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四十六章 赴者,安之若素

作者:侯之青铜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小仙重新把一只玉簪别在他的胸襟处。

    这是另一支完好的,通体翠绿,水样的光泽。

    “为何不拿那只修补过的给我。”他低头看她羊脂般的素手。

    “玉通人性,一块玉只能陪你一次生死。它帮你挡了一劫后,它自己也就死了。”小仙抚着他胸口的衣襟,不无伤感地说。

    “怎么,你怕我回不来吗?”他笑道。

    “快收回去,你这人怎么说话总百无禁忌的。”小仙嗔怪他。

    她低头幽幽说道:

    “我怕你把我心带跑不还回来,我就死了。”

    他一把捉住小仙的手,呵在自己嘴巴上。

    ......

    一早,殷十六的神色不错,他正站在院子中间和李默余说话。

    “怎么,你是担心驰兄弟不是王建的对手吗?”默余问他。

    “我就是担心你,也不会担心他。冷家那一役你是没有见到,以一挡百那是夸张,以一挡十那是绰绰有余。”

    “那你是担心王建派人伏击他?”

    “也不是,以王建现时的身份做言而无信的事倒也不致于。”

    “那你到底是担心什么?”

    “我说不上来,以王建的为人处事工于心计来看,他不似会做这种以卵击石之事。我想,他自然有他的手段。”

    “会是什么手段呢?”

    “或许,他比我们更了解刘驰驰的软肋吧。”殷十六低头感叹道。

    冷泠烟打远处走过来,一身杏黄的罩衫,似这季节里的阳光般明媚。

    “十六爷,默余哥哥早!”

    殷十六和李默余朝他点头示意。

    “你们在聊什么,一大早的。”

    殷十六没有说话,倒是李默余回了他一句:

    “在说刘兄弟的事。”

    “哦?什么事?”

    ......

    大厅。

    甜儿在屋角焚了一支荼芜香,接着她又把茶水加满,端到殷十六和刘驰驰之间的茶几上,转身离开。

    刘驰驰看看她的背影,随意向殷十六问道:

    “这甜儿跟你多长时间了?”

    殷十六略微思索了下。

    “有一年了吧。”

    “她是哪里人?”

    “洛阳本地人。怎么,刘兄弟关心这个丫头做什么?”殷十六好奇地问道。

    “哦,没什么,随意问问而已。”

    ......

    瞧着无其他人,殷十六话题一转:

    “晚间的赴约准备好了吗?”

    刘驰驰一笑:

    “有什么好准备的,叙旧而已。”

    殷十六摇摇头,一副语重心长:

    “你这样恐怕要不得,怕只怕你是备了叙旧的心,他是备了杀人的心。”

    刘驰驰又一笑,拍拍殷十六的手臂。

    “安之若素吧。”

    ......

    人和人之间本无交往,是因为利益而交往。

    钱,利也;权,利也!一切爱恨情仇皆是利也,不是么!

    ......

    龙门,距洛阳城不近,距造万佛的山体,不远。

    黄昏,霞光涂满金色的山峦。

    一黄衫女子牵一头驴信步林间。

    那驴微微才高她一点,温驯机灵,如她一般一副可爱模样。

    那女子停停走走,不时在树上地上摘些花草果实什么的,怡然自得地消磨着时光。

    ......

    山林在夜色来临前逐渐隐成墨色,那山道上便嘚嘚哒哒上来了一匹黑色健马。

    王建!

    王建,机略拳勇,出于流辈,早年间许州舞阳地间的泼皮。后因罪入狱,逃狱后藏匿于武当山。僧人处洪见其相貌曰:“子骨法甚贵,盍从军自求豹变。”

    王建经指点后往河南投忠武军。提为列校后,屡立战功,成为忠武八都将之一。后因在巴蜀护驾有功,赐号“随驾五都”,官拜卫将军。

    此时的王建位当大权,何至于为一名默默无闻的陌者亲自出马。

    这一点,王建自己也说不清楚。

    出于某种情结,抑或是,唐突不了那曾救自己于危难的兄弟感情?

    谁知道呢!只是这一会他骑马徜徉于群山叠嶂中,倒是一晃神间有些触景生情。

    ......

    夜色如烟,渐渐漫了山道,只有远处的洛阳城灯火如同繁星。

    龙门山巅的观佛坪,刘驰驰放马徒步走上来。

    那孤伶伶的身影依稀似当年的少年模样。

    “来了?”

    “来了。”

    站在观佛坪的边沿,王建用执鞭的手指了指山下的阑珊灯火处。

    “看看,如此繁华的一座洛阳城。”

    “是。”

    王建转身面向他,问道:

    “我们认识有几个年头了?”

    “六年。”

    王建喃喃:“六年,六年了,我还记得初遇见你时的模样,你穿得真土......”

    “呵呵。”刘驰驰揉揉鼻子。

    “时间真快。洛阳城还似旧时东都一般的繁华,可是你我呢,你我都变了。”

    刘驰驰微微一笑,嘴角撇过的好似少年般的轻狂。

    “容颜变迁,这是世间的规律。可你的初心呢,赤子一般的初心呢?”

    “初心?”王建笑道:“你我生就置身于这乱世,初心?几人还有初心?恐怕有的人,他的尸首和初心便一早被那野狗吃了。”

    刘驰驰无语。

    “驰驰,知道我为什么一直视你为莫逆吗?”王建忽又问他。

    他摇头。

    “是因为,在所有认识人当中,你是唯一不带心计和企图心的。曾经,你每次把任务都执行得那么完美,你让我的对手闻之丧胆,你视杀戮为你的天赋,我曾视你如己出。可你真的变了,变得让我很失望。”

    “你是要我变得如你一般冷血!”刘驰驰直视他的眼睛。

    “唉!”王建叹息道:

    “好吧,你听我给你讲个故事。”

    王建转过身,把身体迎在夜风里,那神情,仿佛已飘回多年以前......

    “十五岁那年,因为过够了整日偷鸡摸狗、赌博殴斗的日子,我决定去淮阳投军。和我一起去的还有我打小一起的兄弟,他叫孙洪。去淮阳需要盘缠,我们便一路打家劫舍筹些钱过去。

    起初我们打劫了五六处地方都还顺利,眼看着离淮阳已经不远了,我的兄弟孙洪突然说,他不想走了,要我一个人去投军。我问他为什么,他说他喜欢上一个女孩,就是我们刚打劫过的赵富人家的女儿。原来打劫那晚他便无可救药地迷上了她,他决定为她留下来,再也不想过颠沛流离的生活了。

    我劝了他一晚,第二天一早我便独自上路了。”

    “他后来怎样,幸福吗?”刘驰驰问。

    “没有,他们后来没在一起。”王建抬头看天,好像有什么迷了眼睛。

    他接着说:

    “孙洪留下来后很快就被人认出捉住了,当天就被赵富人叫家丁给活活打死了。”

    两人许久没有再说话,空气带着微凉在山谷间恣意流动......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YBFZGJ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