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四十一章 夜盗,唐枭的行径

作者:侯之青铜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他打开锦匣,拈出那只乌绿的扳指。

    白日的光线里,依然遮掩不住扳指面上画过的那一道弧光。

    “是一只扳指?”殷十六充满好奇。

    “是的。”

    殷十六接过扳指细细端详着。

    “就这一只扳指,会是解开结坛的关键物件?”

    殷十六的问题,让他和李默余均不置可否。

    对于结坛,刘驰驰知道的不多。只知道是密宗教派中用筑坛来安置释迦摩尼佛的方法。先结个坛场,然后请佛于其中而行法事。其义在于离灾厄难,阻挡诸横恶鬼,后来也用于一些圣址防止恶势侵入。

    这个扳指会和结坛有何关联吗?

    正在想着,殷十六说道:

    “这里面还有图纹!”

    果然,迎光而看,扳指的内圈布满密密麻麻类似西域文字的东西,估计是心法、咒念之类。

    “估计是佛教的持物了,我只能估猜了。”殷十六把扳指递还给他,耸耸肩表示自己也不确定。

    “你先收好,说不定以后会有用途。”李默余嘱咐他。

    刘驰驰把扳指重又放回锦盒收好,然后问他:

    “接下来呢?”

    “接下来我便没有再在凉亭逗留,绕道继续上山,到达山门附近已是天光大白了。经你那晚一闹,山门都布置守卫,进出人等都得盘查。”

    “你是小白,怕什么盘查!”刘驰驰说道。

    “小白?小白是什么?”

    “小白就是身份清白、无甚劣迹之人。”刘驰驰解释道。

    “哦”李默余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又道:“可是别忘了我是吴王之后,你当真以为那田老头知道这重身份之后不会提防我吗?”

    “这倒也是。哪你怎么办?”

    “所以我便冒了另外一个人的身份进去了。”李默余说。

    “好办法!你用的什么名字?”刘驰驰夸赞道。

    “殷十六。”

    “什么!”殷十六一下子坐直了身子,不大的眼睛瞪得滚圆。

    “你确定没事?!”

    “当然没事,江南一代名贾,乐善好施,仁义厚道,你这种人是最受寺院待见的。”就算这样,李默余说话仍是那副不苟言笑的表情。

    “好吧,我输于你了。”殷十六重新瘫坐回他的太师椅,无可奈何地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进了院门早有知客僧笑容可鞠迎上来......”

    “他们是迎的财神爷,不是迎你。”殷十六提醒他道。

    刘驰驰心里直笑这殷十六可爱,他并非真的在意李默余用他的名字,存心打趣而已。

    “我便与那知客僧人说我找悟门和尚,那知客僧虽不高兴,但又不好显露出来,还是请我坐下宽等,他去叫那悟门。”

    殷十六说:“那些僧人哪位请得财神进来布施,都是有油水可抽的,你不给人家机会,人家当然不给你好脸色了。”

    李默余没理他继续说:

    “不一会悟门推门进来,那孩子长得真是清秀,只是一脸疲惫,眼圈略微发青......”

    这话只听得刘驰驰心里一阵心酸,想必自己离开后,悟门必是一夜未睡。

    忽想起来那漆黑的旷野之中,一人追于自己身后喊着:我不要做你妹子!心思便在柔软之中变得微妙起来。

    “我看这悟门尚才十五六岁模样,未谙世事,怕把真正身份告知后他会不小心露出去,便告诉他我叫殷十六,是他们方丈的一个故交。可是想不到......”

    “你的谎言被她识破了。”刘驰驰接着他话说。

    “你怎么知道?”李默余一脸诧异。

    殷十六也同样不解的看着他。

    “因为她是观心者,与生俱来的观心者。”

    “观心者?”

    “我就不跟你们多解释了,这悟门实则是女儿身,一出生就被弃于法门寺,由无海方丈抚养长大。她天生的蕙质兰心,能观人心思,反正你说谎她一眼则能看出来。”刘驰驰大概解释道。

    “正是这样!这悟门和尚,不是,悟门姑娘立刻就说我不是,问我到底是谁,我只有实话实说了。”

    “唉,连个小孩都骗不过,真把我的名号丢大了。”殷十六感叹道。

    “悟门知道我名字后一时露出来欣喜的神情,默默说着,我就知道驰哥哥是不会丢下我一个人的。”

    说到这里,李默余和殷十六同时向刘驰驰飘来一个表情,一模一样的一个表情。

    刘驰驰脸露窘色,又不想过多解释,就只有催道:

    “你们瞧我做甚,你接着往下讲。”

    李默余接着说:

    “悟门安排我在客房住下,便问我你去洛阳的情况,我告知她你连夜即去了洛阳,她听罢一直低头思忖着心思。我叮嘱她晚间不管任何动静切不可出门,她问为什么,我说是你驰哥哥叮嘱的,她便不语了。

    白日里我又去了趟浮屠塔,哦就是法门塔。方圆左右俱转了一遍,实在看不出来他们准备从哪里着手进入地宫。塔底只有一把铜锁封门,想来是拦他们不住的。地宫我又未曾进去过,不知内里是什么情形,所以一时想不到好的主意。

    正思虑着,一旁过来一队全副铠甲的卫兵,一边忙着围着塔基架起木栅栏,一边在遣散闲杂人等。我问他们何事,他们说危塔旁毋得站人,近期木塔需要修缮,所以暂时以木栏围挡。我方才明白他们想以护塔之名直接由塔基处挖进地宫。”

    “他们真够明目张胆的。”殷十六感慨道。

    “不,他们真正的目的不是从此处进入地宫,而是希望从此处探寻到入地宫的另一条道。”刘驰驰说道。

    李默余点头。

    “正是,我看此情形便立刻借故走到塔后,看四下无人便立刻腾身上了塔檐,再由塔檐进入第二层塔内,塔基有铜锁把门,想来他们不会冒然进入。”

    “那么法门塔内是否有路通往地宫呢?”

    “我从二层顺木楼梯下到底层探寻。整个底层地面全由青石铺成,严丝合缝,坚固无比,完全找不到一丝可以进入地宫的痕迹。寻了半天我只有放弃,静静待于塔中等待夜晚看他们行动。”

    “嗯,看来地宫虽在塔基之下,但通往地宫的密道却并不在塔内,如果有的话,悟门应该早就告诉我了。”

    刘驰驰相信悟门也一定不知道密道的位置。

    整个法门寺,可能只有无海方丈一人知道这密道的秘密,而这无海一圆寂,是不是也把这个秘密带走呢,真是不得而知。自己在法门寺找寻了那么久,不也是一无发现吗。

    李默余说:

    “当晚,浮屠塔的外围被密密围上好几尺高的栅栏,只留了一处进出。二更时分,我倚在塔上窗台处看见一支队伍开驻了进来。”

    刘驰驰道:“你的手下败将唐枭要出场了。”

    李默余一笑:“当日要不是他太急着去捉你,我也不可能那么轻易找到他的破绽,然后把他击飞出去。”

    刘驰驰点头:“这人是个狠角色,而且真正动起手来,他的武力不像我们想象中那么弱。”

    李默余又道:“唐枭带着一票十几号人开驻进来,一开始就差了几人拿着尖铲在塔基四周到处打洞。”

    刘驰驰解释道:“他们是在用洛阳铲寻找建地宫或密道的夯土层,这是一帮盗墓者的惯用方法。”

    “不一会,有人在不远地方轻声喊道:找到了!一帮人听到声音便围了过去。不久,这些人便全部集中在那块地方开挖了起来。不一会就听到有镐撞上硬物的声音,有人呼道:就是这里了!那唐枭本来是在塔门附近监工晃荡着,听得声音立马跑了过去,塔下面的人基本全被吸引到了那边,我乘机沿着塔檐落到地上......”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YBFZGJ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