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一千零七十二章 粮草被烧了

作者:九孔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两百多里的路,足足走了七天时间,终于距离巴图尔木大营所在只有十几里路程了,不管那些人是真的马贼,还是祥符国的人所装扮,如此近的距离,不会在太靠近狼卫军主力的地方进行袭击,整个粮草队伍不禁松了口气。

    押运粮草的五千狼卫军都是轻骑兵,人人身背长弓,手持长枪或者战刀,他们是真正的精锐,但是他们身上御寒之物实在是不怎么样,即使他们本来从小在西域长大,习惯了这边恶劣的天气,但是依然挡不住寒风呼啸地往脖子里灌,一个个冻得嘴唇发青,本来就简陋笨重的车子木轮子上沾了厚厚一层泥巴,变得好象有十来斤重,从两个部落征集的壮丁推着车子,这么远的路程也早累的精疲力尽了,何况又是这样的路况,若不是他们稍有懈怠,旁边狼卫军便会一鞭子抽下来,甚至直接将他们杀了,他们早就坚持不住了。

    五千狼卫军骑在战马上挥舞着鞭子吆喝着让推车的人快一点,推车的壮丁想着这个要命的差事早些结束,也鼓起最后的力气,打起精神竭力赶路,争取傍晚前赶到狼卫军大营。他们谁都没有注意到高空之上有一只海东青在盘旋。

    在祥符国,每个军团长都会有一只海东青,用来侦察敌情和关键时刻送紧急军情。石狼要从于阖国绕行潜入西州回鹘国腹地捣乱,黄东秋便将他的那只海东青给了石狼使用。

    而此时,被石狼分成五个千人队的马贼从海东青所在确定了狼卫军粮草队伍准确所在之后,便从五个方向杀向这条运粮的长龙。

    正面两千骑兵,两侧各两个千人骑队,后面还有一个千人骑队,从四面八方包抄而去,距离五里之时,狼卫军派出的斥候慌忙向粮草队伍示警,警讯刚刚传到军中,四面八方五支骑兵呼啸而来,距其目标已仅止两三里路程,一时蹄声雷动,随着寒风而来,狼卫军的运粮队伍顿时骚动起来。

    石狼因为要冒充马贼,身上装扮和义勇军团是不一样的,每个人都穿着一身灰色的狼皮袍子,头戴羊皮帽子,护耳口罩一应俱全,只露出一双凶狠的眼睛,手也裹在一层毛皮中,只露出十根手指,把钢刀紧紧握在手中。

    眼前的局面,五千狼卫军这一路上已经经历十数次,不得不说他们为了保护这些粮草拼了死力,一次次都未能让石狼得逞。但这十数次下来,却是让这五千狼卫军疲惫不堪,再加上以为已经到了目的地,靠近大营之处,这些可恶的马贼不会再来,所以便有所松懈,再加上实在疲惫的不行,便反应有些迟钝,虽然也如前面十数次那样,将人马分成五个部分向五个方向来敌发起反冲锋,去拦截来敌,但因为给他们用于冲锋的距离太短,骑兵的速度没有提起来,战力便大打折扣。要知道骑兵互相冲锋,犹如两股洪流互冲,在人数相当,战力相当的时候,速度便是至关重要的,更何况他们真的很疲惫。最终的结果是他们这次五个方向上都没有拦截住石狼一方的冲锋,他们被凿穿了,凿穿便代表着他们死伤惨重,但这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粮草队伍暴露在了石狼一方的五支千人面前。

    粮车旁边还在两千用于推车的回鹘精壮,这些人并非是寻常百姓,他们纷纷从车上抽出各式兵器,然后依托辆车,结成了一个防御阵形。

    可惜,他们因为一路被压榨的推车,身体太疲惫了,身上根本就没有多少力气,动作便不由自主的慢了一些,而石狼带着五支千人队马速却已经达到极致,这边三千精壮刚刚依托粮车防御阵形成雏形,石狼的五个千人队已经带人冲到二三十步前,跨下战马撒开四蹄飞奔如箭,手中的四连发快弩已经向这些身上只有简单皮袍的回鹘精壮射了出去,五千骑兵每个人四枚弩箭发射,这两千精壮不等骑兵冲到身前,便已经死了近半,而剩下的人虽然有不少也射出了手中羽箭,但本身没有多少力道不说,石狼一方人人有一个马盾,所以石狼一方竟然只有三四人中箭落马,五个骑队前进的步伐和速度没有受到丝毫影响。

    被甩在后面的五支狼卫军骑兵着急的要死,但在雪地中,战马又很疲惫,这种情况下想要调转马头,冲过来却是需要一个过程。而在这个过程之中,石狼一方五路骑兵充分发挥骑兵的机动能力,迅速集结,迂回包抄,突击穿插,切割作战,粮车旁边剩余的一千来疲惫不堪的精壮又被杀死近半之后,很快就溃散,然后石狼一方不少人迅速拿起之前准备好的轻燃油倒在了粮车了,祥符国用火药最新发明的火柴轻易将粮车点燃,五千终于调转马头的狼卫军看着粮车被点燃,疯狂的向石狼一方追了过来,但是石狼一方依仗他们战马体力充沛,速度比狼卫军疲马速度快,迅速远离战场,从五个方向四散而去。

    眼见粮草被烧,且已经来不及灭火,带领这五千狼卫军的主将也是狠角色,且他知道回去之后巴图尔木多半会杀了自己,除非他能够将这五千可恶的马贼留下来,所以他没有下令救火,而是同样分成五支向石狼一方五支骑兵追了上去。

    没过多久,五支狼卫军轻骑先后都被石狼一方引入提前埋下的地雷区,强烈的爆炸使这五支追兵顿时人仰马翻,死伤不少不说,陷入混乱,而这个时候他们追逐的五支石狼一方的骑兵突然调转马头向他们反冲了过来。

    半个时辰之后,五千押送粮草的狼卫轻骑兵逃走了不到五百人,其他人全部被石狼斩杀。

    石狼用十多天时间让五千狼卫军成为疲困之师,战力下降不少,又利用后者接近营地懈怠之心,进行突袭,烧了粮食,且料到陷入疯狂的狼卫军会不顾一切追上来,提前埋了地雷,将后者引进雷区,轻松歼敌。此战不但成功烧了巴图尔木可能在短时间内筹集到的唯一的粮草,同时又歼灭了近五千之敌,而石狼才损失了不到三百人。

    …………

    …………

    狼卫军中军大营中,千夫长以上将领分坐两旁,上首坐着面色阴沉得能够滴下水来的巴图尔木。那五百来名残兵已经逃了回来,他们自然已经知道粮草被烧,护送粮草人马几乎全军覆没的事情。

    “现在看来,那在我们后方到处烧杀抢掠的五千马贼便是义勇军团骑兵一旅旅长石狼。而平原雪地作战,我们要押送粮草,只能被动挨打,石狼游弋在草原上,不断对我运粮队伍进行疲劳战术,在骚扰进攻中不但使得我护送粮草人马精疲力尽,最后趁多拉勾那白痴心神松懈,行致命一击。多拉勾这白痴又担心回来受我责罚,所以不顾一切追上去,正好中了对方的奸计。”

    巴图尔木有一个习惯,每次失败,他都会将原因分析出来,并告诉部下。然而,这么多年来如这些天这样的惨败他已经很少出现了,即使是与凶狠的黑汗国的人打仗,也从未如这些天这么惨痛————在自己损失了一万五千多人了,而对方死伤只有三四百的情况。

    “最主要的是,先不说眼下我们附近部落短时间内很难在筹集到粮草,就算筹集到粮草,有石狼带人在后方,粮草要运过来也很难。而且如今我们的兵力已经少于对方。”

    巴图尔木说到这里,目光扫过沉默不语的众将,强压下心中的滔天怒火,长长叹了口气,说道:“我本以为只要让我们儿郎与义勇军团正面厮杀,以我们的战力,定能一举将对方打垮,但那黄东秋极为可恶,就是不出营和我们大战。现在看来,他的目的是想让我们没有粮草,人马饿着肚子的情况下才和我们大战。眼下我们两万六千人马没有粮食送上来,我们不要说打仗,就算只是守在这军营里,也很难撑得过三天。”

    说到这里,巴图尔木一脸颓败,目光从众将脸上一一扫过,沉声说道:“此战我们败了,如今只能退兵!”

    众将闻言,无不长长松了口气。

    巴图尔木目光变得凝重肃然无比,又喃喃低语:“只是我担心,黄东秋那狗贼………不会任由我们顺利撤走。但我们撤退过程中,他们若出了那可恶的大营追了上来,真正的野战之下,我们并非没有机会反败为胜。”

    便在这时,外面传来急促的马蹄声,紧接着一名全身是血的骑兵被带了进来,此人一进来便跪在巴图尔木身前,说道:“启禀将军,于阖国五万大军挺进河阳谷,大王已经抽调五万大军前去防范,另外已经查到那五千马贼是从于阖国境内潜入我国境内,如今我国境之内已有十五个部落被他们袭击,其中五个被灭族,四个被重创,其他部落也有损失。大王已经调集一万大军去围堵他们。此外,逃入沙漠的列加东布也带一万反贼重新杀了回来,大王调集两万大军去对付他们。”

    深夜两更送上,求捧场,求月票,求红票——————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YBFZGJ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