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一千零六十六章 十数息万人死

作者:九孔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不过,以狼卫军团四万骑兵的兵力,采取分兵包围的同时,并不会影响对义勇军团军阵的攻击力度。

    两万的骑兵在雪原上疾驰,踩着残雪污泥,向着沙州城南北两侧而去。两万骑兵之后,后面的两万骑兵便暴露出来,并且一左一右泾渭分明,左边清一色皮甲,右边竟然全部是统一样式的铁甲,虽然与祥符国的钢板甲没法比,但是这装备分明已经不比辽国差了。

    兵力在四万到四万五千人之间,其中铁甲一万左右。这是黄东秋结合之前安全部打探到的情报消息和刚才以望远镜仔细观察,所得出的最终结论。

    不管怎么说,绝对不能让西州回鹘军队在沙州城附近安营扎寨,建立营地。

    黄东秋手中的望远镜始终没有放下,从刚才对方的反应可以看出,巴图尔木名不虚传,是一名擅长军阵的大将,至少是很擅长骑兵军阵。这与祥符国九大军团的军团长这个级别的将领相比,也不遑多让了。

    冲锋并没有立刻便开始,巴图尔木先是让人赶出数百只羊,让两名骑兵以弓箭赶着在与沙州城之间雪原上奔跑了两圈。黄东秋微微一笑,知道巴图尔木是担心地下埋有地雷,黄东秋也没有阻拦,任由对方以羊群试探,不管怎么说这些羊事后迟早也会变成士兵们的加餐。

    如今身着皮甲的狼卫军团负责两翼,身着铁甲的一万狼卫则是直面义勇军团的中军,而且已经做好了率先冲锋的架势。

    指挥高台之上,黄东秋同样举起了手,旁边鼓手、旗手、号手都目不转睛的看向他。

    然而不等黄东秋下令,狼卫军这边身着铁甲,甚至马头之上都有护甲的骑兵并没有之前预料的那样率先发起冲锋,而是在先前移动到两翼的两万轻骑兵先发起了冲锋。并且他们不是冲向位于沙州城南边和北边的义勇军团所在,而是冲向西边义勇军团中军所在。与此同时正对着义勇军团中军,身着铁甲的一万狼卫军也缓缓往前推进。

    这个时候,两边各一万的轻骑射狼卫骑兵已经飞速的向义勇军团中军冲了过来,距离不断的缩短,当还有两百步的时候,中间一万重甲狼卫军则还有四百步。数息间,两侧轻骑兵已经剩下一百五十步。

    黄东秋乃至义勇军团上下所有人注意力都在那缓缓向他们推进,还没有彻底发起冲锋的一万重甲狼卫军身上,至于两侧的各一万轻骑竟然没有放在心上。

    两侧轻骑狼卫犹如两股可以摧毁一切的滚滚的洪流海啸,向东秋中军两侧直直的冲了过来,此时已经距离一百步。

    狼卫军如浪如潮,直冲而来,此时只要三四个呼吸便可以冲到,就能冲到了义勇军团中军两侧。

    然而,就在下一刻,洪流仿佛遇上了堤坝,不断碰撞的声音有多大,都难以冲破,且浪花被撞得粉碎。

    满脸杀机,嘴中怪叫,手中提着长弓的两万狼卫轻骑兵,正要进行他们最擅长的骑射之时,突然眼前好似有一条看不见的绳索出现了,刚刚将速度提升到最快的狼卫轻骑兵最前排的士兵,战马毫无预兆的栽倒在地,上面的骑兵便受惯性之力飞了出去,砸在了前方冰冷的雪原之上。后面的数排骑兵因为速度太快躲避不及也撞倒了一大片,两侧两万轻骑兵就这样突然被挡了下来。

    战马和伤兵惨叫和哀鸣声成了此时战场的主音,两边加起来足足有一千多狼卫轻骑兵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摔倒,马腿折断,骑兵摔成重伤残废甚至当场吐血死去。

    几乎就在两万狼卫轻骑被挡住的瞬间,义勇军团抛石机开始发射,两边各十个火药包落在了狼卫轻骑兵最密集之处,连绵的爆炸声中,顿时一片人仰马翻,火药包之后,面向两侧的各二十架巨型弩.枪突然发射,惨叫声四起,每个弩.枪连人带马都串了四五人以上,与此同时中军的所有步兵和骑兵每个人手中突然拿起了钢弦弓,以极快的速度箭矢上弦,身体突然转向,呈四十五度向两侧已经陷入混乱的狼卫轻骑开始了抛射。足足两万支箭同时上空,遮天蔽日,惨叫声连绵不断。

    从两万狼卫轻骑的前排骑兵战马腿折断,骑兵突然摔出去,到此时还不到十息时间,两万狼卫轻骑兵甚至都还没有重新调整好队形,火药包、弩.枪、钢弦弓抛射三连恐怖的袭击便来了。因为突然被挡停下,队形非常密集,所以义勇军团这三轮攻击之后,两万轻骑兵狼卫直接有近半落下马来,剩下的一半这时才反应过来,有用手中长弓骑射反击的,也有吆喝着撤退的。

    又是十数息之后,两万轻骑狼卫狼狈的逃回近万人,其他一万余轻骑兵狼卫变成了尸体。巴图尔木等所有狼卫军团将士一下子被打蒙了,他们从没有想过这场战争会在如此短的时间内便损失一万余人,要知道他们总共四万余人,这一下子便损失了四分之一的兵力。

    巴图尔木不知道的是,刚才那十数息的过程,义勇军团却是已经演练了无数次,所以才能够衔接如此紧密,配合得如此严密,甚至为了不错过最好战机,这个过程中没有任何指挥员下口令,一切按照之前设计好此类情况下作战预案应对步奏实施便可。否则只要他们反应稍微迟钝,两万轻骑狼卫反应过来,开始游动骑射,拉开彼此距离,杀伤绝对会少上四五倍不止。

    还没有死,依然在雪地上嚎叫滚动,或者爬动的数百名轻骑狼卫在又一轮小范围的钢弦弓抛射之后,都被射成了刺猬,然后战场上再没有了任何能够动的活物。义勇军团没有初胜的欢呼,对面狼卫军也没有咒骂怪叫,全场一时间竟然陷入了奇异的沉默。只有那满地的尸体和狼卫军绝大部分将士眼中的畏惧告诉人们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当然巴图尔木双眼通红,阴沉无比的脸色,以及黄东秋轻松的微笑也体现出了此时两军的状态。

    “他们没有埋地雷,但是却在雪下面挖了很多的陷马坑。”巴图尔木瞬间便想清楚了打断他们两万轻骑兵冲锋,以致于后面损失惨重的关键原因。

    “羊群的确可以试探是否有地雷,但却检查不出陷马坑的。”黄东秋看似脸上轻描淡写,但神色之中的欣喜却怎么都难以掩饰。

    有经验的骑兵其实很不喜欢在不熟悉的地形上于雪路中或者黑夜之中高速疾驰。因为骑兵和战马都看不见路上有什么,比如积雪下面是否有坑或者凸起的硬石都足以将高速疾驰的战马腿折断。

    按照黄东秋带领义勇军团参谋部的设计,除了四面大营的前面刻意留下的几条通道之外,在这四五天中,其他地方百步之内义勇军团士兵已经挖了足足十数万个极为标准,样式统一,刚好比马蹄大一点点的陷马坑,密密麻麻的如同蜂窝。

    让黄东秋略感可惜的是狼卫军那一万身穿铁甲的精锐中的精锐没有先进行冲锋,否则若将这一万人坑死,那就更好了。

    不得不说,巴图尔木以及他的狼卫军作战意志非常强,即使经历了刚才那场惨败,巴图尔木不知道给全军说了什么,让身边亲兵齐声复述了一遍之后,剩余的三万狼卫军团齐声欢呼之后,士气竟然又恢复了不少。

    并且,很快正面的一万铁甲骑兵缓缓上前,战马都走着小碎步,小心的试探着,缓缓向着义勇军团中军营地压过来。

    在巴图尔木看来,刚刚一下子就战损了上万人,但是那是因为中了对方的奸计,更何况死的只要不是他的一万铁甲骑兵,他依然还有底气。或者说不近身厮杀一场,巴图尔木绝对不会甘心退去。

    黄东秋已经确定了巴图尔木所在之处,用望远镜锁定了后者,看着其到底会有何反应,以好在第一时间作出最正确的应对。

    巴图尔木先下令让轻骑兵试探攻击了沙州城外南北两边义勇军团大营,他们在试探过后,很快就发现了那条没有陷马坑,宽只有两丈左右的道路。并沿着这条道路试图发起冲锋,但在抛石机发身的火药包和巨型弩.枪的攻击下,两边各留下了三百多具尸体,又狼狈的退了回去。只能在宽只有两丈的通道上冲锋,抛石机和巨型弩.枪甚至都不用过多瞄准。

    沙州城西边中军正对着的狼卫军的那一万铁甲骑兵也没有继续前进,在距离义勇军团军阵前方三百五十步左右的地方停了下来。

    黄东秋冷哼一声,暗骂巴图尔木的狡猾。三百五十步左右刚好是铁甲骑兵发起冲锋的最佳距离。

    距离超过这个范围,以铁甲骑兵的重量,冲过去必然会让马力下降的厉害,从而在最后冲锋阶段速度提不上来。而太近了,先不说根本不够将骑兵的速度提升到最大,且冲锋战阵调整的时间也不够。最主要的是再近的话已经到了义勇军团巨型抛石机和巨型枪.弩的有效射程范围之内。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YBFZGJ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