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三六九章 春宵苦短,一言难尽

作者:木允锋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刺客蛛!”

    杨丰托着一只小蜘蛛说道。

    “此物剧毒,幸亏这是冬天,虫子都不爱活动,否则被咬一口至少得去半条命,而且还无药可救!”

    紧接着他说道。

    当然,这话就有点夸张了,实际上咬死人的概率几乎为零,倒是让人痛不欲生的概率极高,中国境内本来就极少有要人命的蜘蛛,毒性最大的鸟蛛在热带雨林里,不过谁也不可能亲身来尝试一下,他说什么就是什么,看着这在寒气中萎靡半死的小动物,李皋下意识地后退一步。

    “这刺客真歹毒!”

    他恨恨地说。

    那刺客当然跑了,这地方旁边就是崇山峻岭,别说一个身手矫健的大活人,就是头大象只要出了驿站院墙想找到都属于大海捞针,这个婢女是假的,真正的婢女还扔自己住处的床底下呢,黑夜里也没人注意,她直接把李秀的晚饭加料后送到她房间,这傻姑娘毫无防备地被放倒,然后那婢女故意装作和杨丰玩情趣,扶着她立在帐子后,等杨丰过去的时候突然间发难。

    这招很聪明。

    但可惜……

    估计那一刻的刺客得何等迷惘!

    “我看我还是回长安吧,这刚出长安不足百里,就已经在鬼门关前走一趟了,活着到江南的希望不大呀!”

    杨丰看着小蜘蛛说道。

    “杨兄放心,兄弟立刻将此事奏明圣人,那胡人虽然歹毒,但却也没有胆量挑衅圣人,只要圣人警告他一下应该就没胆量再对杨兄不利了!”

    李皋忙说道。

    这刺客是谁派的就不用说了,能恨不得杨丰死的,除了安禄山也再没别人,安胖子蓄养刺客尽人皆知,实际上这时候豪门世家都蓄养,虽说没到中唐刺客横行时候,但要说谁家没两个死士那也是扯淡,这是世家千百年延续的传统,义子加死士,这都是世家的好传统,不过安禄山这样做仍旧让李皋很恼火,毕竟他现在全靠着杨丰,他几百上千万缗的大生意就靠着杨丰提携,安禄山如此不给面子简直打他这个嗣曹王的脸,好歹他也是大唐宗室啊,这个胡人越来越猖狂了。

    “那我就先在这里等一天吧!诸位都回避一下,我得看看阿秀身上还有没有别的毒蛛了!”

    杨丰说道。

    “李家娘子……”

    李皋说道。

    “没事,只不过被下了i药!”

    杨丰说道。

    这样李皋也就不再多说,立刻带着其他人退出,至于他如何处置倒霉的驿丞等人就与杨丰无关了。

    所有人都走后,杨丰立刻把门关好,然后眉开眼笑地回到李秀身旁对着红色烛光欣赏一下睡美人,紧接着把她脱剥得干干净净,同样也把自己脱剥得干干净净,搂着温暖柔软的小白羊把被子一盖把灯一吹……

    闭上眼睡觉了。

    “这妖人!”

    此时俯瞰驿站的山林中,那女刺客捂着依然在流血的胸口,羞愤地骂了一句,转身隐入浓密的山林,山林重新回到了寂静,直到黎明时分……

    “啊!”

    一声尖叫惊醒了整个驿站。

    “别叫,把人都吵起来了!”

    杨丰一把捂住李秀的嘴说道。

    后者小脸通红,双手抓住被子多少有些惊慌地看着下面自己的身体,感受着杨丰那压在上面的腿,当然,还有那个多出来的腿!

    “你,你怎么进来的?”

    她带着哭腔结结巴巴地说道。

    “你身上有什么不适?”

    杨丰无语地问道。

    “头,头有些疼!”

    李秀红着脸说道。

    “别的没有疼的地方?”

    杨丰问道。

    李秀的两条腿一夹,然后羞涩地点了点头。

    “那就没事了,挺大个人了一点警惕心都没有,被人下ya迷倒都不知道,害得我被人捅了一剑,还被甩了一脸毒蜘蛛。”

    杨丰这才放心然后说道。

    “咱们遇上刺客了?”

    李秀后知后觉地惊讶道。

    “呃,你现在,你要干什么?”

    杨丰愕然看着掀开自己被子的李秀说道。

    “看你的伤啊?”

    李秀茫然地说。

    “你是在诱惑我吗?”

    杨丰指着她胸前****着说。

    很显然因为平常穿着问题,他并没注意到这丫头很有料,此时她低着头那两个ju物正好垂在他胸口,随着她的动作,在那里轻轻划过,而李秀掀开被子的手,正好也掀到了某个重要位置,小杨丰就像得到召唤般一下子弹起来,精神抖擞地虎视着距离自己不远处的那一抹黑色,李秀同样一下子被惊呆了,保持着掀开被子的动作傻乎乎看着那危险东西,突然间她脸色血红,惊叫一声转身就要往床下跑,但可惜速度慢了点,杨丰的双手从后面环抱住她,一下子又拽回到床上。

    “都这时候了还想跑?”

    杨丰狞笑着说。

    “放开,我害怕!”

    李秀红着脸手舞足蹈地挣扎着说。

    “害怕,害怕什么,我又不能吃了你!”

    杨丰说着将她的后背按在自己肚皮上,李秀两腿两臂全都指天,就像只挣扎的猫咪般不停活动,因为两人的姿势问题,那让她害怕的东西正好卡在最合适的位置上,两下的对比让她更加惊慌,挣扎也更加剧烈,很显然这东西有点过于恐怖了。

    “乖,早晚得有这一天的!”

    杨丰笑着说。

    突然间李秀尖叫一声,哆哆嗦嗦地停止了挣扎。

    “呃,这可是你自己弄进去的!”

    杨丰一脸无辜地说。

    说完他猛得向上一挑……

    “杨兄,春宵苦短啊!”

    第二天早晨,李皋看着一脸无奈从李秀房间里走出的杨丰笑道。

    “唉,一言难尽!”

    杨丰叹了口气说道。

    “杨兄,弟已将昨夜刺客一事,连同疏于防范的驿丞一同送往长安,而且直接交渤海公,估计下午就能得到圣人回复,就算圣人顾不上处理此事渤海公也会处理,有他出面告诫一下足以让那些奸人止步。”

    李皋说道。

    实际上李隆基已经基本上不再处理那些朝政琐事,绝大多数都是高力士代理,反正这朝政有李林甫,财政有杨国忠,对外战争有各处节度使来负责,只有少量需要他过问,而这部分绝大多数高力士负责,李隆基本人就在他的大明宫游乐园里负责享受人生,他已经临近七十,对于女人的需求没那么强烈,主要就是听歌舞,看马球,赌钱,找一群拍马屁的御用文人歌功颂德,在一个昏君的道路上一往无前地走下去。

    “但愿如此!”

    杨丰依然心情不好地说道。

    “杨兄,难道李家娘子……”

    李皋终于没忍住,很是八卦地欲言又止。

    “美食虽好,可不够吃啊!”

    杨丰悲愤地说。

    “呃?!”

    李皋竟无言以对。

    在中午李秀起床时候,高力士给李皋的回复就到达,至于内容当然不会很直接,而是隐晦地告诉他们,他已经找过刘骆谷,后者不承认是他们所为,而且保证安禄山没有刺杀杨丰的意思,另外还说或许是大食人和石国人,也或许是葛罗禄人所为。毕竟杨丰对待葛罗禄相当凶残,葛罗禄叶护早就上表过,而且直到现在还经常有突骑施人去葛罗禄部杀人放火,据葛罗禄人所说,那些突骑施人中间有很大一部分是换马甲的碎叶军,这样葛罗禄人刺杀杨丰就正常了,至于说葛罗禄人有没有这样能力……

    那关刘骆谷屁事。

    就算葛罗禄人没这能力,大食人和石国人绝对有,看看长安城里两国商人数量就知道了。

    总之,他们是无辜的,在这件事上他们绝对是躺枪,安禄山绝对没有任何报复杨丰的企图,东平郡王是多么识大体顾大局的,大唐出现杨丰这样威震西域的猛将,他为此而高兴还来不及呢,又怎么可能派人来刺杀杨丰?绝对是葛罗禄人,他们被杨丰杀了上万人,抢了一万多女人,还有无数的牛羊牲畜,肯定怀恨在心,不敢公开报复,只能采取这种低级的暗杀手段!

    “刘骆谷真这样说的?”

    杨丰愕然道。

    “杨将军,这是小人在外面偷偷听来的,刘骆谷就是这样回渤海公的。”

    送信的家奴说道。

    “啊,这倒也有几分道理,还是东平郡王看事明白,要不是他提点我还不知道葛罗禄人这么大胆呢!”

    杨丰满意地说。

    “呃?!”

    李皋茫然地看着他。

    “既然如此,那倒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我就说东平郡王是何等宽宏大度之人,又怎么可能做出这种卑劣行径,既然是葛罗禄人那就没什么可说的了,赶紧继续赶路吧!”

    杨丰说道。

    李皋无语地看着他。

    你是真傻还是假傻?他们说葛罗禄人你就信了,傻子都明白葛罗禄人才是躺枪的好不好!

    他在心中腹诽。

    不过这样最好了,既然高力士已经警告过刘骆谷,那么安禄山方面也就不会再继续刺杀行动,高力士的面子安禄山还是要给的,毕竟他要不给高力士面子,下一次警告他的就换成皇帝了,于是此事就算解决,在又休息一晚之后,李皋和杨丰带着他们的大队人马继续向南,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YBFZGJ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