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一百八十四章、人间难见倾城色

作者:林久欢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table width="100%" border="0" cellspacing="0" cellpadding="0">

    <tr>

    <td width="33%" align="center"></td>

    <td width="33%" align="center"></td>

    <td width="33%" align="center"></td>

    </tr>

    </table>

    远芳要对晴翠下手,这是意料之中的事儿,若不对晴翠下手,就必然要挑唆晴翠来与朱承瑾闹起来。可是晴翠怎么会得罪要将她提成姨娘的主母,虽然新主母并没说话,但是按规矩来,可不就是晴翠板上钉钉的事儿了吗。

    这些日子,晴翠说话嗓门儿声音都大了。看见楚清和还娇羞一笑,只是总被楚世子忽视罢了。

    雪灾过了,周皇后身子好了不少,景豫郡主与淳安公主的婚事也定了下来,太后正在宫里与皇帝说话,二人脸上都带着喜气:“我是想着,几个孩子都叫进宫来,娶妻的带着,嫁人的带夫婿,摆上一桌宴席,咱们一家子好好吃一顿饭。”

    皇帝自然没有不同意的道理:“母后说的极是,让景豫与儒儿也进宫来……”看着亲娘脸色,又小心翼翼道,“端云这些日子闭门思过,也反省够了。”

    太后笑意微微收敛:“那便准她带着驸马一道来吧。”

    却还是有些不大满意,这个孙女近年来越发的骄横,明面上非要做出温婉贤淑的模样,实则最为小心眼儿嫉恨,妒忌昭华与景豫得宠,却不究其原因,而是要将所有的都抢过来成为自己的。

    即使抢到了部分的宠爱,抢到了闻衍之。她抢不去昭华与景豫的性子智慧,是以越来越蠢笨,将自己坑害越陷越深。

    端云还有一点,便是从小觉得自己不受宠,总爱攀附别人。对待有权有势的便低眉顺目,对待稍差些的便倨傲无比。

    太后烦她,接下来皇帝说的,简直就让太后恨不得拽到面前抽一顿了:“老四……”

    “可别叫他来了,他那位皇子妃,什么不好听就挑着什么说,往日里还觉得她是个聪明人,如今看来也只会些不入流的招数罢了。”太后什么没见过?林念笙这等嚼舌头根子在她看来不过是无能的表现之一,“你让景豫护着老四,我并没有意见,可是老四也得自己知道进退,不然别说是景豫,谁也帮不了他。”

    “已经说过他了,老四是个好孩子,都是贺氏……就不该让贺氏太过接触老四,好端端的一个孩子,如今被她教唆成了什么样子!”皇帝将四皇子所有过错索性都推给了贺氏,“有个糊涂娘,可真是老四的……”

    “够了够了,听你说话我脑仁儿都疼,”太后实在不想听亲儿子再给孙子洗白,“该吩咐的就交给我来,你只要约束好你的好儿子,家宴,他便不用来了。一样的,老三也别来了,以往看着老实,却也敢在外面说自己是名正言顺的长子了。”

    “陆氏也是个糊涂的,”皇帝总之是都将这些怪在了妃子们身上,其实遑论这些皇子打小都是先生教出来的,他自己也是亲自教养过,尤其是四皇子,若不是他亲自教诲为何那么宠爱,其实滋长四皇子野心的何止是贺氏,皇上本人才是罪魁祸首。“要朕看,宫里的事儿,还是别让她管着了,贵淑二妃主理,德妃帮衬足够了。”

    太后不置可否,陆氏被撸下去也好,最起码三皇子卫郡王与他的那位王妃能消停些。

    “只是,”皇帝有些犹豫,“老五和老五媳妇儿去了江南,老四不来,老三再不来,难免冷清了些……”

    太后道,“罢了罢了,让老三带着秦氏来吧。若说不够热闹,就再叫上津北侯夫人,对了,震儿那小子我也许久没见到了,让白潋滟带着一道进宫来。津北侯家那个世子,与你弟弟极为投缘,是个有趣的小子。”

    这么将名单一扩两伸的,居然有了几十号人。皇家人本来就多,沾亲带故更是不少,何况是太后宴请,只有想不想叫她来,断没有说是叫了人却不到的。

    朱承瑾要进宫赴宴这一日,正好是柳氏被衙门关了十日小惩大诫放回来的这天。

    一大早上,楚老太太就派人去大牢门口等着,又煮好了香汤沐浴,要给二儿媳洗去霉运和牢里邪气,靖平侯夫人没空管老二一家子的事儿,听见奴才禀告老太太多么大张旗鼓,觉得柳氏受了委屈,要补偿种种,甚至还想要景豫郡主与柳氏讲和。楚老太太还试探着问过,能不能让靖平侯夫人劝劝景豫郡主,与柳氏低个头。

    话没传到景豫郡主那儿,就被靖平侯夫人拦了下来:“母亲可别再提这回事儿了,分明是弟媳先惹出来的事儿,却要郡主先低头,没这个道理。再者说了,郡主今日被太后邀去了宫里,赴宴呢,我此刻说这事儿,万一郡主心里不舒服,摆在了面上,太后一问起,弟媳恐怕就不是十日的事儿了。”

    楚老太太也知道不大可能,这才“勉为其难”退了一步:“既然如此,日后让她们二人少见些就成了。”

    靖平侯夫人巴不得与老二一家再也不来往,听这话慢条斯理笑道:“那也只得如此了。”

    楚老太太话便一转:“我怎么听说,郡主……孙媳要将院子里的晴翠提成姨娘?晴翠性子不够沉稳。”接下来的话就没再多说了,不然直接推荐远芳,反而惹人生疑。

    靖平侯夫人茫然:“怎么可能呢母亲,他们夫妻俩新婚燕尔,如何会纳妾呢。再者说了,我可没听说这事儿,难不成有丫鬟在您面前颠倒是非黑白?您说,这事儿谁说出来的,我定然要好好教训。”

    这事儿自然是远芳捅到楚老太太面前的,她一个人无法无声无息的杀了晴翠,为今之计,就是假借楚老太太与柳氏,先用他们的权势将晴翠除去,而后再将自己指给世子做姨娘。晴翠脑子简单,就是成了姨娘也做不成什么事儿,不如远芳,顶的上用处。

    “那就是丫鬟们传的闲话……”

    楚老太太刚说一句,靖平侯夫人就道:“既然如此,那儿媳先回去,收拾收拾府里这群丫鬟,主子们的闲话也是随意传的?”

    楚家老太太想拦着都没个理由,只能任由靖平侯夫人去了,自个儿又问奴才,唉声叹气的:“二夫人回来了吗,到哪儿了,备下的东西都齐全了吗。牢里潮湿阴暗,可得好好给她调理身子。”

    老太太偏爱老二一家,可见一二。又自个儿自言自语道:“今日老大媳妇来,倒是忘了跟他说大丫头二丫头的婚事,齐世子的确是个不错的人选,只是不知道配给谁好一些,大丫头沉稳,二丫头活泼,还是不能得罪孙媳,得让两个丫头都与她多多接触,说不得就能与齐世子……”说到这儿,楚老太太忙接着吩咐,“快去将大小姐二小姐都叫来,我有要事与他们说。”

    宫宴办的低调又热闹,端云公主亦是因为此次宫宴,时隔多日再次见到了闻衍之。闻衍之依旧是春风般的贵公子,举止风采有度,翩翩有礼,“公主,许久不见了。”

    “驸马,可不是许久未见,你不说说这些日子去了哪儿吗?”端云一上来便质问,“我是你妻子,你去了哪儿都不与我商量一声!”

    闻衍之与她一起落座,笑意不改:“去京郊几个小县城都转了一圈,灾后百姓尚且安乐。”

    “管她们做什么!”端云公主愤愤不平,“你该陪着我才是。”

    闻衍之索性闭上嘴,再也不说一句话。

    朱承瑾与楚清和来的不算晚,但是先被周皇后叫去说了会儿话,太子与昭华都到了,朱承瑾与楚清和这才来。

    端云一听到外面通报景豫郡主来了,神情立刻警惕起来,闻衍之看了她一眼,不禁心中失落更多。

    其他人却都是笑意满满,等着楚清和携朱承瑾一道进了门。

    朱承瑾一进门,就毋庸置疑的吸引了所有目光,她正值新婚,衣服选色还是以红为主。红白相间,金线勾边,通身没什么复杂颜色,却足以给人以“惊艳”的第一感觉。红色衬得她肌肤若雪,精致眉眼充斥初为人妇的羞涩,从稚嫩少女一点点蜕变。

    闻衍之一眼看过去,心中百味酸涩,一开始,他的确是为了自己前程,想要求娶景豫郡主。可是后来的事情无一不表示,景豫郡主其人其言其行,聪慧宽悯,旷然豁达,但是他却又为了家族,被迫娶了端云公主。甚至连妾室,也是任由别人安排过来的。

    人间难见倾城色,而这等佳人,本是自己……闻衍之正如此想着,楚清和若有所感,一眼看过来,目光如刀。

    闻衍之便从不切实际的幻想中清醒了过来,自嘲的牵扯唇角,一旁端云公主见了,眼底几乎冒火,“驸马,我瞧你样子,并不是十分开心,怎么,饭菜不合口味,还是这屋里太过憋闷?”

    “太后娘娘安排的宴会,一切都好。”只是身边的人不合心意罢了。可是这话,却又不能说出来,标榜文雅的闻公子,只得跟自己的公主老婆相敬如宾。

    端云却直白道:“怕不是一切都好吧,你还想着那个贱人。”她这句话也知道压低了声音说出来,只有夫妻二人听进耳朵里,“可惜想也没用了,她如今是靖平侯世子妃,就算我别的不如她朱承瑾,到底将你抢了过来,也算赢了一局。”

    “公主,我并非你抢夺而来的。两者都想要,才算抢。你只是计谋筹划,污蔑了我的名声,逼我娶你。景豫郡主从头到尾,可都没说要嫁给我。”闻衍之一针见血,戳破端云伪装多时,给心理筑起的防线,她一直自欺欺人,觉得自己胜过朱承瑾便是抢来了闻衍之。

    今日被闻衍之一说,却是面子丢到了姥姥家。

    的确,若是朱承瑾也爱慕闻衍之,那么端云嫁了,自然算是争抢成功,扬眉吐气。可是从头到尾,只是端云处心积虑,朱承瑾连一句要嫁闻衍之的话都没说,如何能算“抢”?端云咬牙切齿,闻衍之又自嘲:“公主,我也不是什么争抢的首饰布料,我是个人罢了,难道你就能说,你嫁给了我,便如何幸福。而景豫郡主如今,就过得如何不好?”

    这哪是自嘲,分明就是嘲笑端云的另一种方式。

    像是为了配合闻衍之,太后笑道:“景豫可真是女大十八变,这次哀家瞧着,又比上次来宫里更加精神了。”

    昭华公主打趣:“可不是吗,上次是受了委屈,脸成个苦瓜,这次,是来蹭吃蹭喝的,还有楚世子在旁边保驾护航。皇祖母,您听过‘喜上眉梢’这个词儿吗?”

    “昭华这张嘴,无论什么时候都是不饶人的。”太后忍俊不禁,又细细打量朱承瑾一番,“的确是喜上眉梢,容光焕发。你过得舒坦,哀家才放心。”

    朱承瑾的婚事就是太后心头一块大石头,朱承瑾或许不觉得,但是谁知道太后扒拉出来了多少适婚适龄的子弟,每天变着法儿的去打听人家祖辈功绩,后宅乱不乱,家中人口。这要是个寻常祖母,可能做起来还真的不大容易,可是太后要给孙女打探个未来孙女婿,那资料何等详细。

    如同楚清和,他院子里几个丫鬟,几个小厮,分别都与柳氏楚老太太有什么联系,那个叫远芳的一天进出了几次楚老太太的院门儿,太后要知道都能一清二楚。这次一来,太后就道:“你们府里可够热闹的,下次可不准如此了,哪有这么堂而皇之将婶娘扭送官府的。她倒不算什么,让外人看了靖平侯府的笑话,岂不是你的错了。”

    这话听着像是怪罪,其实还是护着孙女,楚清和道:“郡主做的有理有据,侯府并无不服之人。”

    昭华公主一挑眉,与弟弟交换个目光。太子回一个,姐弟二人素来默契,此刻都读懂了彼此想说什么。

    昭华的意思是——哟,没瞧出来这个冷冰冰看起来跟不会说话一样的靖平侯世子,还这么知道心疼人呢?

    太子简直没眼看——还有更牙碜的呢。

    震儿咬着绿豆糕,茫然看太子与昭华,再看看楚清和与朱承瑾,被亲娘拍了拍手背:“专心吃你的东西,乱看什么呢。”

    自然是看热闹。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YBFZGJ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