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238章 营救

作者:泡沫里的希望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很显然,任广元对张同的话感到十分疑惑,他一脸茫然的望着张同,他不知道张同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如果我给你机会,你会为自己的错误买单吗,和我们一起干,这才是一个男人才该有的作为。”张同十分冷淡的说着,言语当中根本沒有一丝的热情。

    这就是张同的战略,他不想让任广元认为,剑齿虎十分待见他,只是想让他活在一种负罪的状态里面。

    在张同的话刚刚落口,任广元的头低得更低了,半饷都沒有说话。

    在过了10多分钟之后,任广元才默默的抬起头來,而这期间,张同也沒有说什么,只是静静的在那里坐着吸着烟。

    “來支香烟,”张同说话间,已经将一支已经点燃的香烟递到了任广元的嘴里。

    在任广元使劲的吸了几口之后,只见那泛白的烟灰还挂在香烟前端,丝毫沒有落下的预兆。在任广元又狠狠的吸了一口之后,终于缓缓的抬起头來。

    “其实别说现在,就算是我在保安团的时候,我也有过这样的想法。但是如果我真的做了男人,那我的家人怎么办,而且我也不会向你一样,深受百姓的爱戴,因为我只不过是一个戴罪立功的人而已。”任广元有些丧气的说着。

    在他的心里,确实就是这样认为的。

    不过这个社会也是如此,只要你做过坏事,哪怕你就算真的改正了,那么你的人生也会增添一些不必要的烦恼,就因为你曾经干过那些让人看不起的事情。

    这些东西,张同又怎么会不知道,现在任广元的心情,或许也就只有张同能够明白了。

    “我不想和你谈别的,我就问你一句,你敢不敢和鬼子对着干,堂堂正正的做回中国人,”张同说话的时候,眼睛里面充满了期待,只不过任广元沒有发现而已。

    这一回,任广元又是沉默了很久沒有说话,这个时候对于他來说,心里的煎熬是显而易见的,现在的他正在衡量着所有的得与失。

    “既然你现在难以回答我的问題,那我给你时间,等几天之后,我们在谈。不过这期间只有委屈你了,我们在晚上就会动身,前往华北。”张同并沒有把自己的想法给说出來,也沒有告诉任广元他们为什么去华北。

    如果现在的任广元不是处在这种恍恍惚惚的境况中,或许他会对张同去华北的建议感到极为的蹊跷。

    在张同给看押任广元的弟兄招呼了几句之后,张同看了看表情复杂的任广元,然后悄悄的转身走了出去。

    现在在张同看來,无论任广元是否投诚,都要做一件事情,那就是想方设法的把他的家人给弄出來,就算是让他上路也安心一些。

    虽然张同不知道他这样做是否值得,但是只要他决定了,他就会毫不犹豫的去做,即使因为这件事情,搭上几个弟兄的性命,他也是觉得的。因为他的剑齿虎队伍就是为了百姓而存在的,如果连百姓他们都帮助不了,还不如趁早解散算了,现在的张同就是这样的想法。

    在把自己的想法和韩哲明、袁泽成做了一番沟通之后,他们2人野沒有做什么表示,只是算默认了张同这样的行为。

    很快,在张同的安排下,李建亲自在特务连里挑选了几个身手不错的弟兄,立马动身前往任广元家人所在的地方,新京市。

    才刚刚到达新京,李建根本就沒有做任何的停留,就赶到了剑齿虎的外围人员的一所住所。

    剑齿虎经过了这两年的发展,在外围也有着一股子不小的力量,而李建此次前去营救任广元的家人,不仅需要李建和他的兄弟有着国人的本领,还需要他们有着知己知彼的一种常态。

    说是外围人员,其实说白了就是剑齿虎的情报人员,他们不仅在新京,在很多地方都有这样的人,而这些人根本就沒有人知道,哪怕是李建也是如此,要不是因为这次任务特殊,张同也不会让李建知道。

    这倒不是张同对李建不放心,而是这种事情,知道得越少越好。

    在和外文人员交代清楚了过后,在当天晚上,剑齿虎的情报人员就带着李建他们把整个新京的军事地点参观了一遍。第二天,他们又同样像游客、商人一样,对整个新京进行了大规模的游览。当然他们的意思只不过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而是对新京的地形进行着熟悉,以方便到时候执行任务的时候,发现什么意外的话,好能用最快的时间,把握出能够逃离的路线。

    在经过了几天的熟悉之后,任广元家人的消息也是从日军内部给挖了出來。

    她们所住的地方虽然不是什么军事禁区,但是也差不多,为了可以稳住任广元这样的一枚棋子,日军可谓是煞费苦心,不仅在外围有特务在暗中对她们这些人进行着监视,就连每一层楼层里叶都有特务随时在守护着。

    而他们的借口往往都是为了保护他们的安全,实际上是什么,也许不用说,大家都是心照不宣。

    其实这一次李建觉得肩上的压力确实还是有一些的,因为在对任广元家人所住的这栋小楼进行了侦查了之后,李建就已经发现了不对。

    因为这里面所住的人员不仅是任广元的家人,还有其他一些不知道是什么人的家眷。不过倒最后,通过特务对这些人的监视,李建也明白,这些人应该是和任广元家人一样的,只不过是用來当做棋子,來胁迫一些还沒有完全泯灭良心的中国人做事的。

    如果不知道也就算了,可是现在既然知道了,李建就沒有不管的道理。

    所以在最后的行动策划当中,李建把营救所有人作为了行动的目标,毕竟他们都是中国人这一点,李建就不得不冒险做了这个决定。

    在所有的一切准备就绪之后,就是等待机会了,等待夜晚來临。

    这天夜里,李建带着几个特务连的兄弟,趁着夜色的掩护,來到了这栋欧式小楼的外围。

    虽然外面有几个特务一直在暗中对小楼进行着监视,但是毕竟李建他们也不是什么泛泛之辈,在悄悄的摸到这些特务的身后之后,李建他们手中的匕首成为了这些特务的断魂刀。

    在轻松的解决掉了几个外围的特务之后,李建带着几个兄弟轻易的就翻过了院墙,悄悄的绕在了特务的身后,李建连忙给另外一边的那个兄弟打了一个手势。而他自己则是一掌劈到了特务的脖子,只见那个特务一下瘫软了下來,昏倒在地上。

    在成功的弄倒了几个特务之后,李建带着兄弟们进入到了建筑的内部。只是李建虽然经过了几天的侦查,可是对于这里的情况,他们都不是很熟悉,在找了好几个房间之后,依然沒有能够找到软禁着任广元家人的房间。

    沒有办法,李建只好一间挨一间的寻找着。在找到第三间的时候,李建发现了一间房间的门外有两名身穿西装的男子。

    而这个时候,其他的几个兄弟也是开始对在这里所住的人员进行了一次沟通,让他们知道。自己來这里是做什么的。很快,在他们的劝说下,大部分的人员都已经做好了逃跑的准备。

    而现在,他们所要做的就是等待,等着李建把任广元的家人救出來,然后把剩下的几个特务搞定就沒问題了。

    只见李建朝着他手下的兄弟王志刚打了一个手势,两人慢慢的靠近了两名着西装的男子。但是这两名身穿西装的男子也不是吃素的,警觉性十分的高,尽管是在人最为困乏的时候,他们还是发现了意欲偷袭的李建两人。

    李建一看,知道情况不妙,大步的跑上前去,一脚踢到了其中一名特务正准备掏枪的手臂。不得不说这两个保镖的功夫很到家,李建虽说占尽上风,但是想一两招就搞定的话,那也是不可能的。而王志刚这边,却只是和另外一个特务打成了一个平手而已。

    李建扭了扭头,看着已经快要顶不住的王志刚,他的心里有些着急,不禁加大了攻击的力度,他本不想杀人的,只是想把这些人控制住而已,但是现在的情况容不得他在这样做,他只好下了杀手,使出了对付日本鬼子才用的招式。只见两下功夫,和李建交手的那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男子应声倒了地。

    在腾出了手之后,李建连忙跑到了王志刚的身边,用着同样的手法将另外一名男子也放倒了下去。

    “外面是什么声音,”任媛媛胆怯的问着她身边的母亲。

    听到声音之后,任媛媛和他的母亲、奶奶都以为外面肯定又发生了他们最惧怕的事情。在这栋小楼里,经常会发生,对方不受胁迫,还是干出了违背日军的事情,而他们的家人则是被拖出去处决去了。

    任媛媛之前还以为外面发生的是这样的事情,他们都不敢出去看看,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时,门“嘎吱”的一声响了起來,直把任媛媛她们吓了一跳。等李建一下子推开门走了进來之后,三个女人一下子抱在了一起,她们心里想着,李建应该是來取她们的性命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YBFZGJ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