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一千零七十四章 隐蔽的撤军

作者:九孔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黄东秋入目所见和前两天一样,西州回鹘人利用这些打造的一些在祥符国工兵营看来简陋到可怜的盾车,下马变成步兵,又发起了冲锋。

    义勇军团这边,抛石机和前两天一样都没有用火药包,而是用顽石,骑兵都还在休息,只是步兵在用钢弦弓、快弩、巨型枪.弩进行攻击。

    “巴图尔木,你最多再有两天时间,必会撤退!”黄东秋禁不住喃喃自语。

    突然,他感觉脸上传来一点冰寒,抬头一看,不知不觉中,却又下起了雪。

    对面鼓声再响,黄东秋拿起亲兵递过来的望远镜向着对面看去,四五里之外,巴图尔木那一头仰天狼嚎的中军大旗高高飘扬,大旗之下,一员大将一手抓着缰绳,一手同样拿着望远镜向黄东秋所在指挥高架上望来,两人隔着如此距离,但是因为彼此都在用望远镜,竟然使二人犹如面对面一般,彼此感受到对方疯狂、灼热和蕴含着滔天杀机的目光。

    望远镜的圆形镜视野之中,黄东秋看到那头很像是传说中西域汗血宝马背上的巴图尔木突然抽出了腰刀,直直的举起,嘴巴张开,不知喊了一句什么,引来他身边狼卫军士兵一陈怪叫。

    狼卫军又一次发起了冲锋,但是雪越来越大,而西域之地只要有大雪,便会刮风,形成暴风雪,随之视野便会极差。便如此时,两三丈之外,便已难见人影,只闻声音。

    这样的天气之中,狼卫军的攻势也势必受到了影响,一次比一次攻势弱,一个时辰之后,最后一波狼卫军丢下一百多条人命后撤而去。义勇军团大营之前,狼卫军战死的士兵以各种姿势倒在雪原之上,大多都是被长箭和弩箭射死,有一些则是被抛石机发射来的顽石活活砸死,但最惨的则是被弩.枪射穿的人,有时候甚至被活活的钉死在地上。此时还有一些受伤未死,但却失去逃走的能力的重伤狼卫军士兵,躺在雪原之上,被雪减减掩盖,但是惨叫、哀嚎声始终不断,然后引来几根箭矢,结束了痛苦的生命。

    与此同时,狼卫军大营,巴图尔木看着漫天大雪,特别是能见度如此差的天气,欣喜的说道:“看来是神明在帮助我们,这样的天气里面我们撤退再适合不过了,传令下去,按照之前的计划和布置,开始撤退。”

    ……

    ……

    沸沸扬扬的大雪不但没有停,而且越下越大,使得天地之间,视野越来越差,而战场上那些触目惊心的尸体、血迹等厮杀痕迹也很快就被掩盖,看不见丝毫。

    义勇军团大营望台之上有哨兵拿着望远镜,裹着厚厚的羊皮大衣,戴着祥符国后勤部配发的独有头套,只有眼睛、嘴巴、鼻子露在外面。

    此时整个世界仿佛只有雪花在动,其他的一切事物都似静止,与一两个时辰之前战场上厮杀喧嚣相比,仿佛已经变成了另一个世界。

    不过,若是仔细观察,便会发现在狼卫军大营附近数里这内,还潜伏着几名探子,那是义勇军团的斥候,负责盯梢狼卫军大营,但如此能见度下,他们又不能太过接近,其实也只能隐隐约约通过对方大营中是否有用于做饭生火的炊烟或者偶尔响起的战鼓声,来判断狼卫军是否撤军。

    “这天气太冷了!”耶律寒夜一边在帐蓬门口卫兵的帮助下,将身上的雪花拍下去,一边走进帅帐,对火炉子边上正在看地图的黄东秋说道:“军团长,末将刚刚去各营看了一遍,各旅、营石碳和干柴都还够,火头班都煮了姜汤,该不会有人冻伤,更不会有生病的。”

    “副军团长辛苦了,来人给副军团长上杯热茶。”黄东秋一边请耶律寒夜坐下烤火,一边对门口亲兵吩咐道。

    没过多久,亲兵便端了一杯热茶上来,黄东秋看了一眼亲兵的鞋子,说道:“这么冷的天气,鞋袜湿透之后,一定要脱下来换了,或者烤干,否则若是袜子和脚上的皮肉冻连在一起,这脚就冻废了。”

    亲兵连忙说道:“多谢将军关心,卑职下去立刻就换。”

    黄东秋说道:“不光你换,将我刚才说的话传令各旅营。”

    待亲兵敬礼离开之后,耶律寒夜一边喝着热茶,一边说道:“军团长大可放心!只要是老兵都应该知道这一点的。”

    黄东秋笑了笑,说道:“这倒也是。”

    “不过,这种天气以西州回鹘人御寒条件,肯定会有冻伤的,末将刚才去望楼也转了一圈,狼卫军的侦骑都受不了这种鬼天气,都撤回去了。”耶律寒夜说道。

    “你说什么?”黄东秋忽然目光离开了地图,猛的抬起头来。

    耶律寒夜愣了一下,将刚才所说的话双重复了一遍。

    黄东秋脸色微变,起身直接出了帅帐。耶律寒夜突然想起了什么,也是神色一变,快步跟着走了出去。

    黄东秋亲自上了最前线的望台,拿着望远镜,透着白茫茫的天地,仔细向数里之外的狼卫军大营看了半响,表面看来巴图尔木的大营和以往这些天没有多大的区别,甚至隐隐约约还能够听到对方大营中传出的战鼓声,但却就是看不见丝毫人影。

    “属下派出去的斥候回报说他们炊烟数一直没有减少过。”得到消息,跑来的侦察营长王永华在旁边说道:“军团长放心,属下一直安排人盯着他们!”

    黄东秋却是摇了摇头,没有说话,半响之后,说道:“以巴图尔木统兵打仗之能,即使天气再冷,也不可能不派出哨兵游骑,否则他在西域焉有如此威名。”

    侦察营长王永华脸色一变,说道:“军团长怀疑狼卫军已经撤军。”

    黄东秋说道:“你带人亲自接近去打探一下。”

    侦察营长王永华恭敬称是,敬了礼,便匆匆下了望台。

    没过多久,侦察营长王永华便带领一百名精骑顺着通道出了大营。此时地面雪已经极厚,虽然地面冻得极为硬实,但骑兵也不敢跑得太快。这一百多人都手中快弩上弦,手握长枪,做好随时厮杀的准备。

    不断接近狼卫军的大营,王永华终于看清了狼卫军大营,只见大营门口竟然连警戒哨兵都没有,不由脸色一变,略一犹豫,便纵马向狼卫军大营疾驰而去。

    旁边亲兵喊道:“营长小心,还是让卑职进去打探吧!”

    王永华没有理会亲兵的提醒,下了马,小心的摸进到营门前,只见营门大开,顺着营门看去,一个人影都看不见,虽然依然有金鼓声断断续续响起,炊烟也不少,但是却没有任何人声。

    王永华暗道不妙,向后挥了挥手,旁边一百名骑兵便咬着牙直接冲进了狼卫军大营。

    一炷香功夫之后,这一百名骑兵已经开始有人回来,一个个一脸惊疑的说道:“营长,他们真的逃跑了。”

    王永华的脸色却是有些难看,对方大营中帐蓬林立,两万多大军却悄无声息的逃走了,而他作为侦察营长却毫无所觉,这已经是极大的失职。

    “营长,那里有人!”一名亲兵指着一个帐蓬口,王永华转头看去,一个重伤垂死的狼卫军士兵,爬在一个战鼓上,手中拿着鼓槌,每过一会儿,便吃力的举起敲击一下战鼓。

    很快,一百名骑兵全部回来,通过他们的报告,王永华才知道狼卫军大营中还剩下两百多名重伤的狼卫军士兵,有的负责生火冒着炊烟,有的则不断的敲击战鼓。

    “狗日的巴图尔木,老子被这狗日的骗惨了,这次功劳估计都没有了!”王永华气的大骂:“留下一半人,将这些伤兵全都杀了。”

    下完口令,便带着另外五十人,上马赶紧向自家大营赶去。

    ……

    ……

    “这样的天气之下,巴图尔木即使全是骑兵也跑不快,更何况不管他去何处,我们都给他准备了大礼。不过,一些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做完。我们要的不是打败他们,而是要全歼他们。”黄东秋接到急急跑回来的侦察营长王永华的报告之后,虽然有些意外巴图尔木撤退的隐蔽,但是却毫不着急。

    “副军团长,你带领两个骑兵旅即刻追上去,预计他们断后人数不会五千左右,你们的任务便是将这五千人全歼,这可能是与巴图尔木一战中唯一的一次骑兵对冲大战,不要让我失望。”黄东秋略微一顿之后,神色肃然的说道。

    耶律寒夜眼睛发亮,敬了一个军礼,说道:“军团长放心,末将定会不辱使命。”

    耶律寒夜带着两个骑兵旅共一万骑兵刚走,一只海东青从天而降,落在了黄东秋旁边的军团大旗之上。黄东秋眼睛一亮,赶紧命人将海东青身上的密信拿下来,看了一眼,冷笑一声,说道:“巴图尔木果然魄力不小,竟然选择了向瓜州进犯,寇司使亲自负责,藏在那秘密山谷里面的那一队粮车,已经向黑峰山谷而去,预计明日可在黑峰峡谷与巴图尔木相遇。传令,执行第三预案,全军轻装急行军直接前往黑峰峡谷。”

    ……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YBFZGJ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