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二十二章点齐府卫(二更)

作者:西子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table width="100%" border="0" cellspacing="0" cellpadding="0">

    <tr>

    <td width="33%" align="center"></td>

    <td width="33%" align="center"></td>

    <td width="33%" align="center"></td>

    </tr>

    </table>

    寒气成毒,冰寒之气外溢成冰渣,也就是说,体内的寒气一寸寸地侵蚀苏风暖的身体。紫you阁

    这样下去,连一线生机在哪里,都不敢想象。

    许云初看着苏风暖,一双眸子露出心疼之色,他想起初见,在灵云寺后山的山林里,那神采轻扬的女子,怀中抱着蓝火狐,对他戏耍逗弄,却死活不告知他名姓,怕与他牵扯出情意瓜葛,毕竟太后有意赐婚摆在前头,而她心里的人是容安王府的叶世子。

    后来,他知道她是苏风暖后,想过争取,被她明里敲打,暗里断然拒绝,他渐渐地歇了心思。再后来,在燕北,他见她每日望着京城方向,便知道,一个人心里若是深爱着一个人,如大树生根,便再也腾不出别人的地方,便将这份情,转为谊,想着终此一生,以知己相待,虽有遗憾,但也知足。

    可是没想到,短短半年,她就成了将死之人。

    她救叶世子,以一命换一命,心底甘愿,所以,如今即便面对死亡,心底也没有半丝恐慌和惊惧。她是如此透彻的一个人,正因为活的透彻,才不想叶世子陪着她一起死。

    他暗暗叹了口气。

    苏风暖清楚地看到许云初面上的心疼之色,她笑着说,“三四年前,我就做好了给叶裳解了热毒,自己丢了命的准备。如今给他解了热毒后,我还能活蹦乱跳这么久,已然知足。”话落,收了笑意又道,“这么多年,我视他的性命如自己的性命,信念是让他活着。我唯一觉得自己做错的地方,就是不该在他逼迫下心软应了他所求,将我们的关系进展到了这步田地,让他陷得如此之深,而我却不能陪他一起活着。”

    许云初看着苏风暖,早先他羡慕叶裳,如今却觉得这心疼之苦连他都不能承受,更何况叶裳了?他声音微哑地说,“叶世子未必会听姑娘的独活。”

    苏风暖道,“十二年前,在战场上,他活了下来。如今,虽然我的死会让他受剜心之苦,但他是叶裳,也许也可以独活下来。”话落,她抿了一下唇,怅然地说,“虽然多年来,一直都是我惯着他,但其实很多时候,他都是随了我的意。因受我影响,他的脾性与我相差无几。我能想到的,做到的,他也能想到做到。”

    许云初一时说不出话来。

    苏风暖又道,“我如今唯一觉得牵绊的,不是受林之孝威胁,而是想他若是能活,就好好地活着。我虽然不想让他将来另娶,但也知道长夜漫漫,耿耿星河,活着定然会日日痛苦孤寂。也许几年,也许十年,也许二十年,当我的记忆在他心里变淡,有那么一个女子,兴许可以取我代之。”

    许云初深深地觉得难受起来。

    萧寒受不住地说,“师妹,别说这样的话了,我们听着你这样说,都难受至极,更何况叶世子。”

    谢轩道,“就是,你一定会没事儿的,总能找到办法,我们望帝山博通天下古籍武学医术,难道还真救不了你的命?”

    萧寒又道,“对,紫风师叔和玉灵师叔已经回望帝山了,兴许有办法。”

    苏风暖闻言看着三人,对许云初道,“今日既然提到了这件事儿,我便将这些心里话与你说说,若是我真不能活了,叶裳能活的话,但望你能帮我多照看他,帮衬着些,让他挺过最难的关头,他在京城除了齐舒,也没有别的兄弟了。”

    许云初撇开脸,直白地拒绝道,“我今日听姑娘这些话,像是在交代后事,姑娘心知,我对你虽然不及叶世子情深似海,但也不是无情。若是你死,比我亲眼看着你嫁给叶世子还要难以忍受。我届时都受不住,如何能帮衬着叶世子?”话落,他站起身,道,“姑娘今日累了,歇着吧,什么也别想了,我回府想想办法,林之孝之事,就交给我吧!”

    许云初话落,告辞出了会客厅。

    苏风暖对外面道,“管家,代我送小国舅出府。”

    管家应了一声是,连忙去了。

    许云初离开后,萧寒和谢轩看着苏风暖,一时间也觉得难受得几乎窒息。

    苏风暖又坐了片刻,确实乏了,感觉累得很,刚要起身,便听到外面又有脚步声传来,她抬眼望去,见是叶昔来了。

    叶昔很快便进了会客厅,见到苏风暖,当即骂道,“臭丫头,你与叶裳又折腾什么?他回府后,点齐了所有府卫,带着人去林府了。”

    苏风暖一怔,“他带着府卫去林府了?”

    叶昔没好气地说,“是啊。他回府后,满身杀气,点齐了人,出了容安王府,府卫有一千人,他都带走了,是要灭了林府吗?”

    苏风暖腾地站了起来。

    叶昔却坐下身,对她道,“你跟我说说,怎么回事儿?”

    苏风暖看着他,不答反问,“他是一个人带着府卫去的?”

    叶昔哼了一声,“是啊,这里是京城,天子脚下,他要跑去杀人,灭人家满门,难道我还跟着不成?我可不想跟他一样被御史台弹劾。”

    苏风暖对他说,“师兄怎么没拦一拦?”

    叶昔翻白眼,“我拦得住吗?他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你被人欺负了,如今他不找回场子,就不是叶裳了!别忘了这么多年在京城他是怎么活着的?御史台的弹劾对于他来说,不疼不痒。连昔日国丈的面子都不给,更何况如今区区林之孝了!”

    苏风暖本来听闻叶裳带着人去了林府,惊了一下,如今听叶昔如此说,她也缓缓坐下身,道,“他带着人去林府也好,总要让林之孝知道知道,叶裳不是好欺负的。”

    叶昔哼了一声,又问,“你给我如实说,你们两个是怎么回事儿?我看他不像是只因为林之孝,定也是在你这里受了气。”

    苏风暖揉揉眉心,简略地将今日之事与叶昔说了说。

    虽然她说得简略,但叶昔聪明,还是从中间听出了症结所在,在她话落,对她训骂道,“等你真死了再说,人还没死,就张口闭口说什么死啊死的。以后我若是再听到你说一句,我干脆掐死你得了,省心。”

    苏风暖顿时住了口。

    萧寒忍不住说,“叶昔师兄,这也不怪师妹,你看他如今的模样着实……”

    叶昔道,“这副样子不也还活得好好的吗?未必就会死了。”话落,他对苏风暖道,“我来的时候,在门口遇到了小国舅,他脸色也不大好,隐隐有怒气,你也气着他了?”

    苏风暖闻言,便将与许云初说的话简略地提了提。

    叶昔听罢,被气笑,“你如今这是逮住一个气一个吗?早先气走了一个,如今又气走了另一个。你这命里的桃花都被你气走了,你若是真死了,当心下辈子做一辈子的老姑娘,没人娶。”

    苏风暖无语地说,“这一辈子都没过好,哪还有心情想下一辈子的事儿?”

    叶昔哼了一声,对她说,“你有力气想这些气人的话,不如现在就进宫一趟。在这京城,皇权最大,林之孝今日威胁你之事,也关系到南齐江山,听听皇上怎么说。只要皇上下了明旨,表弟今日就算杀了林之孝,也不犯法。”

    苏风暖想着她的确是要再进宫一趟,对叶昔说,“师兄与我一起去吧。”

    叶昔道,“我来找你,正是这个意思。”话落,他站起身,对萧寒和谢轩道,“如今任何地方,都可能出差错,两位师弟换了苏府侍卫的衣服,与我们一起吧。”

    萧寒和谢轩齐齐点头,他们来京城就是为了保护苏风暖,今日因为叶裳陪着,他们没一起随扈,便是错误。否则兴许不至于生出这么多事儿,至少有他们在,虽然合力也不见得打不过林客,但也不会让他讨了好处。

    于是,二人换了苏府侍卫的衣服,苏风暖吩咐管家备车。

    迈出会客厅的门,迎面北风夹杂着飘雪,寒气袭人。

    苏风暖早已经适应了身体的至寒冷意,这样的天气,反而感觉不到冷意了,而叶昔却被冻得直打寒颤,对她说,“冷死了,因为为你操心,我养了这么久的伤,也没多大进展。你这个臭丫头,你若是死了,我估计被你拖累,也活不久了。”

    苏风暖好笑地看了叶昔一眼,“师兄的伤是有治之伤,总不会如我一样的。”

    叶昔哼道,“师傅用星辰石给你推算过命,说你命硬着呢,否则你以为臭老道会将帝师令传给你?虽然帝师令择主,但也是因为你的天命比别人硬,没那么容易死,不是有句话说,祸害遗千年吗?”

    苏风暖想起他师傅似乎是给她推算过,不过以星辰石推算天命之说,在她看来,本就是不靠谱的事儿,毕竟日月星辰一日都会数变,又岂能把人的命固定不变?

    ------题外话------

    作者有话:姑娘们,月票救暖暖性命,真的,星辰石说的,快给我!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YBFZGJ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