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二百三十七章 让谢兴困惑的操作

作者:人间武库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1992,1993,这个国家的股票市场处于幼稚阶段,从管理者到股民都一样。

    管理者在小心谨慎摸索规则,管理体制和监督手段都极为不完善。

    而股民,很疯狂。

    他们习惯于一拥而上,在暴涨的指数下忽视一切风险。以至于有人当笑话说,当时的盛海、深圳,总是时不时会冒出来几个牛市入场的新人,事到临头才难以置信发问:“怎么,股市还会跌吗?”

    他们同样习惯于一哄而散,割肉跑路比谁都果断。很多明明可以下行抄底,明明就应该很快会反弹的股票,就这么被跑崩了。

    毕竟这个时候还没有涨停、跌停,想想你就知道这种“疯狂”有多可怕了。

    其实这种幼稚的情况到十几二十年后也还依然存在,只不过程度略有差别,过程稍微复杂罢了。

    郑书记在股票市场的盈利达到第一个一万,仅仅一万而已,但是它带来了一种“靠智慧轻取”,不费吹灰之力,予取予求的错觉。

    至此,从感觉上,沪市已经尽在郑书记掌握之中了。

    他把年终奖金剩余的24万全部提出来了。

    “怎么样,老江你要不要跟一点?”

    “去南关之前,我给咱俩翻个番。”

    “咱们这几天先把收购包装厂的钱赚出来。”

    郑书记完全膨胀,口气越来越大,基本就差说沪市是他的提款机了那还是因为,这个时候还没有自动提款机。

    然后,他亏了。

    牛市里当然也是会亏钱的,亏了6000多,郑书记自己的钱,他选择没跟江澈说。很多股民都有类似情况,赚了,跟家人朋友大吹大擂,亏了,咬牙不吭声,直到最后藏也藏不住。

    其实还赚4000多,但是不甘心,像是被人抢了钱,很多股民都是因为同样的心理越亏越多,郑书记咬牙来了把大的,再亏10000.

    他在江澈面前的笑容变得很僵硬。

    赚钱的轻飘飘、美滋滋,亏钱的郁闷、不甘,短短几天内都尝了,情绪变得急切,人变得焦虑,判断力下降,恨不得一把全部砸回来,再大赚一笔……

    这正是那些人拉人入坑的惯用手法,他们的新入市“土包子”的心理把握十分准备。

    这些情况,江澈当然都知道,不过他还在等。

    直到一天夜里,郑书记一声不响吃完晚饭,神秘兮兮地问江澈,“老江,你知道炒股真正包赚不赔,赚大钱的办法是什么吗?”

    江澈摇头。

    郑书记眼神发光冒出两个字:“做庄。”

    “你要做庄?就算是选一支小盘子股,这没有几百万也玩不动啊。”1993年初,几百万并不是一个很小的数字。

    郑忻峰摇头,像是交代机密说:“不是,很多人合伙,老手操盘,咱们参一份吧?”

    终于来了。

    郑书记嫩,郑书记稳不住,郑书记膨胀、失落都写在脸上,最关键,他还顶着临州宜家郑总的大招牌……

    当一只这样的萤火虫在那个小沙龙里不断出现,转来转去,越扑腾越急,那些以“下套”为业的人,是怎么都经不住诱惑的。

    …………

    参与做庄的人,或者说被刘曹、管大海等人拉进坑的人,并不止郑忻峰一个。

    他们很郑重的拿出了一份适合操作的备选股票名单。

    讨论过后,刘曹和管大海私下见面商量。

    “那个临州的郑总为什么非要选爱使股份?会不会有什么问题?”刘曹谨慎地问管大海,刚刚讨论的时候,郑忻峰一口咬死,要选爱使股份。

    他表现得太急切,刘曹和管大海不能不怀疑。

    “我让人去套出来了。”管大海苦笑一下,说:“他手上大概有个三五万块爱使股份的股票一直拿着,价格就没怎么动过。所以,应该是想趁这次操作,把自己手上的股票也带一带。”

    “三五万而已,跳得跟什么似的。这人眼光够浅的。”刘曹有点不屑道。

    “是啊,不过那不是好事嘛。”管大海也笑了一下,说:“不过爱使股份的盘子和现在的价格,倒是确实很合适,你看?”

    爱使股份盘子不大,资本实力弱小,社会公众股占比大……这些确保了,它确实是一支很适合操作,玩家很喜欢染指的股票,这点,管大海和刘曹都再清楚不过。

    当然,更主要的,他们不想错过郑忻峰这条大鱼。他们这回拉进坑的人不止郑忻峰一个,但要论最肥的,肯定是他。

    “他刚刚是说,他准备拿出多少资金来着?”刘曹其实有印象,只是想再确认一下。

    “第一笔50万,后续……要多少有多少。”官大海说:“他的原话是这样……呵呵,财大气粗。”

    “呼……”刘曹仰头闭目,沉思一会儿,“那就爱使股份吧,明天,先见钱,看看形势。”

    因为宜家的存在,因为不了解,他们几乎都不知道,郑书记其实是个满嘴跑火车的主。

    同一时间,郑忻峰正在江澈面前邀功,“怎么样,我聪明吧?讨论的时候,我就死活要选爱使。这样除了跟他们一起的一份,还悄悄带上了咱们自己手上这一份,我的,你的。”

    江澈为什么要先给郑忻峰买3万块的爱使股份,就是为了等这个时候,他会自动自觉非选这支股票来操作不可。

    刘曹和管大海说对了一件事,郑书记这家伙,在钱的问题上,眼皮子浅着呢。当初,他曾还因为在峡元办厂利润会低一点,差点跟江澈吵翻。

    当然,换个说法,也可以说他这种精神很好,做生意就该这样,算到没一点利润。

    江澈给了他27万,凑足第一笔50万。

    …………

    爱使股份整个盘子就那么点大,所以一旦庄家出手,散户跟进,效果会很明显。

    第一天,刘曹、管大海实际没有资金入场。郑忻峰带头扔下去15万,其他合伙人加起来也有个几十万。

    股价开始拉阳线。

    第二天,郑忻峰又扔下去10万,其余合伙人也都按刘曹和管大海的意思,暂时减少了资金投入,因为买入建仓阶段,不能这么闹。

    但是,股价再拉阳线,而且攀升幅度超出资金预期。

    “散户这么快进场了?!”当日晚,刘曹跟管大海做出了判断:这拨散户很疯狂。

    事实上,确实有散户进场,但是这里头最大的一个散户,叫做胡彪碇,他小弟多了,这种情况操作起来压根不费事。

    两头联手哄抬的股价让刘曹和管大海有点措手不及。

    形势一下实在太好了,他们舍不得放弃这个机会,果断决定抓紧下场再不下场就来不及了,不但要快,还要狠,事情不管怎么挖坑,他们自己不投资,不买到足够多的股票,最后一样赚不到钱。

    管、刘二人的资金入场,分两块,明面的上一块,跟大家差不多,私底下的一块,占绝对大头。

    私下的这一笔,既能抬高股价,给合伙人信心和刺激,又能保证他们自己时机到了偷偷先离场。

    短短几天时间,因为形势实在太好,散户神经病一样的配合,合伙人越来越兴奋,他们跟着癫狂,不知不觉已经偷摸下了全副身家。

    爱使股份的股价也从郑忻峰第一笔资金进场的8块每股被拉升到21.2块每股,比之几个月后8天4倍的延中收购案,不遑多让。

    “郑总,你的后续资金能到位了吧?”刘曹有些不耐烦,但依然只能保持笑容,催促郑忻峰。

    “第一笔,50万,第二笔,又50万,我拖延过吗?”郑忻峰有些气愤说:“你们老这么问我,什么意思?”

    郑忻峰愤怒,同时也很激动,这次操作很成功,只要等到适当的时机,完成出货,他的获利很可能不止翻倍。

    “放心吧,明后天,就会有人把钱送来。”他说。

    刘曹和管大海交流了一下目光,说:“行,咱们只要再拉升个几天,应该就可以出货了,郑总放心,大家放心。”

    股市做庄,最难也最关键的环节是出货兑现,其实刘曹和管大海的操盘手法就是一般庄家的手法,资金入场,囤积股票,拉升股价,然后等到散户跟进,偷偷出货,获利离场,留下散户们在高位被套牢。

    只不过他俩玩得比较狠,为了保证自身利益的最大化,避免出货量太大,造成股价下跌过大,甚至提前崩盘,他们会连合伙人一起留在高位,让他们顶在那里,稳定价格,自己离场、砸锅。

    所以,他们一向只找两种人去坑朋友、新手。

    所以,他们的“朋友”谢兴就是这么死的。

    所以,当他们在一片激动、亢奋、欢欣鼓舞中,告诉各家合伙人,只需再拉升几天,就可以出货的时候,他们自己,已经准备偷偷出货了。

    他们出的货,甚至有一部分,就是忽悠合伙人去吞下的。

    1993年,社会上太多幼稚的骗局都还玩得通,他们这一手,在尚且幼稚的股票市场里,当然也行得通。

    …………

    “20.5到21之间,小额分散挂单,开始出货吧。”又一次得手,刘曹和管大海倒了两杯酒,下达指令。

    隔了一会儿,负责买卖的小弟回来,说:“老板,出不了。”

    “怎么了?”刘曹紧张一下。

    “20.2的位置,有一个大卖单,挂了3万股。”小弟说。

    刘曹犹豫一下,他有两个选择,挂得更低,或者,等这个单子先被散户吃完。他不愿意,也不能挂得更低,因为这样很容易造成股价要跌的迹象,而且,他不甘心获利变少。

    “那就等它先被散户吃完吧。别理它。”刘曹做了决定,3万股而已,不算什么。

    “可是,吃得有点慢,可能价格已经太高了,散户开始观望。”小弟解释完,小心翼翼问:“这样,会不会耽误我们出货?”

    刘曹和管大海埋头在一起嘀咕了一会儿。

    “干脆一口把它吞掉,再拉一波,抬价的同时造势,好出货。”管大海建议。

    三万股,60万资金,对比他们已经投下去的六百多万,对比可以预期的收益,就算最后出货价位差一点,也不伤筋骨。

    “吞,我倒是想吞,可是那些傻子的资金,现在都已经空了,说追加的也还没到位。”刘曹沉吟。

    “干脆我们自己来”,管大海说,“这样,明天那些傻子肯定更乐观,更死心塌地。”

    刘曹心里想了想,其实赞同了,“可是,咱们的资金,也已经空了啊。”

    管大海犹豫了一下,眼神炽热说:“借吧?”

    在股票市场,借钱,透支,是一件很普通的事,哪怕是在杠杆概念不那么明确的年代,也是一样。

    刘曹陈颖片刻,一拍扶手,“吞了。”

    …………

    谢兴搞不懂,为什么江澈会突然把他叫过来,让他来充当这样一个意义不大的角色。他所做的,仅仅是把江澈的买卖指令传达给胡彪碇的安排的小弟们,再把反馈信息报告给江澈而已。

    而且江兄弟不是说两年内不让我碰股票了吗?他有点困惑。

    当然,已经定下来给江澈打工了,哪怕困惑,谢兴依然仔仔细细,认真执行,不多问,不多想……

    除了一点感概:股市啊,生也股市,死也股市。

    “那3万股卖单被人一口气吞掉了。价格又升了一点。”谢兴告诉江澈。

    这么快?江澈第一次实际操盘,忐忑的心思放下来不少。

    他这回敢上手,是因为他和胡彪碇最早买入爱使股份的时候,每股的价格不过6块多点而已,哪怕加上后来帮忙拉升的投入,每股入手均价也就7块出头,他完全可以立于不败之地。

    “隔一个小时左右,20.2,再挂两万股,整数。”

    “好。”

    “如果再被吞掉,20取整,立即再挂一万股,不,挂14322股。”

    “好。”

    这是什么操作,谢兴不懂了。

    但是刘曹和管大海看懂了。

    在他们咬牙吞下那三万股之后,又来了两万股,挂单价格比他们稍低一点点……简直让人狂躁。

    但是既然已经出手了,要把这个势头保持住,他们只能继续吞下去。

    两万股吞下去,又来了一万股,而且价格更低,取整20。

    刘曹和管大海想杀人。

    但是,当他们看到这一万股后面的零碎数字,反而放松了下来有个大散户狗屎运,赚大了,跑掉了。

    这应该是最后一笔了。他们判断。吞掉。

    到此,这一天的沪市,也差不多接近休市。

    手里还握着一笔借来的资金,休市前最后时刻,刘曹和管大海在20块稍低的安全价位挂了几个十几万到几十万不等的买单这同样是实力不够的庄家喜欢用的手法,在收盘最后关头,用假买单造成继续“大热”的假象。

    为什么是假象?因为这些买单根本就不准备完成交易。

    因为通常情况下,根本没人来得及完成交易,在电脑操作时代,这几乎是绝对的,唯一的作用就是做k线图,给散户们看。而在1993年初,通过写委托给交易员,除最后环节外依然是人工操作的时代,大概偶尔会有那么点误差,不过问题也不大,就算有个别散户舍得少赚而且运气好完成了,小额而已,也无伤大雅。

    刘曹和管大海不认为这个池子里还有什么大户。

    终于收盘了,今天的交锋不算激烈,但是被那个大散户气得够呛,看清楚情况之前,更是被吓得十分紧张,刘曹和管大海都有些疲惫,瘫坐下来,长出一口气。

    明后天,等那些傻子后续资金到位,他们就可以更安心地出货了。

    小弟急匆匆跑进来,“老板,咱们的买单全部被人完成交易了!”

    “怎么可能?!谁能这么快,谁有这么多?”刘曹和管大海一下弹起来,上前揪住小弟衣领,“是不是你们挂早了?”

    小弟慌乱辩解:“不是啊,我们算着时间呢,可是刚交上去,交易厅大屏幕都还没写出来,就被告诉交易完成了。”

    “……”

    刘曹和管大海彻底懵了。这种情况只有一种可能,对方同时挂了买单,而且价格什么的都正好合适,两边同时录入电脑,交易秒速达成。

    交易所,胡彪碇默默往几个交易员口袋里塞了红包,这不是违规操作,是超高效操作,应该表扬的……交易员们收钱心安理得,一点不慌。

    酒店,郑忻峰问江澈:“老江,资金明天能到了吧?”

    江澈说:“估计要后天,或者大后天了。流动资金有点困难,褚姐正在想办法。”

    “好的。”郑忻峰不着急说,他才不怕刘曹催,只是有点心疼又少赚了点。

    “要不你干脆找个借口,推脱一天不去?”江澈建议。

    “怎么可能,那都是钱啊,一直没告诉你……已经翻番了,老江。”郑忻峰故作风轻云淡,其实内心已经激动死了,他当然坚持要去。

    江澈心说我这都翻几番了,想了想,接着道:“那你要坚强点啊,平稳气场。”

    这家伙非要去,江澈也是很无奈。不能告诉他,第一还是怕他露馅,第二,看他这次的表现,依然毛躁,需要“教训”。跟着江澈,老郑别的不说,至少生意之路,实在太顺了,这个教训与其以后让别人给,不如江澈自己来。

    听江澈这么说,郑忻峰心跳乱了一下,紧张了,磕磕巴巴问:“嗯?为,为什么……我为什么要坚强?还平稳气场。”

    “大喜大悲嘛,赚这么多,我怕你激动过度。”

    “……哈哈,我以为呢。”

    …………

    “笃笃笃。”

    谢兴敲门,直接隔着门道:“江兄弟,那我今天先回去了,明天?”

    “辛苦谢哥。明天不用来,你……后天再来吧。”屋里,江澈回应说:““对了,再来记得穿整齐点,把你以前的西装皮鞋翻一套出来,我带你见几个朋友。”

    “好。”谢兴答应下来,离开回家。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YBFZGJ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