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四十七章 重生,与求死

作者:侯之青铜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过了许久,

    王建长叹:“这天下间有多少情愫能逃脱开这现实。”

    刘驰驰作声道:

    “你是要告诉我,不要为了一个女人,而放弃一个男人该做的事,对吗?”

    王建在黑暗中无声地点点头。

    “你一直就是个聪明的人。”

    刘驰驰微微笑了一声:

    “换做是以前的那个我,可能会被你的故事打动。而此时今日的我,更知道感情所带给的意义。它远远超过了权利的快感,尤其对那些不顾一切的”

    王建一扬眉:“是吗?你可知道,在权力面前一切皆是蝼蚁,随你拿捏,包括所谓的感情。”

    他无语,面前这个王建在权利欲望中俨然已不可自拔了。

    王建接着说:“这个故事还有下文,有兴趣听下去吗?”

    他未置可否。

    王建便自顾说道:

    “那件事过后好多年,我在忠武军中已当上了都将。一次作战途中,我带兵经过一个地方,对,就是赵家堡。这天夜里我带人袭击了赵家堡,冲进堡内绑了赵富人全家,包括那赵家小姐。之后,赵家全堡六十四人全部戮死,一个不留!”

    王建嘴角咧过残过残酷一笑:

    “就这样,我替我那兄弟的冤魂报了仇。”

    刘驰驰顿时被这个血腥的结尾震惊了,以至于久久看着王建说不出话来。

    王建一笑:

    “怎么,你难道不想感慨一下我的快意恩仇吗?”

    他的笑容仿佛还过瘾在那晚的灭门血腥中。

    刘驰驰皱起眉头,颜色俱厉。

    “你有没有意识到你的快意恩仇里错杀了多少冤魂?”

    王建摇摇头,眼里有抑制不住的兴奋。

    “这已不重要。你看,这就是权力,它可以让你快意恩仇,现实中最有力的武器。”

    刘驰驰盯着那双几近发狂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

    “收手吧!你的巅峰就是无数人的死亡。”

    一瞬间,王建忽的冷静下来,仿佛无比陌生地看着他。

    “刘驰驰,你变了,真的变了。我在你的眼神里已经看不到当初的犀利了......”

    他嗤之一笑。

    “你也变了,变成一个不折不扣的权欲狂人。”

    王建肃然整了整衣冠,凝视他道:

    “来吧,解决我们之间的事!”

    ......

    刘驰驰撇了一眼山下,忽然间他很爱这人间的烟火,那里温暖无比。

    我这是要做什么?

    决斗?和未来的后蜀皇帝?

    只要我的剑扎进他的胸口,我就可以改写历史了!

    难道真是这样吗,我一个个地除掉他们,王建、田令孜,还有后来的朱温,我就可以永保大唐苍生吗?

    ......

    他竟然长时间地静默了。

    山下一支烟火带着发散的唏嘘穿入清冷的天穹,“砰”一声炸响,刹那间璀璨夺目的光影散满了整个天幕,把大地照得如同白昼。

    瞬时间,两人同时动了!

    对于两人间的默契,长久以来已另他们的对手无话可说。

    这种默契曾经把他们的合作推至了完美的巅峰。

    可这一回,他们的对手是对方!

    王建腰际精光一闪,拔剑,腾身而起中带起一道煞亮的白光。

    他的剑,叫做悔断!

    与此同时,刘驰驰的身形已疾奔至面前,跟着到的是他凌厉迅猛的拳风。

    他用的是拳,竟然不是剑!

    拳头势无可躲地拍在王建的肩膀上......

    错身的瞬间,只看见王建的身子像被扯着一样飞了起来,如断线的风筝在空中几个翻滚,重重摔落地上,四溅草屑,在地面上划出一道长长的沟壑。

    他撞停了下来,身体如散架般倚挂着树丛。

    剧烈的疼痛中,他的眼仍死死盯着刘驰驰......

    因为,他的剑,也洞穿了刘驰驰的胸口!

    “你,你为何不拔剑?”

    ......

    观佛坪上的刘驰驰站如雕塑,他低头看胸口,一把没入及柄的剑。

    嘴角开始渗血,身体仿佛随时会被这夜风扯倒,但他拼命撑住。

    他笑,用带血的嘴角笑,笑容里尽是释然。

    “卫将军,从此你我恩怨两清,各为路人!”

    话一出口,一大口血从喉咙间涌出,他晃了两晃,朝地面栽倒......

    一个轻燕般嫩黄的身影从一旁树丛里飞出,适时地一把托住刘驰驰栽落的身体。

    她抱他站稳,朝黑暗中吹了一记鸣哨,不多时,一匹不高的小马,不对,应该是匹驴一样的小马出现在她面前。

    她抱紧刘驰驰翻身上马,随着一声娇喝,那马便疾窜进黑暗里转眼不见了。

    ......

    风把山草吹得簌簌直响,王建一动不能动地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切。

    山坡上一阵窸窸窣窣,有人影打着灯笼跌跌撞撞地寻上来。

    “将军,将军!”

    一帮人手忙脚乱地围拢过来

    王建忽的胸口一股甜血涌上,头一沉,他便晕过去了。

    ========

    无论王建怎么逃,总是逃不过一轮明晃晃的月光追打在他的后背之上,这令他极度的惶惶然,像一只六神无主的丧家犬。

    身后的追击者不依不饶地靠近他,又被他一次一次逃脱,他跑得气喘吁吁......

    追他的人老幼妇孺什么人都有,撵着他脚跟地追打 ,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奔跑。

    人群中一张张面孔闪过,令他忽的起了一身冷汗。被自己镇压过的王仙芝手下、赵大富人老小,冷家的人、田桑榆,竟然还有田令孜这老头!

    最不可思议的是,人群中竟然有一个惨兮兮的姑娘也在追他,眼神呆滞,头发零乱,穿着件鲜艳的红袄却袒露了大半个酥白的胸脯......

    好生奇怪,她又是谁?

    忽的脑子里像打闪般一亮,她竟然是赵富人的女儿,那个孙洪想娶的女子!

    那女人长长的指甲带着血丝,王建想起来了,那是她在自己身下挣扎时,抓破自己的背部带上的血。

    他忽然有种从脚底心蔓延上来的恐惧,孙洪不会也在吧?

    他一掉头,孙洪那张大脸带着满脑门子的血就靠了过来......

    王建顿时元神出窍,活脱脱被吓醒了......

    .......

    天气带着些初夏的暖,他一睁眼便问道:

    “刘驰驰死了没?”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YBFZGJ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