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卷 第711章 缔造神话的人【18】

作者:五枂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看他不说话,维萨头也不回的就往楼下走。

    “等一下。”s叫住了他,想了下,说:“算我欠你个人情。”

    维萨站了住,回眸上下扫过s,他知道,能说出这种话,对s来说,绝对是不易。

    他又转过身,继续走下去:“带我去看看她吧。”

    看到维萨突然出现在医院,秧朵愣了愣。

    他可是位大神啊,如若不是生命之危,平常谁能请到这位大神呢?

    她不禁好奇的问:“维萨,今天这是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维萨检查了下阿七的伤势,淡淡回道:“有人求我。”

    “谁?太子?”

    他摇摇头,没多说,转身给秧朵开了两张单子,说:“这张外敷用,这张内服。”

    “哦。”秧朵赶紧收好,不管是谁求他来的,反正对阿七对百利无一害。

    维萨出了医院,看到倚在门口的人,有趣的扯了扯唇角,说:“为什么不进去?”

    “不喜欢那里的味道。”他这么说着,扭身就走,维萨缓缓跟了上去。

    “有什么事需要我去做,你就直说好了,我不喜欢这样欠着人家的。”s直言。

    维萨扬起一侧眉梢,目光倏尔变了变,良久才说:“我只想知道,我姐姐是怎么死的。”

    s顿了顿脚步:“奥萝拉?”

    维萨没有作声,只是目光清冷的看着他。

    s是第七局的优秀特工,对于被列为头号机密的案子,自然享有特权,比别人知道得多。

    s低下眼眸,静静想了会,抬眸凝向他:“给我几天时间,我还你真相。”

    维萨点头:“好。”

    事情既已告一段落,大家就要准备启程返回马赛。但阿七有伤在身,不便与他们同行,只得留在医院。太子不放心,想要和老婆留下来照顾妹妹,巧的是,顾夕岑刚好有另外的任务交给他,所以,秧朵便独自留下。而答应要替维萨追查奥萝拉死因的s,也留了下来,意外的是,紮睚却执意跟着众人离开,不明就里的人,只认为是小两口又闹别扭了。

    阿七已经在医院里躺了几天,感觉身子骨都快要生锈了,她趁大嫂不大,偷偷溜下了床,一手扶着床沿,想要试着走路。可是,当她的左脚一挨到地面时,痛得她扑通摔到了地上。

    阿七趴在地上,小脸煞白,动都不动。

    这时,门开了,以为是大嫂,她赶紧叫道:“大嫂……”

    身后有人紧走几步,双手箍住她的腰,立即将她提了起来,力道之大,很明显不像秧朵可以做到的。

    阿七愣了愣,转过头,瞬间陷入一双漆黑的眸子里,这会正略带指责的瞪着她。

    “你怎么会摔到地上了?”s面有不悦的问。

    阿七微怔过后,忙收回视线:“想下来走走,没想到……”

    “走走?”s的眉头拧得更深了:“你这个样子,怎么能走路?”

    听他这样数落自己,阿七一撇嘴:“走不走是我的事。”

    明明摔疼的是自己,可看她一副不知悔改的样子,s就没来由的一阵愠怒,瞪了她一眼。

    将她扶到床、上时,还没等她坐稳就松开了手。

    “哎哟”

    阿七又触到左腿,疼得叫唤一声,s就站在一边,斜睨着她。

    阿七气恼的撑起身子,扭过头,不再看他。

    可过了半晌,也不见对面的人有所动静。阿七忍不住了,悄悄的转过脸,发现那家伙正一瞬不瞬的盯着自己。

    他的目光太过执着,让她连掩饰的机会都没有,阿七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不自在的轻咳一声。

    “你来找我……有事?”

    s好像并不知道,自己的行为有何不妥,还是目光紧琐她。回答显得漫不经心:“顺路过来的。”

    “房间里的气氛,倏尔变化起来,阿七脸颊发红,时而蹙下眉,不知该说些什么。

    就在这时,外面有人敲门,接着,门被推开,还未看清来人,就看到一大束玫瑰被捧了进来。

    “龙小姐,今天过得还好吗?”

    进来的,是位金发碧眼的法国帅哥,身着白大褂,应该是这里的医生。

    “里昂医生?”阿七看到他有些意外,下意识的去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s,后者在见到里昂时,就已经绷起了脸。

    里昂医生是这所医院的麻醉医师,在看到阿七第一眼时,就对她一见钟情。于是,便对她开展了热烈的追求,阿七本来也没当回事,可是,她显然低估了法国人的浪漫情怀,里昂会随时随地都会给她制造一些小惊喜。

    比如说……现在。

    “有朋友?”里昂看一眼s,朝他礼貌的微微一笑。然后,就捧着花,自顾自地走到阿七跟前,将花献给她:“祝你早日康复。”

    “谢谢。”阿七接过花,尴尬的抱在怀里。

    “呵呵,我还有个手术,待会再来找你。”里昂朝她眨眨眼睛,接着就离开了,留下满室的玫瑰花香。

    s眯着眼睛,看向阿七怀里的花,突然凑了过去,死死地盯住。

    阿七吓了一跳:“喂,你干嘛?”

    s左右看看那束花,倏地从她怀里抽出来,准确无误的扔进了垃圾桶里。

    “你……”阿七愣住了,看看花,又看看他:“那是我的!”

    “花没消毒,会影响你的健康。”

    阿七压根就没听说过植物也要消毒的道理!

    “那是人家送我的!”她气得伸手直指他:“我的花,你赔我!”

    s一挑眉,二话不说就离开了。

    “你……”阿七狂躁的扯了扯头发。

    秧朵进门后,看到的正是她自我虐待的样子,她一怔,好笑的问:“怎么了?”

    “没事。”阿七郁闷的应了一声。

    秧朵的视线落向角落,看到垃圾桶里有束玫瑰。

    “咦,谁送的花啊?好端端的,怎么扔了呢?”

    阿七做了个深呼吸,整个人又颓废了下去,趴在床、上,有气无力的说:“里昂送的。”

    “哦~”秧朵意味深长的笑了笑,走过去,坐在她旁边:“那洋孩子对你不错,长得又帅,可以考虑哦~只不过,他白白净净的,手无缚鸡之力,你哥未必会喜欢。但他的想法不重要,只要你喜欢就行。”

    阿七看眼嫂子,哭笑不得的说:“大嫂,你扯到哪去了啊?里昂跟我完全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嘛,我怎么会跟他有牵扯呢?”

    “那s呢?”秧朵笑着,眸底却闪烁着一股洞悉。

    “干嘛提他啊?”阿七又别开脸,回避着她的视线。

    更多的时候,阿七觉得,这个嫂子可是比她大哥还要可怕。

    秧朵一笑,轻描淡写道:“阿七啊,那人不适合你。”

    尽管在此之前,她还是挺看好s的,不过,有了紮睚那可就另当别论了。女人再大度,也不会允许自己的世界里,有另一个女人进进出出。

    阿七先是沉默,然后闷闷地说:“我知道。”

    她比任何人都要清楚,s并不属于她。

    “好了,你先坐一会,我去餐厅看看午餐。”秧朵起身离开了。

    阿七闷坐在那儿,想着她的话,心情又沉了。

    也许,这就是忘记的过程,苦,却也得承受。

    倏地,门又被推开了。

    s出现了,手里捧着一盆仙人球,走进来就放到了桌上。

    “这是……”阿七呆住了,抬头看看他,s倒是坦然:“赔你的。”

    阿七张了张嘴巴,半天也没说出一个字。

    她要的是玫瑰好不好?是玫瑰!不是全身长满了刺的仙人球!!

    “这么丑,我不要!”她别开视线,一脸的嫌恶。

    “丑怎么了?这对你身体有好处。”

    阿七抱怨道:“哪有送人仙人球的啊?你是第一次送人吗?这都不懂?”

    对面,没了声音。

    她一滞,突然想到了什么,抬起头,望着他。

    s不说话,只是望着她。

    气氛又变得有些奇怪,阿七盯着那盘丑丑的仙人球,皱了皱眉,不情愿的开口:“不管怎么样,谢谢了。”

    “要摆在这里,不许扔掉!”s警告道。

    阿七撇撇嘴:“那么多要求!”

    “还有那花。”s指向角落里的玫瑰:“以后都不要再收了。”

    阿七转过头,朝他绽出一个无比美丽的笑:“灵蛇大人,收不收呢,是我的自由。”

    s眯起了眼睛,倏尔也笑了,他的笑,则是邪恶异常。

    “只要让送的人,不再送就好了。”

    阿七脸上的笑一僵,瞪着他:“你想干嘛?”

    “找他谈谈。”s要走,阿七叫道:“喂!”

    s懒洋洋的站了住,侧过头看她。

    阿七知道,他这人说到做到,她咬了咬唇:“好了,我不收就是了。”

    “不收?”

    “不收!”

    直到这时,s才勾起了唇角,那半边俊美的脸颊上,总算卸下冷硬。

    这时,秧朵回房,看到s也是一怔,“咦?s,你怎么来了?”

    “他说顺路。”阿七没好气的替他回答。

    秧朵一挑眉,尽管她才不信什么顺路,可也没多问。

    一扭头,她就看到了桌上多出来的那盆仙人球,瞪大了眼睛:“这是……”

    秧朵何其聪明,看到这东西,又看了看角落里的玫瑰,突然就明白了什么。

    “我还有事,我先走了。”s要走,秧朵忙说:“我送你。”

    送他到门口时,秧朵只问了一个问题:“s,你为什么不喜欢别的男人送阿七花?”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YBFZGJ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