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卷 第二百四十二章 可怜天下父母心

作者:普祥真人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清晨,纱帽胡同张府之内。

    天刚蒙蒙亮,冯保就亲自带了被打的皮开肉绽满身是血的冯邦宁,到张家前来请罪,拉着姚旷的手,连连说着安抚的话,甚至亲口叫了几声姚老兄。放眼京城,能和冯保称兄道弟的也没有几个,即使此时不是在人前,只是背后的称呼,这份人情也算是做到了极处。

    张居正得到奏报出来时,冯保抢步上前,满脸赔笑道:“太岳,我就知道你还没动身,今个先别忙上朝,让我看看侄女。我最近新做了一张琴,正好让侄女上上手,给我品鉴一下音色如何。除了她,谁上手我都不放心。”

    “双林,你……你这是何必。年轻人口角几句,你何至于如此?”

    “没什么,那小畜生素日给你惹了多少麻烦,你又替他压下多少案子,我这心里都有数。这回找到机会打他一顿,也是省得他这段日子出来找麻烦。我算是看透了,这孩子管是没用了,就是定期拉出来打一顿,我倒是省心。这讨债鬼!”

    两人说着话来到书房落座,冯保道:“估计今天弹劾我的奏章得满了。慈圣面前少不得跪一个时辰,我先在你这吃点东西垫底,免得进宫不好办。”

    “项庄舞剑,意在沛公。他们弹劾你是假,归根到底还是奔着我来,双林,你是替我挡了刀啊。”

    “你我之间就不必客气了,要不是这畜生惹事,也不至于如此。算了,不提他了,提起来就一肚子气。反正外朝那边,你得多担待着些,重重的办那畜生一次,也让他长点记性。我替他把卫里差事辞了,让他去礼仪房子管奶口,这样就能好一些。”

    张居正点头道:“避避风头也好,风口浪尖上,避一避没坏处。等过了眼前这股风头,再行起复就是。会试在即,万事求稳,尤其关系到举子的事,更是得小心谨慎,千万不能闹出举子闹考的事。”

    两人随即谈了一阵会试之事,冯保又问起张舜卿,张居正摇着头,把昨天的经历做了介绍,最后道:

    “可怜天下父母心。人说我张叔大行事霸道,不许人说个不字。他们哪知道,我女儿比我还霸道,在她面前,我这个宰辅也没什么用,乖乖得听号令行事。就连这婚姻大事,我也只能捏鼻子认下,否则,就连女儿都没了。”

    冯保皱着眉头,“范进……这小子是把大侄女拿住了?这要是将来成了亲,可有她的苦吃。不过太岳,你听我一句劝吧,我是个阉人,于男女情爱的事是个外行,可是好歹在宫里这些年,也见过一些人一些事,也算是有经验吧。棒打鸳鸯的事,能不干就不干,尤其大侄女性子刚强,万一挤兑出个好歹来,最后后悔的还是你。总归日子是她们过,咱们做长辈的,把该说的话说到了,该劝的劝到了,其他的事,还是少管为妙。再说,说一句太岳你不爱听的,木已成舟,该放手就放手吧。你硬拆散了他们,将来是要被女儿恨一辈子的。这种事,我也很见过几个,可不想落在你老兄头上。”

    “恨我便恨我吧,我宁可她现在恨我,也不愿她将来吃亏后悔。双林,我们在做什么事,你很清楚。后世说起我们做的事,或许会称赞我们的好处,可当下,人们只会骂我们祸国殃民,残民以逞。我们读书时,看到变法,自然知道那是国家到了不变不行,非得变法以求存的生死关头。可是这种事只有后人看书时能体会的到,时人是感受不到的。他们只知道,是我们搞变法,让他们日子变得难过,朝廷民间,皆有怨言,说一句怨声载道也不为过。这也是为什么自古以来实行变法之人多无下场的原因。咱们走的是一条险路,眼前荆棘遍地,身旁万丈悬崖,一步走错就要粉身碎骨,走对了也要遍体鳞伤。我既受皇恩,为国尽忠理所当然,总不能因为怕就不去做事,至于他日收场如何我也考虑不了那许多。可是我们终究是人非神,不能真做到四大皆空无所顾虑,我自己可以粉身碎骨但总给我的儿女留下一条出路,这点私心我还是有的。”

    冯保的脸色也凝重起来,作为饱学之士,张居正能考虑到的问题,他自然也能考虑到。之所以放纵家人胡作非为,从某种意义上,也是对他们的弥补。自觉未来没办法保证他们富贵长久,就让他们趁着有富贵时,多快乐一些,也算是弥补。

    张居正是文臣首领,想法思路肯定和自己有区别,这种想法冯保很理解,也不认为有何不妥当。他问道:“太岳,你的意思是?”

    “我最早想要联姻刘家,就在于小鲁兄与我理念相左,我又将其贬到江宁,于朝堂之上,自然知道我们走的不是一条路。小女嫁到刘家,我在朝中,自然无人敢奈何他分毫。即便有朝一日,我真的失势而去,小鲁兄这个与我相左之人必可大用。他与我不管有何龃龉,总得保住他的儿媳,小女也就不至于因我而受牵连。不管如何,总可以让她一生衣食无忧,不愁生计。如今这话是不用提了,可范进这人,我却也不认同。他有才学精巧变,胆量也大,我的弟子之中论及才干少有人能及他。如果做部下,这便是匹千里马,但是做女婿……他的心思太重了。他处心积虑得到小女,所谋的还不是自己的前程富贵?所谓真情,只怕有限。心思那么重的男人,只能同富贵,不可共患难。我在位时自是千好万好,若真有风吹草动,我只怕他会第一个跳出来,与卿儿反目。用情越深,受伤越重,那时……我怕她挺不过去。”

    冯保点点头:“太岳,倒难为你这番苦心了,可是听我一句劝,事缓则圆。以你的权势,想给女儿找个相公容易,可是要找一个放心的,却不是朝夕可就之功,总得慢慢寻找。再说你现在催促过急,只怕侄女一时想不开……”

    “所以我才定下一年之期,就是希望这段时间两人不相往来,她对那范退思的心思变淡,接下来便好为她另觅良配。年轻人相处,干柴烈火,海誓山盟一发不可收拾。但是来的快去的也快,只要时间一长,情思转薄,她自己就能想清楚我这番苦心。”

    冯保笑了笑,“太岳,说一句不好听的,痴心女子负心汉,若是大侄女想不通……”

    “那……就只有听天由命。”向来强势的宰相,少有的说了一句软话,“若真到了那一步,或许就是命数使然,天意如此,我也没有办法。”

    “可怜天下父母心,我们这位堂堂宰辅,向来堂兵正阵,一鼓破敌。结果到了自己女儿身上,就得谨小慎微,用尽心思。说实话,你为侄女花的心思,比打一场仗累多了。还是男孩好啊,再怎么乱来,一顿板子下去就好了,到了女孩这就是麻烦。那个范进……你打算怎么着?要不要我派几个人?”

    张居正摇头道:“不要动他。他现在有点什么意外,卿儿那里只怕都会要死要活,那口血刚稳住,不能再让她心气浮动。何况范进确有长才,于朝廷立有大功,这样的人,若是加害于他,便是因私废公。这一科该怎么考,就怎么考,我不会给他什么助力,也不会给他刻意为难,如果可以金榜题名,我也会为他安排一个好前程。”

    冯保嘴上不说,心里暗道:你不为难便是助力,终究还是爱女心切,看到女儿吐血,嘴上依旧放硬话,心里便已经软了。范进只要自己检点,做相府女婿就是早晚的事,还是得找个机会,与他弥缝关系才是。

    同时,郑家院落里。满面病容的郑承宪早早就来给范进赔礼道歉,又押着女儿过来,指着她脸上的巴掌印道:“这小畜生如此放肆,我已经狠狠教训过了,请范老爷千万不见怪,尊仆若是不出气,就再打她一顿,总要让这口气平了才好。”

    这事出在昨天。范进与薛素芳去逛庙市买礼物,家中几个人安顿了家具,分好房舍。桂姐是个心善的人,见郑家丫头满脸烟灰的狼狈样子,心里颇为不忍,拉了她去洗脸,给她洗的一干二净,又为她重新梳了头。

    不想郑家姑娘不但不领情反而连抓带咬,就像是被人按着洗澡的猫一样,抽冷子将一抹煤灰抹在桂姐脸上。又给她的饭里下了泄药,害她跑了半夜的肚,现在还在床上起不来。

    范进与薛素芳夜里缓步回家,到了家中都快四更,自然什么都不能做,又遇到这事,只能先顾着桂姐。郑承宪天一亮就知道这事,便将女儿拉过来受罚。

    见郑家丫头脸上一副倔强神色,两只乌溜溜的大眼睛直瞪着范进一行,丝毫没有认错的意思,脸上又满是煤灰。范进道:

    “小姑娘,你似乎不大喜欢洗脸?我告诉你啊,你可以觉得这样很漂亮,擦煤灰比擦胭脂有个性。但是令尊的病在肺,于呼吸上讲究最多,屋子里有粉尘之类,都会加重病情。像你每天伺候令尊,这煤灰被吸进肺里,于病情极为不利。所以为了令尊身体着想,也该保持卫生。”

    “谁知道真的假的,郎中都不曾说过。”小女孩低声嘟囔着,一脸的不服气。

    郑承宪举起巴掌,一巴掌扇在女儿头上,“还敢嘴硬?范公子是举人老爷!知道举人老爷么?等到这科下场,便是进士,那是要做官,还可能进翰林院的文曲星君。这天下没有什么事,是读书人不知道的。你个黄毛丫头敢对读书人不敬,爹就先打死了你……”

    说的太急,便又开始咳嗽起来。范进看着他,便想起刘勘之,连忙劝解着,又吩咐关清从自己的行囊里,拿了几粒枇杷丸出来。

    这是路上张舜卿送给范进的,即便知道刘勘之的病不传染,但是张舜卿心疼情郎,还是给他几粒药做防范。这药来自皇宫,功效比时下外面可以买到的药物自然要强的多,郑承宪喝了药,咳嗽立时便减轻几分,便更是千恩万谢。

    有了这一段,小丫头对范进的敌意也减弱了许多,等扶了郑承宪回房休息之后,小丫头又跑到前院问范进道:“范老爷,这药怎么卖?多少银子一丸?”

    “小姑娘,这药不是卖的,你有银子也买不到。宫里的东西,宫外哪有。”

    “那范大老爷怎么有?”

    “这也是我朋友送的,我朋友算是有点关系吧,你在京师应该对这个很清楚的,有些人自己虽然不在宫里,但是和宫里有门路,所以可以得到些宫中之物。”

    小丫头哼了一声,“吹牛!你一个南方人,刚到京师,怎么可能跟宫里有门路?你别欺负我是孩子,我可不好糊弄。你这药要是管用,我可以拿银子买,只要……别太贵。”

    范进笑笑,没说什么。那小丫头又问道:“那你刚才说的煤灰什么,是真的么?我脸上脏,我爹的病就不易好?你懂医道?”

    “略知一二而已,我主要是懂讲卫生的重要性。我看了,你确实挺勤快,家收拾的也不错,但是卫生好不好,我现在可说不准。比如有没有不洗手就吃东西,家里面粉尘多不多之类……”

    范进一点点说着,女孩听得聚精会神,薛素芳走过来,将买的早饭在女孩面前也放了一份。虽然其性子很恶劣,但终究是个孩子。尤其看她表面上凶巴巴,但实际上甚为可怜的样子,薛素芳就觉得看到了幼年版的自己,那个混身是刺的小刺猬,看起来很凶,内心脆弱无比。

    想要对她凶恶些,其实也恶不起来。看着食物,女孩吞了几口唾沫,大眼睛看着薛素芳与范进道:“这个……我可以吃么?我是说,不……不给钱。”

    范进道:

    “当然可以了,我们只要住在这里,吃饭就会给你一家端一份。未必合口味,但一定能吃饱,大小姐您将就着吃点?”

    女孩跪倒在地,朝着范进与薛素芳磕了个头,拿起了桌上干粮跑向内院,边跑边道:“我去给爹吃,他早上舍不得吃饭,正饿呢。”

    时间不长,女孩又跑了回来,对范进道:“范老爷,我求你件事,你能不能应我。我爹要问,你就说这吃的是我给你干活换来的。爹说过,我们就算穷,也不能随便吃别人的东西,否则就和乞丐没了区别。不许我伸手,向你们要东西,否则就要打死我。我可以给你干活的,收拾屋子扫地,什么都行。”

    范进笑道:“你只要别下泄药,我就心满意足了。好了,我知道怎么说,不会露马脚的。”

    女孩放心地点点头,“看来读书的果然还是好人,可你们为什么是那姓唐的坏人领来的?没事别和他们走太近,那些人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大坏蛋,你们这些外乡人沾上他们,早晚会吃亏。还有啊,桂姐姐和这位姐姐,你们也学我,用煤灰或是锅灰抹在脸上,晚上再洗下去就好了。你们这么俊,如果不抹上点这个,会被坏人抓去的。我昨天给桂姐下泻药,就是不想她给我洗脸。我姐姐……就是这么丢的,你们是好人,我不想看你们也被抓走,所以才那么做。一会我去给桂姐姐道歉,让她打我一顿好了,总之就是不能洗脸。”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YBFZGJ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