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卷 第五七三章,点烛问卦【第二更】

作者:南斗昆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涂庸确实不缺钱,不过听到楚千寻报出的价位后,饶是再好的修养,也忍不住皱了下眉头。

    “怎么……这么贵?!”

    卜卦一次三万!!!三万啊!!!

    涂庸不缺钱,但是不傻,哪里的道士算卦,敢收3w的!!!我看起来像那种人傻钱多的吗!

    “贵吗?也对,不过,我卜的准啊。”楚千寻笑呵呵道。

    涂庸脸色不变,摸出一万来放在桌上:“我的心里价位,这是极限。”

    女道士脸色一变,抬起手,指了个方向。

    那方向,是个桥,桥那边,停着车。

    一辆488,400w左右,在他眼里,已经是不错的跑车了。

    不过下一刻,涂庸见到女道士摸出一把车钥匙。

    “那是……你的车?”

    车牌‘南e33333’。

    南是南山省,e就是临江市,5个3,天牌!来头不小!

    涂庸眯着眼,这种顶级牌照,可是超越车本身的价值。

    “1w块钱,打发要饭的呢?”楚千寻皮笑肉不笑。

    涂庸又加了2w。

    “不好意思,还没请教大名。”

    “握住烛台。”

    “呵呵,道姑是不是有些眼高于顶了,我是涂家人,时间有限,耐心也有限。”

    见到涂庸不理会,楚千寻手一僵:“涂长松是你谁?”

    “祖父。”

    楚千寻笑道:“他连和我爷爷一起钓鱼的资格都没有,你又算什么?”

    涂庸气的想掀了这摊子!

    钓鱼?!

    他祖父根本就不会钓鱼,什么乱七八糟的,这个女道士,到底是谁!!!

    “还算不算卦,不算走,钱不退。”

    涂庸气道:“算!你给我算算,秦昆去哪了?”

    “桥那边荒村。”

    “你不算怎么知道?”

    “废话,我看着他走过去的。”

    涂庸已经炸出内伤。

    “行,我再问一个。”

    “3w。”

    涂庸嘴角抽搐,他有钱,但这么给人,好像还被戏耍一样。

    “道姑,我有钱,但钱不是这么花的。求签求卦求的是心诚,不是漫天要钱!”

    “你心诚你拜神啊!神仙给你解答。找我干什么?你过来找我,想省钱?可以,拜拜我。”

    “道姑,我可以忍你两次,这是我的极限。”涂庸脖子上青筋凸爆。

    楚千寻见到再闹下去,这位公子爷估计真玩不起了,于是道:“好了,稍安勿躁。不收钱卜卦的法子也有。我宗门叫凭缘挑火,点烛问卦。你要能拿火挑子把蜡烛点亮,就是与我有缘,可许你一卦。”

    火挑子是一次性的木棍,像是大号的火柴,但上面的磷粉味道很奇怪,刺鼻,而且有股臭味。

    涂庸第一次遇到这种法子,觉得新奇,刚刚一些不满也被替代。

    火柴点蜡烛,这有何难?

    擦亮火柴,涂庸小心护火,放在蜡烛上,火挑子燃烧的速度一般,火焰旺盛,但是直到烫手,也没将蜡烛点燃。

    这……

    “你我无缘,想卜什么掏钱吧。”

    “你这蜡烛有问题!”

    “老板,这蜡烛没问题。”一直不说话的阿布,突然开口。

    涂庸皱眉,这保镖,怎么胳膊肘往外拐!

    只见阿布开口道:“小鬼炼烛,道姑的手段,不觉得残忍了些吗?”

    阿布说着,擦亮了火柴。

    楚千寻叹息道:“一些欠了命债的腌臜邪祟,炼了就炼了,以前道姑我呀,不欠命债的小鬼也不放过,现在脾气已经好多了。”

    阿布点着蜡烛,仍旧没有点亮。

    但是最后一刻,火焰突然蹿高三倍!

    阳火!

    轰地一下,蜡烛燃烧,阿布笑道:“现在道姑可以免费卜卦了吧?”

    “可以。”

    涂庸松了口气,虽然不知道阿布是怎么点亮的,不过这神秘的道姑,让他多了不少兴趣。

    涂庸清了清嗓子道:“那我问一下,我将来的妹夫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半晌,不见楚千寻回答,涂庸道:“这摊位上写着,烛生十地,龙观九天的,答不上来吗?”

    楚千寻抱歉一笑:“他点亮的,他与我有缘。你问不了。”

    阿布戏谑一笑:“道姑,那我问问,我们老板将来的妹夫,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阿布笑的很开心,总算,看到这个神秘的道姑吃瘪一次。

    楚千寻却表现的满不在乎:“握住烛台。”

    烛火闪烁,阿布握住一刹那,浑身冰凉,感觉自己三魂中,命魂被窥视一样,想要松手,却来不及了。

    “你干什么?!”

    “搜寻一下你的因果线。不想继续占卜,松开就行。”

    “你!”

    阿布浑身冰凉,搜寻因果线,岂不是要把自己看个光?!

    但是……那是窥天机啊,这个道姑有这么大的能耐吗?

    阿布没有松手,并且发现,蜡烛上的火不断变换,好像一幕幕场景能从蜡烛中映出来。

    涂庸一度以为自己眼花了,最后发现并不是这样。

    这个道姑的蜡烛……好像欧洲女巫的水晶球一样!火焰在跳动,涂庸能看到,那是一幕幕场景在闪动,虽然跳跃很快,但是有几幕自己看清了。

    那火焰确实是一幕幕场景!

    有人!

    有物!

    有景!

    那是什么火?!

    蜡烛烧了三分之一,火焰熄灭。

    楚千寻道:“看不到。”

    “哈……哈哈哈哈……”阿布松开手,精神上困顿袭卷脑海,“看不到?那你装神弄鬼费了半天力气,戏耍我们吗?”

    一把刀子,被阿布摸出,抵在楚千寻脖子上:“我能看得出,你是有本事的。把占卜的答案告诉我!”

    楚千寻抬头,像是看个死人一样看着阿布。

    “没法告诉你!你的命,不足以活到见到这个先生的妹夫。因果线上,那一根断了。很明显,你要被人杀死,原本九死一生的局,还有一线生机的。可惜你今天没有在屋里好好睡觉,跑了出来,一线生机也没了。要怪,你就怪你的老板,和那个把你叫醒的瓦尔德吧。”

    楚千寻乱说一气也到好,但是言之有物,不得不引起人的重视!

    阿布浑身冰凉,她怎么会认识瓦尔德?!

    阿布确定,瓦尔德虽然是华夏通,但是那都是在欧洲华人街培训的本事,他这是第一次来华夏,更是第一次来临江,待了不到三天,一个白湖镇的女道士,怎么会认识瓦尔德!这不科学!!

    这难道是……她算出来的吗……

    “我会死???我不信!”阿布低吼道,他有能复活灵魂的圣血,他不相信,自己会死!。

    “你欠的命债太多,老天派一个人替那些枉死的家伙索命来了,你不相信……也由不得你。”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YBFZGJ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