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四十三章 谁人,念于驰者

作者:侯之青铜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李默余苦笑。

    “地宫或许没事,只是淹了那甬道和浮屠塔周边而已。”

    殷十六朝刘驰驰笑道:“你那悟门妹子可真不是一般人啊!”

    “你少笑话她。”刘驰驰警告他。

    “我哪敢笑话她,你想想,这小妮子单骑救了默余,还引水淹了田令孜的两大精锐之师,这还了得!”

    “后来你们怎样了?”他不听胖子胡诌,急于想知道下文。

    李默余顿了顿。

    “我们一路骑马狂奔下山,未敢再作停留。直到抵达了山下的客栈,才到我房内稍事歇息。”

    “那王建一伙还在客栈吗?”

    “早不在了,听伙计说他们黄昏时分就开跋上了山,所以我们并未照上面。”

    “黄昏时分上山?那你们大闹后山那会,他应该早就在山上了。他们怎么没有出现?”殷十六问道。

    刘驰驰低头沉思说道:

    “这就是王建工于心计的地方了,他纯粹在看田令孜的笑话。”

    李默余接着说下去:

    “我出门去打探王建去向时,特意留了你上次的衣服让她换上,毕竟她一身僧服,在寺院以外太过显眼。”

    刘驰驰点头,不禁赞叹默余心思细腻。

    “回到房间时,她已把衣服换上,还用旧衣在头上包了个幞帽,遮住了她烫了戒疤的僧头,收拾得很是利落。”

    刘驰驰心里掠过她的男装样子。

    “我便询问她晚间的事,她告诉我,在得知田令孜一伙晚间会对佛指舍利下手后,她心中焦急不安,遂偷跑至后山上观望。直到看到我被围困,她情急之下凿开山上水渠,然后偷了那唐枭营里的马冲跑出来,才有了后来发生的事。”

    “这妮子够胆大的。”殷十六感叹。

    “对了,她还给自己起了个俗家名字,叫念持。”

    “念持?怎么听起来仍像是出家人的法名啊。”

    李默余微笑着说殷十六:

    “你糊涂了吧,念持,念驰也。”

    “哦。”殷十六恍然大悟道:“这小妮子果然有情有义。”

    刘驰驰其实早已明白名字的意思,却不理他,继续问道:

    “那后来怎样?”

    李默余正色道:

    “因为不明王建的意图,加之想知道后来的情况,我思虑之下还是决定冒险再回趟寺里,于是便叮嘱悟门在客栈等候,我独自一人又上了山。

    山上早已乱成一片,山门闭了个严实。听传出来的消息说,昨晚有人夜闯地宫,被唐枭军发觉围困住。那人情急之下便泄了水渠之水,淹塌地宫逃了出去。”

    殷十六说:“这真的是贼喊捉贼了。”

    李默余皱起眉头说:

    “关键是,这个消息是王建军放出来的,他还拟了折子上报当今圣上。”

    刘驰驰听后立刻陷入了沉思。

    王建放出来的消息?为什么,难道不应该是田令孜他们放出来的吗?他王建不是正好看田令孜的笑话吗,为什么又要替他遮掩呢,他的用意何在?

    另外此事还透露出一个可怕的事实:王建的势力已经渗透进了法门寺里。他如此之快地知道消息,说明法门寺内一定有他的陌者。

    如此说来,王建此人的心思诡变慎密,绝非寻常人等可以揣摩透彻的,难怪可以成就日后的后蜀霸业了。

    就听李默余说:

    “我也觉得此事诡异蹊跷,看情形又不能冒然进寺,只能回去静观事态。可是,想不到一回客栈......”

    “你一回客栈就发现悟门不见了。”

    “是,而且未留下任何字条线索。”

    “会不会是来洛阳找你来了?”殷十六问道。

    刘驰驰低头沉思不说话。

    悟门心思玲珑,做事极有礼节。又清楚李默余是自己嘱托之人,按说如果要来洛阳找自己,或是其他安排,也必定会留字告知默余,不该如此不告而别的。

    难道她遇上了什么事?

    正在百思不解之际,简方兄妹前来告辞,他们准备押了那“大哥”回大同复命,即日出发。

    简彤的娇颜一脸的不悦,像是被她哥生拽过来的。

    简方抱拳:

    “我兄妹二人特来向几位辞行,多谢十六爷多日款待。”

    殷十六随性惯了,也不多客气,只叮嘱路上安全。

    注意到简彤的不悦,他话题一转问道:

    “怎么了,简彤妹子为何闷闷不乐?”

    她大哥正待要替她解释,她却不满地看她大哥一眼,自顾自走到刘驰驰的面前。

    自从那晚的事情之后,他见了简彤总不免有点尴尬,也不敢与她多说话,唯恐说多了简彤误会。

    这姑娘的心思,介乎微妙与揣摩之间。他自认拿捏不好,既然拿捏不好,他的原则就是尽可能不去触碰它。

    这是刘驰驰的心态,可简彤偏偏来找他。

    “驰哥,你愿意我走吗?”

    这是什么问题,太尴尬啊,怎么唯独问我?

    这姑娘明显的是不愿意走,要自己出面帮她说话。

    而自己怎么可以不让她走,于公于私都该让她走。

    他一时无语,尴尬地看看殷十六,盼解围!

    多么善解人意的殷十六,立马接过话题来说:

    “简彤妹子,其实要你们走是我的意思。现在洛阳城里局势微妙,谁也无法料知接下来的事。你兄妹公事在身,还是先回去大同复命再做打算。”

    殷十六在说,可简彤眼睛一刻没离开他的脸。

    看他半天不语,姑娘放弃了。

    “好吧,我听十六爷的。我们后会有期!”

    深深看了一眼,一抱拳,扭头和他大哥离了骊园而去。

    人是走了,最后一眼却看得刘驰驰心里没着没落的。

    黄昏有了离散,就莫名多了些惆怅.......

    ========

    微风,骊园。

    桃花粉里的阁楼。

    “繁花庭院,三两闲落;红烛挑灯,独语夜凉。”

    小仙提笔在素宣上写字,纤纤款款,曼如伊人。

    “颜氏家传,书如其人!”

    小仙浅笑着看他。

    “你都知道啦,我的家世?”

    “嗯。”

    他手入腰处,柔若扶风,温软不胜握。

    小仙一时醉了腰肢,嗔怪说他:

    “瞧你,教我怎写得好字?”

    “写字寄心意,不如温柔两相好。”

    他说着轻俯下身,两人滚落于软榻上......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YBFZGJ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