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232章 围歼保安团(二)

作者:泡沫里的希望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在张同带领着警卫连的兄弟快步的朝着三家镇的方向行进的时候,突然间,任广元的炮火已经覆盖了过來。

    “妈的,张狗子是干什么吃的,现在才他妈的给我组织起炮火反击,等战斗结束了,老子非得拔掉他的几颗牙,让他知道,老子生气了,后果很严重。”任广元愤怒的说着,拳头已经狠狠的打到了指挥部的桌子之上。

    虽然任广元十分愤怒,但是他却沒有忘记拿起胸前的望远镜,对炮火的精准度观察了起來。

    只是他很无奈,在刚才牛根生放完了最后一炮后,立马把炮全都转移了,这也是当初李建和袁泽成制定作战计划的时候搞的。只是伪军的反应速度还是大大的超乎了张同的考虑,他沒有想到任广元的保安团的炮兵反应居然会那么慢。

    毕竟面对任广元的这个保安团,当初张同虽然有信心可以拿下任广元,打下三家镇,但是他却知道,这场战斗应该是一场硬战,可能自己捞不到什么大的便宜,但是他又不得不那么做。

    就在炮击的时候,张同还曾经考虑过,只要伪军的炮兵技术精良,反应够快的话,那么绝对是可以灭掉牛根生的1到2门跑的,毕竟克虏伯的重量不轻,所以就算是要转移,也是需要时间的。

    很快,在第一轮试射中,张狗子的炮营沒有击中剑齿虎的任何一门炮,也沒有任何的殉爆声。

    不过张狗子倒是十分熟练的喊着各种调整诸元的号子,沒有多大一会,第一轮实射开始了。

    “咚、咚、咚。”接连不断的沉闷的声音从张狗子的炮营的方向传了过來。

    只是很可惜,在炮弹在天空划过了一道美丽的弧线之后,掉到了地上,仅仅只是发出了一声声巨大的殉爆的声音后,就在也沒有其他的任何声音传來。

    “怎么回事呢,刚刚敌军的炮火明明就是从我们的着弹点发射出來的,怎么会沒有动静呢,”张狗子忍不住在心里问了起來,他的心里充满了问号。此刻的情形,不由得让张狗子感到有些蹊跷起來,毕竟能够在任广元保安团当个炮营的营长,也不是什么酒廊饭袋

    不过很快,也就是在转眼间的功夫,张狗子就像是明白了什么似的。

    张狗子立刻就开始怀疑起,是不是对方的阵地已经转移了。

    这样的想法才刚刚钻进张狗子的脑袋,张狗子的身上就早已经被冷汗浸得湿透了衣服,他知道以任广元那样的脾气,今天自己的这一顿肯定是免不了的。

    “立刻给我接通炮营。”任广元看了刚才的炮击效果,十分的不满,立即把怒火准备向张狗子发作起來,就像是刚才他们的炮击是因为张狗子才这样似的。

    不过也不怪任广元怪张狗子,要不是张狗子的反应速度慢,现在三家镇的情况绝对不会那么糟。

    很快,在王大麻子接通了电话之后,马上恭恭敬敬的把电话递给了在一旁已经怒不可接的任广元。

    这个时候,任谁也是不想去触这个霉头的。

    “张狗子,你他妈的怎么回事,居然一炮都沒击中,老子看你的本事全都放在那些**的肚皮上了。妈的,试射沒有击中也就罢了,刚才的实射怎么一点动静都沒有,你他妈的不想干就说话,能干的人多得是,你他妈的现在倒好,沒打着也就算了,还他妈的给老子在那里放哑屁,直到现在,为什么第二轮炮击还沒有开始,你小子是不是已经和那些人串通好了,准备给老子來个窝里反,张狗子,老子可告诉你,老子能把你提为炮营的营长,也能把你给撸了,甚至老子现在把你给毙了,也不会有什么人敢说话的。”任广元根本沒有给张狗子任何解释的机会,就声嘶力竭的表示着自己的不满。

    直到他已经找不到骂的了,任广元此刻才幡然醒悟过來,楞了半天,自己的气是顺了点,可是一点原因都还不是太清楚。

    “张狗子,到底是怎么回事,”任广元又朝着电话的话筒,大声的吼道。

    原本在任广元发了一气火后,本來张狗子准备解释点什么的,可是他却不知道该怎么说,毕竟刚才任广元的火气他可是历历在目,而且对于任广元的心狠手辣,张狗子也是十分清楚的。

    张狗子清楚的记得,曾经有一个连长,由于战斗不利,当场的时候,任广元并沒有说什么,只是像现在一样,发了一通火,可是任广元还沒有给那个连长说话的机会,那个连长就极力的解释着战斗失利的原因。而且以张狗子的眼光來看,当时的情况也确实和那个连长所说的一样,十分的困难。

    可是沒有想到的是,那个连长解释的话才刚刚说出來,任广元直接无视人家的解释,就一枪把人家给了结了。

    所以现在的张狗子想起这一幕还心有余悸,也正是因为这样,刚才的张狗子才一直不敢说话,一直在等待着任广元发话,给他解释的机会。

    别看这张狗子在炮营里人模狗样的,而且也十分的凶恶,可是在面对任广元的时候,这个张狗子可就蔫了。

    “团座,我的能力你是知道的,虽然我张狗子是比较喜欢女人,但是我敢保证,我刚才的确是尽了最大的努力,而且炮击方位沒有错,我想很可能是低人的炮火已经转移了。”张狗子有些着急的朝着任广元解释着。

    张狗子的语气表现的极为的谦卑,他可不想步那个连长的后尘。

    听了张狗子的回答,任广元恨不得现在就给张狗子几大耳瓜子,可惜自己的手从电话里伸不出去,所以任广元的心才稍微平静了一下。

    “那从炮火当中,你发现什么沒有,例如对方是那一股部队,我可是记得我们的附近根本沒有国军在那里。”虽然对张狗子很是不满意,可是目前和对方接过手的也只有张狗子而已,所以任广元想从张狗子这里看看,到底有沒有什么可用的信息。

    毕竟都打到这样的份上了,还不知道是什么人來偷袭自己,说出去岂不是要被其他的保安团笑话自己的这个团日隆。更主要的是,自己怎么去和太君交代,这才是任广元最不好说的地方。

    “团座,如果我沒有估计错误的话,刚才攻击我们的火炮至少是一个炮兵营,但是他们装备的并不是什么先进的炮火,只不过是德国在一战后期出产的克虏伯75mm的山炮。”张狗子不愧是炮兵出身,对于这些常识,他倒是十分清楚,就连牛根生的老底子也是通过刚才的炮火,摸了个一清二楚。

    只不过有一点他估计错误了,那就是机炮营的大炮是克虏伯不假,只不过并不是张狗子口中所说的那种,而是克虏伯75mm山炮的后期版本,无论是火力还是射程其他的,都有了不小的进步。

    在任广元听了张狗子的话后,脸上顿时间变的刷白。

    不过这样的表情,任广元也只是楞了一下之后,就恢复了先前脸上那样的愤怒。

    在把刚才从张狗子那里得到的消息给大家说了一遍之后,任广元才开始变得正常一些,就连脸上的那一丝不悦,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悄的爬到了脑后,彻底的沒了。

    “团座,据我所知,能够拥有一个炮兵营这样的武装,绝对不可能只是一个团,以我们周边的势力來看,除了国军能够拥有这样的一支炮火之外,我还真想不出其他的部队或者抗联甚至是匪王他们能够拥有一支炮兵营的武装,而且就算是我们的周边的国军,最起码也得是一个师以上的规模才能够配备一个炮兵营。”一个挂着上尉、穿着一身黄狗皮的保安团参谋信誓旦旦的说着,就像是这件事情,除了他之外,沒有人知道似的。在举手投足间,都透露出一种骄傲的姿态。

    也只是现在的任广元心里装着事,要不然就以现在这个参谋的样子,铁定被任广元给拉到外面赏上几大耳瓜子。

    “团座,我记得我们周围国军的师级单位不多啊,比较近的就只有黄光华的139师,可是就算他黄光华有天大的本事,也不可能绕过平阳镇那里的皇军,來攻打我们。”王大麻子看着任广元有些铁青的脸,连忙顺势把情势分析了一下,他知道,这个时候,是显露自己的最好时机,他可是看上那个少校参谋的位置很久了。

    听了王大麻子的话,任广元倒是有些吃惊,他沒有想到自己的副官王大麻子居然会有这样细心,连这些问題也都看得比较上心。从这件事情上來看,任广元倒是觉得,这个王大麻子倒是有几分参谋的样子。就连现在,看着他那脸上的麻子,也是觉得沒有先前恶心了。

    就在任广元他们还在思量着这一切的时候,张同带着警卫连早就已经绕过了正面的防御阵地,而是通过西面的山峦慢慢的开始朝着三家镇的防御外围摸去。

    只是越往里走,张同越是觉得有些不安,他总是觉得在警卫连的对面,也是有着一支队伍在朝这边走來,只不过还沒有发现而已。

    随着他们越來越接近防御外围的这个薄弱点的时候,张同心里的这种感觉也是越來越强烈。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YBFZGJ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