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卷 第六百五十八章 女侠饶命!

作者:荣小荣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和户部吏部相比,六部之一的工部,重要性似乎没那么高,但一部侍郎被带去刑部调查,对于整个朝堂来说,仍然是一场不小的动荡。

    虽说结果还不知道如何,但依照目前的情形来看,李侍郎怕是凶多吉少了。

    刑部或是密谍司调查的结果,向来都只是陛下想要的结果,真要一丝不苟的去查,朝堂之上,没有一个不心虚的。

    其他官员还好,陛下这些日子虽然改变巨大,甚至连性情都变得暴戾,对于朝臣的错误,远不像之前那样宽宏和容忍,然而也只是在某个限度之内。

    工部李侍郎这一次,恰好超出了那个限度。

    不过,对于另一些官员来说,景和二年到三年,便是真的流年不利了。

    派系之中的官员一个个的遭难,如今已经轮到了四品官,连蜀王自己都被驱逐离开京都,秦相如今已经极少在朝堂上发声,短短一年多的时间,原本用几十年取得的优势,已经微乎其微。

    陛下的身体越来越差,却在这个时候驱逐了蜀王,打压蜀王一系官员,莫非,陛下真的对他失望之极,心中有了其他的计较?

    这些猜测和疑窦,开始在越来越多的人脑海中浮现,挥之不去。

    ……

    “这个世界上,为什么总是有那么多的蠢货?”

    京都某处青楼,秦余怀里搂着一位丰腴妇人,抿了一杯酒,摇摇头说道。

    陈立峻叹了口气,说道:“李家完了,刑部侍郎今天亲自带人抄的家,李健仁的丧事才刚刚操办完毕,怕是又得再来一次。”

    工部侍郎所在的李家,这一次要被彻底的从京都权贵的名单上抹去。

    李健仁死了,死的并不是没有一点意义,最起码他拉着整个李家成为了他的陪葬品。

    陈立峻抬头看了一眼,整个京都,要说对于那李易的恨,没有几个人能比得过秦余。

    然而连他都只能隐忍不发,那几个蠢货,到底是谁给他们的信心。

    哐当!

    崔承宇将一物扔到桌上,发出清脆的响声,看了秦余怀里的丰腴妇人一眼,说道:“你先出去。”

    “谢谢公子!”

    看到桌上一个晶莹剔透的镯子,那妇人眼睛都直了,一把将其抓起来,藏进袖中,说道:“多谢公子,多谢公子,民妇这就走!”

    那妇人走后,秦余有些诧异的看了崔承宇一眼,问道:“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方了,琉璃镯子随便送?”

    “都是些不值当的东西。”崔承宇摇了摇头,说道:“我有件事情要问你。”

    秦余叹了口气,说道:“崔家真是家大业大,比不了,比不了……”

    崔承宇看着他,认真问道:“秦相到底是怎么想的?”

    秦余瞥了他一眼,问道:“和我说话的是崔承宇,还是崔家大少爷?”

    “秦小公爷。”崔承宇站起来,拱了拱手,问道:“我需要知道你们秦家的态度。”

    这一刻,他代表的是崔家,在秦府吃了几次闭门羹之后,崔家迫切的想要知道,秦相以及秦相一系的文官集团的真实态度。

    秦余看了他一眼,摆了摆手,说道:“坐下说……”

    不多时,某处青楼对面的一座茶楼之中,坐在窗边的一名汉子看着几名年轻人从青楼里面走出来,转身下了楼。

    几名茶楼请来的伶人在临时搭建起来的台子上表演,下方坐满了客人,那汉子走到一处,对坐在那里的中年男子小声说道:“五爷,他们出来了。”

    “茶楼听戏,到底和勾栏不一样,没意思,走吧……”中年男子站起身,摇了摇头,两人走出茶楼,径直向对面的茶楼走去。

    ……

    刑部大牢。

    曾经的工部侍郎,端坐在桌前,这处牢房干净异常,没有一丝异味,面前桌上的饭菜香气扑鼻,美酒佳肴,一样不缺。

    他给自己斟满了一杯酒,慢条斯理的享用饭菜,直至一炷香的时间之后,才缓慢的用干净的帕子擦了擦嘴,看着对面的青年说道:“刘大人好手段。”

    刘一手看着他说道:“李大人可还有什么想吃的饭菜,我吩咐他们去买。”

    “口腹之欲,不值一提。”工部侍郎摆了摆手,说道:“本以为永远不会有这么一日,天算不如人算,对于刘大人,李某佩服。”

    “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刘一手摇了摇头,说道:“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对面的中年男子笑了笑,说道:“人在朝堂,身不由己,刘大人还年轻,以后你就明白了,这朝堂之上,有谁敢说他身前身后都是干干净净?”

    刘一手看着他问道:“这么说,李大人是打算独自将那些事情扛下来了?你不会不知道,这些罪名加起来,会是什么后果吧?”

    中年男子摇了摇头,说道:“此事便到此为止吧,否则,对于刘大人也是祸不是福。”

    顿了顿,他抬头看着刘一手,说道:“李某不求苟且,只希望刘大人手下留情,为我李家留下一点香火,李某感激不尽。”

    “法理之外也有情理,李大人的要求不过分。”刘一手点点头说道。

    中年男子站起来,躬身对他行了一礼,“多谢刘大人。”

    “不过,在这之前,我还有一个问题。”刘一手点了点头,看着他说道。

    “刘大人但说无妨。”

    刘一手看着他,一字一顿的说道:“二十年前,永安宫一事,李大人知道多少?”

    中年男子面色大变,不过瞬间就恢复正常,摇头说道:“本官不知道刘大人所说何事?”

    刘一手看了他一眼,说道:“既然如此,本官告辞!”

    说完便径直的转身离去,干脆果断至极。

    “保我李家香火。”

    在他踏出牢房的时候,身后传来了一道艰难的声音。

    ……

    ……

    崇山峻岭之间,近百人的队伍,拥簇着几辆马车,缓缓而行。

    “你猜他今天能睡多久,我猜十个时辰。”某一马车前面,一黄衣人回头看了看,说道。

    另一个黄衣人想了想说道:“我猜十一个时辰以上,一天十二个时辰,吃饭方便顶多用上一个时辰,赌一两银子。”

    “赌了!”

    另一人话音刚落,马车车帘被人掀开,那年轻男子开口问道:“到哪里了?”

    “再走上几天,就到蜀州了。”一名黄衣人立刻说道。

    年轻男子点了点头,却并没有再进入马车,而是靠在马车前面,观赏起四周的风景来。

    那黄衣人见此微微一怔,试探的问道:“您,您不睡了吗?”

    “不睡了。”年轻男子摇了摇头,说道:“车厢里面闷,出来透透气。”

    黄衣人掰着手指头算了算,再过一个时辰,他就在一天之内整整睡了十一个时辰,自己将会有一两银子到手,可如果他继续看风景,自己的银子可就飞了……

    他看着那年轻人,小声说道:“要不,您再进去睡会儿,我帮您把车帘卷上去,窗户也打开,这样就不太闷了……”

    年轻人想了想,点头说道:“这样也好。”

    不多时,马车外传来了另一道咬牙切齿的声音。

    “妈的,你作弊!”

    ……

    “女侠饶命,女侠饶命!”

    崎岖的山道之上,刚才还凶戾异常的十余名山贼流寇,此刻全都跪倒在地,脸色发白,声音颤抖。

    到底有没有看到?”持剑的年轻女子冷声问道。

    “有,有!”

    一名秃头山贼连忙点头,说道:“两天前,是有像女侠说的一群人从这里经过,不过当时他们人多,我们没敢动手!”

    “他们向哪边去了?”女子冷声问道。

    “蜀州!”

    那秃头山贼立刻伸手,指出了某个方向。

    许久都没有声音传来,他壮起胆子,抬头看了一眼,终于松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那女魔头,终于走了!

    片刻之后,那秃头山贼转过身,咬牙说道:“谁还没有失败过,第一桩生意失败了,不打紧,明天再来!”

    一天后。

    “前辈,前辈,三天前,您说的人,三天前从这里经过,向蜀州去了!”秃头山贼满脸是血,浑身打着摆子,对面前的一名老者说道。

    “要是被老夫发现你骗我,小心你的脑袋!”老者看了他一眼,身形瞬间在原地消失。

    许久之后,那秃头山贼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怔怔的向前方走去。

    “大哥,你去哪里?”身后传来了几道焦急的声音。

    秃头山贼抹了一把眼泪,颤声道:“我要从良……”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YBFZGJ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