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231章 围歼保安团(一)

作者:泡沫里的希望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确实是这样,张同知道,如果不用这样危急的情势來对大家劝说的话,大家是不可能主张离开东北的,不过这件事情虽然只是一个闹剧,但是确实也不是什么空穴來风的事情,而是张同确确实实是收到了來自钱小新的情报。只不过事情还沒有严重到这样的地步而已。

    第二师团正朝着鸡公山开來是不假,但是他的线头部队只有一个联队而已,而其他的部队却因为种种原因还暂时在新京休整。不过对于三家镇那一块,倒是确确实实的,所以在这边,张同倒是一点都不敢大意。

    一边是飞扬跋扈的伪军保安团,一边则是风尘仆仆赶來的鬼子一个联队的武装力量。无论是哪一边,都需要张同有着对全局的战略眼光和大局把握性,才能漂亮的完成这一次奔走华北的目的。

    到了第二天拂晓,战斗拉开了序幕,当然这开头的不是谢飞的1营,而是牛根生的机炮营。要是换在别的场合,张同还真会考虑到底用不用自己的这一个宝贝疙瘩,但是今天的情况不同,他马上就要离开热河,奔赴华北,所以他现在也无所谓暴露不暴露自己的实力,直接让牛根生把自己的12门75mm的克虏伯山炮搞到了三家镇的前沿炮兵攻击阵地。

    当然是用炮兵,那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因为此时的三家镇,早就因为任广元的保安团的到來,搞得镇上连一户百姓人家都沒有了,所以牛根生才敢把自己的大杀器搞到这里來。

    在随着牛根生的一声令下后,“咚咚”的几声尖啸的声音带着一道道红点划破了长空,在到达了顶点之后,又像是流星一般,迅速的朝着三家镇的伪军防御阵地砸去。

    顿时间,整个三家镇“轰隆”声不断,一个个闪光点在张同的面前亮了起來,霎时间,把整个三家镇照得如白天一样。

    第一轮试射中,12枚75mm榴弹其中有5枚稳当的扎进了三家镇的防御工事当中,而其他的7枚也是落到了防御工事不到10米的地方殉爆了。

    在一阵阵调整诸元的命令声过后,只听牛根生大声的喊道:“10发急速射,放。”

    此刻牛根生的话就像是阎王的催命符一样,死死的把对面伪军的士兵,一个个的送下了地狱。

    此刻在牛根生机炮营的12门75山炮的炮击下,整个三家镇都像是要地震了一般,大地都为之一震。

    “王大麻子,他妈的哪里打炮,到底是怎么回事,”任广元一把推开了自己的四姨太,连衣服都还沒有顾得上穿,就急忙的跑到了房门外大声的喊道。

    虽然三家镇在任广元看來,已经是固若金汤,但是此刻连续的炮声,不由得不让他紧张起來,所以就算是再次准备发动第二波攻击的任广元,也不得不放弃一探龙潭的兴致。

    而任广元口中所喊的王大麻子是任广元身边的副官,本來他还在屋里意淫的想着,昨天在城里看到的那个女孩,还在想着哪天有时间的时候,带上一伙人去把她给弄來,好好的享受一番,可是沒有想到,牛根生的命令却让他不得不放弃了自己的邪恶的想法,随手抓起衣服套在了身上,就往任广元的屋外跑去,只是他沒发现,就在他穿上外裤的时候。他的大裤头早已经被撑起了一个小小的帐篷。

    就在第二轮炮弹还沒有射过來之际,王大麻子早就已经胡乱的披上了自己的黄狗皮,來到了任广元的屋子外头。

    而他还在那里自顾自的提着裤子的时候,就看见任广元光着个身子就从里屋跑了起來,而任广元的身前,他的第三条腿却十分不识相的还在那里立着。

    看着眼前的这一切,王大麻子立马就愣住了,本來他还有些想笑的,但是当他的眼神接触到任广元那狠毒的目光时,他退却了。连忙往作战室跑去,准备看看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个时候的任广元,才恍然发现,自己一着急,原來什么东西都沒有弄到身上,连忙折返回了屋子。

    而任广元才穿上裤衩,就听他的四姨太一脸谄媚的说着。

    “元哥,不就是几个小毛贼吗,有什么大不了的,让王大麻子去办了不就好了,你看小妹我这里可是黄河泛滥了,你可不能不管啊,刚才你还沒把人家弄舒服呢,”

    听了这话,原本就有些着急的任广元,心里不由得冒出了一阵怒气,伸出手一巴掌就拍到了四姨太的脸上。

    “你个臭**,你他妈的知道个屁,少他妈的给老子废话。”任广元在扇了四姨太一大耳刮子之后,提起自己的裤子,拿上自己的外衣后,怒气冲冲的朝着作战室走去。

    “王大麻子,到底是怎么回事,”任广元怒气冲冲的才走进作战室,就急切的问了起來。

    “团座,我们遭到了敌军的炮击,但是目前还不知道是什么人干的。”王大麻子一听到任广元的问话,连忙朝着任广元奔來。

    就在任广元还想在说什么的时候,只听“轰隆”的一声,在作战室外面响了起來,顿时间,整个作战室里的伪军的耳朵里,纷纷开始“嗡嗡”的叫了起來。

    还好炮弹的炸点离作战室有点距离,要不然就这一枚炮弹,足以把作战室里的这一群汉奸走狗给送下地狱,让他们也受受死亡的感觉。

    等屋子里的灰尘慢慢散去之后,王大麻子才心有余悸的叹了一口气,顺便甩了甩头上的尘土。

    “妈的,到底是什么人,居然來打我们,看样子事活得不耐烦了,要知道我们团长~~”王大麻子在心里暗暗的说着,只是说到后面,他突然像想到了什么似的,连忙伸手往前一抓,大声的说道。

    “是你吗,团座,”由于室内的灯光夜景在炮火中熄灭了,而天色还沒有亮起來,所以现在的王大麻子也只能这样用手一边摸一边喊着。

    “你喊个jiba,老子还沒有死呢,快把老子拉起來。”任广元大声的喊道。

    听了任广元的话,王大麻子在黑暗中朝着任广元丢过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只不过现在任广元看不见而已,否则他也不敢胡乱的说。

    不过王大麻子也是不满的在心里咕隆了一句。“我喊的是你,又沒喊jiba,要不是看在你是团长,你给老子做jiba,老子还觉得长得丑呢。”

    在把任广元拉了起來之后,任广元立马就调整了过來,不得不说这也是一个狠角色。

    在经过了一阵炮击过后,1营的兄弟在谢飞的带领之下,早已经像一只只老虎一般,拼命的朝着防御阵地奔去。

    在差不多20分钟之后,炮火终于开始延伸,而这个时候,1营的弟兄已经离三家镇的防御阵地只有500米的距离了。

    这个时候,突然谢飞将手一摆,朝着身边的通讯员喊道:“让1连、2连和3连按计划行动,另外补充连随着1连行动。”

    就在谢飞下令的同时,炮火基本上已经停止了下來,而也在这时,张同缓缓的放下了望远镜,眼神当中透出了一种坚毅与犹豫。

    按道理來说,李建早就摸进了三家镇,这个时候的他总应该在三家镇里闹腾出动静來才对,可是直到现在,三家镇里除了先前炮火殉爆引起的燃烧之外,根本就沒有其他任何的异状。

    就因为这样,张同才不得不担心起來,因为李建的能力,张同是知道的,按往常來说,或许敌人的内部早已经被李建这小子带着特务连的人给端了,可这次倒好,李建直到现在,也沒有弄出一点动静來。

    这时的张同在也坐不住了,连忙把韩哲明和袁泽成叫了过來。

    “老韩,我看下面的战斗就由你和老袁來完成,我总是有一种感觉,李建他们好像出事了,要不然现在怎么三家镇连一点动静都沒有。所以我打算进去三家镇看看。”张同担忧的说道。

    “二当家,这样好了,我带着警卫连去就可以了,你还是留在这里指挥比较好,你要知道,剑齿虎少了谁都可以,唯独少了二当家你不行。”袁泽成一把拉住了张同的手,义正言辞的说道。

    “二当家,你不能去,就算要去,也是我和老袁去,怎么让你去呢。”韩哲明十分担忧的说道,因为他知道,如果张同真的决定了的话,那么真沒几个人能够劝得住眼前的这一个比自己年纪还小的匪王。

    “都别和我争,我张同又不是泥捏的,他一个任广元还不能拿我怎么样,而且能杀我张同的人还沒有生出來呢,现在不想在说什么,只要你们还拿我当二当家,当我是剑齿虎的司令,那么你们就听我的,在这里好好的指挥,我带着警卫连去接应李建他们。”张同的话说得十分严厉,根本沒打算给韩哲明和袁泽成分辨的机会。

    而就在张同的话才说完以后,他使劲的拉起了还有些发愣的韩哲明和袁泽成的手,使劲的握了握。

    在把俞南军叫來后,张同背起了一支汤姆森,带着俞南军和警卫连的兄弟快速的消失在天明前的那一丝光亮当中,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YBFZGJC