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1704章 欲戴王冠(1/3)

作者:陶良辰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韩老爷子的书法大气磅礴,他书房里还挂着幅开国大元帅在1956年六月份所写的书法作品《水调歌头游泳》

    全文内容为:“才饮长江水,又食武昌鱼。 .万里长江横渡,极目楚天舒。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今日得宽余。子在川上日:逝者如斯夫!

    风樯动,龟蛇静,起宏图。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更立西江石壁,截断巫山**,高峡出平湖。神女应无恙,当惊世界殊!”

    考虑到当时所处的特殊历史时期,无论是他的字、还是他的词,都带有气吞山河的雄壮气魄,文中所写的“一桥飞架南北”是指长江大桥,而“高峡出平湖”则是指三峡大坝,和这些在后来都变成了现实。

    三峡大坝从1994年十二月份就开始动工建造,成功吸引了全世界各地的建筑学家们,认为它简直是一项不可能的奇迹工程,等着看笑话呢。

    过了五十而知天命的年纪后,韩老爷子也成功站在了社会金字塔的最顶端,韩宣出生之前所写的书法作品大多已经烧掉,因为他觉得那些见不得人,最近写的书法越来越随性,字里行间都充满着所向披靡的无畏气势。

    而韩宣的外公郭穆州,书法作品则带着股灵气,所有的字都是干干净净,十分工整,都说字如其人,他的性格本就比亲家韩老爷子随和许多。

    现在,韩宣面前的书房里挂着不少刚完成不久的书法作品,打开门时候就闻到浓浓的油墨味道,他对这种味道一点都不陌生。

    近些年在华夏搜刮古董,期间找不不少上好古墨,清乾隆御题十景诗彩墨、清乾隆年间的御制七香图墨、八大粗墨、御制朱砂墨、御题来仪、蟠云墨等等,整整搜刮到几大箱,被老爷子和外公瓜分掉了,用来送给他们的老朋友当作礼物再适合不过。

    沈先生的书法,字迹工工整整,看似平淡无奇却充满美感,在这方面的造诣确实不错,韩宣能够从中看出他性格谨慎、做事一丝不苟的特点,写字时候的习惯确实能够清楚反映出一个人的性格。

    宝岛地区的居民写字,自然是用繁体,韩宣那座位于黄浦江边上的博物馆,曾经碰到一位奇葩卖家,他听说韩氏博物馆对外收老东西,只要东西好不愁不给高价,于是带着幅做旧的字画,登门让专家估价。

    纸是老纸、黄花梨老卷轴也没错,鉴定它的专家以为碰到了明朝的好东西,查看完那幅山水画后,花钱一万多将它收了下来,过几天才发现,上面的题字,居然是简体当时鉴定大意了,只注意印章和画作本身了,每天看那么多东西,难免有打眼的时候。

    韩宣意外听说这件事情后,只能无言以对,心想竟然有人穿到自己前面,回到明朝去写下那幅字?

    只是个玩笑,视线回到书房里,带韩宣参观了几幅自己最满意的作品,沈先生和韩宣聊了聊,他夸赞说很漂亮,真的觉得漂亮,说出这段夸赞时候非常坦然。

    “你们来之前,我刚好研墨准备写点东西,没有工作、也看不懂电视,早晨沿着海岸跑了几公里,如果不找点事情干,我都想回宝岛去了。

    有没有兴趣写点东西?都准备好了,哦,写完之后你可以带回去,你的那些字太值钱……”

    怕韩宣误会自己的想法,沈先生连忙补充了一句,怕他认为自己不礼貌。

    压根没往那方面想,韩宣笑了笑,告诉说:“哪里值钱,价值都是炒上去的,本身它们就只是字而已,如果那么值钱,我在学校做笔记、写论文的本子,岂不是还得放进保险库里。

    非常感谢,好久没有写东西了,可以试一试。”

    “哈哈!那行,我来帮你研墨,纸笔都一般,砚台和笔画了我三万多美金。

    语彤已经长大成家,她自己比我有钱多了,现在看不上我的那些钱,所以可以买些自己感兴趣的东西,买砚台收藏至少不会亏本,如果放在宝岛价格还能稍微贵一些”

    ……

    来到书桌前,从架子上找了根中粗的狼毫笔,在华夏想找到狼毛挺难,但在美国不算难事,美国和加拿大都有狼,制笔匠人们会收购它们的皮毛。

    洗完笔沾墨时候,韩宣在想应该写什么,面前铺着张白纸,边上用大象形状的可爱纸镇压着,沈先生看在桌子旁,只见他下笔龙飞凤舞写了起来,飞白体行书很容易辨认。

    故意留下一些笔墨变干后的奇特笔触,刚刚沾墨汁只沾了一点点,总共只有八个字,不一会儿就写完,期间表情轻松,搁下笔说道:“好了,让您见笑了,这是我第二次写飞白体,不太熟悉。”

    沈先生正盯着那八个字发呆,没有经过太多锻炼,那些字中规中矩,胜在充满随性,开口读道:“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提到这句话,人们一般会想起韩国的电视剧《继承者们》,以前韩宣也以为它是编剧的原创,后来才发现西方世界早就有了,原句是“the_ne_trying_t_wear_the rwn,ust_withstand_bear_the_微ght”,在许多西方的文学著作中都出现过类似的句子。

    “我看懂了。

    你是想说人一旦到达高位,压力也随之而来,身为上位者应该有所担当,承受那些压力?

    年纪不大就有这样的感悟,难怪可以将生意做得那么大……”

    沈先生脸上带着明悟表情,感慨地说出这句话。

    韩宣摇了摇头回答说:“不,我的意思是国王经常带着沉重的王冠,容易患有颈椎病。”

    瞧见对方脸上惊愕表情,哈哈大笑补充说:“我只是在开玩笑,就是你认为的那个意思,我很喜欢这句话。”

    沈先生苦笑不得,听见门外传来声音,开口道:“我女儿在叫你,你先去忙吧,大概她想跟你要礼物,今天早上就说生完孩子之后,你还没给她发红包,等你来了一定要坑你。

    不用理她,语彤从小性格就顽皮,有时候我甚至以为她是男孩。”

    “那我先去看看她,这幅字送给你了,待会儿再聊”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YBFZGJ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