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卷 第六百五十七章 是不是你?

作者:荣小荣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京都这些日子特别多事,天子脚下,总是发生一些让人匪夷所思的事情。

    长安县伯李易失踪的事情还没有彻底过去,工部侍郎之子的死亡,便犹如在平静的湖面投入了一颗巨石,再次掀起了滔天的波澜。

    民间对此议论纷纷,类似的事情,这已经不是第一起。

    礼部员外郎之子被毒杀才过去了多久,另一位地位更高,在京都更有名的纨绔就这样永远的消失在众人的视线里。

    这让普通民众觉得很不安全。

    这可是在京都啊,连权贵官员家人的性命都无法保证,他们这些普通人,岂不是更加危险?

    出去买个菜都要担心会不会被人砍死,去酒楼吃饭也要怀疑会不会被人在饭菜里下毒,去青楼寻个开心,还得忧虑那妓子会不会在自己最畅快的时候捅一刀……

    民众失去了安全感,自然会产生怨气。

    街头巷尾,勾栏瓦舍,也就多了不少的抱怨和担忧。

    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乔装打扮,潜伏在各个角落的御史了。

    不到半天的功夫,御史台雪花一般的折子就堆上了天子的案头。

    朝堂之上,百官禁声,景帝坐在龙椅上,一言不发,气氛极度压抑。

    一位御史走出来,说道:“陛下,那些贼人如此丧心病狂,此案在京都已经产生了极大的影响,若不及时消除,民间怕是会产生动荡。”

    “是啊,此案若不严查,怕是他们以后会更加放肆,天子脚下,官府还有何脸面?”

    谁都知道陛下近日心情不佳,此时敢于开口的,也只有几位御史。

    “刘一手,此案到底是何人所为,查清了吗?”不知过了多久,景帝的声音才缓缓传来。

    身穿官服的刘一手从人群中站出来,躬身说到:“回陛下,这案子刚刚移交刑部,臣已经派人严查了。”

    “严查?”一道声音从刘一手后方传来,工部李侍郎走出来,说道:“杀害我儿的歹人明明和那两名女子有关,刘侍郎却对那两人视而不见,这就是刘侍郎所说的严查吗?”

    工部侍郎刚刚死了儿子,可谓是惨到了极点,他的话一出,刘一手顿时成了殿内的焦点。

    “什么两名女子,到底怎么回事?”景帝皱眉问道。

    “回陛下,我儿昨夜和两名女子发生了一些冲突,彻夜未归,今天早上就死于非命。”工部侍郎声音悲怆,说道:“刘侍郎明知那两名女子是此案的关键,却对她们视而不见,让臣不得不怀疑……”

    殿内在片刻的寂静之后,就开始变得有些哗然。

    刘一手之名他们都听过,破案高手,在查案审讯方面堪称鬼才,深受陛下器重,短短的一年多时间,就将他从一个小小的捕快提拔到刑部侍郎的位置。

    他今天所拥有的一切,都是陛下给他的,而这些东西,陛下也随时能够收回去。

    若是在如此的重案中,刘一手包庇了不该包庇的人,不仅仅是陛下,在场的众多朝臣也不会放过他。

    毕竟,工部李侍郎的儿子死了,谁能保证,下一个死的,不是他们家中的哪位?

    “竟有此事?”

    “刑部侍郎包庇杀害工部侍郎儿子的嫌犯?”

    “这刘一手未免太过大胆,此案重大,是他一个刑部侍郎能够染指的吗?”

    ……

    ……

    刑部尚书看着刘一手,脸上露出了些许急色,说道:“到底是怎么回事,还不快如实向陛下禀告?”

    朝堂因为工部侍郎的一句话而有些沸腾,便在这时,又有一道人影站出来,说道:“敢问李侍郎,不知令公子昨夜带十余名杀手,截杀两名弱女子,又是为何?”

    此言一出,朝堂哗然之声稍小,工部侍郎脸色微变。

    十余人尸首分离,他的儿子也命丧黄泉,这才是这件案子的重中之重,至于其他的,都不那么重要了。

    根本没有人去细究那两名女子的事情,和他的儿子相比,那两名女子是多么的微不足道,她们必须死,不管健仁的死和她们有没有关系,她们都必须死!

    他转头看向那出声之人的时候,脸色再次发生了一些变化。

    曾仕春,户部侍郎曾仕春。

    两人同属于蜀王一系,又都是核心人物,虽然算不上深交,也算是有些交情。

    说出刚才那句话的人,是谁他都不会感到惊奇,为何偏偏是他?

    “本官只知道,我儿的尸身现在就在李家,那两名与此案有关的女子,却任何事情都没有,本官只想为我那死去的孩儿讨一个公道。”工部侍郎低头说了一句,左右看了看,朝堂中,有数道人影站了出来。

    “什么截杀?”景帝沉声问道。

    “回陛下,臣正要向陛下禀告此事。”

    刘一手拱了拱手,说道:“昨夜亥时左右,工部李侍郎之子李健仁,带领十余名杀手在京都的一处暗巷围杀两名女子,保护那两名女子的护卫中,有四人受伤,后来他们被一群神秘人所救,再次回到现场的时候,那群神秘人和李侍郎公子以及十五名杀手尽数失踪……”

    “直到今天早上,我们才在京都某处发现了包括李健仁在内,共十六人的尸首。”

    景帝的眉头皱起,工部侍郎之子被杀,和工部侍郎之子在京都围杀女子,后被反杀,这就是两种性质了。

    “那两位姑娘,其中一位叫做曾醉墨。”刘一手说道。

    “曾醉墨?”景帝脸上浮现出一丝疑惑之色,总觉得这个名字似乎在哪里听过一样。

    刘一手解释道:“这位曾姑娘,便是那位曾经被嫁祸杀害陈公子的那位。”

    刘一手此言一出,朝臣顿时愕然。

    上次礼部员外郎之子被人设计毒杀,栽赃陷害给一名女子,此案到现在还没有定论,但可以肯定的是,那幕后之人,直接针对的,便是那名曾姓女子。

    只是上次因为李县伯的庇护,刘一手迅速破案,那人的奸计并没有得逞。

    而这一次,李县伯刚刚失踪不久,便有人这么迫不及待的跳出来……

    这背后的事情,可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若是再往深处想一些,李县伯的失踪,是不是也……

    这可是陛下近日来最为在意的事情,不管是谁,和此事扯上关系,都不会有什么好的结果。

    所有人避都避不及,李健仁虽然死了,却还是给他爹惹上了一个大麻烦。

    景帝的脸色沉下来,问道:“李侍郎,你告诉朕,你儿子昨天晚上到底干什么去了?”

    工部李侍郎脸色一变,低头道:“臣,臣不知……”

    “是不是你?”

    景帝忽然问了一句。

    “陛下……”工部李侍郎抬起头,表情有些疑惑。

    “李县伯失踪,是不是你做的?”景帝站起来,看着他问道。

    下方,中年男子的脸色一怔,随后便慌忙跪倒:“陛下,臣以人头担保,长安县伯李易失踪一事,和臣没有任何关系!”

    “侍郎之子,带着杀手去截杀两名女子,朕有一群好臣子啊!”

    景帝冷冷的说道:“来人,拿下工部侍郎李元恺,另外,大理寺配合刑部,彻查长安县伯失踪一事,到底和他有没有关系,还有昨夜出现的那一股神秘势力,呵呵,朕的的眼皮子底下,居然出现了神秘势力……,全都给朕查!彻查!”

    ……

    今天的早朝结束的很晚,陛下在朝堂上大发雷霆——陛下这些日子大发雷霆的次数特别多,几乎每天都会被官员被罢免谪迁,而这一次,死了儿子的工部侍郎,不仅没有获得陛下的同情,反而将自身也搭了进去。

    已经死了的李健仁带人围杀两名女子的事情,不会给李侍郎带来太大的影响。

    但是这一次,陛下要查的,显然已经不单单是这件事情。

    今日,所有从朝堂上走出的官员都明白一件事情。

    李家,要完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YBFZGJ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