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1703章 给男人的忠告(3/3)

作者:陶良辰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沈秘书的老妈,正忙着和保姆们一起准备午餐,不断从厨房里传来欢笑声,开放式厨房不适合做中餐,最近刚刚安装起抽油烟机。

    只是简单的意大利面而已,她老妈不会制作各种口味的拌面酱,但是煮面条难不住她,其他的会有厨师去做,还没到开饭时间,正忙着处理其他食材。

    道森岳父已经五十多岁,插手不了厨房的事情,英语又不是太好,至于和韩宣聊天,他自认两人之间没什么共同话题。

    站在旁边太尴尬,好不容易想到件可以聊的东西,突然问韩宣说:“你最近有在锻炼书法吗?

    我记得从新闻里看见过,说你的书法作品非常值钱,报纸上刊登了一小部分,虽然拍得不是特别清晰那种,可能是记者故意让照片模糊一点点,但也是能清楚分辨,字体写得确实很棒。”

    韩宣自然不会告诉他,自己已经一年多没拿过毛笔,也没真正刻苦锻炼过如何写毛笔字,刊登的都是经过韩老爷子的ab电视台筛选再到允许报社发表的照片,转移话题回答说:“谢谢您的夸奖,先生你也喜欢写毛笔字吗?

    我爷爷和外公没事时候都喜欢写一写,过年家里使用的对联基本不用上街买,而且想要在美国买对联,难度比买包子还大,只有在春节前的唐人街可以见到。

    挺长时间没动笔了,至于价值什么的,我自认还没真正到达那种水平,是香江那些我爷爷外公的朋友们抬举我,其实上不了台面。”

    明白韩宣是在客气,道森的老岳父可不会当真,他在报纸上见过韩宣的书法作品,确实挺有味道,至于究竟值不值钱,那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情。

    1997年时候,香江的李兆机先生耍了个滑头,拿走韩宣写得书法作品后,送到拍卖行之后自己又花一大笔钱将它买了回来,算是给那幅字镀了一层金,以后再有人想买韩宣的书法作品,就有了参照价格的先例可循。

    当初有些人还没搞懂他的用意,但李兆机先生确确实实因此被韩宣给记住了,雪山地产公司如今进入华夏房地产的同时,因为回归而导致房价大跳水的香江也没放过。

    决定找一位有实力的当地合伙人时候,他的名字和房地产公司第一个出现在韩宣脑海中,如今两人合资开设的雪山地产香江分公司,在香江多处黄地段囤积土地,短短两年时间过去,李兆机先生已经收获颇丰。

    两家公司合作开发的第一个楼盘,大约在新千年的三月份就会正式发售,做房地产行业的人,不可能不明白资金和靠山的重要性,人脉关系有时候比钱更加重要……

    “最近闲得无聊,托人从旧金山的一家店里买了套笔墨纸砚,后来没事就写写东西,都在楼上的书房里,你想不想看看?

    闲着也是闲着,我估计离开饭还有一段时间。”

    听见沈先生的话,韩宣看看在逗弄小孩似乎玩上瘾了的安雅,又看向正准备出门去买尿布的道森秘书,反正没事情做,于是说:“为什么不呢,我爷爷常说练习书法需要多交流才能进步,每个人写毛笔字都带有不同特点,字帖是死的,人却是活的。”

    “这些话很有道理,从我爷爷的爷爷那一辈,就是清朝的进士,我爷爷的父亲也是。

    我父亲随着七十四军来到宝岛,跟家人断了联系,临死都没能见到他们的面,但一直记得自己是书香世家,直到上国中之后,哪天不练一百个大字都会被他打。

    后来当了台中书法家协会副主席,没两年因为事情太多才辞职不干了,但一帮老朋友们没事都会聚一聚,有空的时候就手痒……”

    关于当年那段老历史,由于立场角度不同,两边的说法也不一样,韩宣对此兴趣浓浓,好不容易碰到位跟当年历史有关系,亲身经历过那次大迁移的人,追问许多涉及到禁忌的话题。

    同样,因为立场不同,沈先生看事情的角度也不一样,带有一定的偏向,时间已经整整过去五十年,让韩宣最有感慨的一句话是“只要和平就好了”。

    最近几年来独立派掌权,闹出了不小的动静,连欧美国家的媒体们,都经常拿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夸大其词,明显是在“拉偏架近战争阴云才逐渐消退。

    ……

    上楼进入一间书房。

    期间路过沈秘书休息的房间,透过门缝瞧见她正在亚历克西斯女士帮助下,用吸奶器往杯子里挤奶。

    只看一眼韩宣就移开了视线,那样的画面一点都不美,很容易摧毁他对如此美妙事物的憧憬,所以还是不看为妙,简单隔着门朝亚历克西斯女士还有沈语彤打了个招呼就走开。

    原因是,雪山牧场的奶牛们也这样挤奶,不经意间会将两者划上等号,别看男人似乎很坚强,但偶尔心理方面也会非常脆弱。

    举个例子,许多男性在妻子生孩子之后,就对造人这件事渐渐失去了兴趣,曾经他也以为那只是过于熟悉、厌倦现有生活造成的结果,直到深刻研究心理学之后,韩宣才在某一天忽然想明白一件有趣的事情。

    这和丈夫共同参与妻子生产过程,存在着很大关系。

    如今欧美国家广泛流行起了“拉马兹无痛分娩法”,这是一种为了缓和产妇生孩子时候的紧张情绪,而采用的特殊呼吸方法,丈夫要在妻子生产期间,站在旁边共同参与。

    医院一般会建议生孩子时候,丈夫握住在阵痛中挣扎的妻子的手,和妻子进行同步呼吸,现代社会观念普遍觉得既然是夫妻,生育不是一个人的事情,所以这么做也是理所当然的。

    但韩宣的意见却正好相反,他在那天想明白了,认为女性生育孩子之后,丈夫应该远远逃离,最好连画面都不要想象。

    丈夫站在产床旁边,确实会让妻子感到安心,而且男性也能亲身体会到,生产过程是多么艰辛,然而妻子双腿大张,直到充满血污的婴儿生出来的情景,决不是丈夫喜闻乐见的画面。

    在那一瞬间,场景和平日男人们脑海里所认为的,女性那种浪漫、可爱印象完全不同,从而导致女性的神秘感烟消云散,在今后造人过程中留下巨大的阴影。

    所以说,真相有时候一旦被揭开,美好的面目顷刻间化为乌有。

    韩宣从布朗大学毕业时候的心理学专业论文,就在详细阐述这方面问题,那篇论文有着广泛的调查基础。

    某段时间内,每当有人去ss二十四小时便利店,凭借医药处方购买治疗ed的伟哥时候,就有售货员问他们,有没有参与过女性的生产过程,得出的结果超出他想象,大约百分之四十六的患者,都回答说“yes”。

    这篇论文引起广泛讨论,各大医院在后来取消了让丈夫陪同的做法,而生产经验十足的男性妇产科医生们,突然变成了社会上,约会时候最不受女性欢迎的职业之一,她们怕这些医生存在心理方面问题,那么以后自己的生活就糟糕了。

    因为那篇论文,韩宣顺利成为许多男性的救世主,长久发展下去,说不定雪山制药公司会因此损失许多利润,不过他并不在意。

    从此之后,他就避免接触可能会导致对女性幻想破灭的局面,为了接下来的美妙人生考虑,韩宣觉得还是将女性,永远当成一个美妙绝伦的“谜团”比较好……rw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YBFZGJ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