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四十九章 离家出走的,少爷

作者:侯之青铜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胸口的疼痛让他只能勉强地一笑:

    “冷姑娘,多谢相救。”

    “冷泠烟”略微愣了下:

    “你知道我姓冷?”

    要不是伤痛在身,他真要笑出来。

    “你不是冷姑娘么?!”

    她愈发不解:

    “是啊,你认识我吗?”

    对于这个脑洞大开的玩笑,刘驰驰一点都不觉得好笑,他现在要解决的事很多。

    第一件事就是要通知殷十六他们自己受伤的事。

    “冷姑娘,麻烦你下山帮我通知一下十六爷和李默余他们。”

    “冷泠烟”一副不解的表情。

    “不好意思公子,我既不认识十六爷,也不认识李默余。”

    刘驰驰真的呆愣住了,他不得不重新打量“冷泠烟”。

    杏黄色的短袖裙里,套一件水红色披风,袒了领子处露出细白的脖颈,一副粉脸上只扫了青黛色的眉。

    不是冷泠烟是谁?

    他小心问道:

    “请问大风堂冷家堂主一共几位儿女?”

    “两个女儿啊。”

    他有些急了:

    “他那儿子冷泠竹呢?”

    “我就是冷泠竹。”

    什么?冷泠竹是个女子!那么那一晚他们口口声声所说的“儿子”在哪儿?

    “那请问姑娘冷泠烟是......”

    冷泠竹答道:

    “泠烟和我是孪生姐妹,我早她一个时辰,所以她是我妹妹。”

    原来如此,这么说来冷海图不是一儿一女,而是一对孪生女儿。那冷大堂主为什么对外称是一儿一女呢。

    他想这事单靠自己想是怎么也想不清楚的,只有到时问冷海图本人了。说不定这是人家对外不宣的家事呢,自己问多了反倒不好。

    想到这里,他微微颔首代揖:

    “那是在下误会了,在下把姑娘误以为是令妹了,万请见谅。”

    “算了,不知者不为过。”

    冷泠竹解释道:“你昨日中剑晕了过去,我又恐那些乌甲军再追击过来,便用“大虫”驮你到此处。哦,“大虫”是我那驴儿的名字。此处隐秘偏僻,你安心静养,大不必担心。”

    刘驰驰心道:这地方的确隐秘,我要不是有上次冷家的经历,也断不会寻到这里。

    他微微笑着点头谢过,转脸看看自己胸口的伤处说道:

    “我这伤......”

    那姑娘脸色微红,说道:

    “我学过些医术,见你晕倒失血得厉害,便帮你拔掉那剑,采了些草药在伤口处敷上。也算你万幸,那剑贯胸而过,竟然未伤及你体内任何脏器。只是伤口太深失血太多,恐怕你是需要静养一些时日了。”

    刘驰驰在医学上也粗知些皮毛,知道这一次的伤虽未伤及内脏,恐怕元气也已大伤。静养倒也无妨,总算是拣回一条性命,真是幸亏了这泠竹姑娘。

    他想起要尽快告知殷十六他们消息的事,便说道:

    “还要麻烦姑娘下趟山,去洛阳城里找一下我的兄弟,告知他们我的情况,他们也好放心。”

    听他一说,冷泠竹面露难色。

    “怕是这一时半会我们都下不了山,别人也上不了山。”

    “为什么?”

    “昨日当晚,乌甲军便把这龙门山一带给封了,山脚各处俱有重兵把守。你我恐是要被暂困于这山上了。”

    刘驰驰这才想起昨晚自己不光伤了王建,还在逃走的半路教这姑娘一举歼杀了王建麾下的乌甲骑兵,这乌甲骑兵营可是王建的精锐之师,想来他们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目前自己这副身体除了躲藏,还真没有更好的法子。

    他向泠竹抱歉笑笑:“连累姑娘了。”

    泠竹回之一笑道:“我本就是躲我爹爹和王建这帮人出来的,躲到哪里都一样,无妨啦。”

    这姑娘心无城府,倒是跟冷泠烟甚是相像。

    不觉话说得多了,刘驰驰气力渐有些不支。冷泠竹连忙让他噤声休息,自己拿出随身备着的干粮,掰出一块分与刘驰驰。

    他想伸手去接,无奈那臂膀一点气力都没有,连动个手指都难。

    他苦笑:

    “算了,不吃了。”

    冷泠竹撇他一眼:

    “不吃?不吃你这身体撑得住?”

    说罢,自顾拿起来一块,掰成小块喂到他嘴里。

    他突然觉得一贯老脸皮厚的自己怎的脸发烫了起来......

    可能也是觉得空气尴尬,冷泠竹边喂着边问他道:

    “你叫什么名字?”

    “刘驰驰。”

    “哦,刘公子,昨晚在那观佛坪上与你决斗的是何人啊?”

    “你都看到了?”刘驰驰问,其实他早想到了。

    “嗯。”冷泠竹有些不好意思,忙解释道:“我可不是故意窥探你们的。我一个人牵着'大虫'在山上闲逛,无意间碰见你们俩面对面隔着老远说话。我瞧着奇怪,便躲在一旁观看。直到后来,我看见你被刺了,便上去救你,这才有后来的事。”

    “那你为什么要救我?”

    “那和你决斗的人好生可恶,简直就是个伪君子。听他话中,明明是个坏事做绝的家伙,偏偏找那么多借口来掩饰。尤其是你俩动手之时,你明明是顾及往日交好存心让他,所以没有拔剑。而他却出剑直伤你要害,下手之狠,这不是伪君子又是什么?”

    刘驰驰听了一笑。

    “你眼睛倒是雪亮的很。”

    “那个这么狠毒的家伙是谁?”

    “他叫王建。”

    “王建!他就是王建?!”

    她听到王建的名字后突然地情绪激动起来。

    “怎么了?”他追问道。

    “你可知道,我这次离家出走就是与此人有关。”

    “我多少知道一点。”刘驰驰微微笑着说。

    她的表情很奇怪地看他一眼。

    “你知道的事还真不少嘛。”

    刘驰驰苦笑:

    “我还知道你家被一把火给烧了。”

    “大风堂被烧了?!”冷泠烟张大了嘴巴愣在那里。

    刘驰驰连忙安慰:

    “烧是烧了,所幸的是你父与你妹俱都安全,现在也都在我友人殷十六的府中客住。”

    冷泠竹这才颜色缓下来。

    刘驰驰心想,估计这丫头离家出走的时日也不少了,要不怎会不晓得这么多的情况。

    那干粮咽得他喉咙生疼,冷泠竹赶紧掬了一捧泉水给他喝下。

    “你快给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急急地催他。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YBFZGJ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