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267章 聪明人都得被坑

作者:扶苏藤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十阿哥匆匆带人离京,而宫中,庆功的酒宴正在大摆。

    俗话说,霜前冷,雪后寒。

    这连日的大雪是停了,但这天儿却更冷了。

    宫里的宴席,而且是大宴,菜肴做出来,从御膳房送上来,可就没几样是热乎的啦。但康熙不在乎,他的心情很好。

    五阿哥坐在位子上,面前的美味佳肴,一点儿没兴趣。

    这一场大胜,真正的功臣却被圈禁,已经是“贫僧了因”。

    “五弟,想开点儿,总会有办法的!”

    四阿哥坐在五阿哥的身边,沉声开口。

    五阿哥苦涩一笑,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酒入愁肠愁更愁,但若不借酒浇愁,他又该如何?

    这一场庆功宴,最开心的当属康熙,至于下面的臣子们,则是赔笑的。

    酒宴持续了一个多时辰,总算是告一段落。

    借酒浇愁的五阿哥很快就把自己喝了个酩酊大醉,酒宴是什么时候结束的,五阿哥完全不知道。等他醒来,已经在自己府上的卧房里。

    “来人!”

    五阿哥宿醉醒来,只觉头疼的要炸,当即喊了人进来。

    “给王爷请安!”

    “行了,爷头疼,给爷准备点儿吃的。还有,现在什么时辰?”

    “回王爷,现在是午时一刻!”

    “下去吧!”

    五阿哥晃了晃头,在外的小半年,他发现自己竟有点不习惯被人服侍的感觉。

    洗漱完毕,吃了饭,五阿哥便往宫里去,同时带了他给宜妃准备的礼物。此次从东瀛归来,五阿哥可是带了不少的东西回来,其中不少都是给九阿哥和嘉淑的,还有给平平、安安的。在他看来,他取得的一切,都是源自九阿哥和嘉淑。

    可如今,这些东西,只能封存在他的府上。

    进宫之后,五阿哥先去给康熙请安,这才带着东西去翊坤宫。

    为了不让宜妃担心,五阿哥只能两面瞒着。

    若是被宜妃知道“九阿哥”心如死灰,要剃度出家,指不定怎么伤心!想到这个,五阿哥忽然就有些恨九阿哥的没出息,不就是被圈了吗?不就是九弟妹去了吗?他当初也没这么想不开啊!

    只是,当五阿哥想到九阿哥和嘉淑间的情义,也就蔫了。

    跟宜妃唠了一会儿,梁九功就到了翊坤宫,说是康熙召见。

    五阿哥当即跟宜妃道别,往乾清宫御书房而去。

    “皇阿玛,您找儿臣?”

    五阿哥很好奇,他之前才来见过康熙的,怎么这一会儿的工夫,就让人来喊他?

    “胤禟当初弄的那个馆子,具体是怎么回事,你知道?”

    “馆子?什么馆子?”

    五阿哥眨眨眼,他是真的没想起什么馆子。

    “就是那个,你们兄弟几个都投了银子的馆子!”

    康熙如此一说,五阿哥就想起了,但是,他却飞快摇摇头,道:“回皇阿玛,儿臣不是很清楚。只是,九弟跟儿臣说,这馆子一定能赚银子,儿臣才投了银子的。而且,儿臣投的不多!”

    “不清楚你就敢投银子?”

    康熙眼睛微微一瞪,“胤祺,你跟朕说实话!”

    “皇阿玛,儿臣是真的不知道。儿臣只听九弟说,这馆子会包罗万象,将来建成了,只等着收银子就成。他具体是个怎么回事,九弟是真没说!”

    五阿哥又不傻,这或许是个机会,能让康熙放了九阿哥出来呢。

    可惜,五阿哥也太瞧不起康熙。

    区区银子的事情,还真的是像九阿哥说的,皇帝看重的可不单单是银子。银子固然重要,但若一个帝王想要弄银子,办法多的是。

    而且,东瀛这边也会有进账,朝廷的压力减少了许多。

    “那,对胤禟府上的福满多自选商场和尚品阁,你知道多少?”

    “这不都是九弟妹的产业吗?”

    五阿哥一副很自然地口吻说出来。

    康熙听了五阿哥的话,只觉噎得慌,觉得跟五阿哥问这些事情,纯粹是在自己给自己找不自在。

    他果断地挥挥手,把五阿哥给打发了出去。

    思来想去,康熙就让人将八阿哥给喊进了宫,跟他畅谈这尚品阁和福满多自选商场。八阿哥是真的才干出众,一番交谈,让康熙龙颜大悦。

    “胤禩,这尚品阁和福满多,是你九弟府上的产业,朕虽然圈了他,但这产业铺子,就暂且交给你来打整吧!”

    “儿臣领命!”

    听到康熙的话,八阿哥差点没有一口老血喷出来。

    这京里的百姓都看着这两个铺子呢,如今这俩铺子交到他手上,不知道多少人会在背后戳他脊梁骨。

    然而,皇命难违。

    八阿哥出宫,匆匆回府,去找八福晋商量。

    八福晋也是傻眼,她跟嘉淑的关系一直不好。本来,她觉得自己是可以跟嘉淑成为好妯娌的。但是,宜妃让她做的那些事情,还有后来发生的一些不愉快,让她跟嘉淑越走越远。

    如今,尚品阁和福满多交到他们府上。

    “爷,此事,让妾身来处置吧!”

    八福晋郭络罗氏可是很精明的人,虽然性子泼辣,但绝非一般的满人女子,更不是那寻常的大家闺秀。她清楚地认识到,这次的事情,如果弄不好,对八阿哥的名声将是一次沉重的打击。

    所以,就要承担什么,也只能她来!

    “福晋,委屈你了!”

    “这是妾身该做的!”

    八福晋很淡然地笑了,只是,心里苦啊!

    福满多自选商场很容易打整,最难打整的是尚品阁啊。尚品阁能吸引京城各府的夫人注意,靠的是不断的出新。

    出新,谈何容易啊?

    还有这尚品阁的香水工坊,金银首饰的设计工坊,到底在哪里?她是两眼一抹黑啊!

    八阿哥听了八福晋的话,也是无语,这事儿他也不知道啊。他执掌京城管理稽查司,可以说,这京里的大大小小的事情,他都有办法打探出一二。

    可是,尚品阁,他手底下一点消息没有。

    当八阿哥和八福晋正纠结难熬时,通往天津卫的官道上,十阿哥正在撒欢。也不知道他跟随行的侍卫说了啥,他就成功地混进了九阿哥他们的车队,而让十阿哥府的侍卫在前面开路!

    “爷,你就不管管十弟?”

    嘉淑是真担心露出什么马脚。

    九阿哥则是成竹在胸,道:“放心吧,京里现在可是顾不上咱们的,爷岂能就这么无声无息地走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YBFZGJ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