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VIP 166 诡异的盗贼

作者:何云娟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那声音,有点像鬼魅夜哭,又有些像狼嚎,陡然划响在寂静的深夜,显得格外的刺耳。

    舒乐乐心尖一颤,忙连滚带爬的爬到床上,“小尘尘,有鬼!”

    宁逸尘早就醒了,听着这声音有些不对,忙抱紧了舒乐乐,柔声安慰,“别怕!有我在身边呢!”

    轻柔的声音配上他坚实有力的臂弯,舒乐乐忽然觉得好安心,此时此刻,她甚至有种感觉,只要有宁逸尘在身边,哪怕是天塌下来了,她也不怕!

    她把头往宁逸尘怀里蹭了蹭,低声问道,“小尘尘,外面是鬼在叫吗?”

    “世上哪有鬼?所有的鬼不过是人在捣乱而已。”宁逸尘闻着她头发上的幽香,淡淡地笑。

    能够让小丫头如此依恋他,他心甚是满足也!遂抱紧了她,“睡吧!别去管!”

    可舒乐乐忽然扭了扭,声如蚊蝇地道,“我,我还没小解!”

    “我帮你!”

    “不要!”黑暗中的小脸顺利变成了红彤彤的西红柿。

    “可是,你不是怕鬼吗?”

    尼玛——好像是哦,外面那叫声一声凄厉过一声,若是离开了宁逸尘的怀抱,她确实不敢。

    只得妥协了!她小脸一扬,警告似的命令宁逸尘,“不准看,不准听!否则我把你赶出去捉鬼!”

    “遵命!”宁逸尘抱起她,借着窗户外透进来的一点月光,走到了马桶旁。

    “好了,你可以把我放下了!”

    “不,说好了我帮你!”

    “······”这种事情怎么能帮?她又不是不会走路的小婴儿,难不成还要他嘘嘘?

    舒乐乐捂着脸,不好意思地道,“你抱着我,我,我解决不了!”

    抱着她的手很明显地停滞了一下,紧接着,一个戏谑的声音低低响起,“原来我家小娘子还是很害羞的!”

    然后,似乎是为了配合他的这个伟大发现,宁逸尘把舒乐乐轻轻的放在了地上,转过了身,背对着她,“现在呢?可以了吗?”

    “可以了!”

    舒乐乐感觉小腹一阵酸胀,也顾不上害羞啊节操啊啥的,立即就蹲了下去,解决完毕才松了一口气。

    她刚一站起来,宁逸尘的手就伸了过来,抱着她,往回走。

    “小尘尘,问你一个问题。”舒乐乐突发奇想,偏着脑袋问他。

    “什么?”

    “如果有一天我和孩子都要你抱,你抱谁啊?”

    “能不回答这个问题吗?”宁逸尘闻到了阴谋的味道。

    “不能!”

    “那我两个都抱!”

    “不行,必须选一个!”

    宁逸尘头大,两个都是他的心肝宝贝,到底选谁呢?若是选舒乐乐吧,她一定会说自己对孩子没爱心,若是选孩子吧,她又会说有了孩子就忘了娘!

    特么的这个问题是怎么回答都是错啊!

    想了好半天,宁逸尘才找到了一个最妥的办法,“乐乐抱孩子,我抱乐乐!”

    好吧,舒乐乐承认,这个问题确实没有媳妇和老娘同时掉下河,先救哪一个的难度大,下一次再找个有挑战性的来问。

    她闭上眼,在宁逸尘舒适的怀抱里安然入睡了。

    第二日,大家都在谈论昨晚的怪叫,有人说是狼下了山,有人说是疯子半夜发疯,还有人说是上天给人类的一种预告,这里不久后定有大祸出现······

    宁逸尘等人坐在饭馆里吃早点,听了这些议论,只是漠然笑之,并未发表任何言论。

    饭后,又启程了。八天后,一行人顺利抵达了秀水。

    因为天色已晚,不好去打扰襄阳王,众人便在客栈住下。

    半夜,那诡异的怪叫声又出现了,而且,比上一次叫得还要凄清,还要瘆人,凡是听见的人都躲在被窝里,簌簌发抖。

    幸运的是,舒乐乐一入夜就熟睡,所以那恐怖的声音是一点也没听见。

    翌日,酸枣儿顶着黑眼圈,毫无精神的拿着筷子,慢悠悠数着米粒。

    舒乐乐大异,“酸枣儿,你怎么了?生病了吗?小君子,快替酸枣儿看看!”

    可谁知君少颜也一脸的疲惫,懒懒地回答,“大家都生病了,我看不过来!”

    什么?都生病了?瘟疫来了?

    舒乐乐急忙护住自己的肚子,躲到宁逸尘身边,“你们离我远点,别传染给我的宝贝了!”

    宁逸尘抚额,宠溺地拥着她,淡然轻笑,“他们只是昨晚没休息好而已。”

    “为什么呢?”

    “因为昨晚又听见那晚一样的怪叫声了!”君少颜有气无力地道,他倒是艺高胆大不害怕,可那声音仿若在耳边,吵得他心烦。

    舒乐乐愣住,那声音还如影相随了呢!

    正要问个究竟,忽然,外面人声鼎沸,人群纷纷向一个方向涌去。

    “青稞,出去瞧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宁逸尘皱了皱眉,不耐的下令。

    青稞很快就去了回来,道,“听说有很多人去衙门击鼓报案,说昨晚遭窃了。”

    盗贼?难道昨晚那声音是盗贼弄出来的?舒乐乐立马就来了兴致,笑道,“我们也去凑凑热闹!”

    宁逸尘无语,隔了半晌才道,“走吧,去看看也好!”

    一行人跟在老百姓的身后,很快就到了县府衙门。

    只见衙门口聚集了无数前来看热闹的人,而十几个苦主正站在门外,等候县老爷的传令。

    有人在小声的交谈,“昨晚那贼也太怪了,居然不偷金银珠宝。”

    “是啊,他们来无影去无踪,可是,却只挑那布庄和染坊下手,真是古怪呢!”

    “也许是这盗贼爱好特别吧,哈哈······”

    “我就没见过哪有盗贼不爱财,只挑那红色的布来搞破坏。”

    “说的也是,太诡异了!”

    ······

    众人的议论声,一丝不漏地传入了几人的耳朵里,宁逸尘勾唇,君少颜挠头,舒鸣宣抿嘴,舒乐乐则瞪大了眼,表示非常赞同众人的意见。

    那盗贼,真是太诡异!

    彼时,秀水的县令刘大水终于到了,看他那一脸的郁闷,大概昨晚上也没睡好吧。他进了大堂之后,把惊堂木一拍,道,“将击鼓之人带上来!”

    堂外等候的众位击鼓人吁出一口气,忙跟着衙役走了进去。

    听了大家的呈词,刘大水抚摸着胡须,半日才道,“嗯,如此说来,你们家中丢失的财物不过都是些布帛之类,这些不值钱的东西,是不能备案的。”

    听他这么一说,有人站出来,气愤填膺地道,“禀大人,若只是丢失了几匹布,我们也认了,可是,那盗贼居然将我家的所有红布用剪刀剪成碎片,做成了布偶扎在院子里,我家老母亲早上这一起床,就被那满院的红色布偶给吓晕了,现在都还未醒来······老爷啊,小民求老爷做主!”

    刘大水还没有说话,又有另外一人站出来了,“禀老爷,那盗贼实在是太可恶了,他居然把我家染料坊里的红色染料全部给泼到了地上,这些染料现在流到了院子之外,染红了整条街啊,远远望去,就像是流了无数的鲜血,现在大家都不敢出门了!小民求老爷做主!”

    然后,又有人站出来说话······

    如此几番下来,听得大家是心惊胆战,都道那盗贼太可恶,恐怕不是一般的恶作剧。

    舒乐乐却是越听越觉得有趣,凑到宁逸尘的耳边笑道,“小尘尘,那盗贼太好玩了,我们陪他玩玩好不好?”

    “你确定?”声线冷冷的,瞬间打击了舒乐乐的积极性。

    “好吧,我不说了!”

    见她落寞,宁逸尘又觉好笑,忙牵着她的小手,笑道,“别忘了我们此行的目的,先去襄阳王府吧!”

    几人挤出人群,正要往襄阳王府去,忽然,一个红衣女子骑着枣红小马,扬着小鞭,疾步奔来。

    她一边挥舞着鞭子,一边大声嚷嚷,“快让开!本郡主前来断案来了也!”

    众人都微微一笑,忙自动让开一条道来,让她通过。

    舒乐乐却是神情一凛,眼眸很自然的就划向了舒鸣宣,“哥,她自称郡主哦,难道她就是沐灵兮?”

    舒鸣宣嘴角微抽,“可能吧!”

    可能吧?这啥回答啊?舒乐乐眉眼一挑,不走了。

    她侧过身,小眼神默默地打量着那女子,幽幽地问一旁的那位大婶,“这位姑娘这么美,是谁啊?”

    大婶笑笑,道,“姑娘是外地来的吧,连我们的灵儿郡主都不认识,她就是襄阳王之女,沐灵兮啊。”

    “哦······难怪长得这么水灵!”不仅是水灵,还一脸的英气,举手投足之间,俱是高贵和正气。

    她耳边的那两个大坠子尤为突出,在奔跑的过程中,在耳后前后摇晃,叮叮作响,徒增了几许灵动俏丽。

    这样的女子,应当是人见人爱才是,难怪哥哥小时候会许下那个承诺!

    舒乐乐呵呵直乐,摇晃着舒鸣宣的手道,“哥,她真的是我嫂子也!你快上前去和她相认啊!”

    舒鸣宣晕!他家妹子又犯二了!这大庭广众之下,如何相认?人家郡主还记不记得他,还说不一定呢。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YBFZGJ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