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五十章 咫尺,生香

作者:侯之青铜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冷府的一幕一幕惨状起伏在她心中,教冷泠竹看似冷静外表下的内心久不能平复。

    “离奇?此事却是因你而起的啊。”刘驰驰不解她为何这么说。

    “好一个因我而起的缘由!”冷泠竹冷脸而怒:“一门无辜百多号人,死于生屠。恐怕我还没这个资格去消受这个罪责。”

    刘驰驰看姑娘动了怒,想想自己刚才把事情的缘由安在她头上,的确有些过分,罪魁祸首应该是王建一伙才对,便忙歉意地说道:

    “在下刚才的话说得重了,泠竹姑娘你别介意。刘某并不是把罪咎归于姑娘的意思。”

    却不料冷泠竹说道:

    “你不用太过介怀,我刚才怒气不是因你而发,其中另有缘由,恕泠竹暂不能告知,等日后你自有机会清楚。”

    顿了一顿,又说道:

    “倒是要多谢你,若不是你及时出手,恐怕那日大风堂真要全门被灭了。”

    刘驰驰忙解释,说那日自己本意是去救人,撞上这事,哪有不管的道理。

    说到他救人的事,泠竹话题一转问他道:

    “你昨晚教我的那是什么剑招,怎的出手那么狠绝?”

    “哦,剑法出自我师门一派,由于这一杀招太过狠绝,出手即无收回的可能,所以我也甚少用它,印象之中只在六年前用过一次。”

    他无奈地笑了笑:“颇有讽刺的是,那次是为了救王建。”

    “哦,救王建?”冷泠竹有些好奇。

    他便把六年前五丈原一役他救王建的情形说了一遍。

    想不到之前他和王建还有如此一番交情,冷泠竹听着,心里唏嘘不已。

    “那你们昨日那番决斗,该视之为你们恩断义绝了吧?”

    刘驰驰黯然点头。

    两人不语。

    片刻,看气氛有些沉重,他略开玩笑的说:

    “不过,也该着骑兵营那帮家伙倒霉。要不是你用那招,现在在阴曹地府里的,恐怕是我们两个。”

    冷泠竹看他一眼,嘴角略划过一丝笑意。

    “不过就算死了,也是两人,总好过一个人孤单。”

    听她这么说,他随嘴玩笑道:

    “那我们当真是生死相依的一对了。”

    说完便觉得不妥,偷偷瞟了一眼泠竹,有一抹红霞从粉脸上转瞬既逝。

    ......

    食下去一些干粮,泠竹看他差不多也累了,便让他再静心休息会儿,自己再去山下打探一下情况,看有无出去的办法。

    嘱咐完,她便从出口处(大佛肩膀处)腾身跳了下去,脚尖在石块凸起上轻点,几个来回便轻盈落在地面上。

    刘驰驰看她动作熟练,身姿优雅翩跹,似是凌空的舞者一般,不觉得心里赞叹不已。

    此间就剩下他一人,柴草旁留着王建那支悔断宝剑。

    他看到利剑,复又看看自己胸口的伤处,不觉得心中又是一阵撕痛。

    他全身无法动弹,只好放松身子平躺在薪草堆上,渐渐地疼痛好了许多,他放缓呼吸逐渐睡着。

    ......

    夕阳揽过群山,暮色蕴满了整个石室。

    他于满目的霞光中醒来,发觉泠竹正静静坐于他身侧,入神地凝视着他,目光攒动处,有一抹读不懂的羞却。

    看他忽然醒来,泠竹有些措不及防的慌张,像是被人一下窥探到了心思一般,不过她很快恢复了正常。

    相处时间虽然不长,但他发觉冷泠竹有着比她妹妹冷泠烟更为收敛、冷静的性格。大部分时候,她看起来更愿意用不苟言笑的外表来掩盖她细腻的内心。

    这是一对性格截然不同的孪生姐妹。

    “你醒了?”

    “嗯。山下情况如何?”

    “我方才回来,山下仍是重兵把守着,还有零星的人马逡巡山里,估计一时难有突围的机会。”

    他点头,略皱起眉头。

    “那权且在此处待着,等情况松动后我们再做打算吧

    他想努力直起上身,胸口又疼,他重重咳了两声,几丝血痕便从那包扎处渗了出来。

    泠竹见状说道:“说过你不能乱动。”

    话里有责怪他的意味。

    “水。”他抱歉地笑了下,因为觉得咽喉火燎般干灼。

    冷泠竹端了水来,靠床坐下。她小心支起他上身,扶住他喂水。

    他一口一口艰难地吞咽,柔软微卷的头发无意间轻拂着她的胸口,她涨红了脸,却不敢动,不觉中心里起了一层薄雾般的柔荑。

    喝完水,她扶他躺平。

    “你勿要再动,刚才动了伤口,我得给你重新上药包扎。”

    他一脸的不好意思,露出了顺从配合的表情。

    她却不看他,径直去重新准备了草药和布条。

    解开布结,伤口狰狞但已开始结痂,粘连住了布条。

    她皱了皱眉,湿了些水在布条上,对他说:

    “你且忍一下,我得把布条揭掉,方得换药。”

    刘驰驰点头,以前在医院换伤口的纱布时他经历过,揭开纱布时会非常疼,不过很快就好。

    作为一个男人,这点疼还是忍得住的。

    他微笑着点点头。

    “来吧。”

    冷泠竹看他一眼,正待要伸手,忽然停住了。

    刘驰驰想要问为什么,看她忽然神情严肃地比画了一个噤声的动作,便没说出来。

    石室外,大佛的底下,忽的骑行过来十几名乌甲军官兵。

    他们停在距离他俩三四丈的底下朝上仰望。

    “头儿,你看这尊佛像可是够高的。”

    “这你们就不懂了,这是武周时期的造像。讲究的就是高大雄伟,刻画细腻。”

    “啧,啧,老大就是学问精深啊!”旁边的手下齐齐奉承。

    那被称做老大的顿时来了精神。

    “你们看呐,这佛像面型丰腴,两耳下垂到肩,形态圆满,这是典型武周时期造像的特点了......”

    石室中的两个人默不作声地对视着,听他们胡侃。

    他寻思,这样下去这些人不知何时会有完,反正只需一下把布条揭开,里外忍一下疼就没事了。

    想清楚了,他便向冷泠竹点了点头示意她把布条揭掉。

    冷泠竹明白了他的意思,朝他点了点头,随即一手按在他胸口,另一只手抓牢布条,手腕发力极速一扯......

    刘驰驰万没有想到,这伤口布条的揭开会如此钻入骨髓般疼痛!

    直疼他灵魂像要出了窍一般,极疼之下,他头脑一片空白,张口就要叫出声来。

    冷泠竹见他疼痛中张口喊叫,知道要坏事。

    情节之下顾不得其他,秀目一闭,玉颈前送,一张凝脂般娇致的红唇便紧紧覆在了他双唇之上......

    他们四目相对,时间在他们之间曼妙着。

    一刹那,泠竹如在云端,露出那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无声处,空气潜风流动,竟化作如水一般的晶莹而柔软。

    咫尺,生香。

    ......

    片刻,两人分开,眼神互不相视。

    泠竹低头,默默无声给他换着伤药。

    他本想解释什么,“我”字到了嘴边又咽回去,解释在这时显得很是多余。

    ......

    换好药,她抬头,脸色已恢复如常。

    “你不用误会,事发突然。”

    不看他,她淡淡地说。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YBFZGJ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