以!”

    尼玛?只是小解?

    舒乐乐石化,忽觉头顶上数只乌鸦飞过。

    特么的宁逸尘,敢误导她!

    她张爪舞爪的朝他扑过去,“宁逸尘,我杀了你!”

    “唔……啊……”配合着她小手的乱掐乱捏,宁逸尘发出几声惨叫,小腹里一股热气上涌,却是真的动了某种心思。

    他捉住舒乐乐的小手,邪邪一笑,手伸向了她的胳肢窝,“我看你还闹,再闹我就把你吃掉!”

    “你……敢……”这个声音是止不住的饱含笑意,更有几分恼怒。

    “我就敢!”宁逸尘化语言为行动,堵住了她笑个不停的小嘴……

    忽然,夜空中划过一声惨叫,紧接着,前两晚听到的那声音又出现了。

    舒乐乐身子一颤,躲在宁逸尘的怀里,“怎么又来了?小尘尘,这声音好恐怖!”

    “别怕,有我在呢,没人敢伤害你。”宁逸尘拍着她的背,更紧地拥住了她。

    可那声音一声凄厉过一声,仿若就在耳边,要比前两次都要来得凶猛,且更持久。

    舒乐乐莫名的心惊胆战,她抓紧了宁逸尘,“小尘尘,哥哥和郡主正在破案,他们会不会出去察看啊?”

    “他们已经出去了!”在刚才第一道声音响起之时,宁逸尘就听到了一声微弱的衣袂声划过长空,此刻,舒鸣宣应该是已经到了事发现场。

    舒乐乐一惊,“哥哥会不会有危险?小尘尘,我们去帮他!”

    “好吧,我去看看,我让酸枣儿和木兰来陪你。”

    宁逸尘立即起身,在舒乐乐额头上亲了一下,转身出门。

    他离开后,舒乐乐觉得夜变得好长,她既要担心哥哥,又要担心宁逸尘,一颗心在等待和祈祷中,受尽了煎熬。

    酸枣儿不准她出门,非让她榻上躺着,然后和木兰有一搭没一搭的找些笑话来说,好借此转移她的注意力。

    那声音在响了一盏茶的功夫后,终于不闻,但所有的人都不敢开门去看,直到拂晓时分,才有那早起做生意的开了门,秀水,又重新热闹起来。

    可舒鸣宣等人却始终未归,舒乐乐悬起的心也始终放不下。

    正六神无主之时,一个绿衣丫头匆匆跑了进来,她疾声问,“你们见过郡主吗?她去哪儿了?”

    酸枣儿微愣,道,“郡主没来过,她应该是破案去了,我们王爷和公子也出去了还未回来呢。”

    “那就糟了!糟儿!”绿衣丫头顿足,后悔不迭。

    她扫了舒乐乐一眼,忽然就跑了过来,“舒小姐,当年都是奴婢的错,求你不要责怪我们郡主,快找人去救救她吧。”

    啊?这个――什么意思啊?

    舒乐乐一头雾水,愣了半天才道,“你是谁啊?我怎么听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绿衣丫头扑通跪下,道,“奴婢叫沐清儿,是郡主的贴身丫环,当年我们女扮男装戏耍了舒小姐,又让舒小姐不小心掉入水池,这都是奴婢的错,请苏小姐责罚,可是,你们一定要救她啊!”

    “……”这个信息量,似乎有点大啊,舒乐乐蹙紧眉头,只觉头昏得厉害。

    而酸枣儿早就吓得面色惨白,呆傻了片刻之后,忽然醒悟。

    她忙跑过去捂住沐清儿的嘴,疾声喝止,“住口!不准再说!”

    那些往事,早就随着舒乐乐的落水而沉淀,她不允许再有人拿它来伤害小姐!

    更不允许小姐因为往事,而变回到从前,现在的小姐多好啊,阳光、大方、活泼,更有数不清的鬼点子,她有智慧,有爱心,待她们若姐妹,这样的小姐才是她们喜欢的。

    沐清儿被陡然捂住嘴,不禁错愕了一下,随即就甩开她,“你干什么呢?快帮我求求苏小姐,去救我们郡主吧!”

    酸枣儿瞪她几眼,没好气地道,“要救郡主,为何不去找你家王爷?我们小姐不会武功,她帮不了你!”

    “可郡主说过,她若万一出事,就让我来求苏小姐,她说苏小姐一定不会袖手旁观的!”

    她眼巴巴地瞧着舒乐乐,就等她点头。

    可哪知舒乐乐这会儿越发头晕,一些零星的片断不停在脑海里晃过,她痛苦地抱住头,一头载了下去。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YBFZGJ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