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871节 十二因缘

作者:墨武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大明王义愤填膺,说的倒是理直气壮。

    龙树一旁双手合十道:“善哉、善哉。大明王施主所言差矣。朋友不应是筹码,也不应该是要挟的条件。”

    “你说什么?”大明王脸色微红。

    单飞用神识探寻龙宫天塔时,众人跟随单飞先是看到亚特兰蒂斯文明的毁灭,之后就是陷入混沌,龙宫天塔似乎都要垮掉般,不过好在僵持了许久,龙宫天塔终于重新清晰起来。

    众人见状都是精神振作,知道单飞克服了难关,却不想随后的很长一段时间,众人再次停滞不前。

    按照鬼丰、夜星沉的说法,单飞并未遇到危险,因为龙宫天塔益发的明亮,可众人却只看到一团七彩的光芒,再无旁的发现。

    不知道是马未来不想让众人知道他和单飞在交流,大明王心道单飞没什么危险,自然是得到什么收获了,是以见单飞醒来“故作”迷糊,忍不住出言质疑。但他自知在此间实力最弱,听龙树一说,倒是清醒许多。

    “本僧是说,单施主也会有困惑,既然是朋友,就更应该有所理解。”龙树诚恳道:“不知单施主有何发现,可否说出和我等参详一二?”

    单飞低头看着手上的流年,半晌不语。

    大明王暗自冷笑,心道我唱黑脸不行,你这个大和尚想唱红脸讨好单飞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这小子根本是油盐不进的家伙。

    夜星沉、鬼丰互望一眼。出奇的是,二人均是保持沉默。他们一见单飞手中的箱子,如何认不住那是流年?!

    流年本是马未来之物,为何会突然落到单飞的手上?这二人心中琢磨,却并不询问,只凭自己的头脑来分析判断眼前的局面。

    单飞倒是听到了龙树所言,不过实在不知道怎么和龙树解释。

    马未来不想让旁人知道他曾来过,再说他单飞适才除了和马未来进行交流外,对龙宫天塔仍旧没有进一步的发现。

    不过单飞终究不是坐等喂食之人,暗想当年马未来被单鹏送入龙宫天塔时,不但没有流年,甚至不会六甲秘祝,可马未来就凭毅力发现玄女在天塔中留下的神通,他单飞如今已有流年,更得单鹏传授的六甲秘祝,如果还是对龙宫天塔一无所获的话,那也实在太过没用。

    静坐原地,并不理会大明王气鼓鼓的瞪着他,单飞将和马未来交谈的话语逐次回忆。他知道马未来不是个敝帚自珍的人,若是这般人物,也不会慨然的传于赵云逝水、再将流年交给他单飞,马未来不和他提及流年的使用,是不是还是让他单飞自己来求索发现?

    脑海微亮,单飞突然想到马未来临消失前说过的一句话你要记得、更要深刻的去理解,流年可对空间进行“缘起有”的重建,等你真正懂得的时候,流年才能发挥出最大的威力!

    这句话听起来寻常无奇,但马未来已经点明要发挥流年的作用,一定要对“缘起有”进行更深刻的理解。

    马未来除了谈及自身的来历、让他单飞更留意巫咸、说及单鹏外,还着重提及了释迦……马未来在他单飞将黄帝文明、释迦说法统一到一起时很是欣慰。马未来提及万法本空时,他本是茫然,马未来随即提及到了六甲秘祝……

    缘起有、自性空……

    平日里,这些概念和他离得实在遥远,让他很是生疏,但经历这些时日,所有思绪交织在一起,让他隐有领悟之感,偏偏一时间还是无法完全顿悟。

    “龙树高僧……”单飞突然道。

    龙树立即接道:“单施主要问什么?”他一直留意单飞的脸色,见其很有困惑的模样,不由好心的想要帮手。

    “我记得初见高僧时,高僧曾说过单鹏将军知道夜宗主要来……”单飞回忆道。

    “怎么?”在场另外四人,倒有三人齐声问道。问话的龙树费解,大明王糊涂,夜星沉却是极为关切的神色。

    单飞随即道:“那之后,高僧又说,单鹏将军并非无所不知,而是深切明了因缘和合而生的真谛,什么样的人,就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此中轮回复杂,却是有迹可循?”

    龙树赞道:“单施主记忆倒是奇佳。”他记得自己这般言语,却不想单飞复述起来,意思居然全然不差。

    “可单施主这般说的用意?”龙树不解道。

    “佛教中对这个有迹可循似乎有个……有个说法。”单飞虽擅考古,但对佛教术语毕竟没有深研,因为佛教的言语在很多时候听起来让人头晕。

    龙树微扬双眉,“单施主可是想说十二因缘?”

    “不错!”

    单飞精神一振,他脑海中始终转着“缘起有”三字,记得佛教对此有着更深入的说法,正是要问此事。

    “高僧可否说说这十二因缘都有哪些?”单飞迫切道。

    你单飞太不像话了吧。

    大明王面红耳赤,心道你不但侮辱我的眼睛,还要侮辱我的智商吗?你这般顾左右而言其他的伎俩实在太幼稚些了。要岔开话题,用不用这么明显啊?

    龙树却是微笑道:“本僧倒不想在此间还能碰到同道中人。”他并无不耐,反倒真诚道:“十二因缘分别为无明、行、识、名色,六入、触、受、爱、取、有和生、老死。”

    他一连串说出这些,大明王头脑糊涂,单飞却是脑海一亮,喃喃跟着道:“无明、行、识、名色……”

    龙树听单飞跟说的无误,欢喜道:“单施主很有佛缘,倒是一遍就已记忆。这十二因缘若以无明始,无明致行、行载于识中……如此循环往复,就为轮回的本质苦谛。当年释迦所讲的四圣谛为苦集灭道,就是针对这十二因缘所言。十二因缘顺成苦、逆源集、无为灭、断为道,苦集灭道是为参透十二因缘、断除生死的关键。”

    他终究是身毒高僧,提及这十二因缘倒是信手拈来,毫无晦涩。只是言罢,龙树却是轻叹道:“但说易行难,这其中还有极为重要的关键未为本僧知晓。佛法没落,释迦所传更是流离失所,本僧虽是苦苦收集,终究难得窥全豹。”

    单飞恍如未闻,只是喃喃念道:“十二因缘以无明始,无明致行……行载于识……”

    龙树虽说他单飞和佛法有缘,但他以前从未对佛法有过太大的兴趣,今日听龙树这般讲解,一切却是如水到渠成般霍然贯通脑海。

    “人因触有受、因爱才取、取则有,有才生、生却老死……在释迦眼中,这些终究不过是人世之苦罢了。”单飞低语道。

    龙树点头道:“施主所言不差,十二因缘之‘爱’说的更多是**贪爱,世人勘不破此中究竟,终究在老死、无明之中轮转。但人世间的情爱其实也是其中一种烦恼……是以……”

    他的年纪远比单飞为长,经历的世事亦是离奇,如何看不出单飞似有心事的模样。他虽不知道单飞和晨雨的往事,但想这年轻人着重提及“因触有受、因爱才取”,暗想这年轻人只怕是因为情爱受困,这才出言开解。

    不过他终究没有说完,却是不想越俎代庖。

    鬼丰一旁淡淡道:“因此要远离爱、取、有之苦,就要出家当个和尚了?”

    龙树微笑道:“善哉,善哉。”

    “大和尚,你说的很多言论我均是看好,这句话却是不敢恭维。”鬼丰扬声道。

    “不知鬼丰施主有何指教?”龙树年少张狂,但年老却是极为的谦和,无论对方何等言语,终能坦然面对。

    “这不过是释迦所创之路,却非世人真正可行之路。”鬼丰昂声道:“若人人均是远离情爱,不用百年,这世上恐怕不用灭世,就已没什么人类了。那种解脱,又有何用?”

    “这个……”龙树一怔。

    “因此所谓的断有去取、离情远爱,终究如楼台水月,难称真正的解脱。”鬼丰面具后的双目闪闪发亮,“我们要寻的,是真正破除轮回之道!”

    他言语铿锵,众人皆是听的清清楚楚,单飞却是望着流年,喃喃道:“断有去取、离情远爱?断有去取、离情远爱……”

    单飞本不知苦集灭道的真谛,但一听龙树解释,却是霍然领悟,暗想这的确是种避免痛苦的方法,但如此解脱,和逃避何异?

    “不错。我们要寻的,是真正破除轮回之道!”

    他说话间,脑海中已将那十二因缘转了数百遍,大明王突然道:“你们看那个东西。”

    大明王不知道流年的来历,却看到流年之上蓦地有七彩显耀,其中竟有个圆环在不停的轮转。那个圆环分为十二节,时而正旋,忽而逆转,有时又是灭断隐现,极为奇特的样子。

    “十二因缘?”龙树亦是吃惊道。他看出那圆环十二节之上所刻的字样,赫然就是他适才说的“无明、行、识、名色……”等字,倒不想单飞才问及十二因缘,这箱子内居然就会组成这十二因缘的轮转。

    哪怕夜星沉、鬼丰亦是上前一步,紧盯着流年,一时间不知道要发生什么事情。

    单飞突然放声长啸。

    那啸声直冲天际,竟如虎啸龙吟般嘹亮。

    夜星沉闻之微凛,他虽知单飞武功突飞猛进,却始终感觉单飞武功还是差自己数筹,但如今一听单飞如此做啸,才发现单飞气息充沛,竟似已不在他夜星沉之下。

    “断有去取、离情远爱……”

    单飞长啸中泪水潸然,随即更喝道:“自性本空,缘起方有!龙树高僧,你看看,你要找的是不是此中因缘!”

    他说话间,有一道七彩光芒从流年上冲起,瞬间罩在龙树身上,再反出去在龙树面前组成道光色幕墙,其上有无数梵语斑驳。

    众人不解时,龙树却是又惊又喜,双手合十道:“多谢施主,这正是本僧要找的《大方广佛华严经》!”

    8)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YBFZGJ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