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185章:母女相爱相杀

作者:安福宁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table width="100%" border="0" cellspacing="0" cellpadding="0">

    <tr>

    <td width="33%" align="center"></td>

    <td width="33%" align="center"></td>

    <td width="33%" align="center"></td>

    </tr>

    </table>

    景绣不以为意地回望了景天岚一眼,景媛将她的神色看在眼里,说娘算计过多,她景绣自己算计的也不少吧,外祖母一条命娘的半条命都被她算计进去了,她竟然还有脸讽刺娘?!

    景绣迎向她打量的视线,她却在瞬间变换了神色,一脸感激的笑意走过来拉住她的手,无比诚挚地说道:“绣儿,这次真的要感谢你,等娘醒过来我一定告诉她是你救了她。其实娘她不是看不惯你而是因为嫉妒爹心里有三姨娘没有她,她恨三姨娘连带着把你也恨上了,我也被她感染莫名其妙的跟你作对。不过你放心,如今我感念你救了娘亲,以后都不会再跟你作对了,我相信娘也不会了!”

    就在这时床上有了动静,一个丫鬟高呼一声,“夫人醒了!”

    景媛听了忙转身走到床前,掀开纱帐,担忧道:“娘你没事吧?”

    沈柔看着她,然后掀开纱帐远远地看了景绣一眼,眼神有些空洞,明明视线落在景绣身上却让景绣觉得她是透过她在看别的什么人。

    “娘,是绣儿救了你!”见沈柔看向景绣,景媛也看了静立不动地景绣一眼,忙对沈柔说道。

    沈柔空洞的眼神恢复了一丝神采,景绣隐约在她眼里看到了一丝诧异,低头一笑,转身出了屋走出世安苑。

    “她……救了我?”沈柔看着空荡荡的房门,不敢置信地看着景媛,声音透着一丝无力和沙哑。

    景媛点头,脸上没了之前景绣在时的感激和热情,一片冰冷和冷漠,“嗯,她救了你,起初不愿意的,后来我坚持,又有爹和外人在场她不好拒绝勉强给娘把了脉开了方子。”

    沈柔了然地点头,上次景绣来给她把脉也是因为老爷让她来她才勉强过来的。

    “夫人您昨天晚上睡觉前还精神很好呢,怎么忽然就昏迷过去了呢?”一个丫鬟见沈柔试图坐起身子旁边的景媛却没有扶的意思,忙走过来扶着她起来,一边拿过枕头放到她的背后,一边困惑地说道。

    景媛听了丫鬟的话心里一颤,眼神闪烁着,起身说道:“娘你好好养病,我、我先回去了,过两天再来看你!”说着急急地转身出去了。

    沈柔眯眼看着她离去的方向,泛白地手指紧紧地攥着被角,牙齿死死地咬着嘴唇,身子抑制不住地颤抖着。

    “夫人……您怎么了?”丫鬟困惑地问道,顺着她的视线看向房门,眼里闪过一丝狐疑,大着胆子接着开口道:“夫人,您的身体明明已经好了很多,是不是因为喝了大小姐端来的……”

    “啪!”她话还没说完,就被沈柔用尽全身力气扇了一巴掌。她捂着脸忙跪了下去,其他几个丫鬟也下意识地跪倒在地噤若寒蝉。

    “你敢胡说八道一句我拔了你的舌头!”沈柔剧烈地喘息着,一边捂着胸口一边眼如铜铃地瞪着她。

    那丫鬟忙不停的磕头,一下一下,触地有声,脸色惨白地不停说道:“奴婢不敢,奴婢再也不敢胡说八道了……”见沈柔一直不说话她又抬起手毫不手软的扇自己耳光,一边扇一边哭,但是众人却只听见一声声巴掌声不闻哭声。

    沈柔瞪着她,眼中通红一片,仿佛有烈火在剧烈地燃烧着,眼下却发黑,再加上蓬头垢面,脸色蜡黄,整个人散发着阴森可怖的气息。

    丫鬟的脸已经红肿一片,嘴角也挂着血迹,已经疼的麻木了,可是夫人不叫停她就不能停。

    巴掌声不见变小反而变得更大了起来,其他几个丫鬟将头埋得很低很低,肩膀瑟瑟地颤抖着,心里的恐惧丝毫不亚于那个正在自扇耳光的丫鬟。

    沈柔目光从那个丫鬟身上移开,一一从她们身上扫过,眼神如刚出鞘的剑一般锋利。

    见她们一个个被自己威慑地头都不敢抬,这才冷哼一声,嘴角满意地勾起,看向身前的丫鬟,施舍的语气含着满意,说道:“行了,差不多了!”

    那丫鬟已经打的自己脑袋发晕耳边嗡嗡作响了,一时还反应不过来,双手仿佛上了发条的机械般不知道停。

    沈柔不由笑了,看向另外几个丫鬟,“让她停下!”

    两个丫鬟得了命令忙起身急急地走过来,一人拉住那丫鬟的一只手。

    那丫鬟的脸已经红肿得看不出原来的样子了,眼冒金星,身子晃晃悠悠地倒了下去。

    两个丫鬟忙眼疾手快地扶住她,但也不敢扶她出去,只是低着头等沈柔的示下。

    沈柔轻蔑地看了昏迷过去的丫鬟一眼,凌厉的目光重新在她们几人身上过了一遍,“不该说的话就烂在肚子里,你们在我身边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怎么还不长记性呢,我看在她平时伺候的尽心的份上就饶了了她,你们都给我睁大眼睛看看她,你们如果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下场只会比她惨十倍!”

    丫鬟一个个心惊胆战,颤抖着声音异口同声道:“是!”

    沈柔这才满意地勾了勾嘴角,垂眸吩咐道:“把她带下去吧,随便让她干什么,只要别再让她在我面前出现了!”

    两个丫鬟唯唯诺诺地点头,一左一右费力地扶着那个丫鬟出去了。

    “你们也都起来吧,我饿了,去给我拿些吃的来,记住要清淡的!”

    立马又有两个丫鬟毕恭毕敬地出去了,另外剩下两个丫鬟走到床边内心惶恐地站着等吩咐。

    景仁义抓药回来刚好撞上两个丫鬟费力地扶着一个满脸红肿嘴角带血不知是死是活的丫鬟从世安苑出来,眉头微蹙,问道:“这怎么回事?”

    景媛的性子什么时候变得这般暴戾了,娘还躺在床上昏迷不醒她就不能消停消停?

    “……她说错话被夫人罚扇自己耳光了。”一个丫鬟小声地答道。

    “娘已经醒了?”

    “是,夫人的精神很好,二小姐的药果然灵验。”夫人一点都不像刚从昏迷中醒过来的人。

    景仁义心里的大石彻底落了下去,但是瞥到昏迷不醒的丫鬟时脸色又凝重起来,将手中的药挪到一只手上,腾出一只手从怀里掏出一锭银子交给其中一个丫鬟,“给她找个大夫好好看看吧!”

    丫鬟接了,景仁义叹息一声提着药走进房间。

    沈柔正坐在床上发呆,一脸受伤地神色,一见到他脸上顿时散发出光彩,眼睛一酸,眼泪就控制不住的下来了。

    “义儿——”

    景仁义将手中的药交给丫鬟,丫鬟拿出去煎去了,他快步走到床边坐下,将沈柔伸出的双手握住。

    “娘你怎么样了?”

    “你去哪儿了啊,娘都这样了你都不来看娘?”沈柔泪眼朦胧地看着他,语气略带责怪和委屈地问道。

    景仁义从一旁的丫鬟手中接过手帕,一边轻柔地替她擦着眼泪,一边柔声说道:“娘你这话说的可就让儿子寒心了,我哪天不来看你,刚才是去给你抓药去了!”

    沈柔听了哭的更凶了,抓着他的手哽咽道:“还是你心疼娘,不像你妹妹,她、她竟然……”话还没说完,已经不可抑制地大哭了起来,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

    景仁义只是不停地替她擦眼泪,也找不出什么话来安慰她,景媛最近的心思全在那个司马峻嵘身上,她眼里心里都只有她自己的荣华富贵哪还有别人?

    “娘,你有我呢,我已经向学里请了假了,不到你的病彻底好了,我是不会离开家的。”

    沈柔听了,方停止了哭泣,惊喜地问道:“真的吗,你爹他同意了吗?”

    “嗯,就是爹让我回来的,爹他心里是关心娘的!”

    沈柔不敢相信地问道:“真的吗,你爹他心里还有娘吗?”

    他不是已经彻底厌恶她了吗?怎么还会关心她?

    “真的!”景仁义重重地点了下头。丫鬟们正好在此时端了饭菜进来,他扶着沈柔来到桌边,陪她吃饭。

    *

    “小姐你为什么要救夫人啊,救了她让她继续来害你吗?”青霜不忿地说道,想到沈柔母女就恨得牙痒痒,恨不得一刀解决了她们。

    “我不想脏了我的手,你放心吧,恶人有恶报,我想恐怕不用我出手她们也会受到报应的。”想到景媛今天的反常,景绣冷笑一声,示意青霜附耳过来。

    青霜听完,睁大了眼睛,难以相信自己听到的,怀疑的问道:“不可能吧?”

    景绣摇头:“我也不确定,所以要你多注意那边的动静啊!”

    “我知道了。”青霜震惊过后,眼里兴味十足,冷笑道:“我倒是希望是真的呢!”

    景绣但笑不语,景媛若真的做出这种事,她的心也真是恶毒至极了。景天岚心里有的是功名利禄,景仁义虽然心里有她这个妹妹,但是不可能永远这么无条件地对她好,唯一能无条件对她好纵容她的人也就只有沈柔了,若是沈柔不在了,她还能依靠谁?

    司马峻嵘么?

    如果她真的以为这么短的时间内司马峻嵘就已经被她俘获了的话那她未免也太天真了,到时候怎么死的恐怕都不知道!

    青霜走了两步又回过头来,问道:“若是真的怎么办,我要阻止吗?”

    若是真的才好呢,景媛害死生母,他们暗中将这事捅出去,沈柔死了,景媛也跑不掉,母女两人相爱相杀不需要他们费任何事,也不会脏了她们的手,这不是很好吗?

    三姨娘在天之灵也可以安息了,小姐也可以了了一桩心事了!

    不过她就怕小姐有别的打算留着沈柔还有用。

    景绣一眼就看透她在想些什么,反问道:“为什么要阻止?我想与其死在我手里沈柔更希望能死在自己的亲生女儿手里,我们不妨发发善心成全她!”

    青霜听了一喜,兴高采烈地去了。

    *

    濬王府。

    司马峻嵘面色不虞地看着眼前旁若无人一心练字的司马峻,“反正圣旨我带到了话我也带到了,父皇已经为你选好了正妃,此次一回国就会让你们完婚,你喜欢景绣纳她当个侧妃也可以,但是前提条件是不能让她生下子嗣。我言尽于此听不听随你!”

    说完起身轻哼一声大步离去,想到崇明帝寿辰之后司马濬就要回东旗他心里就不是滋味,司马濬一回去父皇眼中哪还有他,东旗百姓眼里也不会有他。

    明明就是个丑八怪,偏偏风头压过他这个太子,他不明白是为什么,不过是运气好些侥幸打了场胜仗。若是当初父皇派去前线的人是他,他也一样能赢得胜利!他从来不认为他的才能在司马濬之下,无论是政治上的还是军事上的。可是偏偏父皇眼里只有司马濬,完全看不到他的好!

    好不容易过了这五年好日子,可惜现在父皇要招司马濬回去,父皇这两年身体已经大不如前了,这个时候招司马濬回去怎么能不让他多想?!司马濬是他的心头大患,一日不除他一日不能安生!

    想除掉司马濬不容易,如果容易的话司马濬也不可能活到今日了,他一直在找一个突破口,一招击败他,找了这么多年终于找到了。

    景绣,他的小师妹或许能成为他除掉司马濬的关键。

    司马濬对他的到来无动于衷对他的离开同样不理不睬,脑中盘旋着他刚才说的话,心里丝毫不当回事。他说过今生今世只娶绣儿一人的,就算是皇伯伯也没办法让他背叛对绣儿的承诺!

    司马峻嵘背地里的小动作别以为他不知道,让他得意了这么久尝了这么多甜头,下面也该是他反击的时候了。

    景绣又制了两瓶大补丸,并且每瓶有五十粒之多亲自送到南宫彦宇文烈等人居住的客栈之中。

    凑巧宇文烈不在,景绣将瓷瓶将给南宫彦,两人又聊了会天之后她就离开了,始终没问起他她不解的那些事,因为她害怕勾起他的伤心。

    出了客栈,直接步行来了濬王府,司马濬让人传信给她说今天要带她去一个地方。

    “今天就做修堇吧!”司马濬拉着她进了他的清风院,指着床上放着的衣服说道。

    月牙白的颜色非常适合她,他特地让人做的。

    景绣诧异地拿起衣服,又指着旁边的一套黑色衣服问道:“这是你的?”她好像很少见他穿黑色的衣服,今天到底要去做什么?还让她做修堇打扮?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YBFZGJ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