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四十二章 浮屠,伏击

作者:侯之青铜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盗行,在茫茫沉沉的夜幕里大肆进行。

    在挖地数尺后,“当啷”,镐碰坚石的声响,应该是在山阴一侧掘到了石层。

    唐枭手一挥,灯火、人马很快聚拢过去。

    走在最后面的一个,大概是晚上干活颇不乐意,拖拖拉拉走着,嘴上还咕哝:

    “白日里干的活硬是要拖到这大晚上干,成心不让人睡觉吧。”

    忽的眼前黑影一闪,惊觉间已被人扭断了脖子。

    人被转眼拖进了草丛。

    不多时,李默余穿戴着一身官兵装束小跑着跟上了前面的人马。

    ......

    地上,几个精瘦的盗墓老手早掘出了一个竖洞,洞口仅可容一人进出。

    唐枭分开众人进来。

    “火把。”

    有人举过火把,唐枭凑近洞口往里看了看,不明不暗的。

    “什么情况?”

    “回校尉大人,估计挖到甬道了。”

    地宫的甬道!这一个消息让唐枭明显兴奋起来

    “有多深?”

    “两丈多深吧。”

    “这么深!”唐枭摸着自己下巴,沉思片刻。

    “底下是什么?”他又问。

    “青砖,尺把厚的青砖。”

    “好不好弄?”

    “难,砖料子好像都是宫里过来的,牢固得很。”

    所谓宫里来的,多半是指这些青砖都是宫砖,出自官窑督造,每块砖上都有出产窑口的名字和烧造工匠的姓氏,一等一的品质。

    唐枭有些皱起眉头。

    “想法子,再难也要给我弄开!”

    几个家伙哭丧着脸应了一声,埋头想法子去了。

    不觉间,夜空星辰隐去,空气中多了几丝凉风。

    唐枭抬头摸了摸脸。

    “什么东西?”

    “唐校尉,好像有些落雨星子了。”

    “不碍事,让他们加快些。”

    李默余心想,为了田老头,唐枭这家伙真够拼的了。

    ......

    一个时辰过去,雨挟着风势越下越大,地上飘起一层白雾。

    唐枭面露急色,目光严峻。

    有兵士撑过一把伞举过唐枭头顶,被他一把推开。

    “去!叫他们再加快点。”

    李默余在人群中皱了皱眉,不要命了!

    终于,地底传来一阵乒乓砖土塌落的声音!

    听得有人叫道:“凿穿啦,甬道凿穿啦!”

    唐枭眉头一下舒展。

    “走,过去看看!”

    刚迈几步,轰隆一声巨响,脚下地面震动不已。

    “塌方啦!”有人高声奔呼。

    再看那洞口,山石倾塌,雨水发了疯地倒灌进去,转眼间把洞口淹埋得严严实实。

    ......

    在场的人无一不变了颜色,无奈水土无情,岂是人力可以救得回的。

    唐枭怔怔看着,半天发不出声来。

    ......

    夜色愈加的入墨,大雨倾注。

    所有人皆静静地注视着他们的老大—唐枭,只有他才能决定下一步该干嘛。

    唐枭面目没有表情,牵了牵嘴角肌肉。

    “继续!”

    一名副将小心翼翼地问:“唐校尉,你看这雨下成这样还能继续下去吗?”

    “我说过了,继续!”

    唐枭的声音表明了他的命令无可置疑。

    军令如山,兵士虽满心畏惧和不满,但也只能掉头走向那洞口处准备。

    唐枭心稍稍平复,一抬头,却见雨地里仍站立着一人原地垂手而立,雨水透湿了他的士兵衣服。

    “你,没长耳朵吗,我说的话听没听见?”

    其他人也停住,转过身来看那人,谁这么有种?

    “混蛋,我的话没听见吗!”唐枭咆哮。

    那人缓缓抬起头来,轻轻扯掉自己湿透的帽子,扔在地上。

    黑夜里,一双发亮的眸子直视唐枭。

    “唐校尉,我们这次见面,天公可不怎么作美啊!”

    这次唐枭分辨得清楚,正是挹翠楼和自己交过手之人!

    唐枭沉声大喝:

    “给我抓住他!”

    喝毕,箭步腾身而起......

    ========

    殷十六索性把起一只精致的紫砂壶,惬意地对嘴喝了一大口。

    “你这次肯定又好好地教训了他一顿,那个倒霉的翊麾校尉。”

    李默余微微摇头。

    “没有。”

    “没有?那可曾是你的手下败将啊。”殷十六有些失望。

    他打小侠义嫉恶的心里,总有着一种少年情节,就是故事的结局坏人总要被痛快教训才好。

    刘驰驰看他一脸的煞是认真只想笑。

    “让你失望了。”李默余微微抱歉地说:“在他纵身而起的一瞬间,我才发觉他们原来早有准备。”

    刘驰驰道:“怎么了?”

    “他见我后一个腾身而起,我原以为是为了袭击我,但却不料他一腾身,立刻露出了身后十几名满弓荷箭的神策军,不等我反应,那一排箭已迅速离弦,朝我疾射过来。”

    “真够阴险!”殷十六感慨。

    刘驰驰不无歉意地说:

    “这是因为我前一晚的不小心暴露,才使他们对这次行动有了防备。”

    李默余点点头,继续说:

    “箭雨迎面而至,我急忙抽剑拨打雕翎,待我应付完这一阵,再找唐枭,已不见他人影。这时又一拨士兵挥刀扑来,我只能回身格挡......

    而这时从前院方向,又突然冲出十几骑人马,全副甲胄,狂奔而来,令狐嗣麾下骁骑营!”

    “你一旦被众多的兵士缠住,没完没了地应付,想脱身都难,更别说杀那唐枭了。”刘驰驰说道。

    “确是这样。一时间,我腹背受敌疲于招架,眼看着被他们围得脱不了身。”

    殷十六满以为是场歼敌之战,想不到李默余竟被伏击得如此辛苦。

    他急切问道:

    “那你最后怎样脱身的?”

    “紧要关头,听得后山方向传来一声娇呼:赶紧上马!我一回头,一匹健马疾驰过兵从,把唐枭的队伍冲散开来。在它身后,滚滚河水从上至下席卷而来。

    那一骑转眼间到了我眼前,马上正是悟门。我借她手力翻身上马,一步未停歇地从人丛中冲了出去。

    再看身后,唐枭的翊麾营和令狐嗣的骁骑营转眼间被冲得七零八落,滚滚涛浪已把后山瞬间变为一片泽国。”

    “那地宫呢?”

    “自然也淹没进水泽里了。”

    殷十六和刘驰驰听得目瞪口呆。

    “原来你们俩把法门寺地宫给淹掉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YBFZGJ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