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终于来了

作者:九孔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非常感谢‘anthnyzhu’的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

    有工兵营的存在,再加上征集沙州精壮,修建各种工事的速度却远比寻常军队要快得多。当然,黄东秋自不会忘记在沙州城附近进行坚壁清野,让远道而来的巴图尔木在附近三百里之内寻找不到半点粮草、干柴等用于果腹和御寒之物。

    等到义勇军团做完了计划中的一切准备,又充分的休整了两天半的时间,巴图尔木带领四万狼卫军和两百多残军终于到来。

    这样战力很是不弱,但战略、战术水平很差的对手,黄东秋其实是非常喜欢的。准备了一个大冬天的战略计划继第一场拿下沙州和剿灭杜拉买提所部之后,第二场终于开始了。

    翌日,上午时分。

    侦察营最外围派出的一个个侦骑班终于遇到了敌军的斥候小队,互相之间开始凶狠的进行厮杀。回来的侦骑开始带着代表军功的敌军斥候头颅回来,但也有一些侦骑兵是变成一具尸体被战友带了回来,或者连尸体也未能带回。

    黄东秋了解过带回来的头颅和损失的侦骑之后,发现双方死伤相差不多。要知道侦察营每一个侦骑兵都是从全军团挑选出的最强悍的老兵,自西征河西走廊以来,不管是与任何敌人进行这种斥候遭遇战始终处于绝对的上风,有些时候甚至将敌斥候全部击杀。

    所以,如眼下这样势均力敌的情况是第一次出现,由此也可以看出巴图尔木带领的狼卫军果然不愧是西州回鹘国最精锐的一支军队,以祥符国侦骑所拥有的钢弦弓、连发快弩、钢板甲等精品豪华装备,与他们厮杀都只是平风秋色,可想而知真实单兵实力狼卫军或许还要在义勇军团之上。但是,一场战争的胜利,单兵战力自然是一个重要因素,除此之外,军队团体战阵的运用和战术战略的布局同样很重要。

    ………

    ………

    天定三年,三月十九日,晨光之中,沙州城西边还未融化的雪原之上,出现一片黑色洪流,向着沙州城如洪水一般涌了过来。

    整个大地仿佛都在颤抖,在这一刻就连西域冬天几乎永不停息寒风呼啸的声音都被战马铁蹄踏地的声音所覆盖。

    高足有五丈的指挥台上,黄东秋双眼亮如灿星,大声下号令:“开营,迎击!”

    随着他的命令,旁边传令兵的鼓声和号角声响起的同时,令旗也开始挥动,各旅、营相继接到命令,按照之前演练多日的程序迅速动了起来。

    年前因为发现石碳矿而立下二等功的低级参谋屈宁瑞,站在沙洲城西边中军右侧的望楼上,看着眼前数里之外漫山遍野的骑兵,充斥了他的眼帘。

    如洪流、如乌云覆盖了他视野之中的能看见的整个雪原。

    虽然不是第一次上战场,但是在祥符学院学生中以勇敢而闻名的屈宁瑞此时不由自主的感到双腿有些发软,脸色微微有些苍白,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数日前攻打沙州城,是他第一次上战场,但实事上他只是充当了看客,从来没有上场进行过任何的厮杀。

    数日前将沙州城攻下之后,黄东秋特意交待让其去搬运尸体。当时主要是在城内,等他到达战场的时候,那些西州回鹘战士的尸体上衣服都被沙州城老百姓给扒光,乱七八糟的扔在各处,鲜血染红了很大一块地面,在当时屈宁瑞看来简直是触目惊心之极。

    当时屈宁瑞强忍着恐惧,带着一群士兵将所有尸体抬到架子车上,拉运到了城外一个大坑里面,这个过程他整整持续了一天的时间,从最开始的恐惧、恶心、呕吐,到最后的麻木,当所有的尸体被他带领士兵们用铁锹全部埋进大坑之后,他对战场、战场的恐惧也好像随之被埋进了地下。

    尸体也就这样,厮杀也就那样。当时他想着战争也就这样而已。

    但此时看见对面铺天盖地的数万骑兵,犹如洪荒猛兽一般出现在眼前的时候,他心中还是禁不住紧张害怕起来。他想起前几天一名书生出身的高级参谋给他讲过:“不经历两场大的战争,且是两场完胜的大战,你心中的怯意便很难彻底消除。”当时屈宁瑞嘴上不说,但心中还颇不以为然,想着以自己的勇敢只要经历一次便会不再害怕。然而,实事上并非如此。

    就在这时,号角声、战鼓声突然响起,屈宁瑞一个激灵,深深呼出一口气,紧张的心情突然渐渐平静下来。他是一名战情参谋,今天他要对战场整个形势随时进行判断,然后随时将异常情况向参谋长甚至军团长直接禀报。想起自己的职责,屈宁瑞拿起望远镜,一边想着自己在祥符军事学院三个多月所学,一边开始认真仔细的观察起来。

    当号角声和鼓声的响起之后,下一刻从沙洲城内到四面各旅、营大营,突然之间就犹如一锅水由平静变成沸腾起来。

    一些正在营帐里面休息的士兵,以最快的速度从帐蓬中冲了出来,在各自营、连长或者班排长的吆喝下,迅速集合,然后带着自己的武器,以最快的速度到了自己应该出现的位置上。

    沙州城西边中军的营寨大门开着,就这样直面远道而来凶猛的敌人,义勇军团所有人脸上都充满了必胜的自信。

    骑兵二旅和三旅一万铁骑首先从大营中冲出,向左右两边散开,在中军两翼位置上呈冲锋队形。然后步兵一旅和二旅共一万人慢跑出了大营,在最中间布下一个个步兵方阵。一个个以营为单个的步兵方阵之间则是一架架巨型弩.枪。西边中军直面巴图尔木的是这两万人,另外还一万人位于沙州城南、北三边。

    这个过程之中,没有任何人声,甚至连军官的指挥口令都听不到,有的只是人和马跑动的声音,以及将士身上的甲胄随着跑动发出的轻响,与指挥台上的鼓声相伴,蕴含着一种奇异的韵律,让义勇军团将士们听了之后,必胜的信心更足,因为这些声音代表着一个个永不会弃同伴而去的战友。

    义勇军团这一边,不论是骑兵还是步卒,全都是一身的甲胄,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所有人看过去,都只能看见他们的一双战意滔天、充满杀意的眼睛,甚至就连他们握着武器装备的双手都戴着手套。

    在步兵方阵之后是足足一百具巨型投石车,旁边除了火药包之外,还有这些天囤积的一块块顽石。

    从号角声响起,到所有人出营列阵,做好战斗准备,整个过程不过一炷香的时间。

    ……

    ……

    东边的第一束晨光突然出现,地面上白雪反射着阳光,整个天地之间忽然变得明亮起来。

    黄东秋站在指挥高台之上,手中拿着单筒望远镜,仔细的观察着这些来势汹汹的来犯之敌。

    相比黄东秋指挥高台和望远镜,对面的巴图尔木只是骑在一匹高头大马上,暂时只是凭着一双肉眼和探马打探到的一些消息判断义勇军团的情况。不过,随着义勇军团作战形态摆出,特别是如此迅速和严整,让巴图尔木也是神色越来越凝重,一道道军令传下,他的骑兵冲锋阵形也进行了一定的改变,一队队的骑兵横向排开,身上有盔甲的只有三分之一左右,而且各式各样,五花八门,另外三分之二都穿着皮甲,人人马上都带着弓箭。

    两次大战,再加上安全部探子打探到的消息,巴图尔木的狼卫军团极为擅长骑射,每次大战都先以骑射骚扰敌军,待敌军战阵稍露破绽,便发起冲锋,将对手冲垮。

    针对这样的打法,义勇军团上下早已筹划了各种克制预案,若是巴图尔木没有其他过人的手段,今天这场大战的结局或许已经注定。

    然而,事情的发展却是没有黄东秋等人之前预料的那么简单。

    首先黄东秋发现对面也有人拿着一个单筒望远镜向这边观察。自从玻璃问世之后,望远镜的成本便百倍的下降,如今祥符国连长以上军官和侦察班长,安全部的探子等都配发一个望远镜,泄露出去几个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如今在辽国、宋国的一些贵族和将领以高价通过一些渠道买到一些望远镜的事情偶有发生。西州回鹘国有一两个望远镜并不算什么,可能是某个商人从祥符国一路卖过来的,也有可能是这几天双方斥候厮杀过程中,对方从义勇军团侦骑兵手中所缴获。

    不过,到了现在,黄东秋也不怕对方能够看见什么,该准备的已经准备,不该让西州回鹘人看到的东西也已经藏了起来。

    西州回鹘人同样是用号声调动部队,与祥符国明显不一样的号角声中,狼卫军的骑兵动了起来。

    不过却不是向着正前方攻来,而是左右分开,以包抄之势面向义勇军团在西边中军的两万人,同时也留了兵力防范义勇军团在沙州城南北两方的人马。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YBFZGJ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