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卷一 斜光到晓穿寒户 第四百四十四章 加官进爵

作者:高月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次日上午,李延庆便找到了莫俊,全权委托他去租下那座宅子,李延庆则赶去冰柜街的宅子。

    这座宅子是当初他勇夺弓马大赛第一名的奖品,一座占地三亩八分的小官宅,目前是他父亲和二娘杨氏的住处,另外还住了十几名孝和乡出来的小娘,都是十三四岁的小娘,涉世不深,李大器不放心她们在外面租房子,便让她们住在自己府中,把西院给她们当宿舍。

    这座宅子也是李延庆在朝廷登记的住处,关于他的官方文书都会送到这里来。

    李延庆从不怀疑梁师成做事的效率,所谓吏部和枢密院协商之类的鬼话骗不了他,他的官阶、职官和其他虚官就捏在梁师成手中,吏部和枢密院只是走走过场罢了,只是梁师成不想那么痛快地告诉自己。

    李延庆走进院子,却见一个约两岁的小娘坐在小盆前钓鱼,这便是李延庆的妹妹宝娘了,官名叫做李宝妍,还是李延庆给她起的名字。

    “你找谁?”小宝娘歪着头问道。

    李延庆见她长得十分乖巧,眉眼间颇像自己,他心中顿时十分喜欢,便蹲下来笑道:“宝娘,我是你的哥哥。”

    旁边照看她的乳娘也笑道:“宝娘,他真是你哥哥。”

    “你是我哥哥,会教我钓鱼吗?”

    “好啊!哥哥教你钓鱼。”

    李延庆蹲在宝娘身后,握住她的两只小手,木盆里是一条纸叠的鱼,鱼嘴处有个圆环,将鱼竿线上的小钩子勾住圆环,就钓起来了,这是宋朝孩子常玩的钓鱼游戏。

    “慢慢的,一点一点靠近,我们钩住它,好了,用力拉!”

    宝娘一拉鱼竿,一条小纸鱼立刻从盆子钓了起来,正好二娘杨氏从屋里出来,宝娘高兴得又蹦又跳,“娘!娘!我钓上小鱼了。”

    “哟!是哥哥教宝儿钓上的吗?”

    “是呀!是哥哥帮我钓上的。”

    李延庆笑着向杨氏点点头,“二娘好!”

    “外面凉,延庆进屋里坐吧!”

    李延庆牵着宝娘的小手,走进屋子笑问道:“我爹爹不在吗?”

    “他一早回来过,好像去找董员外去了,你爹爹一天到晚忙个不停,下午还要参加汤阴同乡会。”

    “爹爹还是同乡会长?”

    “他现在不是了,他实在没有时间,现在是汤家大郎当会长。”

    李延庆坐下来,杨氏给他倒了一碗热茶笑道:“你爹爹一早告诉我,你在外面租了宅子,让我帮忙去布置一下,我下午正好有时间。”

    “多谢二娘费心,房宅今天才能定下来,最快后天才能拿到钥匙,不用着急。”

    “好吧!定下来后告诉我,我带几个丫鬟去看看,说实话,我也觉得思思住那边不安全,那边什么人都有,官府也管不着,实在太乱了。”

    这时,宝娘拿着一本书咚咚跑来,塞给李延庆,“哥哥给宝娘讲故事。”

    李延庆愣了一下,居然是《大圣捉妖记之红孩儿》,杨氏有些不好意思道:“你爹爹每晚都要给她讲这个故事,昨晚他没回来,小家伙就一直念念不忘,这不,抓到哥哥了。”

    李延庆哈哈一笑,将宝娘抱在自己怀中,笑道:“好吧!哥哥给你讲故事,从前有个红孩儿,是牛魔王的儿子,大概有六岁,比我们宝娘大几岁”

    快到中午时,宝娘缠了他一个上午,最终抗拒不住瞌睡,跟乳娘午睡去了,李延庆正坐在桌前吃面片,这时,一个丫鬟跑来道:“小官人,外面有公差找!”

    终于来了!李延庆立刻站起身,快步向大门外走去,只见外面站着两名官员,后面还跟着几名随从,手中端着朱漆大盘,为首官员认识李延庆,便笑着施礼道:“在下吏部都事蒋逊,奉命向李官人传达任命,先恭喜李官人了。”

    “不客气,请宣读吧!”

    这只是宣读吏部任命公文,不是宣读圣旨,所以不需要摆案焚香,只需要聆听便可。

    “李延庆平灭河北乱匪有功,特升两阶为正六品朝奉郎,迁台院侍御史,另传天子口谕,加爵开国男,赐绯袍、银鱼袋,赏缎三千匹”

    读罢任命书,为首官员恭恭敬敬将公文交给李延庆,“我们只是奉命来递交任命书,请李官人签收。”

    李延庆刚接过任命书,躲在门背后的杨氏连忙让管家送去几贯跑路钱,一行人千恩万谢走了,李延庆走进大门,这才又取出任命书细看。

    升职官为台院侍御史,李延庆昨天便知道了,阶官升了一品两级,也和昨天梁师成的暗示差不多,有升迁,但不会太高,不过

    李延庆怎么也想不到,赵佶居然封他爵位,爵位用来奖励军功很正常,但对李延庆这种低品小官却不正常,要知道大宋最低的男爵也是正五品,虽然这只是虚职,不代表真正的官阶,但它却是一种资格,以后他便可以有机会挂上临时的权重差使头衔,比如各种提举官等等。

    李延庆顿时明白了,这就是赵佶所指的‘破格升赏’。

    “延庆,这是什么?”杨氏望着盘子里的物品,有些奇怪地问道。

    朱漆木盘里是一件簇新的大红色官袍,还有银鱼袋,另外还有一块玉牌,上面刻有御缎三千匹。

    李延庆笑道:“这叫绯袍,五品以上官员所穿的官服,银鱼袋也是五品官佩戴,代表一种身份,玉牌就是赏赐,凭这块玉牌去内库领三千匹缎子,如果不需要缎子,也可以折成现银。”

    “延庆现在是五品官了吗?”杨氏惊讶地问道。

    李延庆摇摇头,“只是六品官,只是准许穿五品的官服,其实没什么意思,三千匹缎子倒比较实在,大概能折五千两银子。”

    “你爹爹给我说过,五品官很了不起,就是大官了,可以出任知州,延庆什么时候才能做到五品官呢?”

    李延庆苦笑一下,连杨氏也知道五品官非同寻常,无论唐宋,从九品升到六品官都比较容易,但绝大部分官员都做到六品而止,正六品和从五品虽然只差一阶,可这就像后世的副教授和教授的区别,这一步跨出去就是有本质的变化了,六品至九品是郎官,而到了五品就是大夫了,正式跻身于高官行列。

    所以天子赵佶用词很谨慎,用‘破格升赏’而不是‘破格提拔’,言外之意就是不准突破六品,其实李延庆也理解,自己去年年初才考中科举,两年不到就从从八品升到正六品,连升两品五阶,这已经是惊世骇俗了,如果再突破五品,肯定整个朝廷百官都会群情激愤,对自己未必是好事。

    “那要好好庆祝一下,回头我和你父亲商量一下……”

    刚说到这,乳娘慌慌张张跑来,“夫人,宝娘醒了!”

    “啊!我这就去,延庆,你去忙吧!房子租定再告诉我。”杨氏一边说,一边快步去看女儿了。

    李延庆心中有事,便离开了冰柜街宅子,赶去种师道的府邸。

    这已经是李延庆回汴京的第三天了,他应该第一天就去看望老上司,但调职没有明确下来,他心中总有一点犹豫,怕种帅担心自己的前途,平白给老帅增加压力。

    现在新官职终于明确,李延庆一颗心也落下了。

    “啊!是延庆,你你怎么来京城了?”种师道一脸惊讶地望着李延庆,现在梁山战事正酣,李延庆怎么能离开。

    “大帅,一言难尽!”

    “好吧!先进来坐下再说。”

    种师道请李延庆进书房坐下,看起来种师道比上次赋闲时要好一点,至少没有用拐杖,穿一身粗布短衣,正在后园摆弄花卉,手上和身上都是泥土。

    “你先坐下喝杯茶,我去换身衣服。”

    种师道安排丫鬟上茶,便匆匆出去了。

    不多时,他换一身宽松的长袍回来,手上的泥也洗掉了。

    “闲得无聊,在后园学着种花”种师道有点不好意思地解释道。

    “我还以为种帅要回京兆老家呢!”

    “是要回去的,后天一早就出发,参加年底的族祭,明年春天才能回来,先不说我,现在梁山战事如何了?”种师道催促着问道。

    “大帅知道宋江突围返回梁山了吗?”

    “我知道,宋江这个机会抓得很准确,也在我的意料之中,现在的情况如何?”

    “回禀大帅,童太尉上任后,卑职因不肯写效忠书,便被调去齐州担任防御,具体攻打梁山的战役卑职一点也没有参与。”

    种师道愣住了,半响,他叹了口气,“我明白了,不光宗泽被贬,你也逃不过清洗,童贯一向如此,顺他者昌,逆他者亡,以前在西北军他就这样,不肯给他下跪的将领就降职外贬,十几年了还是这么嚣张,那现在你怎么回京城了?”

    “卑职被调回京城了,卑职写了调职申请,太子就暗示梁太傅把我调回京城,现在我已经离开军队,出任台院侍御史。”

    种师道怎么会不明白太子的心思,把李延庆从军队中调出来,以免他被童贯或者高俅控制。

    “也好,转为文职也是对你的一种保护,童贯的狠毒是你无法对付的,高俅也是,只是有点可惜你在军队的声望了。”

    种师道叹了口气,如果自己还在军队,不出五年,李延庆就是军中名将了,可惜世事无常啊!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YBFZGJ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