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709章 结束

作者:残酷厕纸天使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矮人急急离去,阿卡姆骑士复又杀来,目标是他掌心硬币。

    手腕翻转,那枚硬币消失不见,被他收入公寓中。接着李墨身边太阴杀场浮现,背后飞剑转动,心念转动间布下重重防御。

    心魔场对机械侧没有太大作用,但太阴杀场搭配玄阴剑魄的锋芒,还是足够犀利的,足以斩破at力场。武装炎魔形态启动,血色气魄逸散,身后女皇浮现,配合李墨锁定瞄准,将核爆飞剑一发发轰射出去,一往无前瞬间爆炸。

    对面阿卡姆骑士周身浮现一块块八边形套合的at力场,头顶的袖珍使徒同时不断发射粒子炮,向他攻来。

    炎魔与太阴两大体系,并行不悖从无冲突,但兼容性并不像想象中那么完美。杀意波动可与‘炎魔元胎’结合,激发气血踏入武修领域。但玄阴剑魄(属清)却载不动武装炎魔庞大气血(属浊),无法通过‘阿修罗剑闪’进行移动。(孙悟空一个跟头十万八千里,但背不动肉体凡胎的唐僧。)

    因此面对激射的粒子炮,李墨不闪不避选择硬抗。他踏足地面发力狂奔,炎魔武装弯曲膝盖,超负荷爆发加速奔驰,地面凭空炸雷碎石激射,呼啸着由静转为极动,刹那间撞穿层层空气产生刺耳音爆,瞬间冲至敌人面前,如同时速三百的重装坦克凶猛吓人。

    粒子炮不断射来,将最外层的太阴镜片击成无数碎片,接着穿透扭曲力场,钻入被金性固化的空气中,一层层的消磨一寸寸的前进,最终辐射装甲不堪重负,布满蛛网般的裂纹。

    而对方更加凄惨,一发发飞剑轰在at力场直接引爆,局部瞬间产生的杀伤力,足以对圣域造成伤害。一块块水晶片状的力场屏障剧烈波动变色,冲击的阿卡姆骑士节节败退,踉跄后移。

    随后武装炎魔极速而至凶猛扑上,丝毫没有刹车的想法,反而抬起左脚抬高践踏而上,狠狠踹在at力场上。

    砰!一声炸响。

    碰撞瞬间产生的冲击,如同一枚导弹引爆,武装炎魔之躯咔咔作响,将反作用力一层层卸去。而对面的力场屏障的颜色瞬间紊乱不断破裂,毫无规律剧烈变幻,好像电视机花屏又被砸碎。

    踉踉跄跄的阿卡姆骑士承受不住这突如其来的巨大冲击,身体炮弹般倒飞出去。李墨双脚狂踏,地面再度炸开一个又一个巨坑,他则化为一道被拉长的黑线,如影随形紧贴对手不放。

    阿卡姆骑士被飞剑炸的懵逼,一脚踹飞无法稳定,李墨又一次扑至,四柄剑魄飞速切割,at力场咔咔咔不断碎裂。对方已经顾不上反击,努力抵挡狂风暴雨的攻击,将所有力量都用在维持at力场上,破碎的崩飞的屏障,又有了重新愈合的趋势。

    李墨这时探出一双大炎魔手,全力催动炎魔元胎,以十成功力推动‘炼铁手’,将双臂化作烧红的金属,向at力场插去。大炎魔炼铁手双魂位联动,复杂精密到极致,是他目前仅有的几张超巅峰底牌之一。

    手掌边缘附着一层剑气锋利如刀,魔手内部金性坚固如铁,同时催动炎魔辐射达到极致,如同切豆腐般,轻松插入厚厚的坚不可摧的at力场当中。

    炎魔辐射不断入侵燃烧,at力场竭力抵抗,终究还是如被烧化的塑料一般。机械魔能被迅速点燃吸收,武装炎魔双臂发力一扯,将at力场撕开一道大口子,炎魔左探手一抓,屠夫提小鸡般掐住阿卡姆骑士的颈部。接着掌心用力,装甲发出刺耳的声音,严重变形。

    《炼铁手》本是风云世界一门绝学,修成后双手可发出炙热火劲,能以火劲炼五行,破五行功法易如反掌,焚兵煮铁轻同样而易举。若功力深厚,可将神兵当橡皮泥揉捏。

    这门功法难点在于铸心,对于凡人来讲,以一双肉掌焚金融铁过于玄幻,必须不断磨练改变体质。但对辐射炎魔而言,这是一门毫无难点的顶尖技术应用方法,李墨只截取其中理论精华,以辐射太阳火、金性提取、大炎魔手为骨架,重新魔改出一门顶级秘法,炼化五行强化双手,将‘魂位-炎魔之手’推至一个巅峰。

    炼铁手发动,高温辐射迅速将盔甲烧红,明明是两种不同的力量体系,却依然将其当做一件金器,以辐射太阳火融炼掉。

    阿卡姆骑士的内部响起急促警报,装甲系统不断失灵被外力破坏,他这次是真的被李墨克制,刚刚想要挣扎,四柄飞剑从天而降,化为流光锋利的刺穿他四肢,将其牢牢钉死在地面上,无法动弹。

    随后武装炎魔抬起砂锅大的拳头,一记直拳轰下去,金铁碰撞发出清脆的声响,将他的头部打的扭曲折叠,深陷入地面,形成90°直角。然而这怪物经受了特殊改造,并未死透。

    就在女皇来回扫描阿卡姆骑士,想要确认能量炉位置时,他头顶的袖珍使徒变形反抗。李墨念头一动,金性融入空气将其封锁禁锢,另一边女皇伸手将其抓住,企图用理想乡将其隔离捕获。

    也不知李墨触动了什么样的机关,阿卡姆在最危急的关头,体内某个装置被打开,接着被太空中机械侧的战争堡垒锁定位置,利用空间传送技术瞬间移动走。

    在对方被传走的一刹,他只来得及御使飞剑飞斩,一剑削掉半只胳膊作为纪念品。随后银白色的液态金属状血液飚射,战败严重扭曲快要报废的骑士,以及他的小使徒,一同被传送走。

    女皇对于这种机械侧波动比较敏感,告知李墨对方背后有人,就在太空之外的头顶上。

    想到机械侧的庞大势力,李墨果断罢手。他就是想追,也没有办法,只能满腹郁闷的仰头看去。哪有什么大气层?只有一块块被切割破裂的不规则图形,有的喷火有的闪电,有的则是一方星空,或者陌生的月亮,以及彩色的天体。

    “莫名其妙的战斗。”他扭动脖子,发出咔咔响声,接触了战斗状态。

    不过旅游一下阿卡姆,就遭遇一场没头没尾的战斗,还好收获不错,一枚硬币一条胳膊。那阿卡姆骑士并不是机械生命,而是一个机师,身体经过特殊的改造,如今成功获得血肉样本,值得研究,或许可以盗取盖塔帝国的某些技术?

    大蛇丸见战斗结束,强忍着高浓度炎魔辐射的不适,在身体表面布置一层查克拉,这才走入战场中,注意力全被地面的银色血液吸引。

    他弯腰低头用指头一抹,带起一点血迹。接着探出舌尖,表情陶醉的舔了舔,然后表情迅速变幻,难看的一b,好像添了shit一样,不断张口呸呸呸。很显然,机械侧的血液并不是他能理解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YBFZGJ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