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卷 第231章 馨儿生病了(4/4,为我是醉月啊的万赏加更)

作者:寒门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江城的天气变凉了,前几天最高气温还达到三十度,但下过一场阴凉连绵的细雨之后,气温一下子降了下来,尤其是到了夜晚,住在大运河旁边的杨轶都能感觉到阳台吹来的风中夹杂的寒意。

    用化中的二十四节气来分析,现在是寒露已过,霜降未至的时候,天气转凉却没有冬天的影子,但这个忽热忽冷、变化莫测的气温,却是爸爸妈妈们的噩梦。

    墨菲虽然回去录歌,v的拍摄也排上日程,但她心里还是挂念女儿,因为杨轶那个马大哈什么都不懂,她这个当妈的才知道,每年除了春季,还有这个时候,是曦曦最容易生病的时期。

    所以她几乎每天晚上都要打电话过来叮嘱杨轶一定要照顾好曦曦:“平时不管热不热,曦曦她衣服一定要多穿一件,你晚上洗完澡也不要让她光着屁股在床上蹦跶,最好是穿齐睡衣才让她从卫生间出来。”

    其实,不仅墨菲叮嘱着杨轶,杨轶在幼儿园将曦曦接回来的时候,穆老师也让他注意观察孩子的身体状况,如果有生病异常,都要及时到医院治疗和与幼儿园沟通。

    或许是因为跟爸爸每天早上都有练剑,保持着锻炼的曦曦身体素质还不错,几天下来,小姑娘还是活蹦乱跳的,让杨轶提着的心可以稍微放下来一些。

    不过,曦曦的小伙伴还是有出现生病的状况。

    今天杨轶把曦曦接回来,小姑娘坐在后座的儿童座椅上便闷闷不乐地跟爸爸说道:“粑粑,馨儿今天都没有来幼儿园呢!”

    “为什么?”杨轶好奇地问道。

    “不知道,但,但陈诗云说馨儿生病了,她的麻麻说的。”曦曦说道。

    杨轶明白了,应该是兰馨生病去了医院,而刚好就在陈诗云那个当护士的妈妈工作的那个医院。

    “那曦曦你也要注意,晚上睡觉爸爸给你盖被子,就不要蹬掉。”杨轶笑道,“你看昨天那谁没来,今天馨儿也生病了,她们估计都是不听话,才感了风寒。”

    后面一句曦曦听不明白,不过她也没想跟爸爸说这些,小姑娘嘟着嘴巴,有点道:“可是,粑粑,我想馨儿了,馨儿她会不会不回来了?”

    咳咳!什么叫不回来了?真的是童言无忌……还好这车里没有外人。

    杨轶有些哭笑不得地跟曦曦说道:“曦曦,怎么能这样说话?这个‘不回来’,不能随便乱用的。”

    “为什么呀?”天真的小姑娘两只大眼睛不解地看着爸爸。

    “因为……”杨轶憋了一下,有点词穷,实在是想不到什么理由,他只能跟女儿说实话,“因为假如说谁谁谁不会回来了,在一些特定的语境里,比如你刚才那样,馨儿生病的语境里,就是代表着那个谁谁谁可能死了的意思。”

    曦曦哪里完全听得明白爸爸这一大段说文解字,什么是语境,她都理解不能。

    但曦曦还是听懂了最后一句,小姑娘脸蛋一下子变得煞白,惶恐地摆手:“不是,曦曦才不是说馨儿死了,不是的。”

    一开始是自责,但小姑娘自己吓自己,她仿佛觉得兰馨真的要不久于人世一样,瘪着嘴巴,眼眶红了起来。

    “爸爸不是说你有这个意思,爸爸是希望你以后注意一下说话的用词,不要引起误会。”杨轶开着车,还没留意,一会儿,他便听到后座上的小姑娘小声的啜泣起来。

    “咦,怎么哭起来了?”杨轶在后视镜里看到小姑娘抹着眼泪可怜兮兮的模样,连忙靠边找个安全的地方把车停下来。

    在爸爸的询问和安慰中,曦曦哽咽着说道:“粑粑,我怕……”

    “你怕什么?”杨轶不解地问道。

    小姑娘本身皮肤就特别白,哭起来眼睛、鼻子、嘴巴都好像染上了胭脂一样,和白皙的肌肤成了鲜明的对比,又惹人喜爱又惹人怜惜。

    “我怕馨儿死掉。”道。

    “没有,馨儿只是生病,小病,她病好了,会很快来幼儿园,曦曦你不要想那么多。而且你刚才也只是无意说的那些话,又不是真的。”杨轶连忙安慰。

    “但我想馨儿。”曦曦一边吸着鼻子,一边委屈巴巴地说道。

    她真的好担心兰馨呢!

    “那好吧,你等一下。”杨轶想了想,他摸出手机,拨打了兰馨爸爸的电话。

    一会儿,杨轶挂断了电话,在曦曦期盼的眼神里,他笑道:“好啦,爸爸问清楚了,馨儿她昨天是有点小发烧,所以昨天晚上才去医院打吊针,不是感冒。目前馨儿还在家里休息,明天可能还要休息一天,不过你想不想去探望一下馨儿,一会儿吃完饭爸爸可以带你去。”

    曦曦欣喜地连忙点了点头:“想呀,我想去馨儿家,我好想馨儿。”

    就这样定了下来,杨轶跟兰州凯约定好时间,正好兰州凯也没有出差,女儿生病,他这个大老板也心里着急,工作丢在一边都要陪女儿。

    晚上七点多钟,杨轶便开车带着曦曦抵达兰家的大别墅。

    “兰大哥,你这个别墅确实是豪华。”杨轶禁不住感慨了一声,难怪是地产大亨。

    “还可以吧?哈哈,下次这些小朋友聚会,可以来我家玩,别的不敢说,我家的零食够多。”兰州凯哈哈笑着,将杨轶和曦曦接到家里。

    “馨儿!”曦曦看到正坐在大沙发里吃着零食看电视的兰馨,欢喜地叫了一声。

    “曦曦!”兰馨听到声音连忙回头,看到曦曦,她也是激动地跳了下来,两个小女孩激动地拥抱在了一块。

    兰州凯怕杨轶担心,他笑着说道:“馨儿她好得差不多了,而且不是病毒引起的发烧,不用担心传染。我让她妈妈跟幼儿园多请一天假,是怕她没好周全又在外边着凉。”

    “馨儿,你都吓到我了,我好担心你呀!”曦曦抱着兰馨,嘟起道。

    “嘻嘻!我也不知道,今天都好难受,困困的。”兰馨笑嘻嘻地拉着曦曦坐下,两个小女孩并排坐,跟好姐妹一样。

    “那你现在好了吗?”曦曦关心地问道。

    兰馨拿出自己的零食跟曦曦一起吃,她鼓囔着嘴巴说道:“好了,好了,我昨天去看病,然后打针好痛啊!”

    “啊?”曦曦听到针字,就想起当时跟爸爸妈妈做布偶娃娃时候那个寒光外露的针尖。

    “你看!”兰馨伸出她的左手,翻过来,指着手背上一个针眼,说道,“就是这里,可把我疼死了!”

    曦曦小心翼翼地捧着兰馨的左手,忍不住咽了咽口水:“真的很疼吗?”

    “特别疼!我都哭了!”兰馨还很骄傲地把自己的丑事说出来,好像自己是小英雄一样,“不过后来我睡着了,就不疼了。”

    “嗯嗯。”曦曦还是一副怕怕的模样。

    探望了兰馨,曦曦的情绪终于好了不少,不过,这段经历,她明天又有好多话儿跟自己的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YBFZGJ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