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卷 在府城 第一千二百零一章 话不投机半句多 一心只要动干戈

作者:纸生云烟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次日,山门前。

    晶光下澈,千千百百。

    倾斜在峰头之间,摇曳彩光,凝赤似焰,尾翼拖起百尺,如展开的旌旗,冉冉有姿态。

    而石色清幽,杂以松柏森秀,交织竿竿修竹。

    乍一看,晶晶然,精致美丽。

    真法派高扎的芦篷里,紫青垂照,祥瑞云生。

    鹤嘴铜炉中烧着上好的香料,烟气袅袅,凝而不散。

    下一刻,

    只听一声悠扬的玉磬声响起,排排白鹤,对对仙鹿,分两列展开,陈岩自闭目养神中醒来,一展云袖,开口道,“诸位道友,随我出去见一见上洞八仙吧。”

    “好。”

    众人答应一声,展袖起身。

    话说陈岩手持龙虎玉如意,腰悬玉佩,叮当有音,,他和众仙一起,下了芦篷,安步当车,徐徐上前。

    陈岩在最前,太冥真水激荡,栖宁郡主和李疏钟走在次列,灯焰和剑光交织,闪耀青穹,再然后,纪文章,虚西溪,徐乘鹤,杨天成,明霞仙子,都是衣袂带风,

    众仙来到场中,陈岩吐气开声,玉音清越,道,“上洞八仙。”

    声音有金石之音,远远传开,激荡四下。

    有一种嶙峋之意,非同凡响。

    神舟上,扶桑宝树枝枝丫丫,吕纯阳抬起头,看向远处的少年,目光微微一凝,道,“看此人真水蕴藏,承载造化,是太冥宫的无上玄功太冥真水,这个人就是陈岩了。”

    “陈岩,”

    不提其他,蓝采和是真的仔细上下打量,发现这个陈岩身上的气机幽幽深深,沛然不可抵御,很有一种深不可测的力量,看来天庭的消息讲,此人已经窥得道果。

    “道果。”

    蓝采和目光缩成针孔状,尖尖有辉光,他不由得想到,当时自己和对方有交集之时,对方只是一个连元神都没有的小修士,现在再遇到,已经是修为境界在自己之上了。

    这样的天赋,这样的气运,这样的不可思议的修炼速度,即使是在八仙之中,恐怕也只有最为惊采绝艳的吕师兄才能比拟。

    钟道人摇着大蒲扇,看了看左右,笑道,“人家主人都迎出来了,我们也出去吧。”

    叮当,叮当,叮当,

    钟道人话音一落,神舟之上的扶桑宝树一阵摇曳,枝枝丫丫从上面垂下来,上面一个接一个的金乌虚影自火焰中飞腾出来,然后联结起来,凝成丹红的楼梯,自舟头垂到地面。

    钟道人,吕纯阳,铁拐李领头,其他六人呈现扇形铺开,步步生云,踩着金乌楼梯,来到场中。

    “见过诸位道友。”

    钟道人身份很高,但很从容的行礼,平平和和。

    “见过道友。”

    陈岩稽首还礼,目光打量眼前的的八个人,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大名鼎鼎的上洞八仙。

    仔细看去,八仙或是俊秀,或是儒雅,或是不羁,或是从容,或是出尘,各有姿态,非同凡响。

    更为重要的是,他们身上都有一种难以形容的紫青垂落,护佑自身,引来天运。

    “八仙,名不虚传啊。”

    陈岩笑了笑,前世听过看过的关于八仙的记忆早已雨打风吹去。

    前世的记忆,很可能是八仙游戏人间的小故事,都只是雾里看花,并没有多少参照价值。

    而修为到了现在的地步,只有自己亲眼见到,才会真实。

    陈岩将诸般的念头压下,展颜一笑,道,“最近耳边总是听到八位的消息,真的是如雷灌顶,皓月当空,耳朵都要出茧子了。不知道八位泛舟东荒,可否尽兴了?”

    声音不大,但吐字如玉,正好传到八人的耳中。

    “哈哈,”

    钟道人开朗一笑,虬眼龙髯,自有风采,道,“东荒风物,已经看个七八不离十了,果然是造化钟秀,美轮美奂。”

    “只是,”

    钟道人目光清亮,扫过在场众人,道,“还未和各位玄门同道切磋,要是现在走,不是十全十美。”

    “机会难得。”

    钟道人侃侃而谈,笑容满面,道,“难得能和诸位同道谈法论玄,要是错过,真的是太遗憾了。”

    “这么说来,”

    陈岩同样是笑容相对,道,“八仙恋栈不去,还是要和我们印证所学了?”

    “不错。”

    钟道人点点头,道,“谈玄论法,交流所学,人生一大快事。”

    “好。”

    陈岩目光晶莹,身后的太冥真水激荡,有澎湃水音,道,“能够有一个和八仙交流的机会,我们也是求之不得。”

    钟道人顶上有庆云升起,五色毫光腾空,晕彩如璎珞垂落,稀稀疏疏,自由自在,无拘无束,自有经文吟唱,道,“只要你等能够赢一场,我们就退出东荒。”

    “真是大气。”

    陈岩知道,以八仙的身份和他们交手,有以大欺小之嫌疑,但加上这个前提,就不一样了,于是道,“要是我们败了,就会接引镇海神针的力量降临。”

    两个人有了约定后,陈岩回归队列,环顾左右,对众人道,“不知道哪一位道友先出手?”

    虚西溪扶正道冠,星辰环绕,串串如珠,叮当作响,道,“我早就听说过八仙大名,难道有这样的机会,不容错过。”

    陈岩点点头,叮嘱道,“虚道兄,务必小心。”

    “知道。”

    虚西溪答应一声,脚踏星斗,清光自上而下,弥漫左右,凌云千尺,他昂然而出,朗声道,“在下星河宗虚西溪,不知对面那位道友前来指教一二?”

    “星河宗的人,”

    钟道人看了一眼,然后对韩湘子,道,“韩师弟,交给你了。”

    “得令。”

    韩湘子唱了个喏,头上戴着道冠,身披法衣,上绣白鹤,手持洞箫,出列之后,向虚西溪道,“韩湘子,见过道友。”

    “请。”

    “请。”

    两人简单寒暄之后,开始动手。

    “咄。”

    虚西溪肃然相对,手一挥,天穹倏尔一暗,像是所有的光明隐去,只剩下一颗大星挂于其上,旋即有万万千千的星矢自上面激射下来,密密麻麻的。

    万千的星矢,上面镌刻有神秘的花纹,隐隐还有星神的经文缠绕,劈头盖脸,不可抵挡。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YBFZGJ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