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235章 疑心渐起

作者:三观犹在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少东家?

    林红衣满脸疑惑的望着张幼谦,难道这白云轩真的是你家的产业?

    我笑着道,那必须是啊,你不是一直想嫁个有钱人嘛,这张公子年少多金,他老子又是京城首富,除了长得有点难看,但也没有别的毛病了。

    张幼谦一脸黑线,有你这么夸人的嘛?

    我一脸狡黠的笑容。林红衣忽然道,我知道了,你俩合伙串通好了,演戏给我看是不是?张幼谦急道,林姑娘,没有啊,其实,我是真的想跟你做个朋友。

    林红衣冷哼一声,说你个大骗子!说着,冲了出去。我说你还愣着干嘛,还不去追,张幼谦正要出门,林红衣忽然道,你,你别跟上来,我想静一静。

    张幼谦悻然回来,问,你小子是情圣,帮我参谋下,我究竟有几成把握?

    我说我哪门子情圣啊?

    张幼谦愤然道,你别得了便宜卖乖,徐若男、谢君衍这两个人,哪一个都不是万里挑一的女子,有时我真羡慕的想揍死你,什么好事儿都让你占了,不过想想你钱不如我多,武功又不如我,我就坦然了。

    武功不如他?

    我心中自然是不服气的,不过看到他方才那一掌的威力,一个多月不见,他武功确实长进不少,难道他最近又有什么奇遇?这小子在习武方面,运气简直好到爆棚,拜了名师,又靠银子买了一堆灵丹妙药,武功进度几乎一日千里。

    我问他武功怎么忽然突飞猛进。张幼谦道,在习武方面,我一旦认真起来,连我自己都怕。恩,后怕。对了,你觉得林红衣会不会看上我?

    我说事在人为,机会全靠自己去争取。对了,你不是去找齐王宝藏了嘛?

    张幼谦嘘了一声,让掌柜找了个内招,换了些酒菜,他便讲述与陈清扬前去齐王宝藏的事情。除了六扇门,还有几波江湖上的势力也都在德州府碰运气。

    你不知道啊,这个月我是怎么熬过来的,玉面罗刹那臭婆娘,一路上就对我没有好脸色,就她那臭脾气,难怪她克死老公,要不是一路上有可爱的红衣妹妹,我想死的心都有了……

    我说打住,说重点。

    张幼谦收起了玩笑,一脸严肃道,这次山东之行,我发现了个问题,你帮我参谋下。

    什么问题?

    这次去寻找齐王宝藏本是一次绝密行动,然而我却发现许多势力手中都有这个藏宝图。

    难道真有宝藏?

    张幼谦喝了口茶,道,里面虽然有些金银财宝,但也不足以影响大局,真正令人感兴趣的是当年齐王造反的绝密资料,你猜我发现了什么事情?

    我不悦道,少卖关子了,你不是让我参谋的嘛?

    张幼谦接着道,在这些绝密材料中,我发现了齐王朱快播与咱们大掌柜当年的一些信笺。吕仲远极有可能参与到当年的齐王造反的叛乱中了。

    我震惊道,什么?怎么可能?

    吕仲远在当年平定齐王造反中立下了汗马功劳,才被擢升为六扇门总捕头一职的。张幼谦这个消息有些过于震撼,让我一时消化不了。

    张幼谦又道,这件事被隐藏的比较好,当年齐王叛乱,六扇门中折损了若干高手,其中有没有吕仲远的手段,就不的而知了。不仅如此,当年朝廷中与齐王有关联的朝官员还不少,只是那些证据都被陈清扬拿走了。我猜是有人故意泄露出去齐王宝藏的秘密,要不是我们抢先一步,恐怕事情就闹大了。

    我暗想,若真如此,这些证据落入了吕仲远手中,他自己当然高枕无忧了,不过朝中其他人就有可能睡不着觉了。退一步,吕仲远销毁了这些证据,那还好说。进一步,他若以这些材料要挟那些朝中官员,那就又是一番景象了。

    难怪当年在河间府,登闻院、锦衣卫联合调查贡银失窃案时,陈清扬让我们作伪证,要将事情与徐、杨党争扯上关系,只是后来我们坚持不同意,才没有成事。回来之后,吕仲远也当作什么事没发生过一般,对此只字不提。

    我低声问,这事儿还有谁知道?

    张幼谦连忙向后退了一步,道,怎么,你要杀人灭口?

    我说你丫宫斗剧看多了吧,我只是出于善意的提醒。张幼谦道,这种事情我还分得清轻重的,不过憋在心里太难受,才找你分享一下。

    我说你真够朋友。

    张幼谦的一席话,听得我有些触目惊心。他的话可信度不低,老孙头说当年六扇门高手如云,后来许多高手走的走、死的死,这与齐王造反的时间刚好吻合。吕仲远为了守住秘密,极有可能是将知情之人害死了。

    一想到这些,我头皮就发麻。我问,接下来怎么办?

    张幼谦说我要知道我还问你?不过一位哲人说过,当你一筹莫展之时,不妨试试将它放在一边,也许哪天就会有收获了。

    哪位哲人说过?

    张幼谦嘿嘿一笑,正是本少爷。

    虽然张幼谦极不情愿,但还是给了我二万两银子,作为我给他和林红衣牵线搭桥的报酬。当天下午,我带着这银票去找吕仲远。

    吕仲远正在书房摆弄蝴蝶兰,虽是寒冬,这蝴蝶兰却也逆时开放,见我进来,道,怎么,有什么事?

    我说上午说提红衣捕头的事儿,我考虑清楚了,还请大掌柜也能考虑一下。说着,将银票递了过去。

    吕仲远哈哈大笑,孺子可教也,其实,上次执事会议,我就提议让你升任红衣捕头之事,当时还担心你无法胜任,想不到才半天,你就展现出了非凡的实力。

    我说都是大掌柜调教的好。

    心中却把他骂了一百遍。

    在六扇门,红衣捕头就意味着你正式的进入中层了。在六扇门,红衣捕头的俸禄每年一百二十两银,当然这笔钱可以忽略不计,成为中层,就意味着手中有点小权,从而有了大把捞钱的机会了。这种机会,有个比较文雅点名字,叫权力寻租。

    比如六扇门中负责防火的一个红衣捕头,每年靠对各大商铺、门派的防火检查,一年就能捞金银无数。这也怪不得他们,为了当上这个红衣捕头,肯定要花不少银子,钱花了,要是找不到门路捞钱,传出去会被同行笑话的。

    我要当红衣捕头,当然不是为了钱,盗圣门弟子从来不缺钱,我之所以要当,纯粹是因为张幼谦成了红衣捕头,前不久他一有机会就拿这事儿来显摆,我就是为了争这口气。

    京城,谢府。

    谢士廷乃当朝阁老,又是皇帝身边红人,还是大明王朝的财神爷,三个身份中任何一个,都足以让人垂涎不已。所以他过五十大寿,前来贺寿的人络绎不绝,门庭若市。

    这也怪不得他们,自古以来,人就喜欢往权力集中的地方扎堆。谢士廷今日过五十岁寿辰,年富力强,不到半年,在朝中成为一股不可小觑的势力,若这样下去,内阁首辅一职,早晚都是他的。

    前来给他庆祝寿辰的人非富即贵,有朝中大臣,有得意门生,还有北周、东夷这种番邦使臣。

    这些番邦使臣,几乎都是常驻大明的,自然吃透了大明官场的规矩。

    谢士廷毕竟是大明财神爷,他的态度直接关系到在接下来的一年中,这些番邦究竟是吃肉,还是吃土。

    不过,作为内阁首辅、次辅的杨梦龙、徐玉甫,他们年纪要大,排名也在谢士廷之前,自然不会出席这种寿宴,不过他们考虑的也周到,都派了仆人送来的贺礼。

    如今京城仍在戒严期,谢士廷大办寿宴,已经有些违反了相关规定,不过这种时候,肯定也没有人真计较这种事情。

    以我的身份,肯定是无法进入寿宴的,不过当我找到谢君衍时,她表示十分乐意,早就派人送了请帖过来。不过,看着谢府门口车水马龙的样子,再想想胡宗宪门口,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有人说,谢士廷以言杀人,区区几句话,就能要了胡宗宪的命。

    我对胡宗宪印象不错,坊间传闻的那些事,刻意诋毁胡宗宪的名声,这显然是一场有组织、有预谋的行动。这一点困惑我好久了,今日要找个与谢士廷单独相处的机会,来证实那些猜想。

    由于谢君衍的原因,谢士廷对我的态度并不友善,有几次甚至剑拔弩张。不过我倒也不怕他,他是阁老不假,可与我没有直接利害关系,我也无需看他脸色行事。

    谢君衍知道我要来,早就在门口的偏房内等着我,谢大哥!

    谢君衍穿了一身红衣,白色狐裘大衣,让皮肤本就白皙的她显得更加明媚动人,长长脖颈如天鹅一般,让人看了心动。我连忙上前,道,君衍妹子,今日穿的真美!

    谢君衍脸色一红,在众目睽睽之下,在周围人艳羡之中,带我进谢府。

    刚一进门,就听到有门房喊道,北周特使呼延无能携师侄完颜卷心菜前来给谢大学士祝寿!

    我心中一凛,真是冤家路窄啊。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YBFZGJ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