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生存 第八章 冰寒九尺

作者:失落秋小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第八章 冰寒九尺

    无尘手中的霜花剑,嘤嘤作响,好像是尘封许久,再一次见到阳光的喜悦。

    又好像是对那嗜血的喜悦。

    无尘提起手中的霜花剑,上面寒霜一层层,雪花从霜花剑上飘落,而在霜花剑的周围,还缭绕着层层的寒气。

    一双冷漠的眼睛,扫视着周围的修士。

    无尘那心底的悲伤,没有人懂,也不需要人懂。无尘心中的痛,痛的是他自己,不是别人。

    这句话,是否适合于每一个人呢?作者我不知道,我知道我是这样的。

    “杀!”

    无尘率先朝着右方的敌人冲刺而去,手中的霜花剑呼呼作响。

    杀进人堆之中,手中的霜花剑可不是这些凡铁可以阻挡的了的。

    无情的眼眸,收割着卑微的生命,,在这个残酷的世界里,在这个血雨纷飞的世界里,只有你杀光所有阻挡你的人,让他们恐惧,让他们害怕,才会对你忌惮,才会对你收手。

    弱肉强食,这四个字是曾经无尘的父亲告诉他的,如今被他牢牢的记在心中。

    “吾辈生来自由人,何人敢只手遮天,操作我辈命盘!”

    这些修士在无尘看来,不管他们的七情六欲,不管他们的惨叫,不管他们的恐惧,他只管结束。

    结束这群实力卑微的杂碎。

    或许如此冷漠的主角,才是我想要谱写的。

    无尘,所有的微笑,都是假的。他的微笑,他那看似纯真的纯真,只不过是为了掩饰心中的痛,和用来迷惑对手的招数罢了。

    他的心,早就在家被毁的那一刻被冻结了,他只想复仇,他只想获得实力,他只想杀光一切欺压他的人,一切阻挡他的。

    此时此刻的他,不知道他人是否痛苦,不知道他人是否牵挂,他只知道,这些人,挡住了自己。

    所以,无数的冰雕出现在无尘极行而过的道路,无数把利剑被他削成两半,无数的人,连声音都没发出,就已经死了。

    前方四个威武雄壮的大汉,看着发了疯一样屠杀过来的无尘,心中泛起波涛的海浪,手上的大斧子止不住的颤动着。

    他们勉强支持着自己,不倒下去,这样的轻松的就干掉和自己实力想不多的数十人,让他们咬紧了牙关。

    眼看着,无尘就要来到这四人面前。

    四位大汉终于提起手中大斧子,四人同时爆喝一声,手中的大斧子朝着无尘劈斩而去。

    这,也就是他们死亡的姿势。

    什么都没看清,宛如一道风在他们身旁吹过,然后,就没有然后,也许他们早就料到在刀口子舔血的生活,总有一天会死亡,或许是明天,又或许是下一刻。

    也许他们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当死亡来临的一刻,他们脑海里浮现的是一张张纯真的笑脸,那或是他们的妻子,孩儿,亦或是年迈的父母,只不过他们来不及回想,甚至连不舍与眷恋都没有流露出来,就化作冰雕。

    无尘借助着手中的霜花剑,身体之中的玄力基本不怎么耗损,他只需要发动他极致的身法,和挥舞着手中的剑,就可以轻松的制作出大片大片的冰雕。

    这个时候,王福山看着自己的修士心神不定,慌张的站在原地,等待着恐惧着被屠宰的命运,不禁大吼一声:“你们这群废物,你们上百号人害怕什么?他体内的玄力肯定不多了,已经是强弩之末了,他手上那把剑的威力再强,还能强的过你们数百人的围攻?放心,凡是为此牺牲的人,他的家人终生免去赋税。”

    这句话说完,下面数百修士的身体全部都微微一颤,没有人比他们更清楚那赋税的重要性。

    数百修士眼中闪过决然之色,带着一声怒吼,向着无尘冲去,此时此刻,他们仿佛看到了家人的微笑,又仿佛看到了家人眼泪决堤的场景。

    他们不敢多想,因为生在这个被压迫的城镇之中,能让家人一辈子免除赋税,就已经可以让他们死而无憾了。

    场面显得有些凝重,无尘停下脚步,看着他们冲过来的身影,又撇过头,看向那眼神冷漠的王福山。

    难道那王福山可以让数百好人欺压一个小孩,让数百好人不要命的决然,只是为了他那嚣张跋扈的儿子吗?只是为了出一口恶气就要让这么多人死吗?

    无尘看向王福山的眼眸越加的寒冷,冷的让王福山不禁后退一步,不敢与无尘对视。

    无尘的心中有些悲戚的看着周围一群不顾生死的修士,紧紧的握了握手中的霜花剑,随后催动着手中的剑,发出一道道凛冽的剑气。

    剑气上混杂着冰的气息,就如同着寒冬一般寒冷,显得有些悲伤。

    无尘提起手中的剑,向前冲杀着,手中的剑宛如死神一般,收割着这些命不由己的生命。

    数十个修士一跳跃起,握着手中的剑,朝着无尘身边周围封杀而去,没有死角的攻击,再加上包围着无尘的修士,此时的情形显得有些岌岌可危。

    无尘手中剑上的冰芒越发的灿然夺目,整个人透发出一股冰霜的气息。

    “冰寒九尺!”

    这是霜花剑所拥有的剑技,曾经他的父亲曾教过他,现在,他用了出来。

    周围的空气冻结了,天空中突然飘起了雪花。

    周围的修士与跃起的修士,全部冻结在哪里,一条条巨大的冰柱通天而起。

    在这个寒冬之中,数十条冰柱让这个街道,显得更加的冰冷。

    数十位修士瞬间失去生命,身体机能在快速的流逝,有的想要再多看一眼这个世界,但是却化作了冰中的尸体,永济长眠着。

    无尘的周围,被冰柱包围着。

    他大口的喘着粗气,一声重重的剑与地面接触的声音回响在耳畔。

    他弯着身体,两只手伏在剑上,汗水从他的额头止不住的落下。

    无尘体内只剩下一点点的玄力,纵然他是九星玄者,在最后三成玄力的情况下,使用“冰寒九尺”,已经让他负荷。

    他的身体止不住的颤抖,握住霜花剑的手,越发的冷,冰层在渐渐的覆盖。

    这是“冰寒九尺”的反噬,他的脸苍白无力,在这雪白的天空下,显得那么孤单渺小。

    无尘看着周围在奋力攻击冰柱的修士,那剑与冰摩擦的声音,不停的传来。

    “砰砰砰”的声音,宛若死神一般,笼罩着无尘。

    “我就要死了吗?不!我不想死,可是我又有什么办法呢?”

    一滴滴泪水从无尘的眼角滴落而出,泛滥在飘荡的雪花之中,热泪很快与雪融解在一起,化作冰。

    无尘勉强的抬起头,透过充满尸体的冰柱,他仿佛看到站在城镇中心的王福山,正在开心的笑着,笑他那么弱小。

    “我不甘,不甘啊,我就是死,也要带上你!”

    说完,无尘便勉强的提起霜花剑,凝聚出身上仅有的一点力气,纵身跃起,向着王福山奔跑了过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YBFZGJ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