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卷 傀儡皇帝的奋斗史 第一百一十八章 荆州风云

作者:王不过霸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洛阳,乾坤殿。

    “求陛下救救家父!”乾坤殿下,一名青年跪倒在地上,痛哭流涕,青年身旁,还跪着一名将领,满身狼狈之象。

    “皇兄,还有文将军且先起来。”刘协摆了摆手,示意卫忠将两人扶起来。

    “荆州之事,朕知道一些,皇叔被士族架空,朕也知道,只是何以至此?”刘协有些不解的看向刘琦。

    “回陛下。”文聘叹了一口气,躬身道:“去年底开始,主公身体就大不如前,时常卧床不起,到今年开始,更是不断咳血,而刺史府也彻底戒严,莫说我等想要探望却屡遭驱逐,便是大公子想要见上主公一面,也是千难万难,蔡瑁、张允更是公然开始夺取军权,刘磐、刘虎两位将军先后被以莫须有之罪下狱,此后更是意图加害大公子,末将拼死杀敌,最后才在旧部的帮助下,逃出襄阳,一路护送大公子至此。”

    “混账!”刘协猛地一拍桌案站起身来,冷声道:“荆襄世家竟然胆敢公然加害皇族!”

    “陛下!”大殿之下,黄忠踏前一步,躬身道:“末将愿率兵征讨荆襄,为皇叔讨回一个公道。”

    “出兵自然要出。”刘协点了点头,看向刘琦和文聘道:“不过当先保住皇叔性命,诸位卿家可有良策?”

    郭嘉闻言,想了想,看向刘琦和文聘道:“大公子,还有文将军,却不知如今襄阳城内,可还有亲信之人?”

    文聘闻言苦笑道:“刘磐、刘虎两位公子下狱,末将也被削了军权,如今荆襄军权,都在蔡瑁、张允以及蒯氏手中,一些旧部,也被发落边远之地,怕是难以召集。”

    郭嘉点点头,看向刘协道:“陛下,要救皇叔不难,只需一道诏书,请皇叔入朝,安享天年即可,不过却不能对荆州用兵,州牧之位,当先交由蔡瑁或蒯氏,可命黄忠将军先屯于南阳,以示威慑。”

    刘协闻言,皱了皱眉,荆州他是肯定要拿下的,不过相比起来,没必要拿刘表的性命去开启战端,当下点点头,看向文聘道:“那便请文将军走一趟襄阳,代朕传诏,汉升,你立刻启程,前往南阳,持朕虎符,调集南阳兵马,占据新野,威逼荆州,若文聘半月不回,立刻出兵,无需有任何顾虑。”

    “喏!”黄忠、文聘齐齐躬身应命。

    当下,刘协写了诏书,又发了兵符给黄忠,命二人即刻启程,赶往南阳。

    ……

    半月后,襄阳城,刺史府中。

    “文聘,你还敢回来!?”蔡瑁看着文聘,冷声喝道。

    “有何不敢?”文聘从怀中取出一封诏书,冷声道:“本将军此番前来,乃奉了陛下之命,前来传诏。”

    “陛下?”蔡瑁闻言,眼中闪过一抹阴冷之色,一直以来,荆州在天下诸侯当中地位相当独特,因为早年刘协在长安刚刚起步的时候,是刘表大力支持,要钱给钱,要人给人,甚至刘表当时还亲自去往鹿门山,为朝廷求才,只是最终庞德公没有答应,但那些钱粮,可都是实打实的。

    而且在各大世家眼中,荆州的钱粮,可都是他们贡献的,刘表将大量钱粮送给朝廷,让刘协渡过难关,这……不止是欠刘表的,更是朝廷欠他们的。

    但之后朝廷的政令可说是背弃了士人阶层,也让刘表这个主公的地位在荆州相当尴尬,也是刘表一步步被架空的根本原因,刘表治理荆襄,对士人的依赖太大,哪怕军中有文聘、刘磐、刘虎这些铁杆支持者,但胳膊拧不过大腿,荆州世家,蔡瑁掌管荆州八万水军,七万步军,而荆州钱粮更都被四大世家掌控,没有他们,单凭文聘、刘磐、刘虎几人,根本不可能扭转大局。

    对于朝廷的政令,荆州也从来没有执行过。

    “是何诏书?”蒯良看向文聘,微笑道。

    “皇叔刘表,年事已高,陛下不忍皇叔如此年事,仍旧操劳于国政,是招皇叔以及几位公子回朝,颐养天年。”文聘将诏书交给蒯良,朗声道。

    “那荆州刺史之位呢?”张允皱眉道,这一下子,将荆州老刘家的人都召回去了,荆州刺史之位由谁来做?

    “朕久闻荆襄之地,人杰地灵,有蔡瑁、蒯良更是其中翘楚,是以荆州刺史一职,便在二人之中选取,荆州地,荆人治,朕不便插手!”蒯越将诏书拿来,皱眉念道。

    “这个提议倒是不错。”蔡瑁闻言,目光一亮,如今他掌管荆州兵马大权,而且妹妹蔡氏也是刘表的妻子,也算跟皇家沾亲带故,在他看来,这刺史之位自当由他来做。

    蒯良闻言,眉头一皱,正想说话,却被蒯越拉了一把,随即蒯越微笑着看向文聘道:“仲业一路奔波,想必也乏了,便请将军先歇息一番,此事重大,容我等商量一番。”

    文凭朗声笑道:“这个自然,不过恕末将直言,如今大将黄忠将军已经屯兵于新野,若末将半月之内,不能带主公回去,届时黄忠将军来袭,莫要说末将未曾提醒诸位,告辞!”

    说完,也不理会众人难看的脸色,径直离开。

    “此人,太放肆了!”看着文聘的背影,蔡瑁狠狠地一巴掌拍在桌案之上,黄忠屯兵新野的事情,他们自然知道,否则哪会跟文聘这般客气,只是看着一个月前还被他们收拾的如同丧家之犬一般的人,此刻却在他们面前耀武扬威,任谁都不会舒服。

    “异度,方才你为何拉我?”见文聘离开之后,蒯良皱眉看向蒯越道。

    “兄长,此乃朝廷离间之计!”蒯越苦笑道:“刺史之位只有一个,天子却许给了两人。”

    蒯良闻言恍然,荆州刺史之位,无论对蒯家还是蔡家来说,可都是很重要的,谁得了这个位置,谁家便能一举盖过其他三家,成为荆襄当之无愧的第一家族,所以无论蒯良还是蔡瑁都不可能放弃这个刺史之位。

    如果刘协诏书中明言给蔡瑁或者蒯良,自然不必纠结,但刘协却没有,而是说两人自行商量解决,这根本就是个套,如果刘协言明是给蔡瑁或者蒯良,那就算是正名了,有大义在身,只要不出什么岔子,就算刘协也不能自毁诺言,无故替换或是讨伐。

    但就算蒯、蔡两家和平商量解决,日后朝廷依旧能以得位不正为由,讨伐荆襄。

    “那怎么办?朝廷诏书已下,黄忠更率军屯兵新野,我等要不答应,恐怕立刻就要开战!”蔡瑁皱眉道。

    不管怎么编排朝廷,但跟朝廷开战,他们不愿意,这些年朝廷几乎每战必胜,袁术、袁绍,这两个可是先后成为天下第一诸侯,但却接连败在朝廷手中,而朝廷如今可是占据着大半江山,荆州就算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以一己之力,对抗朝廷。

    “自然要答应,但将军是否想过,朝廷之所以迟迟不对荆州用兵,就是因为荆州乃主公之地,主公并非刘璋那种庸主,在位之间,不但无过,更于朝廷,于天子有恩,因为有他,所以朝廷不好直接动手,但若是将之送走,朝廷日后再要对我荆州动手,就不会再有顾忌。”蒯越笑道。

    “要送又不能送,到底该如何?”一旁的张允使劲抓了抓头皮,不解的看向蒯越,只觉得被蒯越绕晕了。

    “朝廷既然要招主公回朝,我等无法横加干涉,但这荆州刺史之位,却不能由我等任何一人来担任,无论谁当荆州刺史,日后朝廷都有足够的理由讨伐荆州,所以这荆州刺史,必须姓刘。”蒯越微笑道。

    “也就是说,送走刘表,留下琮儿接任荆州刺史之位?”蔡瑁眯起了眼睛,看着蒯越道。

    “刘季绪也可以,甚至刘磐、刘虎都可以,总之刺史之位,不可擅动。”蒯越沉声道。

    朝廷兵锋已成席卷之势,若想保证荆州世家的利益和自主性,向朝廷让步是必须的,至少这荆州名义上必须姓刘,同时朝廷的诏令也不能不奉,刘表必须送回去,至于这荆州刺史之位由谁来做,那就见仁见智了,刘琮虽然是最合适的,但蒯越并不看好,他们知道刘琮合适,朝廷岂能不知?所以,蒯越并未将话给说满。

    刘表三子,刘琦心向朝廷,肯定不行,但刘琮担任荆州刺史,朝廷也未必会答应,所以,最好的选择就是刘修,乃至于如今还在牢里面的刘磐、刘虎都能。

    “如今仲礼已经开始学习政务,荆州上下,也颇得民心,自然是该由他来坐这刺史之位。”蔡瑁沉声道,蒯越这么一点,他也想明白了,他们这些人,是不可能成为荆州刺史的,一旦成了,朝廷恐怕不久就会来攻,但其余人选之中,他自然是亲善刘琮,虽非蔡氏所出,但因为取了蔡家子侄,算起来也是更倾向蔡家这边一些。

    “既然如此,那明日便叫文聘来带人吧。”蒯良笑道,对于谁做州牧,他并不在意,当初刘表不是一样取了蔡氏,但到头来,也没见蔡家压过他们一头,刘琮虽然亲善蔡家,但有一点,刘琮要比刘琦聪明,未必会任由蔡家拿捏。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YBFZGJ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