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卷 第六百六十二章 如……

作者:荣小荣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你说的都是真的?”

    李易看了他一眼,见那方姓青年用怀疑的眼神望着他,微微摇头,年轻人这句话问的就很没有水准。

    这些事情一桩桩一件件,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原因始末,别人知道的他知道,别人不知道的细节他心中也很清楚,没有人比他更明白,昔日高高在上的蜀王,是如何一步步沦落到今天这一境地的。

    当然都是因为他自己作!

    生生将一手好牌打成了这个样子,作为一个局外人的他都看不下去。

    事情到了今天的局面,蜀王是注定当不了皇帝的,倘若他现在离开蜀地前往京都,路程不过半就得死在路上,这一点在他离开的京都的时候就已经注定。

    倘若他真的和这道姑的势力勾搭到一起,到时候怕是会多些麻烦。

    所以必须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劝这些人早日回头,这么大一个教派,从零开始,经营成这样子不容易,遇到专坑队友二十年的蜀王殿下,几十年基业要是毁了,该有多可惜。

    就是李易自己也舍不得。

    “多谢兄台提醒,我会仔细调查的。”方姓年轻人拱了拱手说道。

    “都是自己人,应该的。”李易摆了摆手,走进客栈,顺便对楼下的小二吩咐了一句:“待会儿送些酒菜上来。”

    刚才在蜀王府,只听那位江兄吹牛和感叹了,唾沫横飞,毁了一桌子饭菜,这会儿还真有点饿。

    伙计连忙应声:“好嘞,客官,您先上去,小人这就去后厨招呼一声,酒菜马上就到!”

    李易踏入房间后不久,另一处客房之中,那方姓青年阴沉着脸,说道:“让负责收集京都情报的人,给我过来!”

    不多时,一位蓝衣人匆匆的走进来,说道:“不知护法有何吩咐?”

    方姓青年看着他问道:“京都朝堂这几个月,有什么大的变化?”

    那蓝衣人想了想,说道:“大的变化倒是没有,就是前些日子,景国皇帝派人清查京官账目,后来罢免了很多官员,近日我等离京之后,朝堂上又颇多动荡,每日都有新的讯息传来,属下还没有来得及整理。”

    方姓青年沉声说道:“将你们收集到的情报全都给我拿过来。”

    “是,护法!”

    不一会儿,蓝衣人便拿着一本厚厚的书册,再次走进了房间。

    方姓青年在桌前坐定,飞快的翻动起来,随着时间的流逝,他的脸色也越发的难看起来。

    “蜀王煽动民意,意欲逼宫,被驱逐出京……”

    “算学院,刑部侍郎,户部司,朝堂清洗……”

    “工部侍郎之子被杀,工部侍郎……,抄家,女子充入贱籍,男丁流放三千里!”

    “废物!”方姓男子猛的一拍桌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蓝衣人急忙跪倒在地,高声说道:“属下办事不利,请护法责罚!”

    方姓男子却是并没有看他,喃喃道:“圣教若是将资源浪费在这种废物身上,最终怕是竹篮打水……”

    在这之前,他一直认为蜀王将是继承皇位的不二人选,听了刚才那人的一番话之后,再仔细的了解了一下当前的局势,才终于明白,原来景国朝堂的形势已经发生了这么大的改变。

    虽然他对于如今的景帝有着极深的怨恨,却也不会以为对方就是无才无德的昏君,不会昏庸到重病之时,将储君驱逐到千里之外,又在朝堂上进行了一番的清洗,以削减他背后的势力。

    唯一的解释就是,天子之位,蜀王没有机会了。

    “废物虽然是废物,也总有些用处。”方姓男子脸上浮现出一丝冷笑,说道:“传令下去……”

    ……

    ……

    “来人,将这些酒菜,给楼上七号房的客官送去。”那伙计将一个托盘端出来,放在桌上,吩咐了一句之后,就又去后厨忙碌了。

    “我来。”一个伙计正要跑过去,有一清秀的小厮从厨房里面走过来,两只手端起酒菜,向楼上走去。

    房间之内,李易坐在桌前,倒了杯茶,一边小口的抿着,一边对着摇曳的烛火出神。

    那该死的道姑,还真是让人头疼。

    以前和如仪整日在一起,也没有觉得宗师有多厉害,之前那道姑给他的感觉,也并不多么危险。

    如今才终于体会到,为什么所有人的武林中人都谈宗师而色变。

    每一觉醒来,都会觉得这道姑更加高深莫测几分,这种感觉,还真是让人无奈。

    他握着茶杯的手微微用力,只听得“啪”的一声,茶杯碎裂,最终他摊开手的时候,手心只余一堆白色粉末。

    门外传来敲门的声音。

    应该是他的夜宵到了,李易背对着门口,懒得回头,随口说道:“门没关,进来吧。”

    随后便是“吱呀”的开门声音。

    “就放在这里吧。”李易随手指了指桌上,拍了拍手,说道:“出去的时候,记得把门带上。”

    小厮将酒菜放在桌上,转身离去,李易很快就听到了关门的声音。

    蜀州这地方还真是偏僻,客栈厨房的大厨手艺明显不怎么滴,做的菜黑乎乎的,看着就没有食欲,李易甚至没有辨认出来这到底是什么菜……

    怀着一种试探的心理尝了一小口,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

    他再次吃了一口,感叹道:“这手艺,怕是和柳二小姐不分伯仲了……”

    说完这句话,身体莫名的打了一个哆嗦,浑身寒毛直竖。

    他缓缓的转过头,看到一道身影站在他的背后,此时正双手环抱,冷冷的看着他。

    李易瞪大了眼睛,脱口道:“如……”

    只说了一个字,就被对方堵住了嘴。

    一墙之隔的地方,盘膝坐在床上的中年道姑眼睛缓缓睁开。

    “如~果,全世界我也可以放弃,至少还有你,值得我去珍惜,而你在这里,就是生命的奇迹……”

    对面有奇怪的歌谣传来,并不是齐国或是景国通行的乐曲,听起来不免有些另类,但细细去听,倒也能够入耳。

    此外,还有其他的声音传来。

    “这位小哥,你先别回去了,坐下来陪我喝一杯……”

    “我跟你说啊,你们这客栈后厨的厨子,还是早些辞退了吧,影响生意……”

    “不信,不信你自己尝尝……”

    中年道姑摇了摇头,那李易一直以来给她的感觉就是另类,总是做些常人无法揣度的事情,至此,她已经习惯多了。

    若仔细想来,那些有本事的人大抵都是这样,有一些奇怪的癖好或是行径,因此对于这些事情,她向来都是视而不见。

    日后需要他的地方还有很多,纵使不能让他归心,却也不可招致太多的反感。

    中年道姑转头望了一眼,缓缓闭上了眼睛。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YBFZGJ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