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237章 任广元的难处

作者:泡沫里的希望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既然这样,那我就先做个自我介绍吧,我就是你们眼中的匪王,张同。”张同听了任广元的话,并沒有一点愤怒,反而是笑眯眯的把自己的身份说了出來。

    张同的话才一落口,任广元的眼神就一下子变得迷离起來,在他的想法当中,匪王应该是一个年纪50随左右的汉子,可是看看现在的张同,他怎么也想不通,匪王会那么年轻。

    在整个伪军当中,可以说,关东军不是他们最怕的,而是剑齿虎的张同才是他们最担心的。从各种來自关东军的战报來看,只要是和剑齿虎交战过的日军,基本上是沒有活着能够回來的,只要被发现,就算是投降了,张同也会毫不犹豫的把他们射杀了。

    看着眼前站着的人,任广元的眼神当中写满了不惑和吃惊。

    “你就是匪王。不可能,你这么年轻。”任广元十分不相信的说着。

    “少废话,他确实是我们的二当家,也是你们所说的匪王。”旁边一个拿着枪的兄弟,听到任广元的话,连忙怒气冲冲的朝着他说道。

    只见任广元摇了摇头,如释重负的叹了一口气。

    “哎,我任广元驰骋东北那么多年,很难遇到敌手,可是今天却真的让我见识到了,我沒什么话说,你们动手吧。”任广元也十分干脆,他知道张同來的目的,无非就是想结果了他,毕竟做了那么多的坏事,而且那些日军的下场,任广元也是清楚的,所以现在的他倒是十分想得开,而且他觉得,能够倒在张同这样具有传奇色彩的任务手下,他也觉得满足了。

    听了任广元的话,张同嘴角边的笑容,此刻更加的让人觉得诡异了。

    任广元一看,他知道,张同要动手了,但是他的心里有一点疑惑,就算是自己在不受人待见,在罪大恶极,像这样的工作,也轮不到他來动手哇。

    虽然任广元的心中有所疑惑,但是他知道,自己马上就要下地狱了,他也懒得去想这些东西。

    “母亲,女儿,只希望你们能够好好的活,儿子先走一步了。”任广元十分平淡的说着,根本看不出他有对死亡的半点恐惧。

    在任广元十分平淡的说出了这句话后,只见任广元朝着张同笑了笑,马上变了一张脸,恶狠狠的说道:“龟田,最后你能说话算话,否则老子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张同听过了这一句话过后,整个人就定在了那里,他知道,任广元的这句话代表着什么意思,同样他也知道了任广元做这个伪军团长的初衷和原因。

    说实在的,如果是你的家人落在小鬼子的手里,你会怎么办。或许是和任广元一样。

    “任广元,我想问你,你昧着良心做过事情沒有。”张同冷冷的问道。

    此时的张同,他对任广元降服的心理更加强烈了。只不过他系那个弄明白一件事情,那就是虽然任广元的家人有可能被日军所俘虏,用來做威逼任广元就范的筹码,可是换句话來说,在很多时候,任广元是可以阳奉阴违的做事的,这样不仅可以保护他的家人的安全,同样也可以给日军一个交代。

    当然张同最想不通的是,任广元就算不在战斗当中的时候,名声也不是那么好,毕竟人民群众的眼睛都是雪亮的,他任广元做了什么事情,别人都是明白滴。

    现在这些问題不仅围绕着张同,同样也围绕着和张同一起进來的俞南军和李建两人。

    一边是自己的小家受到威胁,一边是狰狞丑恶的面目,张同都不敢相信到底哪个才是任广元的真面目,又或许任广元在做了日军的走狗之后,彻底的“良心发现”,帮鬼子认真的做起事。

    很显然,在场的人想要知道这些答案,他们对任广元是越來越看不通。

    在张同他们还在疑惑的时候,只见任广元的嘴角边上,露出了些许的冷笑。

    “张同,说实在话,我真的沒有想到,你居然就是匪王。既然你系那个知道,那我就全部告诉你好了,昧着良心做事,谁都会做,每个人也都做过,关键是看他遇到的事情是什么,而我任广元,或许遇到的是这世间最难抉择的事情。”任广元缓缓的说道,眼睛里充满了愤怒的泪水。

    张同听了任广元的话后,并沒有说什么,而是十分耐心的等着任广元说下去,只是现在的画面极其让人觉得可笑,一个人极其认真的站着,而另外一个人则是被捆得个结结实实的立在他的对面。

    在任广元将自己所遇到的事情和所有事情的原因娓娓道來的时候,张同早已经是听得心里无比的愤慨了。

    “妈的,天杀的小鬼子,他们就不会干什么好事。”沒等张同开口,李建就先前一步骂了起來。

    不过李建在这个时候,也暗自庆幸,要不是听了张同的话,沒有对任广元格杀勿论,否则真的会让这么一个有能力且恨透了日本人的中国人,成为剑齿虎手下的亡魂。

    “任广元,那你就沒有对你所做的这些事情感到后悔吗。”张同的心里虽然对任广元十分同情,但是他所做过的那些事情,确实也是让人十分不解的,相当于现在张同就是想要看看,任广元究竟会是什么样的一个态度。

    “后悔。我真的不知道你的话,我该这么回答你,或许在我的心中已经沒有了退让和后悔,我看到那些惨死在我枪下的无辜百姓,我恨不得那些人是我,这样的话我或许还会好受些,可是我知道我不能,毕竟我还有我的家人在等着我。”任广元说话的时候,泪水已经浸透了他的整个脸庞。

    “任广元,你真是糊涂,难道所有的事情都像你想的这样悲观吗。你这是逃避,是不负责任的逃避,你不仅对你的家人不负责任,甚至对那些和你从未有过冤仇的百姓和我们民族更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表现,我只能说,你是个懦夫。”张同被任广元的话彻底的给激怒了,他连想都沒有想,就劈头盖脸的给任广元骂了过來。

    听了张同的话,除了任广元还能露出一点淡淡的笑意,其他的人全都是露出了一脸的惊讶,他们沒有想到张同居然可以问出这样的问題來。而张同的这个问題,别说是沒辙良心干过伤天害理的任广元不好回答,就算是拿给李建,他同样也不好回答,毕竟李建在沒有加入张同的旗下之前,也做过那么一些不好的事情。

    可是事情却很意外,李建答不出來的话,而任广元却给了张同一个不似答案的回答。

    “张同,我很佩服你,你是一个敢想敢做的人,我知道我任广元这一生当中犯了很多不该犯的错误,做了很多我已经无法在说的罪恶,我知道我是一个罪孽深重的人,我这样的人不配说我是华夏人,是炎黄子孙,所以还请匪王你能够给我來个痛快的,就当是我给那些无辜的百姓做个了断吧。”任广元淡淡的说道,放佛该杀的人不是他一样,他的眼中已经看不见半点对死亡的害怕于挣扎。

    这是张同沒有想到的,他沒有想到任广元现在的想法竟然会像现在这个样子。

    “任广元,你不仅不是炎黄子孙,你更不配做一个男人,你就这样走了,你以为你真的能够为那些惨死在你枪下的百姓一个交代,你真的认为你的死能够和他们扯平,你错了任广元,你根本不配。”张同毫不客气的说着任广元,一步步的在他的心里给他制造着各种各样的心理障碍。

    不得不说,张同降服人才的方法确实太多了,远的不说,就说吴书,又是打,又是关的。而现在的这个任广元,张同用的方法则是更加的奇怪,则是采取了打压的办法,在任广元的心中给他设置很多心理障碍,然后在通过一些事情让他明白自己是一个男人,是一个中国人,应该有自己的骨气,这是张同现在对付任广元所使用的办法。他就是想通过这种办法,让任广元深刻的明白自己的错误,让他知道,自己在以后的路上,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哪怕到最后,任广元不为剑齿虎所用,就算是到了其他的抗日队伍当中,张同也会感到今天做了一件不错的事情。

    而且张同这样做还有一个风险,那就是这任广元的名声是在是太响了,或许这会成为剑齿虎的一个耻辱,一个笑柄。但是现在的张同是什么都不想,他只想通过自己的手段,让一些还游弋在鬼子喝国人中间的那些汉奸伪军们明白,就算你真的做过错事,只要你能够及时的悬崖勒马,那么同胞是不会抛弃你的。

    张同的话不得不说有些高明,被张同那么一说,任广元的心里,此刻负罪感是越來越强烈了。

    “张同你说得对,我的确沒有资格用我的生命去洗刷我对那些百姓的惭愧,我愧对我脚下的这一片土地,我知道我的生命是微乎其微的,我的命虽然不值钱,但是我能做的也就只有那么多了。”任广元说话的时候,眼神当中充满了无奈。

    “你还能做其他的。”张同眼皮都沒抬一下,就不屑的说道。

    听了张同的话,任广元觉得更加的不可思议。

    “还能做其他的。”任广元十分疑惑的问道,他不知道张同到底系那个说什么。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YBFZGJ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