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四十五章 印象,那是少年时

作者:侯之青铜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解开发簪,青丝如瀑布般一泄而下,穿过了刘驰驰的掌间。

    那发丝间一张如朝霞映雪般的粉颜,让他动容到了心痛。

    他不仅朝那唇间印了过去......

    正在两人爱意缠绵间,门被轻声叩响。

    这么晚了会是何人,他正疑惑着,倒是小仙儿去打开了门。

    门口站着的是殷十六那叫甜儿的丫头。

    刘驰驰对她白天不小心弄翻水壶的事还记忆犹新。他一笑问道:

    “甜儿,什么事?”

    甜儿进门把手上的一捧鲜花放下,微笑着对小仙说:

    “我知道小仙姐姐平日里喜欢花草,便特意摘了一些刚开的送来,不知姐姐是否喜欢?”

    小仙细看那丛花,生着五色缤纷的花瓣儿,带着露珠儿的颜色愈加的娇嫩,且散发着幽幽的清甜香味,欢喜得连忙说:

    “谢谢甜儿了,好美的花!”

    “姐姐喜欢就好。那就不扰你们休息了”甜儿说罢便告退了出去。

    这一夜,小仙枕着他的胸膛无比沉静地安然入了梦乡。他想着明日和王建约见的事,不知不觉也进入了酣梦......

    ......

    六年前的五丈原,细风带寒的仲春夜。

    山路上,一位衣衫褴褛的少年踯躅前行,神色憔悴中面带刚毅。

    他的身后,背负着一把不起眼的剑。

    山峦在他身后隐隐起伏,他张眼望望山色,再过一道梁他就可以找店投宿了。

    ......

    嘶鸣声,隐隐杂沓的马蹄车轮。

    他看到墨色的山脊里驰过一驾马车,不远的后面,追赶着七八名蒙面的骑士。

    拔尖而过,啸叫的一支鸣笛。

    马蹄惊起,掀翻车厢,翻甩出一车的人。

    四散逃跑间,骑兵追上,瞬间将人团团围住,一顿杀戮......

    一名锦衣的公子从倾倒的车厢里爬出,身手敏捷地避过几剑,终究寡不敌众,被一脚踹翻在地上。

    剑丛寒光闪烁,森森地印在那锦衣公子的项上,即使死亡即将降临他依然面无惧色。

    这时,他的眼瞳中映出一个少年的身影,一个背着清白月光而来的黑色少年的身影。

    惟有闪着光亮的眸子,和带着冷静绿光的剑!

    那少年出手!他的剑不是杂耍用的。

    绿光破空,带着几许悲怆的少年傲气。

    剑花在人从中四溅,瞬间把几名蒙面的骑士掀下了马。

    一名骑士赶上来冲那锦衣公子挥剑,厉光逼近脸颊,那锦衣公子绝望地闭上眼。

    “嘡锒!”,他睁开双眼,才发现,弹飞的不是那剑,而是黑衣骑士硕壮的身体,去势绝美,画一道弧线堕入山谷。

    “啪、啪、啪......”几支雕翎划着破空声扑面而来。少年欺护到他身侧,手中飞舞的绿光如群花逐放,拨打中溅起火花。

    “噗!”其中一支扎透锦衣公子的右臂,霎时血染了锦袍,就似黑夜里开出的暗花。

    那少年怒目起身!

    杀光其他人的蒙面骑士纷纷拨转马头聚拢过来,黑漆漆的蒙面,肃杀的黑色甲胄,一张张血腥的眼睛,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金属的血腥味,这种味道,愈发刺激了他们杀人的欲望。

    为首的骑士,用坚决的手势下达了命令:杀无赦!

    刹那间,十多把剑齐齐指向他俩。

    森森剑光如同群狼狩猎的眼神。

    山谷传来远方的狼啸,他明白他们已在劫难逃。

    锦衣公子抱歉地朝少年苦笑,他发觉那少年竟露出超乎年纪的平静。

    他从自己的破衣上扯下两块布条。一块用来牢牢扎紧锦衣公子受伤的右臂,另一块,少年用来把公子的眼睛蒙上。

    蒙眼的瞬间,他只见他少年的眼角间闪过一道利刃般的犀利的光......

    接着就是一声啸叫,兵刃撕破冰冷的空气,四周不约而同的一片惨叫......

    当四下安静,山谷仿佛还在激荡着杀戮。

    少年解开他眼前的布条,他瞬间惊呆了!

    月光凄清地照着一地残破,竟然是一具具的身体。

    没有一具是完整的。

    ......

    少年缚上剑,扛着瘦弱的身子向月光处继续赶路。

    “哎!你叫什么名字?”在身后,他大声喊道。

    那少年一回头,一副无邪灿烂的笑容。

    “刘驰驰,我叫刘驰驰!”

    那锦衣公子也笑了:

    “我叫王建。谢谢你救了我!”

    “不谢,我师傅从小告诉我,帮助弱者是应该的。”少年的笑容里带着一抹羞涩。

    两人攀谈了几句,王建问道:

    “我很好奇,你刚才为什么蒙住我的眼睛。”

    少年抱歉的笑笑:

    “那是因为,我杀人的样子很吓人。”

    哈哈,两人齐笑,笑得山林的黑夜都不那么可怕了。

    ......

    于是,天明后,他俩携手下了山。

    遇见的那一年,王建二十,刘驰驰十五。

    少年般豪气干云,一切又似初见般美好。

    ......

    一梦醒来,天光初亮。

    枕边仙儿依旧沉睡着,青丝如云般铺满了雪白的枕巾。

    刘驰驰一下从床上坐起,在空气中呆楞了半天。

    这一切是梦吗,还是记忆?怎会经历得那么真实。

    难道,是我脑子深处关于刘驰驰的记忆被唤醒了吗?

    如果不是,那梦里明明是六年前五丈原的一战,主角是王建和刘驰驰,怎么解释?

    如果是,那记忆怎会以梦的方式如此逼真地呈现出来?

    真是匪夷所思的一场梦境,一场关于记忆的梦境。

    刘驰驰满是疑惑地四下看看,床头摆着甜儿昨晚送来的那丛花。不可思议的是:一夜之间,那花竟已竞相枯萎掉了。

    不对,印象中这丛花昨天送来时候的样子,像极了......

    对,像极了鲍家家庙院落里的那些花。

    五色的花瓣,淡淡的幽香,清早即枯萎......

    还有,当时自己曾无意沾了一身的花瓣回来,记得那晚酣然入睡,睡得极是香甜舒畅。

    那昨晚的梦,或者说是记忆又是怎么回事呢?

    难道这花除了让人酣睡如泥以外,还有重拾记忆的功效?

    刘驰驰狐疑着再重新拿起花来细嗅,所有香气均已荡然无存。

    好似南柯一梦般。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YBFZGJ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