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三章 师父发现了(高潮必看)

作者:凝望的沧桑眼眸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table width="100%" border="0" cellspacing="0" cellpadding="0">

    <tr>

    <td width="33%" align="center"></td>

    <td width="33%" align="center"></td>

    <td width="33%" align="center"></td>

    </tr>

    </table>

    云景落立即伸手去扶她,“夭夭,你起来。”

    苏浅璎却摇头,真切道:“师父,我既选择回来,就没打算继续瞒您。我娘,她是符焰谷的人,我如今也找到了哥哥。可他没有做半分危害苍生危害天下的事,他还帮助我们灭了符焰谷。师父,您常说上天有好生之德,蝼蚁尚且贪生,何况人呢?哥哥他根本没做错什么。求您,放过他好不好?”

    云景落哼一声,一把将苏浅璎扯起来。

    “不用求他。”

    “哥…”

    墨玄忽然叹息一声。

    “夭夭,在你心里,为师就是不分青红皂白滥杀无辜之人么?”

    苏浅璎一怔。

    “师父…”

    墨玄脸上已没了最初的震撼,脸上恢复了一贯的高山远止,悲天悯人。

    他缓缓说起十几年前的旧事。

    “当年我察觉符焰谷封印有异动,追踪一神秘人至天熙,将他重创。然后就碰到了你娘,他为报复,给你娘下了毒,让我因为愧疚之下救人心切无法再继续对他赶尽杀绝。”

    说到此,他长声一叹。

    “那时我以为你娘是被我连累才会丢了性命,如今看来,却是他的计。他原本的目标,就是你娘。”

    “所以您一直都不告诉我我娘中毒的真相?”

    苏浅璎此时终于了然。

    师父是觉得当年曲氏被他所累才会丢了性命,所以一直心怀愧疚,因此对她也格外疼惜宠爱。

    云景落听到这里,冷笑一声。

    “那个人是我的舅舅,赵家狼心狗肺过河拆桥,尤其是那个老太婆,看我娘善良好欺负,便端着长辈的架子,对我娘多有刻薄。我担心我娘留在赵府迟早被她给折磨死,就求了舅舅带我娘一起离开。后来他告诉我,我娘早就被赵家那些人面兽心的东西害死了,我才一心想要报仇。却不想,是他杀死了我娘。”

    幸亏苏浅璎没有在赵府长大,否则只怕早就被重男轻女的赵老夫人给迫害或者遗弃了。

    所以对这一点,云景落对墨玄还是心怀感激的。

    当下他看向墨玄,神色坦荡。

    “无论如何,我还是要感谢你救了我妹妹。但天下苍生什么的,与她无关,你若要拿她的命向四国交代,我决不答应。”

    他眼神冷然决绝,至始至终都将苏浅璎护在自己身后,一副随时都打算与墨玄拼命的态度。

    苏浅璎扯了扯他的衣袖,小声道:“哥,你别这么说。”

    师父对她有大恩,即便让她用命来还她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云景落却不退让。

    墨玄看他一眼,道:“夭夭是你的妹妹,也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徒弟,她天性善良从无作恶。况且符焰谷已亡,老夫何须向世人交代?”

    “希望如此。”

    其实云景落心里清楚,要论武功,墨玄是真正的天下无敌,自己就算全盛时期也不是他的对手。

    他最担心的就是墨玄为了那一套什么苍生民生拿自己的徒儿开刀。毕竟这种事,墨玄又不是没做过。

    如今看来,倒是他有些小人之心了。

    毕竟以墨玄的武功,完全不用将他放在眼里,若是真想动手,自己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苏浅璎则是满心感动。

    “师父…”

    墨玄抬手摸了摸她的头,这是他时常会做的动作。

    “你便是为了这个才回来的?”

    “不完全是。”苏浅璎微微犹豫,“其实我是想回来住一段时间。”

    墨玄有些意外的看她一眼。

    “夭夭,你有心事。”

    到底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墨玄一眼就看出她眉宇间愁肠百结。

    苏浅璎垂眸。

    如果不是中途恢复了记忆,其实她是打算对师父坦白的。可如今,她心乱如麻,理不出个头绪来,怎么说?

    见她这个样子,墨玄也不逼问,道:“你这一路也辛苦了,回去休息吧。”

    “是。”

    ……

    “哥,苍雪山不会有外人踏足,你好好养伤吧,不会有人来打扰你的。”

    苏浅璎对云景落说道。

    云景落则是打量着这个他妹妹生活了十多年的地方。

    苏浅璎的房间布置得相当精致,清幽又雅致,还有一股淡淡的幽香,闻着就让人心旷神怡。

    “看来我是多虑了,墨玄的确对你不错。”

    “都说了师父对我很好,你还不信。”苏浅璎眉眼间都是温顺,“从小到大,无论我怎样任性闯祸,师父从来都舍不得对我说一句重话。”

    云景落笑着点点头。

    “如此就好。只要他护着你,这世上就没人敢动你分毫。”

    墨玄的威慑力,他还是认可的。

    “好了,你去练功房养伤吧,师兄那里有好多疗伤圣药,我去给你拿来。”

    苏浅璎说着就出去了。

    云景落一看她没有危险,也就放心下来。他伤得不轻,内伤还未痊愈,需要静养一段时间,也就专心养伤去了。

    当夜。

    玉初却匆匆上了山。

    苏浅璎端着烛台正准备给云景落送去,抬头就看见夜色下的玉初,吓了一跳。

    “阿初?”

    玉初看见她,眼神一亮,随即大步走过来,抓着她的双肩上下打量。

    “你没事吧?”

    “没、没事。”

    苏浅璎总算反应过来,“你怎么突然回来了?”

    玉初看着她,目光深邃如浩渺星空。他忽然一把抱住她,紧紧的,似乎要将她刻进骨子里。

    苏浅璎不妨他有此举,手中烛台掉落在地。

    她有点茫然,随即想到这是在苍雪山,师父发现阵法有异动,很快就会出来。她连忙伸手去推,却听他在耳边轻轻呢喃的唤道:“夭夭…”

    这一声温柔缠绵,相思刻骨。

    苏浅璎推他的动作,就那么僵住了。

    鼻子莫名的有些酸涩。

    “阿初…”

    她忽然身子一僵,猛然推开他,慌乱的看向他身后,白着脸道:“师父…”

    玉初一顿,然后他神色自然的转身,看向不知何时出现的墨玄,淡定道:“太师父。”

    话音未落,墨玄一扬手,一道白光飞来,瞬间将玉初从脖子到脚腕都缠得严严实实。

    玉初没反抗,他也反抗不了。

    在墨玄面前,这天底下所有人的武力值都微不足道。

    苏浅璎面色大变,立即扑过去,跪在墨玄脚下。

    “师父,是我的错,您杀了我吧,别伤害阿初,别伤他,师父…”

    墨玄是察觉自己的阵法有异动,才出来的。哪知道会看见那样一幕,当下什么都明白了,他几乎是震怒,抬手就要杀了玉初。

    然而苏浅璎跪在他脚边,苦苦哀求。

    他低头看着素来乖巧的小徒儿满脸泪痕,满眼凄楚的望着他,顿时心疼得不得了。

    “夭夭,你起来。我常年闭关,竟不知这孽障这般的欺辱你,今日为师定会为你做主。”

    “不,师父,不是这样的。”

    苏浅璎抓着他的衣摆,泪如泉涌。

    “这一切都是我的错,该死的人是我,是我…”

    一直以来心里埋藏的担忧,徘徊,挣扎,痛苦,到今日被发现的慌张,释然,绝望齐齐涌上脑海。

    她悲从中来,又想起曾经失约辜负了宁晔,苏浅璎只觉得身心疲惫,眼下又见师父震怒,玉初性命在即。她更是慌了手脚,只觉得自己罪大恶极,抬手就往自己的天灵盖劈下去。

    “不要--”

    玉初目呲欲裂,全身内力涌出,将墨玄对他的束缚全数震断。

    墨玄也是脸色一变,顿时顾不得玉初,挥手拍开她的右掌。他一时情急出手的时候便用上了内力,苏浅璎被他的真力以及自己掌风反噬,喉咙一甜吐出一口血来,立即晕了过去。

    “夭夭。”

    玉初一阵风的扑过来,将她抱在怀里。

    墨玄一看他抱苏浅璎就脸色一沉,一掌挥开他,将苏浅璎打横抱起来往屋子里走。

    “你给我在这里跪着好好反省。”

    玉初被他一掌拍得倒在地上,立即吐出一大口血来。他脸色惨白的捂着胸口,然后慢慢撑起身子,当真跪在冰冷的雪地里。

    知道迟早会有这么一天,他也早已做好准备承受一切后果。

    也好。

    与其这般的偷偷摸摸,倒不如捅破这层窗户纸,光明正大。

    墨玄那一掌不轻,而他也全然没有抵抗,右肩肩骨错位,内腑震伤,经脉堵塞。应该找个高手,替他运功疗伤。跪在这里,风霜侵袭,只会雪上加霜。

    然而他跪得笔直,目光半分也不曾离开紧闭的那道门。

    苏浅璎伤得也不轻,墨玄将她抱回屋就开始给她运功疗伤。足足一个时辰,他才收功,小心的将她平放在床上,眉间却笼着担忧。

    “不要,师父,不要杀阿初…”

    睡梦中苏浅璎还在不停呓语,声声急切而忧虑。

    墨玄皱了皱眉,看向窗外跪着不动的玉初,起身走了出去。

    夜间风雪比白天更大,吹在身上如同刀子一般刮骨。加上内伤在身,不能用内功抗寒,玉初早已冻得手脚麻木,唇上毫无血色。

    他看见墨玄出来,立即问:“夭夭如何了?”

    墨玄看着他一副情深意切的模样,原本满心的愤怒消散了不少,化作一抹惆怅。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玉初挺直着背,哪怕身心煎熬,仍旧苦苦支撑。

    “太师父问的是哪件事?是弟子何时爱上她,还是我们何时情定终身…”

    “情定终身?”

    墨玄又被这四个字触怒,“你还真敢说!”

    玉初脸上露出一抹笑。

    “为何不敢?弟子从不觉得对她的感情是错误,也从不觉得有什么不能见人的。”

    他语气虽虚弱,却没有退却,一字一句说道:“我喜欢她,从小到大,我就没有把她当做什么长辈。从她六岁开始,我便下定决心要娶她为妻。”

    墨玄神色晦暗莫测。

    “她是你师叔,你一意孤行,可知会害了她。”

    “敢问太师父。”

    玉初抬头看着她,言语铮铮。

    “何为人伦,又何为人性?是先有人伦,还是先有人性?”

    墨玄听得一怔。

    玉初继续道:“自古男欢女爱本是定律,我未娶,她未嫁,我为何不能喜欢她?贪嗔痴爱恨怨,本就是人性。我遵循本心,何错之有?人要先懂得自己所求所需,而后才有了人伦,不是吗?”

    “那么,我何错之有?”

    墨玄竟被堵得说不出话来。

    玉初又道:“在你们眼里,她是我的师叔,可在我眼里,她只是一个女人,一个我想要的女人。我们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也没有阻碍任何人的利益得失,那么,我们为何不能在一起?”

    最后这一句话,语气平静,却满含质问之意。

    墨玄浑身一僵,脸上血色尽退,眼神里浮现出遥远的疼痛。

    “世人愚昧无知,只知站在道德的制高点来指责评论他人,我从未想过,自己是否有这个资格?”

    玉初脸色虚白,已经快要支撑不住,却还在说。

    “我和夭夭从小一起长大,这世上没有人比更有资格爱她,也没人比我对她更好。”

    “太师父,您德高望重虚怀若谷,是全天下人敬仰敬佩的帝尊。可您也是**凡胎的凡人,您也有七情六欲,您也年轻过,应该明白弟子的心情。”

    “夭夭一直视您如父,对您尊敬有加。甚至害怕自己连累您,一直逃避自己对我的感情。哪怕是到了现在,她都害怕让您知晓。刚才您也看见了,她甚至想要以死谢罪。”

    “她没有错,我也没有错,错的是世人的偏见和狭隘。”

    他深吸一口气,坚定的说道:“即便您今日杀了我,我也无悔!”

    墨玄再次一震。

    他看着玉初面色苍白眉目憔悴,眼神却坚如磐石。那样的眼神,仿佛在全天下宣告,他喜欢的那个女人,喜欢得光明正大,不惧任何的流言蜚语,谣言创伤。

    良久,墨玄才道:“你师父也知道?”

    玉初没回答,已是默认。

    “怪不得…”

    墨玄喃喃自语,想起在彝斓殿邀宁晔一事。

    他叹息一声,转身之际,说了句。

    “起来吧。”

    “谢…太师父。”

    玉初低语一声,却没起来。

    墨玄知道,他暂时起不来了。受了那么重的伤又在这里跪了许久,寒气入体,能支持到现在没倒下已是奇迹。

    他一挥袖,一股真力袭来。

    玉初闷哼一声,早已冻得麻木的双臂双腿终于有了点知觉。他以手支地,缓缓的,艰难的站起来。

    “回去养伤,这段时间,不许见夭夭。”

    墨玄留下一句话就走了。

    玉初抿着唇,道:“是。”

    他拖着沉重的步伐往前走,这时,调息完毕的云景落从练功房走了出来,一眼看见他,似意外又似了然。然后就注意到他好像受了伤,随即目光落在雪地里两滩明显隔着一段距离的血迹。

    云景落的脸色立即沉了下来。

    “我妹妹呢?”

    玉初抬头看见他,也有点意外他会出现在这里,然后他无声看向苏浅璎的房间。

    “她受伤了,别去打扰她。”

    “受伤?”

    云景落瞳孔一缩,怒火浮上眼眶。一瞬间他以为是他看错了墨玄,墨玄果然是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随即意识到不对,如果是墨玄伤了苏浅璎,玉初不可能没有任何反应。

    他仔细看了看玉初的脸色,似有所悟,顿时脸色更沉。他二话不说,直接一脚踹开门

    “墨玄,你这个言而无信的卑鄙小人--”

    “别去。”

    玉初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他本就伤重,情急之下一开口更是真气上涌,再次吐出一大口鲜血,险些站不稳。

    云景落才不会管他的死活,他怒火滔天的冲进苏浅璎的房间,一眼看见苏浅璎人事不省的躺在床上,面色憔悴显然受了极重的内伤。

    他顿时双目充血,抬手就劈向站在窗边愕然看着他的墨玄。

    随即他侧身一躲。

    “云公子切莫动怒,且听老夫一言。”

    “没什么可说的。”

    云景落手臂一震,两人分开。他一个后退,就将躺在床上的苏浅璎打横抱在怀里,冷眼道:“我就不该带夭夭回来。你们这些所谓的正道中人,只会打着正义的旗帜标榜自己的大义,说什么大公无私的清理门户,说到底就是卑劣自私,虚伪的掩盖你们的丑陋肮脏。我妹妹何其不幸,竟会拜入你门下。”

    “也好,今日这一遭,就算她还了你的养育教导之恩。我这就带她下山,从此再不会踏足你苍雪山半步。”

    他说完就要走。

    “慢着!”

    墨玄连忙阻止。

    玉初也已经来到门边,一只手支撑着门框,一只手抓住他的手臂,忍着胸口的疼痛,道:“她现在受了伤,需要静养。你自己也伤势未愈,就这么下山,万一遇到强敌,你如何护她?”

    云景落皱眉,显然是将玉初的话听进去了。

    方才他见到苏浅璎不省人事的躺在床上,一时怒火中烧未曾仔细思索。如今被玉初这么一阻,怒气消了不少,冷静也重归脑海。

    若墨玄真要杀苏浅璎,她早就死了,何至于等到现在?

    而且他刚才抱着苏浅璎的时候就已经替她探了脉搏,虽然伤得极重,但显然有人给她运功疗过伤了。

    墨玄又在这里,答案不言而喻。

    他本就极其聪明,稍微一番思索,就大概了解了事情原委。

    墨玄走上来。

    “你既随夭夭上山,便是我苍雪山的客人。夭夭是我的徒儿,我断不会害她。方才我才帮她稳定伤势,如今外面风雪重,你这般带她下山,才会害死她。”

    云景落看了看面色虚弱的玉初,又侧头看了看墨玄,最终妥协。

    “墨玄,你听着,你师门的事我不管,你要处置谁也跟我没关系。但若你为了自己清誉伤我妹妹分毫,我定不会与你善罢甘休。”

    他将苏浅璎重新放回床上,冷声下逐客令。

    “你们都出去。”

    玉初抿着唇,眷念的看了苏浅璎一眼,默默转身走向隔壁,他自己的房间。隔着冰冷的墙壁,他感受不到她的呼吸也感受不到她的气息。然而这时他必须要忍受的煎熬。

    墨玄虽减免了对他的惩罚,却依旧没有原谅他。

    如今的他,没有资格挑衅,只有默默忍耐。

    ……

    屋子里再没了旁人,云景落握着苏浅璎的手,眼中忧心匆匆。

    “真不知道让你回来到底是对还是错。”

    他叹息般的语气一落下,就听到苏浅璎在梦中呓语。

    “别杀他,师父,别伤害阿初,是我的错…我的错…不要杀他,师父,求您,不要--”

    她猛然睁开眼睛,眼底满是未褪的恐慌。

    云景落连忙按住她的肩,制住她要坐起来的动作,道:“妹妹。”

    苏浅璎被这一声唤醒了神智,一把抓住他的手,急切道:“哥,阿初呢?他在哪儿?师父,师父是不是…”

    她又流下泪来,声音嘶哑而痛楚。

    脑海中满是师父震怒的脸和满是杀意的眸子。

    “阿初…”

    阿初是不是已经被师父杀了?师父舍不得伤她,所以就拿阿初开刀,是不是?

    苏浅璎完全陷入自己的臆测里,只觉得心痛如绞生不如死,真不容易方才被师父一掌打死,也好过如今痛不欲生的骄傲。

    “妹妹,你别激动。”

    云景落生怕她再做出傻事,连忙道:“他没事,他还活着,只是受了点伤,已经回自己房间休息去了。”

    原本癫狂的苏浅璎慢慢的安静下来,她泪眼婆娑的望着云景落,小心翼翼的求证道:“真的?你没骗我?师父…师父真的放过了阿初?”

    云景落坚定的点点头。

    “我发誓,他还活着。”

    苏浅璎仔细看他的神色,确定他没有骗自己,一颗心这才落了下去,却仍旧满脸担忧。

    “师父出手那么重,阿初…哥,你去看看他好不好?你帮我去看看阿初,看看他…”

    “妹妹。”

    云景落看见她这个模样也是心疼得紧。

    “我刚才看见他了,他是伤得不轻,但没有性命之危,你放心。你师父纵然迁怒他,但也不忍看你伤心,不会真要了他的命的。”

    苏浅璎不说话,只是不停的流泪。

    云景落怜惜的给她擦干眼泪,轻叹一声。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苏浅璎目光无神的看着屋顶,喃喃道:“是我害了他…”

    “胡说。”云景落皱眉,“你自己都这副模样了,还在为他着想,真傻!”

    苏浅璎苦笑,“哥,你不懂…”

    “我是不懂,我只知道你为了他险些丢了命。”云景落脸色不太好,“这么多年都忍过来了,何须在意这一朝一夕?他分明就是故意的。之前你因为宁晔疏离他,如今又为了躲他跑回苍雪山。他怕你离开,再也不理他,所以就着急了,明知道会被墨玄发现依旧不管不顾。”

    他是男人,玉初的那点心思他岂会不懂?

    “你也是的,墨玄发怒,要怎么惩治他你就随他去,总归墨玄不可能真要了他的命。你跟着跑过去凑什么热闹?还把自己弄得这一身伤,可值得?”

    云景落虽口中责备,到底还是心疼她,语气也不自觉的放柔了许多。

    苏浅璎不说话。

    云景落叹息一声,又给她掖了掖被子。

    “睡吧,我就在这里守着。”

    这时候,墨玄走了进来。

    “师父…”

    苏浅璎顿时掀开被子,跪在地上。

    云景落连忙去扶她,“地上凉,你快起来。”

    苏浅璎却不听,膝行来到墨玄面前,一个头重重磕在地上,额头立即红了一块。

    “师父,是我错了,您别杀阿初,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您放了他好不好?是我让您丢了脸,是我不知羞耻,是我勾引他的…”

    “你再胡说八道什么?”

    云景落又急又怒,苏浅璎却死活不肯起来。

    “师父,是我的错,您杀了我,放过阿初吧,师父…”

    墨玄大步上前,弯腰去扶她。

    “夭夭,你先起来。伤得那么重,且不可急火躁动,雪上加霜。”

    “不,师父。您不答应我,我就不起来。”

    苏浅璎流着泪,却是满脸坚决。

    墨玄叹一声,温声安抚道:“好,师父答应你,先起来,好不好?”

    苏浅璎还在抽泣,“真的?

    墨玄道:“从小到大,为师何时骗过你?”

    苏浅璎这才起身,由他扶着重新躺回床上。

    墨玄坐在旁边,仔细给她探脉,确定没有大碍后才放下心来。

    他摸了摸苏浅璎的头,眼神依旧温和慈爱。

    “为师好容易才把你从鬼门关里救回来,日后切不可再做傻事了,知不知道?”

    苏浅璎闷声点头。

    “徒儿不孝,让师父担忧。”

    墨玄摇头,神色愧疚。

    “是为师的错。这些年我只忙着为你研究解药,竟疏忽大意至此。你与阿初本就年龄相近,又长年累月生活在一起,日久生情也在情理之中。我以为玉照国礼法森严,阿初又是个寡言的性子,应该不会…”

    他又是一声长叹。

    “终归是为师的错。”

    苏浅璎原本就满心愧疚,此时听他这般说,更是自责。

    “不,师父,不是您的错,是我…我以后再也不见阿初了,我明天就下山,我这辈子都不见他了…”

    “别说傻话。”

    云景落轻责一声,瞥了墨玄一样,语气有些凉。

    “男欢女爱两情相悦,这本来就是人知本欲,何错之有?”

    他说的话与玉初如出一辙,又似乎多了几分讽刺和意有所指。

    墨玄神色静默,也没理会他语气里的针锋相对夹枪带棒,而是问苏浅璎。

    “夭夭,你告诉我,你是不是,真的喜欢阿初?”

    苏浅璎眼眶里又落下泪水来,却是点点头。

    “是。”

    空气里顿时一阵静默。

    “师父。”

    苏浅璎抬头,满脸的哀戚和无奈。

    “起初我是真的只当阿初是晚辈,从无任何僭越和非分之想。哪怕是后来知晓他的心意,我也一直告诉自己,我身中剧毒命不长久,不能害了他,所以一再的远走江湖,逃避。可是…可是我高估了自己。阿初,他对我那么好…师父…”

    她哭了起来,“我也是人,我也有七情六欲。师父,您告诉我,要怎样才能控制自己的感情?我做不到,师父,我做不到啊…”

    墨玄见她情绪激动,连忙拍了拍他的背。

    “别哭。”他道:“是为师不好,为师不该不分青红皂白的处罚阿初。我以为是他逼迫你…”

    “没有。”苏浅璎赶紧道:“阿初从来没有逼迫我,他从来都迁就我,纵容我,他从来都对我那么好。是我,是我怯懦,一再的伤害他…是我的错,师父,是我的错…”

    墨玄看着她满脸泪痕,撕心裂肺,脑海里忽然浮现另一张脸,也是这般的泪如雨下,却声声质问。

    那些埋藏在他记忆深处,连他自己都以为已经忘记的往事,再次浮现。

    “你没有错。”他语气呢喃,包含沉重和苍凉,以及痛悔,“是我错了…”

    ------题外话------

    想知道九百年后的地球,是什么样子的亲,可以看过来!

    推荐好友微蓝正在pk中的新文《喵情暖婚》

    一场大火烧毁了人民医院的妇产科大楼。秦家大少奶奶在大火中不幸丧生。

    五年后,心内科主治医生韩冰携子归来。为报仇努力查找当年人民医院失火真相。一场正与邪、善与恶的较量就此展开。

    “喵叔叔,你不要死。我和妈咪不能没有你,我让我妈咪嫁给你好不好?”

    秦沛看到抱着陆雪飞痛哭的儿了,气的鼻子都快歪了。

    “臭小子,你当老子是死的吗?”当着我的面,让你妈咪改嫁其他男人。

    “喵叔叔不会死,喵叔叔只是要回到属于自己的星球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YBFZGJ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