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卷 浪淘沙 第三十二章 处置

作者:酒徒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第三十二章 处置

    “俞哥威武,”

    “俞哥厉害,,”

    “俞哥轰得对,换了我,也拿大炮轰死他,”

    禁闭室内,又传出一阵阵喝彩之声。几乎每一名近卫都觉得俞通海的做法沒什么问題。朱重八想从淮安军手里头抢地盘,就该狠狠教训他。至于双方彼此之间的盟约,完全不在考虑范围之内。

    他们几个光顾着高兴,跟在朱重九身后的路礼却吓得脸色苍白。三步两步冲过去,用脚狠狠朝门上猛踹,“今天谁当值,给我出來,你们几个,全都一起出來,”

    “团长,,,”众亲卫被吓了一跳,待看清楚了來人是路礼,又迅速恢复了冷静,“团长,您别生气。我们看俞哥是个英雄.....”

    “够了,都给我滚出來。杨老三,从今天起,你一撸到底。我会将此事告知军法处,剩余的惩罚他们会依律执行,”路礼气得两眼冒火,冲着当值的伙长杨老三大声咆哮。

    这回,众亲卫终于知道闯了大祸,一个个低下头,贴着墙壁往外蹭。俞通海兀自喝得高兴,看了一眼路礼,低声嗔怪,“行了,老路。他们几个是被我拉进來的,给我个面子,好歹我也是近卫旅出去.....,主公,”

    话说到一半儿,他忽然看着路礼拼命在眨眼。连忙抬起头,向外观望。不看则已,一看之下,魂飞魄散,“主公,末将,末将......”

    “我听见了,你也是近卫旅的老资格了。我当年就这么教你们的,视军中规矩如儿戏,”朱重九面沉似水,冷笑着说道。

    怪不得俞通海敢于擅自决定向朱重八的舰队开炮,原來自己身边的所有人,从长史苏明哲到普通一兵,都视军令如儿戏。而这还是在自己身边,放到其他几个军团下面,恐怕更是为所欲为。

    人一钻死牛角尖,就根本无法保持理性。只觉得自己先前诸多努力,全都一无所获。历史依旧会按照其惯性隆隆前行,除了皇位上的那个人,可能从重八变成了重九,其他一切完全照旧。

    越想,他越是失望。连呵斥俞通海的兴趣都提不起來了,冷笑几声,转头就走。这下,可让俞通海和路礼等人彻底慌了神,赶紧追出來,抢在自家主公的侧前方举手行礼,“报告主公,末将驭下不严,请主公责罚,”

    “报告,主公。末将再也不敢了,真的再也不敢了,”

    “我责罚你作甚,我这个主公倒行逆施,辜负尔等良多,”朱重九用肩膀撞开二人,大声冷笑,“至于你俞大将军,连禁闭室都能当酒馆子的人,我更不敢招惹,”

    “主公,”路礼和俞通海闻听,心里愈发惶恐,双双跪倒在地,大声祈求,“主公,主公切莫生气。我等,我等甘领任何处罚,”

    “反正你等心里都不服,处罚有何意义,”朱重九叹了口气,继续摇头而行。原本魁梧的身影,此刻显得分外孤独。

    平等、自由、契约、兼容,这些在朱大鹏看來简直像饿了吃饭渴了喝水一样简单的理念,与朱重九所处的环境居然格格不入,无论他付出多少汗水,只要稍不留神,就有人拼命将车轮向后拽。

    “服,我服,末将心服口服,”俞通海扑上前,双手抱住朱重九的大腿,“主公对末将恩同再造,末将,就是让末将去死,末将也心服口服。主公,主公不要生气,末将,末将这就回去关自己禁闭,永远都不再出來,”

    朱重九不想再听,俯身下去,掰开俞通海的胳膊,继续大步立开。他今天是真的有些伤了心,觉得自己在世间根本属于多余。假若沒有自己存在,十几年后,蒙古人的殖民统治一样会被终结,汉家江山一样会重整。胡大海、徐达、刘伯温等人,一样会名留青史。而自己的出现,不过是做了朱元璋原本做的事情,对这个世界沒任何影响。

    俞通海见状,吓得魂飞魄散,又急追了两步,再度抱住朱重九的双腿,“都督,都督不要生气。末将这条命都是你的。你要杀就杀,要打就打,千万不要对末将不闻不问。末将,末将不是那忘恩负义之人啊,”

    “末将,末将从小被狗皇帝贬为编户,朝廷不拿末将当蒙古人,周围邻居也不拿末将当汉人。末将当了水匪都不受同行待见。只有都督,只有都督,从沒在乎过末将是哪一族,从沒把末将当作另类。呜呜,呜呜呜呜.....”开头几句,他还只是为了给朱重九顺气。说到后來,却真的动了感情,俯身在地,嚎啕大哭.

    “都督,都督,末将,末将也是见到了都督之后,才知道要活出个人样來,”路礼在旁边听了,眼圈立刻也红了,跑到朱重九身前,跪地叩首,“末将虽然是李帅的亲信,但当初在徐州城时,就发誓要追随都督。都督对末将说过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末将就记得。如果沒有都督,末将根本不知道自己会活成什么样子,”

    “都督教导末将实话实说不要憋在心里,都督教导末将懂得聆听别人的想法不要一意孤行。可是都督,末将不欠那朱重八任何东西,都督不准末将对付他,末将无论如何都不明白您到底是什么用心啊,”

    说着说着,他也是泪流满脸。

    朱重九听了,心里则是五味陈杂。自己知道朱元璋在另一个时空历史上做过的那些事情,自己佩服朱元璋是个大英雄。自己念着朱元璋有重整华夏之功。可俞通海、苏先生、路礼他们不明白。他们只是按照这时代最普通人的最本能想法,选择自己的行为。他们在绝大多数时候,都努力压制心中的本意,选择对自己这个主公盲从...

    自己跟身边这些人,既有兄弟之情,又有同生共死之义,自己可以强令他们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任何事情。但自己所坚持的那些理念,他们却听都沒听说过。并且如果按后世“投票表决”原则的,此时自己才是真真正正的少数派,而他俞通海们,却代表着这个时代的绝大多数。

    “起來,都起來吧,”想到这儿,朱重九幽幽地叹气。“男子汉大丈夫,哭哭啼啼成什么样子,”

    “都督,都督如果还生气,我就不敢起來,”俞通海伸手在自己脸上抹了一把,鼻涕眼泪一塌糊涂。

    “我说过,淮安军不行跪拜之礼,尔等忘了么,”朱重九把眼睛一竖,厉声怒喝。

    这句话,可比温言抚慰更管用,俞通海和路礼两个人双双跳了起來,举手行礼,“是,主公。末将,末将这就去领军法,”

    “都给我回來,”朱重九又轻轻叹了口气,大声命令。

    大伙希望自己去做那个出口成宪的皇帝,自己如果逆着大伙的意思而行,则同样是个独裁。这圈子,无论怎么绕,好像终点都是一样。

    “是,”路礼和俞通海二人像被踩了刹车一样踉跄着站稳,挺胸拔背,听候处置。

    “当时的情况,和州军來意不明。你冲着他们的战舰开炮,手段固然过于激烈,站在纯军事角度,却也不能完全算错,”看着俞通海的眼睛,朱重九非常坦诚地说道。这一刻,他决定暂时不想着另外一个时空的那些治政理念,不考虑另外一个时空中朱元璋的影响和作为。

    “都督,”俞通海眼圈又是一红,举手行礼。这一段时间,他所承受的心理压力其实非常大,特别是涉及到族群问題。刚刚经历了蒙元七十年血腥统治的百姓,很难接受一个蒙古将领向友军开炮的事实。虽然以当时情况,他不开炮的话,就无法阻挡和州军浑水摸鱼的行为。

    “但高邮之约既然还在有效期内,我也不能对你的行为视而不见。至少在三年之内,咱们淮安军还沒有以一己之力,扛住天下群雄围攻的本事。所以,我必须给外界一个交代。”举手给俞通海还了个礼,朱重九继续说道。

    “末将,末将甘领任何责罚。”俞通海红着眼睛垂下头,用很小的声音回应。这样的结果,其实在回扬州的船上,他就想到了。人无信不立,而自家主公又是《高邮之约》的发起者,天然占据了盟主的身份。如果自己都不肯遵守的话,日后又怎么可能用这个盟约去约束别的豪杰,。

    “那好。”朱重九艰难地笑了笑,声音陡然转高,“长江舰队轸宿分队提督俞通海,从今天起,你被撤消在长江舰队中的一切职务,降为陪戎副尉。”

    “是。”俞通海的身体微微一僵,然后哑着嗓子答应。刚刚到手还沒捂热乎的水师官职丢了,好在还能继续留于淮安军之内。凭着自己的本事,多立几次战功,也就又能重新站起來。

    “陪戎副尉俞通海,从今天起,离开水师,去胶州组建青岛护航队。为前往倭国交易的商船提供护航服务。海门船坞仿制的五艘大食纵帆船在加装火炮之后,会编入青岛护航队序列。等改进过的福船下水,也会优先补充给护航队。”朱重九顿了顿,继续补充“护航队暂时归大总管府直辖,不算在淮安军行列。其他各项职位待遇,与淮扬商号等同。”

    “这.....”俞通海一时无法接受如此多的信息,呆呆发愣。直到后腰处被路礼狠狠捅了一下,才木然地给朱重九敬礼,“是,主公,末将定然不负所托。”

    “希望你把你这份果决和很辣,用在海盗身上。”朱重九看了他一眼,语重心长地吩咐。“另外,我会将俞通渊也调过去协助你。你们兄弟俩算是水师世家,尽快给我打造出一支远洋舰队來。脚下这片土地太小了,杀來杀去沒什么意思。而外边,海阔天空。咱们在窝里横不算本事,像大不列颠,像大食人那样,把船队开到万里之外才是真本事。”

    “是。末将,末将若辜负了都督,宁愿提头來见。”俞通海终于明白了朱重九的意思,兴高采烈地赌咒发誓。

    “还有你。”朱重九故意不看他的欢喜表情,将头转向路礼,“驭下不严,关禁闭五日。五日之后,也去青岛护卫队任副统领。时刻盯着俞通海,免得再受他的拖累。他将來如果再犯了错,你就一道连坐。沒有道理可讲。”

    酒徒注:朱重九的第一继承人是徐达,上一段文字写成了胡大海。特此更正,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YBFZGJ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