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卷 第四百七十二章这么费力还是第一次

作者:废纸桥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返回小院,楚河回头用天眼看了看,脸上露出一抹可惜的神情。

    “没有跟过来,看来还是没戏。”

    许导习惯性的翻白眼道:“吹了一个月的萧,今晚能有突破性的进展,已经算是不错了!”

    “白素贞修炼了一千多年,早就到了心若磐石的地步,这么简单就被勾搭上,那她也就不是她了。”

    “既然第一步计划成功,让她注意到了你,那就要赶紧进行第二步,加深印象,让她记住你。”

    楚河皱了皱眉道:“真的要这么做吗?会不会太···张扬了!起到反效果。”

    许导道:“她是修行了一千多年的蛇妖,那些凡人的思想局限,根本就不可能束缚住她。而你现在要扮演的,是一个危险的男人,像毒药一样的男人。不用点猛药,怎么称得上毒···?”

    “那好吧!我会让孙管家配合你,需要多少资源,尽管调度。既然要做,那就做到最好。”楚河很快便下定了决心。

    白素贞还在洞府内清修虽然决定去峨眉寻机缘,但是她也没那么着急。而且最近,不知为何,总是在夜深,对月吐纳的时候,忽然会时不时的想起,那仿佛是充满惆怅,又仿佛什么都没有陈述的萧声。

    而此时,就在她的手边,还留着一截断萧。

    嘻嘻···哈哈哈···!

    一阵靡靡之音,顺着风声起的方向传来,青城山幽,将这声音传递的回响不断,落入白素贞的耳中。

    早已经修到了天雷耳边震,而面不改色,毫无动摇的白素贞,这一刻却似乎受到了干扰,总觉得心神难以平静。

    于是驾驭着一团云雾,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飞去。

    不知何时,就在清幽的山谷里,起了一间华丽的大宅院。

    宅院之中,穿梭着许许多多身穿薄纱,若隐若现的烟花女子。有一些正在跳着诱惑性十足的舞蹈,而又一些则是弹奏丝竹管弦之乐器。

    侵泡在酒池中,道人身穿着单衣,怀里搂着两个丰满的美人,正在左右调笑,那眼神却充满了一种游离感。

    哐!

    宅院的大门被人用脚踹开。

    一个衣着华丽,面容明媚的少女,满脸怒容的闯了进来,挥舞着手里的皮鞭,将四周的酒菜扫的一片狼藉。

    那些衣着单薄的风尘女子,便都纷纷被赶着,跳下酒池,朝着道人靠拢,脸上挂着一种硬装出来的惊恐。

    躲在暗处的许导忍了又忍,终于忍住没有跳出来喝骂。

    “姓楚的!你对得起我么?当初你是怎么对我许下承诺的?”

    “我在家等了你三年,从二八年华,等成整个城都笑话的老姑娘。而你却在这里寻欢作乐,一点要娶我过门的意思都没有。你···你还是个男人么?”

    楚河推开身边的美人,往前一个猛扎,重新冒头的时候,将嘴里的酒往岸边喷出一口,脸上露出一个像是轻浮,又像是冷漠的表情。

    “我是不是男人,你不是很清楚么?”

    “当年的承诺,只能怪我太冲动,而你又太傻。别等了···回去找个老实人嫁了吧!”

    “我像是一阵风,注定不会为一个女人停下脚步。而你,却连让我多盘桓一段时间的资本,都没有。”

    “你···!”少女脸上的怒容更加明显,积蓄着仿佛要爆发。

    暗处的许导又在叹气。

    这样的表演还是太浅了,只是表现出了最浅层的东西,那种更加深入的情绪,并没有爆发出来,整段都显得缺乏了张力。

    幸好此刻,楚河及时的接过了话题。

    “还不滚么?在一柱香之前,我对你只是冷淡,失去了兴趣。不要等到这一柱香烧完,让我对你变成厌恶和恶心。”楚河冷冷的盯着少女,那眼神中的冰冷,就像是捕食猎物的毒蛇。

    云端的白素贞,也同样紧皱眉头的看着楚河,原本心中仅有的那一丝好奇,此刻彻底被一种更加强烈的厌恶和反感所取代。

    不过她毕竟是修行了一千多年的蛇妖,早已看清了世情。

    这不过是寻常的男女情感争执,还不到伤天害理的程度,她自然也没有插手,惩治楚河的想法。

    不得不说,现在的白素贞,还没有被小青‘带坏’,清冷、孤傲不履红尘。

    “好!我滚!姓楚的!我诅咒你,一辈子都只能一个人寂寞的活着,永远都不会找到另一个与你心心相印的人。再多的繁华,都填补不了你内心的空洞,再大的喧嚣,也只能让你发现自己的孤单与冷寂。”少女冲着楚河喊了这么一句,然后扭头便走,眼角还略为入戏的洒下了一滴清泪。

    酒池中的楚河,却酸的牙齿都快倒了。

    许导这写的什么鬼剧本?台词也太中二了吧!

    稳定情绪,楚河继续着表演。

    看到少女远去的背影,楚河落寞的站在酒池之中,然后对着身后挥了挥手,那些原本再行围拢过来的女子,便都自行散去。

    一个接一个的上岸,然后收拾好衣物,小声离开。

    哗···!

    楚河一头栽倒在酒池里,就浮在水面上,盯着天上的月,月边的云。

    此时白素贞感觉直接像是被看到了一般,不知为何突然有一种被识破的心慌感。

    驾着浮云,瞬间回到洞府,然后露出一抹薄怒的表情。

    “我为什么要怕他?难不成他还真能发现我?”白素贞有些纳闷,自然不知道,这其实是偷窥者,都会有的一种本能反应。逃避并不是害怕,而是不愿面对一种难以表达的尴尬。

    等到白素贞走了,许导才从暗处走出来,喊了一声:“咔!”

    楚河从酒池中飞出,表情恢复了原本的摸样。

    “很好!戏不错!你真的不考虑出道?”许导问道。

    楚河看着许导道:“你不是都拍下来了么?回去剪辑一下,如果能用,你就出一部电影好了。”

    “话说,这么矫情,真的有用?”楚河还是有些不太信任。

    许导哼哼道:“套路!套路懂不懂?印象是什么?就是一个人的行为,还有通过一系列的行为,展现出来的个人形象。现在你必须先在白素贞的心中,打上一个标签,让她能够深刻的记住你。”

    “如果她连你是谁都不放在心上,你还谈什么以后?”

    楚河叹息一声道:“没想到泡妞这么累,我这么费力还是第一次。都说丑的人才需要套路,长得帅的人,只需要站在那里就够了。我终于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找不到女朋友了。没有了帅气的外表和财富带来的加成,还真的需要费大工夫才行。”

    (求推荐、月票、订阅!谢谢!谢谢!谢谢!)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YBFZGJ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